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之地,别样的瑞士

来源: 2021-05-29 13:03:2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020 bytes)

早春的四月,复活节的长周末自驾去了瑞士南部的提契诺州(Ticino),这儿是瑞士海拔最低和气温最高的地方。

位于阿尔卑斯山之南,在历史上这一片土地曾属古罗马帝国,帝国沦陷后,被Ostrogoths人, Lombards 人和 Franks人统治着。。。后来又归属了米兰公国,15世纪,瑞士联盟征服了这片山谷。1803年,当瑞士联邦成立时,Ticino宣布成为联邦的一个州,并以当地最大的河流Ticino河命名。

与瑞士其它州不同,Ticino几乎完全地处阿尔卑斯山以南,高大的山脉阻挡了来自北方的冷空气,加上日照时间长,这儿的气候明显比瑞士的其它地区温和许多,被瑞士人称为“ Sonnenstube”(太阳门廊)。

阳光明媚,马焦雷湖和卢加诺湖一带,湖水清澈荡漾,湖岸四周点缀着橄榄树、棕榈树,柠檬树,以及其它的热带植物和花卉,山坡上葡萄园也是处处可见,一个别样的瑞士,也是瑞士人自家的热带天堂。

阿尔卑斯山的确阻挡了寒冷的空气,可同时也阻碍了陆路的交通。近两个世纪来,为了征服阿尔卑斯山脉保持与南部的联系,瑞士人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曾经,在San Gotthard圣哥达的山脊上有一条“Tremolastrasse”,是瑞士北部通往Ticino的唯一通道,始建于1827-1832年间, 这条用石头铺成的公路上有一段长达4公里的蜿蜒山路,极为壮观;为解决300米垂直落差而修筑的24个弯道,几乎都是急转弯,据说每个弯甚至都有一个名字,如今被视为瑞士最长最弯曲的公路史迹。

如今,这条公路几乎没有汽车行驶,是自行车和摩托车骑手们的天堂,间或也有马车。

1882年,首条打通San Gotthard圣哥达山体的铁路隧道开通,长15公里,是当时世界铁路隧道之最,大大提高了瑞士南北的交通状况。

1980年,长达16.9公里的圣哥达公路隧道也开通了,并创下了当时世界公路隧道的纪录。

21世纪的2016年,瑞士铁路隧道再刷新世界纪录,经过17年的施工和建设,正式开通了迄今世界最长最深最安全的San Gotthard圣哥达基线隧道。这条穿越阿尔卑斯山体的双孔隧道,长57.104公里,火车在隧道里以每小时250km的速度行驶,在20分钟内将阿尔卑斯山下的北欧和南欧连接了起来,成为欧洲客货运最重要铁路走廊之一。

没能亲身体验火车穿行这条基线隧道,但我们开车经过了1980年修建的圣哥达公路隧道。记得在车到入口处时不需要等候,然后以限速80km行驶,在16.9公里的双线隧道里开了将近13分钟,十分顺畅。隧道里几乎没看到货运卡车,大概货运全都托付给了火车吧:)

穿过隧道,骤然感觉到了气候的变化,万里晴空,暖洋洋的,看到山坡上的葡萄藤已经发芽绿成了一片,湖岸上的棕榈树和栗子林在阳光下摇曳生姿,只有远山的峰顶还覆盖着白雪,这里比瑞士的其它城市都更早进入暮春。就自然环境,文化风俗,美食和建筑而言,Ticino州与意大利北部的Lombardy地区更接近。

在Ticino,时而听到德语法语,英文也是行得通的,但更多的是意大利语,这里是瑞士的意大利语区。又想起了那句对瑞士人的调侃:瑞士人,是不愿做德国人的德国人、不愿做法国人的法国人、不愿做意大利人的意大利人,和只愿做自己的罗曼什人:))

瑞士也因此有了四种官方语言。近八百多万人口使用着四种语言,而不同语言的群体,在饮食、风俗和传统上也是有区别的,共同的历史自联邦成立以来也不过200年。瑞士人自己有时候也会觉得困惑,除了护照外,是什么共同的东西使他们联系在一起成为了瑞士人呢?

瑞士人说,他们之所以团结一致是因为他们拥有团结的愿望。哈哈,就这么简单!瑞士人的总体心态可以归结为“统一但不必同一”;平等共处,于内独立自主,对外共同保持中立,多不容易啊,却也自然而然,so far 瑞士人也是做到了。

在阿尔卑斯山以南有三条著名的大湖,上图从左至右:

  1. Lake Maggiore 马焦雷湖在瑞意两国境内
  2. Lake Lugano 卢加诺湖在瑞意两国境内
  3. Lake Como 科莫湖完全在意大利境内

两国的国土纵横交错,彼此深入;因此,进入Ticino至少可有两个途径:直接从意大利的Milan进入瑞士到Ticino;也可以从瑞士Zematt一带进入意大利,再回到瑞士去Ticino。

不过,眼下的Corvid-19,来往多了一道手续 --- 需提供Corvid-19测试结果,这给过往人员增添了许多不便,尤其是那些每天生活在两地的人。

很多年前到Ticino去过卢加诺湖一带,这一次来,按计划的线路,决定在马焦雷湖北岸的小镇Brissago落脚。酒店就在湖边,因为是Corvid-19二次关闭后的首日开张,入住时碰上酒店的老板娘为我们check in闲聊中,她说到自己在边境上有一套房子,原本来回也就十几分钟的事,可现在来回需要测试,费用是300瑞郎(2XChf150/次),所以不便随意走动了。

安顿好行李,走出门就是湖边,这时正是夕阳西下,四周的Alps被披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宽阔的湖面上只有私家艇在游动,湖上的大型游船已被叫停许久,两条登船的踏板显得空荡荡的。

湖畔小道行人寥寥,安静中像是在隆重地等待转天复活周末前来度假的人们。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同是坐落在马焦雷湖的北岸的的Ascona,海拔仅196米,是瑞士最低的城。这里处处是棕榈和花卉,湖岸边有一排带阳台的酒店,和带露台的咖啡餐厅,还有一条景色优美的湖畔长廊,漫步在这里无法不让人感受到Dolce Vita,很容易就会错以为是意大利或西班牙的某个地中海小城,不过,远山顶上那抹白雪总是在提醒着这里是瑞士。

四月的马焦雷湖湖畔,正是对应了那句“阿尔卑斯山总是近在咫尺,如果高山游的起点是冰雪和岩石,终点则是芳香的椰树林。”

若是在以往,沿湖的各家餐馆和咖啡店一定都是敞开大门迎接顾客的,而过往的游客也肯定会停下脚步饮杯咖啡和品尝美味的;然而,如今所有的店只能为入住本店的客人们留下一张桌子,而来来往往需要用餐的游客也只好享受外卖。

就这样我们在湖岸的石阶上找到一席之地坐了下来,一边观赏山湖景色,一边吃着正宗美味的意大利披萨;旁边不远坐下的也都是买好外卖就餐的人,大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品尝着美食,观赏着美景,在夕阳下也是有一番难得的情趣。

湖畔咖啡餐馆酒店之间有小道,沿着小道我们钻进了湖区老城错综的小巷。

这里面的矮墙旧得掩不住古的味道,和黄昏中的气氛很搭,四月初的枯藤还未复苏,与斜阳也十分相称。在其中的一条小巷的尽头,是建于1309年的中世纪教堂Santa Maria della Misericordia。

Asconna是一座拥有自然风景,同时又富有历史文化和艺术气息的城市。

Ascona 湖畔对面的小山丘上,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曾有一群追求返璞归真的乌托邦主义者在那里打造了一个“世外桃源”, 称之为 Monte Verità (真理之山)。这儿曾是思想自由的圣地,是拒绝工业资本主义和消费社会的另类生活方式的象征,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包括哲学家,学者,艺术家,嬉皮士和素食者前来造访,其中不乏名人。

目前山上有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会议中心,一个博物馆,内有素食聚落的总部,日光浴疗养院。。。这座小山还有一个茶园和日本茶馆。

从Monte Verità 俯瞰马焦湖一带,其实眼前的这一片本身不就已经是世外桃源了吗?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这里面大部分地方我们去过,我还写过St. Gottard.我们去意大利Como湖的时候,也去过 -咪呜- 给 咪呜 发送悄悄话 咪呜 的博客首页 咪呜 的个人群组 (202 bytes) () 05/29/2021 postreply 14:18:46

monte verita是我们以前开会经常去的地方,当时没觉得景色怎么样,就记得食堂的饭挺好吃 -dididar- 给 dididar 发送悄悄话 dididar 的博客首页 dididar 的个人群组 (177 bytes) () 05/31/2021 postreply 00:35:0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