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沉情》行走的影子(10):嫌疑人

来源: 2022-06-22 16:39:3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305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Anthropologi ] 在 2022-06-22 17:07:22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通城历经了几浪翻新扩建,市公安总局依然恋旧地保持了在老城区的旧址。老城寸土寸金,街道狭窄,许多后来新建的公路都绕着建筑物走,弄得盘根错节,拥挤不堪。工作日上下班的高峰时期尤其混乱,常常需要交警在黄金地段人工疏导交通,这些年下来制服警叔警嫂们竟然也成了通城老城区的街头一景。

王逸杭和陈寰先是走的静安路,结果刚刚早上七点五十就堵成了铁板一块。好不容易掉头出来,绕道钟楼的时候竟然封路了,陈寰的小桑塔纳刚到孝忠路口,就见一个身着明黄色马甲的矮胖子在忙着设路障。

不巧,陈寰的小破车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歇菜了。任兽族代表怎么折腾,它就是一副爱谁谁的二皮脸样,后屁股吐了两口黑烟索性趴在路口不吱声了。

王逸杭急得飚了一句国骂,话一出口又后悔了,略带歉意地搓了搓陈代表的手背:“宝贝儿,我可不是和你急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这车真可以换换了。”

陈寰无可奈何地看着眼前人:“逸杭,你如今是越来越没耐性了。”

王逸杭隐约觉得陈代表这句话哪里有点不对劲,不过他来不及细想,咣的一声打开车门,冲着黄马甲高喊:“莲妹,好好的怎么又封路了?没听说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啊。”

被称作“莲妹”的交警转过身来,原来是位和王逸杭年纪相仿,发面馒头般白净的矮胖眼镜男。他擦了擦镜片上的汗水认出是王逸杭后,走过乐滋滋地给了他一拳:“嘿,西门!我说怎么今儿早上左眼直跳呢,原来是你这扫把星。” 说着往车里探了探,“哎,又有新欢了这是?可以啊,你这,下个月聚餐带过来给哥儿几个认识认识……”

王逸杭怕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忙不迭地把他往外推。

“莲妹”周亦廉今年二十九,老城区片儿警负责人,行政上隶属市公安总局。几年前全市警队外加特警预备役精英进行四个礼拜封闭式的魔鬼集训时是王逸杭睡在上铺的兄弟。因为两人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且经常合伙恶作剧整蛊队友,被队友们戏称为“莲妹”和“西门”。

这时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行色匆匆地走过两人身边,往两人手里各塞了一张传单,嘴里连声说着“请支持我们的倡议,谢谢”。

王逸杭打开一看,白底黑字的A4纸张上赫然印着“纯血人同盟”几个大字,文案里多是“还我们一个洁净的世界”和“抵制妖兽诱惑”之类的反兽族极端言论。右下角一个人身蛇尾的美貌半妖手持一根点缀有骷髅和黑色玫瑰的权杖,脸上露出带有蛊惑性的邪恶微笑。

王逸杭倒吸了一口冷气。

早些年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兽族曾经爆发出一个惊天丑闻,人兽关系一度弄得十分紧张。后来某些主张“宜疏不宜堵”的人族高层成立了特别物种安全局,简称特安局,并在特安局下设立了由人兽混血的特能组成的特警部队“维和小队”,专门负责处理与兽族相关的特殊刑事案件。近年来特安局力主兽族档案制管理透明化规范化,不少兽族慢慢地从社会边缘融入了主流,人兽混居,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和睦。虽然对兽族抱有成见的反对派一直都存在,但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如此高调的不和谐声音,还是杀了维和小队队长王逸杭一个措手不及。

“瞧见了吧,”周亦廉一脸苦笑,“今天的路障就是为这帮‘纯血人’弄的。今天早上在钟楼有一个集会,演讲完了还要沿着市政府和人民公园一条线游行。策划人挺神通广大的,一早就拿到了市里的批文,我手下人跟孙子似的为这帮人活动安全忙活了几天了,不知道为什么,上面也不叫你们维和小队协助一下减轻点儿我们的负担。”顿了顿,他又意味深长地说,“西门,接下来你们特安局估计要有压力了,你最好有点儿心理准备。”

王逸杭把传单揉成一团塞进裤兜,心想这种极端的东西还是先不要污了兽族代表的眼睛。他点了点头表示对周亦廉的感谢,又问:“对了莲妹,你车停哪儿了?借我用用。”

五分钟后,王逸杭脚踩一辆五颜六色的山地变速车停在兽族代表陈寰的面前,得意地拍拍后座:“上来,我带你。” 见陈寰狐疑的目光,又加了一句:“保证车技一流”。

 

事实证明,王逸杭的车技的确不是吹的。他行云流水般地在人海里穿梭,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市公安总局的门口,在豪车云集的临时停车位前特别拽地利用他的大长腿来了个脚动刹车。后座上的兽族代表陈寰一个没提防,整个人贴烧饼似的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两人在接待处登记完,王逸杭熟门熟路地领着陈寰来到假山花园后面一座独门独户的三层小楼,楼前一块蓝底白字的牌子上面印着金色的国徽和“刑侦科”三个楷书的大字。

两人在刑侦科底楼进行二次登记和安检,值班的后勤递给两人一张临时通行证后接通了楼里的内线:“余科长,你的目击证人到了。”

刑侦科科长余兰见到兽族代表陈寰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

余兰今年三十有六,一张略方的脸庞褪去了年轻时的稚嫩,显得棱角分明,锐不可当。

余兰锐利的目光在陈寰和王逸杭的脸上扫荡了几个来回,最终停留在王逸杭打着石膏的右臂上:“做了专家复检没有?别不当回事儿,子弹碎片要是没清干净,将来你这条胳膊就算是废了。”

见王逸杭点头,余兰“啪”的一声将一本颇有分量的文件夹丢到了陈寰手里,一面大步流星地在前面带路,一面言简意赅地给两人介绍:“嫌疑人赵辉裘,家住新城彗星区,无业游民,‘纯血’积极分子,昨天在钟楼贴传单的时候被巡逻的片儿警认出来的,” 说到这里她颇为赞赏地拍了拍王逸杭的左肩,“你小子技术功底不错,模拟画像和真人能有七八成象吧。”

“纯血?就是今天这帮吃饱了撑的,在钟楼游行的极端分子吧,兰姐?”王逸杭问道。

余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逸杭,人家这是有执照的合法集会好吗。我们的人已经和‘纯血’的发起人联系过了,他们表示对猎场枪击案并不知情,并且主动提供了不少赵辉裘的相关资料。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偷袭吴龙,是赵辉裘的个人行动。”

三人来到二楼尽头一间装有单向玻璃窗的审讯室。没一会儿,执勤的小刑警押上来一个瘦瘦小小,穿着灰色短袖的中年男人。

王逸杭刚要往里走,却被余兰伸出胳膊挡住了:“直接受害人需要回避,”说着递给他一副无线耳机。王逸杭有点尴尬地望了眼陈寰。陈寰回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放心,有什么想问的你就告诉我,” 他指了指耳朵里闪着蓝光的微型收发器。

陈寰跟随余兰和助理刑警进了审讯室,主动自我介绍说:“我叫陈寰,市检查局特别调查员,协助公安办理猎场枪击案。能不能请你再说说案发情况。”

赵辉裘抬起眼皮来见是个眉清目秀的白面书生,有些不耐烦:“警官,我都交代了八百遍了,我干这事儿都是为了我们组织。你看看我的口供,都明明白白的写着呢。”

“赵辉裘,你这是什么态度!”余兰身边的小助理抽出警棍直指着他。

陈寰摆了摆手示意不碍事,接着问道:“据我所知,吴龙并不是兽族,也不是人兽混血,你们组织为什么要针对他呢?”

赵辉裘没吱声,被小刑警捅了捅椅背才活动了一下脖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吴龙那个不男不女的小杂粹,我看他不顺眼!”

陈寰:“哦?你们组织到底是反对兽族,还是反对不男不女的男人?”

赵辉裘愣住了,往地上啐了一口,悻悻地说:“吴家公开和兽族联姻,要教训的就是他们这种人族里的亲兽叛徒……”

这时陈寰的隐形接收器里传来王逸杭的声音:“你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去刺杀岩雷段正森。”

赵辉裘听到“段正森”三个字的时候,下意识地往窗口张望了一下。这是一张单向玻璃窗,外面的人对审讯室里的一切洞若观火,而里面的人却什么也看不见。王逸杭捕捉到赵的微表情,灵机一动道:“你诈他说段正森也遇刺受伤了,让他交代还有没有其他受害人,争取坦白从宽。”

这回陈寰并没有照王逸杭说的去做。他站起身来和余兰走到屋子一角耳语了一阵,接着两人双双出了审讯室。

王逸杭摘下耳机迎上去:“怎么,出什么问题了?”

陈寰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逸杭,我有九成把握,这个赵辉裘是个有少量兽族血统的人兽混血。”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是打入‘纯血’内部的兽族间谍?”王逸杭吃惊地瞟向余兰,“兰姐,这案子的走向我有点儿吃不准了……”

余兰脸上疲态尽露:“对,是够迂回的。不过接下来我可管不着了,我给你们赵局打个报告,这案子正式移交你们特安局。”

 

回去的路上两人叫了辆出租。

陈寰双目微阖,一手按着太阳穴,心事重重。

王逸杭伸出手去钩住他的小拇指,晃了两晃说:“怎么,纯血的事情让你闹心了?其实你不必太在意,那些反对派一直都在,只不过这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不排除上面有人在兴风作浪。我去赵局那儿探探口风……”

王逸杭正叨叨着,陈寰的一只食指轻轻按住了他的嘴唇:“逸杭,我昨晚没怎么睡,你让我靠会儿。”说着他整个人都放平下来,脑袋枕在王逸杭的腿上,不一会儿便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司机大哥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你们公安够辛苦的,这是碰上什么棘手的大案子了吧?”

王逸杭微微一笑,语焉不详地点了点头。他捋了捋陈寰蓬松的短发,体会着大腿上的压迫,忽然觉得这样被需要,被依靠,被人枕着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快到王逸杭小区的时候陈寰自己醒了,他略带抱歉地望着打着石膏,脸色不佳的大个儿:“逸杭,你自己先回去,我在你冰箱里存了点吃的,你先垫吧垫吧。晚上我来找你。”

王逸杭听他说晚上会来就没多话,嘱咐了两句别太累着了就自己上了楼。

打开302室的屋门,他呆住了。

整个屋子明净透亮,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木香。

地板明显有人拖过了,沙发上随手丢下的衬衫臭袜子、咖啡桌上铺天盖地的杂志文件被人收拾起来了,水池里的碗筷杯子洗得干干净净的倒置在一块淡蓝色的桌布上。卧室里的床单枕套都换过了,焕发着洗涤剂的清香。床头柜上一盆绿色的芦荟下面压着陈代表的手写留言:养不死的植物,希望你喜欢。署名是一张嘴巴咧得大大的笑脸。

王逸杭手指轻轻拂过笑脸,心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开怀地大笑过了?

他目光扫过样品间一般井井有条的房间,一种窝心的感觉在心头弥漫。从小到大,只有母亲大人顾林芝这样无微不至地打理过他,自从他搬出了父母的家,有了自己的单身小窝,还是头一次有人走进他的世界,这样自然而然的事无巨细地照顾着他。

“也许,一个人的房子只配叫狗窝,两个人的才叫家?” 他自嘲地笑了。

 

博客链接

所有跟帖: 

又沙发了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02:17

我又二了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07:19

噗~~~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25:16

沙3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11:40

一并谢过楼上三位,看茶!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14:41

再放下话:豪车早晚要送美男才行。。。莲妹,开始还以为是东方不败杨莲亭,这个似乎更符合“同”的梗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21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12:46

哈哈,我写的满篇皆同,豪车早晚得送啊:)。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18:22

你的上一张真是“火炉篇”,被我收藏了,以后照葫芦画瓢写成人戏:) -FionaRawson- 给 FionaRawson 发送悄悄话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页 FionaRaws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20:13:05

爱玛,太荣幸了我,成人戏一战成名了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04:32:05

赞,纯血人同盟好创意,忽然想起问问安妹兽类人是哪一种血型算?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15:03

哈哈,问住我了。纯血人,纯血兽,混血人兽。酱。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19:25

等你下集预告 -望沙- 给 望沙 发送悄悄话 望沙 的博客首页 望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20:30

勾住他的小拇指,晃了两晃。甜啊。芦荟是养不死的吗? -南瓜苏- 给 南瓜苏 发送悄悄话 南瓜苏 的博客首页 南瓜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20:23

我自己养的就只有芦荟死不了,呵呵。王逸杭就是我自己啊。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24:47

沙沙一定说你是金命。 -南瓜苏- 给 南瓜苏 发送悄悄话 南瓜苏 的博客首页 南瓜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27:04

啊,为啥啊,因为邋遢?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52:10

哈哈哈,想啥呢安安,金命养不活花草。我自己乱猜的。 -南瓜苏- 给 南瓜苏 发送悄悄话 南瓜苏 的博客首页 南瓜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55:41

忽然想到了,五行里面金克木。。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04:20:43

王代表是男人的邋遢一样不少,陈代表比较精细。我养不死的只有葱,确切说是它自生自灭的。 -dontworry- 给 dontworry 发送悄悄话 dontworry 的博客首页 dontworr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39:27

哈哈,两人总不能一样邋遢。我还没养过葱呢,芦荟自己死了又能活过来,皮实的很。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54:04

赵辉裘是个有少量兽族血统的人兽混血——一般混血儿都好看,他长得怎么样?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27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41:08

采心美女美女,这混血得看是谁和谁混了,他要是和黄鼠狼混的,估计不咋样,哈哈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7:51:23

呵呵呵,笑死俺,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65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9:51:07

哈哈,表害羞,你那张照片掉到我眼睛里出不来了,肿么办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04:38:03

矮油,这田螺小子太甜了。怎么看得出是混血的呢? -可能成功的P- 给 可能成功的P 发送悄悄话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页 可能成功的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22 postreply 18:52:21

分辨兽族基本上还是考嗅觉,这方面人族就完全不行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04:17:42

这部的慢慢进入正题了,种族矛盾最头疼也最难解,血统大旗一举简直就是天赋神权,盲从最容易不需要理由。感觉默默时不时有点萌: -浮云驰- 给 浮云驰 发送悄悄话 浮云驰 的博客首页 浮云驰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01:56:14

对,种族矛盾算是贯穿下部的主题吧。默默萌吗?老干部型的 -Anthropologi- 给 Anthropologi 发送悄悄话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页 Anthropolog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3/2022 postreply 04:19:0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