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五)

来源: 2021-04-17 08:59:2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927 bytes)

老妈(五)

 

家乡一条美丽的青衣江,青衣江在三月桃花水涨季节,河水漫上十多米高的防洪堤岸。洪水滔滔,自西向东,泻入长江。

美丽的青衣江

 

老妈一次和五哥去下游赶场买货。那天洪水暴涨,老妈他们搭船过河,船被打翻 ,一船二十多人,连人背的柴背子,都在打进洪水里上下翻滚,一下好多都不见了影子。

老妈在水里抓到一个柴背,被水打了十几里远,冲上了一个沙滩。正在痛心儿子被水冲走,远远看见一黑脑袋,在水里一冒冒的冲上了沙滩,过一会,黑脑袋站起来,走近后,竟是老妈心里的会游水的五哥!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难处,再加上家里穷,老大顾他小家,和大嫂过小日子,老妈命中注定要受好几个媳妇气。

记得几次老妈没钱进货,外加税务局催上税,大嫂吵,小的饿,老妈急得痛哭。坐在椅上,心口以下半身都麻木冰凉了。事后告诉我,她已想一走了事,听见我们哭叫,一口气缓转,又回来了。

 

另一次,同样的桃花水,同样的压顶之苦,同样的儿子媳妇的气。 老妈痛哭一场后,起身向河边走去,四哥急叫我“快拉住,快拉住你妈衣角,,,”,他怕老妈跳河。我一面哭叫,一面死命扯着老妈。

老妈说:“你回去,我不会跳河的,我去你婆婆家,你不要跟着我”。我被老妈在雨中,一步步拖着,沿着河提,走到上游一点的外婆家。

 

 

过后一些时间,四哥也参加了工作,离家去了临县山区,在邮电所管电话线路。

不久结了婚,不久四嫂怀了小孩。四哥带信,要老妈去帮照顾月母子。那时间山区里还没通车,得花两天步行。经过另一县城,穿过峡谷,翻过山,才能到四哥的邮电所。

家里只有老妈能帮四哥,小脚的老妈要走这样远路,能陪她去的只有我了。

 

我和老妈一人背了一个背篼,老妈背了四嫂坐月的用品,我背了一锑锅冷饭,肚饿了就在路边田坎上充饥。我陪着老妈在小路上走了一整天,才到县城,住进了一家没床没被子的鸡毛店。

 

第二天早起赶路,沿着当年红军去夹金山翻雪山的路,穿过灵鹫山大峡谷,向四哥邮电所驻地,灵关镇走去。

 

大峡谷叫大崖腔,小路紧贴悬崖,如雪的浪花在峡谷里轰鸣。还记得当时,一队解放军牵着驮了野炮的马队,马蹄在崖边碎石上打滑,战士用肩顶手拉马匹的场景,犹如电影镜头。

 

粮食关,大饥荒。后来,四嫂来雅安生产医疗条件好些。先在家里和我们一起住了十几天,四哥在山里的粮票一时没带到,家里天天吃稀饭,看着马上没粮吃。

第二天六哥从大学回家,带回假期的粮票,家里才开了火。四嫂不明就里。怨老妈只给她吃稀饭,搬到外住,老妈任怨无语。

 

老妈为四哥的辛苦,四哥感恩终身。四嫂后来和他分手,媳妇和婆婆不和,四哥坚决站在老妈一边,伴她渡过最后的时光。

 

老妈低调,平日连像都不愿意照一张,有时我们兄弟打埋伏,搞掩护,想偷影她一两张。都给她惊觉的发现躲开,想不到在她如水平静深处,她却有着大男人都少有的胆魄和侠气。

 

 

 

(2015年成文,今窝居再整理,泪雨)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