一波三折的北极探险游-出发

来源: 2022-08-01 03:29:1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262 bytes)

自2019年年底完成了南极探险游之后, 深深地被壮美的南极景色所震撼, 还有难忘可爱的企鹅们, 同时也萌生了去北极看看的想法, 谁知随后的新冠疫情肆虐全世界, 转眼间已近三年, 今年春天以来世界多国渐渐开放旅游, 于是报名参加了信天翁探险公司(Albatros Expeditions)的Ocean Atlantic号轮船今年7月13-23号的环北极熊岛探险游, 所谓的北极熊岛指的是位于北极圈内的斯瓦巴德(Svalbard)群岛, 因常常有北极熊出没, 被国人昵称”北极熊岛”. 巧的是这正是我们在南极乘坐的同一条船, 建于1986年13000吨的破冰船, 满载乘客198人, 工作人员100余人, 据说比较坚固, 可就是这条比较年长的船, 成就了一波三折的北极探险游.

先从飞机说起吧, 上船之前我在雅典(Athens), 因此早就买了雅典到挪威首都奥斯陆(Oslo)的SAS航班, 由于SAS员工罢工, 就在起飞前24小时之内, 在已经拿到登机卡的情况下, 我的航班被突然取消, 继而给重新订了经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航班, 虽然绕了点路也还可以接受, 然后又被告知土航也被取消, 此时已是晚上11点了, 我必须在第二天到达奥斯陆才能保证接下来的行程, 最后我的订票经纪Expedia 无奈地说”没办法, 你自己再买一张票吧, SAS航班的票以后会全数退款”. 我只好上网搜, 终于找到唯一的一张符合我时间要求的票, 行程长达16小时, 中间经停维也纳, 哥本哈根, 早上6点多出发, 晚上10点才到挪威的斯塔万格(Stavanger), 票价是之前的2倍, 还废了一张奥斯陆到斯塔万格的单程票. 回到住处已过午夜, 赶早上的飞机, 那一夜基本不敢睡. 唉, 这是不是预示旅途不顺呢?

这次北极环岛游从奥斯陆到登船地点斯瓦巴德岛上小镇朗伊尔(Longyearbyen)的来回机票是船方包的, 朗伊尔在奥斯陆以北2000多公里, 飞机需要飞3小时, 航班受SAS罢工影响也是一改再改, 去程本来是早上8:30的飞机, 中午到达, 开船前还有几个小时在小镇上转转, 结果飞机被推迟到中午才出发, 这就大大压缩了在朗伊尔的时间, 如果船正点起航的话, 还好船方理解我们的诉求, 推迟了出发时间, 我们才得以逛逛小镇了. 当然后面还有机会深度游, 那是后话. 下船后回奥斯陆的飞机本应是7/23中午的, 还是由于罢工影响改在了7/22晚间, 船方给订了机场旅馆, 这最后一夜就从船上移到了陆上, 这样安排更好, 给了一整天的时间在奥斯陆, 对我这来时与奥斯陆擦肩而过的人尤为重要.

北极圈内的斯瓦巴德群岛, 属于挪威托管地, 朗伊尔城则是群岛的首府, 位于北纬78度, 拥有岛上唯一的机场, 常住居民约3000人, 有斯瓦尔德大学中心, 博物馆, 幼儿园, 教堂医院邮局应有尽有, 还有全球种子库, 是地球上最北方的有常住人口的城镇. 

上船之前先逛逛朗伊尔城, 城很小, 只有一条主街, 一会儿就走到头了. 北极地区多阴天, 到达的那天阴沉沉的就不稀奇了.

朗伊尔城开始于煤矿开采业, 街头的木雕再现了煤矿工人的辛苦. 后面的房子是医院.

小城街景

山坡上的高架屋子是当年的采矿中心. 雪地摩托是当地的主要交通工具.

小城的教堂, 正在修缮中.

冰川就在城外不远处, 由于地形的抬升作用, 山岚恰似山腰上围着洁白的纱巾.

我们的大西洋号邮轮静静地等候在海湾里.

码头很小, 只有一个停船位, 而且已经停了另一条船, 我们的船只好在海湾里抛锚, 需要冲锋艇将带我们上船, 每条冲锋艇能带11位乘客, 想来直接从机场拉来的行李也是这样一艇一艇地运上船的.

上船了, 换一个角度看小城和周围的山脉冰川.

开船了, 邮轮沿着海峡向北驶去, 北冰洋风光像一幅一幅展开的画卷扑面而来.

到了第一个停靠点-新阿勒松(Ny-Alesund)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