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沉情》行走的影子(11):出院,不是结婚

来源: 2022-06-23 20:18:1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61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Anthropologi ] 在 2022-06-24 05:13:04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王逸杭在冰箱里扒拉扒拉,发现以高蛋白低碳水化合物的食物结构居多,再去壁橱里自己存放方便面的老巢里一看,气得差点儿连脸都青了。原来鲜虾面,泡菜面,番茄面等满满四五箱库存全都被兽族代表陈寰当作垃圾处理掉了。

“好你个陈寰,看我今晚上怎么收拾你,”他骂骂咧咧地洗了一个苹果果腹,看看时间尚早,决定去特安局拜访一下局长赵继刚,聊聊案情,顺便打探一下“纯血人同盟”的背景。

和固守在老城区的公安总局不一样,特别物种安全局在新城区靠近江边的黄金地带划拉了一大片地界,清净悠闲的环境不像是政府机构,倒更像是个离退休老干部疗养院。

王逸杭在接待处等候的时候发现,今天特安局出乎意料的忙,田秘书桌上的电话铃就没停过,进进出出的各路宾客更是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等了四十五分钟,赵继刚终于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招招手示意他进来。

“赵局,您这是在忙那帮‘纯血人’游行的事情?”王逸杭把赵继刚的气急败坏看在眼里,小心翼翼的试探。

“别提了,”赵继刚递给他一杯黑咖啡,“除了那帮孙子还有谁?你知道他们提的什么要求?

他们要求我们特安局公开所有登记在册的兽族名单,对兽族管理实现完全透明化。他奶奶的,反了他们,这不是公然挑衅,要拆我们特安局的台吗。”

王逸杭沉默了。是啊,兽族人士大多谨小慎微,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象岩雷段正森那样大张旗鼓公开身份并且和人族富商联姻的只是凤毛麟角。特安局对于兽族的身份制管理之所以能够成功,关键就在于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到家,兽族在享受经济政策上的扶持之外,又没有后顾之忧。如今一旦身份被公之于众,必然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对了,逸杭,余兰和我通过气了,猎场那个案子和疑犯赵辉裘明天就正式转交给我们局了,”赵继刚递给王逸杭一摞资料,“这是他们刚送过来的,这个案子你要亲自抓,这个节骨眼上,案情敏感,结案前千万不能给媒体走漏什么风声,不然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苦大仇深的赵继刚忽然留意到了王逸杭手臂上的石膏,客气了两句让他注意身体,就拉起黑色的拉杆行李箱赶飞机去省城开会去了。

王逸杭见时间将近下班高峰,索性躲进赵继刚的局长办公室,细细的阅读起嫌疑人赵辉裘的资料来。

档案上泛黄的照片里一个棱角分明的年轻面孔心无城府地笑着。

赵辉裘,土生土长的天星港人,在本地经营一家祖传的蓝印花布成衣定制生意“蓝韵”。大约十年前,“蓝韵”突然关门大吉,而赵辉裘也人间蒸发了似的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两年前,他再度出现,却成了一个居无定所的无业游民。也正是此时,他开始和“纯血同盟”有了密切的接触。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王逸杭习惯性地咬着笔头做着记录,心想回头得让维和小队好好捋捋时间线。再看兽族档案却是查无此人。“陈代表明明白白的说了,此人有兽族的混血,看来有必要做个血型测试了”,王逸杭心道。

当他揉着酸痛的眼睛回到自己的小区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楼下一辆铁锈红的小桑塔纳打着应急灯,车里人扶着方向盘睡着了。

“这是有多缺觉啊,” 王逸杭一边嘟囔,一边轻轻敲了敲车窗。驾驶座上的人顶着一头乱发,摇下车窗来,给了他一个最明媚的笑容。

王逸杭咽了一口口水,不得不承认,陈代表的颜,哪怕是刚刚睡醒,腮帮子上烙着两道方向盘的红印,都能直戳他的心,搅得他浮想联翩。

“想什么呢,”陈寰捶了他一拳,随手递给他两个大袋子,“走,我买到了新鲜的茼蒿,今晚吃火锅!”

“有那么兴奋吗,”王逸杭心说。他其实内心浪漫,一直想和陈代表来顿高大上的烛光晚餐,但架不住对方是个实惠型的经济男,两人总在街道小摊和陈代表的小厨房里打转。他看看身边人的雀跃程度,也只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场火锅约会。

两人分工明确,王逸杭负责从杂物间里把从没用过的鸳鸯火锅找出来,接上电源开关,和把水煮开这样的高难度动作。而陈寰则承包了清洗、切片,和摆盘的简单任务。

等王逸杭好不容易把火锅翻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满满登登的码了八九个碟子,荤的素的,应有尽有。陈寰不知道在炉子上热火朝天地炒着什么,整间屋子蒜香四溢。

“弄这么多东西,我们俩吃得了么?”王逸杭正纳闷,忽然门铃响了。

“欢迎王队出院!”以胡敏为首的维和小队成员一个不落地呼啦啦涌了进来。剃了个痞痞的平头的舒克非“砰”的一声迎面开了支香槟,走在后面的羊毛卷白小雨手提一只双层生日蛋糕,实习生黄静菡更加夸张,竟然牵了十来个五颜六色的氢气球进来,其中一个不合时宜地爆了,洒了王逸杭一头一脸的金粉。

“我出个院而已,又不是结婚,”王逸杭一边抹着脸一边幽怨地望向陈寰,正迎上对方笑眯眯的欢颜,顿时就没了脾气。

当白小雨和黄静菡就麻酱和韭菜花作为火锅调料谁更正宗进行激烈辩论的时候,陈寰摘了围裙搬了把凳子坐在王逸杭身边,捞了棵水灵的花菜放在他碗里。

坐在对面的舒克非眼疾嘴快地干预道:“陈代表,我们头儿属狗的,不吃素!” 话音未落就见王逸杭吧唧吧唧,干净利落地把棵花菜咽下了肚。已经干掉两罐镜湖啤酒的王逸杭拍拍陈寰的手:“你们兽族陈代表就算煮块石头,我也照吃不误。” 一桌人闻言纷纷嘻皮笑脸的上来给陈代表敬酒。

王逸杭一开始只是看热闹似的围观手下轮番给陈寰敬酒,看到后来见他来者不拒和谁都是一干到底就有点儿着急了,拿出一副领导的嘴脸来:“哎哎哎,差不多可以了啊,别一会儿灌吐了。”

酒过三巡,一群人恢复了英雄本色,开始聊起工作来。

“要我说,这赵辉裘一定是十年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情殇,远走他乡疗伤去了。”白小雨夹了一筷子肥牛,血淋淋地就往嘴里送,一边情感大师似的扫了众人一眼。

“对对对,” 同是水系的舒克非积极跟上,“结果远走他乡的时候就失忆了,把什么爱人啊血统啊全都忘了个精光。”

胡敏听闻“失忆”两字,意味深长地瞄了王逸杭一眼。王逸杭倒是不以为意:“舒克非白小雨你俩玩故事接龙呢是吧。明儿给我去‘蓝韵’的旧址好好走访走访,查不出点儿东西来别回来见我。”

又望向胡敏:“小敏,你和小黄去‘纯血’跑一趟,看看有没有谁和赵辉裘有私交。”

最后又盯着陈寰:“我想去趟吴家,你一块儿?”

 

维和小队散了以后,陈寰出人意料地没有在水池边刷碗,而是安静地坐在电视机前醒酒。

王逸杭送客回来一屁股坐在陈寰身边,无聊了一会儿见对方一本正经的,便仗着酒意骑坐到陈寰身上象做功课一样认认真真地吻他的唇角。过了一会儿陈寰终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王逸杭停下小动作俯在他耳边道:“原来你不是性冷淡……”

陈寰突然一把将他压在身下,一件好好的白T不知什么时候被分了尸,热烈而狂暴的吻好像八月里的阵雨一样凶猛地落在他的胸口。雨点一路向南。

王逸杭眼前视线一片模糊,心说:完了,今晚要死在他手里了。

 

第二天早上维和小队全体准点报到,除了队长王逸杭。

两个同属水系的白小雨和舒克非按照昨晚制定的“火锅计划”前往“蓝韵”的旧址查访。

舒克非今年十八,人龟混血的第三代。白小雨今年四十三,人蛇混血第五代。两个相差了几个代沟的人之所以相处得十分默契全因为舒克非十三岁上的一场劫数。

五年前舒克非因为兽族身份泄露遭到周围老师同学的排挤,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饥寒交迫之际受到不良人士的蛊惑加入了盗窃团伙。后来没曾想竟然偷到了白小雨和蛇族长老的头上。也因此不打不相识,结识了他生命中的贵人。白小雨将他介绍给前任兽族代表吉雪渊,助他入读兽族学校,正视自己的兽族身份,并且加入了王逸杭领队的特安局维和小队,成为了维护人兽治安的一员。

“白姐,你说这‘蓝韵’都没了十年了,还能查出什么来吗?”舒克非年轻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信心。

“难说,”白小雨手打一把遮阳伞,一脸的深高莫测,“要说这赵辉裘祖传的蓝印花布手艺在我们通城可算是个文化遗产了,虽然如今基本上算是进了博物馆,但是老一辈里没准儿还有知道的。”

果然,当他们找到“蓝韵”旧址所在的杨柳胡同时,竟然还有一排没有拆迁的平房。

一个正打着赤膊晒萝卜干的大爷听他们说找‘蓝韵’,转过身来:“谁呀,谁找老赵家?”

白小雨灵机一动,把舒克非往前一推:“大爷,这是赵辉裘的儿子,来认认故居,看看祖祖辈辈经营过生活过的地方。” 舒克非闻言配合地点了点头。

老大爷披上一件褂子,走近舒克非上上下下认真地看着:“裘裘的孩子都这么大啦,”,顿了顿,拿手背抹了抹浑浊的眼睛,“喏,这排屋子最顶头的三间,就是你们老赵家。时候久了,房子空得久了,政府就让别人搬进去了。”

说着,他捉住舒克非的双手:“当年你妈妈第一次来老赵家做客的时候我还记得,扎着两个羊角辫,一笑俩梨涡的小姑娘,和裘裘特别的般配。”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有些犯糊涂,自言自语了一阵,又眯起眼睛来盯着舒克非:“你们家出事的时候你多大啦?” 白小雨见眼看要穿帮,正打算开口救场,却听那老人说:“不打紧,不打紧,我老了糊涂了,好多东西记不清了,要那么清楚做什么用喏。”

白小雨扶老人坐回他的小凳上,轻声问道:“那您还记得,当年‘蓝韵’关了门,这蓝印花布的祖传手艺不是不就此失传了?”

老人吃惊地看着她:“怎么,你们竟然不知道?”过了片刻,他搔了搔脑袋说:“也是,这种事情,家里老人也不一定和你们小辈细说……”

“当年,你们赵家突然出了那种变故,走的急,生意上所有的东西都盘给了一个同乡,也是个生意人,叫什么来着……”

白小雨和舒克非眼巴巴地等了他半天,他却打了个饱嗝,挥着蒲扇回去照看他的一大摊萝卜干了。“老了,老了,脑子不中用咯,啥都想不起来了。”

舒克非还想追问,白小雨却拽住他的胳膊,示意他见好就收。

两人往回走的路上天上突然万里晴空无端端的打了一个响雷。白小雨吓了一跳:“好大的天威啊!”

她给舒克非分析说:“现在看来,赵家十年前因为一个天大的变故,避祸出走,祖传的生意旁落人家。如今赵辉裘的种种行为极有可能和十年前的这个变故有关。我们要查,不妨从这蓝印花入手,看看十年间还有什么人在做这个买卖,那他很有可能就是当年的那个买家。”

舒克非想了想道:“白姐,或者我们也可以去跟赵辉裘帮敲侧击,看看当年这个天大的变故到底是什么。”

白小雨点了点头。天上突然像是漏了一个口子,豆大的雨点毫无征兆地霹雳巴拉砸了下来。

 

博客链接

 

所有跟帖: 

又发了!!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0:21:38

采心是说我要发了吗?股票跌的一塌糊涂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0:27:23

真的? 难怪那天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196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0:38:45

加涨!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04:45

呵呵,你捉到我的bug 了,谢谢!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22:00

安安没问题的,看你写作的力度,就知道没受啥影响。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81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19:19

谢谢采心,等。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1:53

呵呵全世界亏,逃不掉,天时管着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24:14

沙沙可以开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71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42:59

自己都被卡住了,呵呵,有些钱赚不了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227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01:28

说的极有道理。赞你连带使用术语的语言能力:)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07:23

所有的问题就是人的贪心,谁都救不了,只有自己救自己,香港演员说3000万钱只剩穷死了,看他的心和普通人能一样吗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08:09

呵呵,这种人和我们不在一个维度上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4:30

我跟着发啊!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0:32:43

同发同发 :)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2:38

哎呀,中间那段太劲爆了。。。冷静下来不得不说: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233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0:33:40

我也觉得互补性更容易相互吸引。就是相处时要好好磨合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3:45

腮帮子上烙着两道方向盘的红印,安安的确太会写“颜”了!中间一小段,短小有力啊,赞!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0:43:33

非常赞同,安安的小马达,比不上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28:06

谢谢沙沙,我只能短距离冲刺,你才是真正的长跑选手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7:13

我最爱写颜了,因为我是颜狗:)。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6:08

安妹写做饭吃饭特别生动有趣,人物动静相得益彰,茼蒿我也喜欢吃:)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20:59

茼蒿,茴香,苦瓜,凡是味道不正常的我都喜欢。 -南瓜苏- 给 南瓜苏 发送悄悄话 南瓜苏 的博客首页 南瓜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28:07

握手南瓜!我家只有我一人吃苦的。大的小的美国人都欣赏不了,我鄙视他们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9:44

对啊,写这种场景特别有助于穿搭人物的小情绪小互动什么的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28:27

这两个男人真的是,爱意随处都在体现,恋爱中的男女都该学学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396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44:30

哎,不是说了不进这“临门一脚”吗?安妹最后还是没忍住:)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48:53

安妹还会修很多的门。。。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1:56:36

啊?还有啥门啊?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32:33

就是你下面说的各种矛盾啊:)或者是婚礼啊。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4:10:29

哈哈,可可说的是这个呀,明了,婚礼可以有!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4:37:26

没憋住。咋办呢,以后要想方设法制造矛盾了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31:57

我当初劝你搞“失忆”的初衷,就是别让这俩人一上来就好。给逸航配个女朋友,前20集里,寰寰都是借酒浇愁、以头抢地、哭晕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836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7:52:18

你这天才情节我现在也用不上了啊,等着看你的。不过我自己想了一个,就刚才,保证虐,嘿嘿。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9:15:01

临门一脚也还好啦, 就是每次都要晕死过去一次太虐了,不过倒是治愈失眠 哈哈 -BCBGirl- 给 BCBGirl 发送悄悄话 BCBGirl 的博客首页 BCBGirl 的个人群组 (177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5:18:07

哈哈哈,BC这句“治愈失眠”亮了!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5:25:06

记得第一次醒来就是天光大亮了 哈哈 -BCBGirl- 给 BCBGirl 发送悄悄话 BCBGirl 的博客首页 BCBGirl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6:59:11

这几个字你不说我还真认不出,谢啦。对,恋爱就是要你侬我侬啊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31:06

呀呀呀,看到一半突然看到了十八加。脸红了欸。 -南瓜苏- 给 南瓜苏 发送悄悄话 南瓜苏 的博客首页 南瓜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22:26:52

我上下文中间加了段荤的,你们都火眼金睛啊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4:33:29

安妹,太小看大家了。读者眼睛里都装着 filter,一看到18+自动 highlight :)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9:18:45

今天关键情节写得比上次多点,我看懂了,呵呵呵。就喜欢看王代表被陈默拿捏得死去活来乖乖听话的样。 -dontworry- 给 dontworry 发送悄悄话 dontworry 的博客首页 dontworr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7:14:20

就喜欢看王队被折磨?好,记下来了。:)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09:16:14

王队长还特别爱撩拨,陈干部该出手时就出手啊,这俩又回到了从前,我都忘了港生失忆这事了:)后面赵家这段是山雨欲来呀 -浮云驰- 给 浮云驰 发送悄悄话 浮云驰 的博客首页 浮云驰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3:23:04

嘿嘿,我觉得王队是被虐型人格,自找的。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4/2022 postreply 14:38:27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