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川往事之缘起

来源: 2021-08-13 12:59:07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有些相遇是注定,有些相遇是巧合,有些相遇是缘分使然,有些相遇是在劫难逃。只是这世间的阴差阳错从未停歇,究竟是缘是劫,又有谁能说的清呢。

在那之后,我又见过七七几次。无论是否转世为人,七七的每一世都过得很好,只不过,她从来没有伴侣。我曾忍不住告诉她,只要拿掉那个护身符,便可以放下前缘,重新开始。可是她始终没有这样做。

她说,一看到这个护身符,就会让她想起阿南那时像个孩子一样又哭又笑的样子。

那天,当七七和阿南重逢之后,小春也找到了跑出“玉目馆”的阿南。看着又哭又笑的阿南,小春还有些担心的问:“阿南哥哥,你怎么了?”

阿南想不到,自己会在三途川遇到对自己来说如此重要的两个朋友。听着小春和七七满怀憧憬的谈论着来生,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阿南更加想不到,自己会因为他们而在死后开始对人生有所期待,笑容也不自觉地出现在了阿南的脸上。

这时,商场里的广播响起:“通往人间的船即将启航,请各位准时登船。”

“该出发啦!”小春一边兴奋的说着,一边从椅子上蹦下来往前跑去,才跑了几步,就被阿南叫住。

“小春,你掉东西了。”阿南拿着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东西递给小春。

“啊,谢谢哥哥,这是我和爸爸妈妈的最后一张合影,可不能丢了。”

听小春这么说,阿南便不自觉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随后突然问到:“小春,你本来要去做手术的国家是哪里?”

小春不明白为什么阿南会突然问起这个,但还是乖乖回答到:“是法国。”

法国。。。听到小春得回到,阿南彷佛被一把利刃插入了心脏,记忆中女人焦急惊恐的面容渐渐与照片中女人的脸庞重叠。

阿南以为他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以为自己的死便足以还清他所欠下的债。可是,看着眼前的小春,阿南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杀人凶手。

“该走了,阿南。”七七的声音将阿南从痛苦的回忆中抽离出来,可是却没有办法抹去他心中对小春一家的愧疚。

“你们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办完了马上就去找你们。”

“阿南,”七七叫住即将转身离开的阿南说到,“我等你。”

阿南不敢回头,不敢再一次面对小春和七七,只能背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正如阿南在留给七七的那张字条里所写的,他想不到别的办法偿还自己的罪孽,而这样的他也不可能带给七七幸福。或许,用他的来生换取小春和七七来生的幸福,就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只不过,他不知道七七会带着那个守护前世姻缘的护身符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等待着他。

“欢迎来到三途之川。” 当我再一次在三途川见到阿南时,已经过了500年。

阿南疑惑不解的看着我,或许是因为想问的问题太多了,结果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请先随我来抽签吧,看看你来世会投什么胎。”我一边说着一边把阿南带到了抽签的地方,指了指签筒说到:“准备好就可以开始了。”

阿南签筒转动,一颗银色的珠子掉落,我说:“恭喜你,来世做人。”

随后,阿南和我来到三途川的岸边,如梦初醒的他终于说出了见到我以后的第一句话,“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你已经死了,魂魄来到三途川自然是为了投胎转世。”

阿南说:“可是,我记得有一个声音对我说,我将生生世世不如轮回。”

“哦?那你还记得什么?”我问到。

阿南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记得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那个梦里,我不停的走,忽高忽低,磕磕绊绊,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有遇到她的时候才会停下来,好像我一直不停地走就是为了寻找她。”

“她是谁?”

“我不知道。她有时是一棵树,有时是一朵花,每次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好像都已经在那里等了我很久。她有时会把我放在她的手上,有时会看着我说:‘为什么呢?我也说不清。。。’”说到这里,阿南的眼中渐渐涌出了泪水,“七七,她是七七。。。”

看着前方渡口的人越来越多,我对阿南说:“前尘往事或许都是天意,去往人间的船就快启程了,看来这次你没有时间去商场买来世需要的东西了。”

阿南顺着我的目光转过头去看了看,回过头还想要询问我七七的下落。可是话才说到一半,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又马上转头看向了渡口。这时,阿南的身体彷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朝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快步走去。

那天,我再一次送走了阿南,看着去往人间的船渐渐驶离渡口,天边又一次透出红色的霞光,只是这一次,染红天际的,不再是夕阳,而是日出。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