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烟火味的爱情树

来源: 2019-08-08 11:13:0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769 bytes)

最近加入了一个由植物发烧友组成的微信群,每日与群友们交流花草培育心得。 有人往群里发了一张紫色的加拿大紫荆花(Cercis canadensis)照片,他以为是樱花,我赶紧给大家科普了一把,同时把加拿大紫荆花誉为“加拿大爱情树”。

此紫荆乃豆科紫荆属的,非国人熟知的豆科羊蹄甲属的香港市花洋紫荆。 “Cercis”是从希腊语 “kerkis” 演化而来,意为“织工的梭子” (a weaver’s shuttle),指的是豆荚的形状; “canadensis ” 即加拿大( Canada)。它是美加东的原生植物,为灌木或小乔木,冠名“加拿大紫荆”有些名不副实,因为它在美东的分布范围更广。加拿大紫荆在西部的数量较少,大多为人工引种的。我们这个微信群以加西的植物发烧友为主,难怪熟知它的人并不多。

它先花后叶,花期很短,每年春天接着晚樱之后绽放,只有两个星期的绚烂花期。我家附近的图书馆旁边的小路上正好种了几株,有最常见的粉紫色花原生品种,还有人工培育的绯红花和白花品种。和温哥华城中的花团锦簇的晚樱相比,紫荆花的美是不张扬的,要走近了才能细细品味出来。它的花才1.5公分长,月牙形的花骨朵一簇簇地紧贴在光秃秃的枝条或树干上,半开时似童话里仙女的拖鞋,鞋尖微微上翘。待到花瓣全部绽放时,一朵朵小花又似蝴蝶密密匝匝的围着细枝翻飞。花谢之后,一片片绿色或者青铜色的心形叶子冒了出来,一串串豆荚半掩在叶子背后。秋季的彩叶以金黄为主色调,夹杂着深浅不一的紫红和橘红,使它成为最受欢迎的庭院彩叶树之一。

美东某些区域的居民叫它“犹大树”,传犹大背叛耶稣后在紫荆树上绑了根绳子上吊死了。我特地去查了圣经,里面只说犹大是自己吊死的,并没有明确说是什么树。我选择不相信这个传说,因为加拿大紫荆是我眼里的爱情树,花色迷人而美好,值得用一年的时间去等待半月的花开。只有深信缘分是冥冥之中天注定的人,才会耐心地去痴等另一颗温柔的心灵。等待的过程或喜或悲,甚至沦为相思的囚徒,掉进痛苦的深渊,但花开的一刹那,所有的回味都是甜的。

加拿大紫荆不但外表秀丽妩媚,还和许多豆科植物一样,可以吃。北美原住民采紫荆花苞、鲜花、嫩叶、幼荚和种子生吃或者煮熟了吃。鲜花还可以腌制,味道略酸,富含维生素C, 和色拉配在一起很开胃。 某些原住民部落在烹饪鹿肉或者负鼠肉等野味时,会用加拿大紫荆的嫩枝作为调味料,因而称它为胡椒树(Spicewood tree)。

十七世纪初加拿大紫荆被引为行道树后,在美东某些城市广为种植,成为早春最早开花的花树之一。五月的紫荆节人山人海,十里紫花十里尘。因为鲜花材料唾手可得,城里的吃货们也开始在博客上推介各种紫荆吃法。

这些吃货们品尝了多个紫荆品种后,一致公认原生的粉紫色紫荆花最美味,人工培育出来的白色紫荆花的味道最次。 粉紫色的紫荆花有股令人愉快的味道,采一朵放进嘴里,浅色的花尖传递出的是一种明亮的甜味,接着泛起淡淡的酸,让人联想到清新的甜豌豆或刚刚采收的玉米。咬到色泽较暗的花朵下部时,味道偏苦,有些人会特地去掉花朵的底部再进食。

紫荆鲜花可洒在色拉和冰沙中提味,也可用来制作清新可口的小松饼。吃货们特地在网站上贡献了紫荆鲜花松饼的烤培食谱,看起来一点也不难,连我这个懒人也学会了:

取2杯新鲜的紫荆花,2汤匙切碎的新鲜鼠尾草或迷迭香的叶子,½杯糖,一点点柠檬皮(取一个新鲜的柠檬,只留果皮,用刀将果皮切成细丝状), 1.5杯面粉, 2茶匙发酵粉, ½茶匙小苏打,¼茶匙盐,1个大鸡蛋,3/4杯牛奶,1/2杯酸奶,2汤匙融化的黄油或油,1汤匙柠檬汁

松饼表面配料:1汤匙糖, ½茶匙肉桂粉

将烤箱预热至200摄氏度左右

第一步: 准备好三个碗,将紫荆鲜花、香草碎叶、糖和柠檬皮放在1号碗里30分钟;在2号碗里过筛面粉、苏打粉、发酵粉、盐等;在3号碗里将鸡蛋、酸奶、牛奶、食用油与柠檬汁混合在一起

第二步:将1号碗的材料全部倒入2号碗,然后搅拌

第三步:将3号碗的材料全部倒入2号碗,不停搅拌成均匀的面糊状

第四步:将面糊倒入松饼模具盒,装到3/4容积量即可

第五步:将碎糖和肉桂均匀地洒在松饼表面,然后放在烤箱里25分钟即可出炉

虽然各种文献上说加拿大紫荆的嫩叶可食,吃货们却认为味道实在粗鄙,不值得一试。

 

紫荆的豆荚酷似雪豆,但纤维太多,最好在刚刚结实的阶段(最早的豆荚呈深红紫色)采了当菜吃。豆荚一旦变成绿色的扁平状,吃起来味如嚼蜡。豆荚味道偏酸,非常像未成熟的青苹果。因为纤维偏多,建议将豆荚切成薄片以淡化粗糙的口感,同时又为色拉增添了一种很好的酸味元素。 将生豆荚与糖混在一起吃,有NERDS 牌酸软糖的风味。当然还可将豆荚与其他蔬菜混合着清炒,虽然会丧失一些酸爽的口味,但更容易咀嚼。

如果你和我一样懒,采鲜花苞放进色拉里提味是最省事的。为了不错过花期,我还是将加拿大紫荆种在懒人花园吧。给它一个向阳的空间,不和其他的花草挨得太近,让它的小枝从纤细的主干上横斜逸出,自由又潇洒,只要一开花就成了花园的焦点。 赏心悦目的同时,懒人满脑子全是各种以花入馔的念头。在懒人的眼里,全身上下都能吃的加拿大紫荆花充满了烟火味,最适合于做懒人花园的爱情树。

懒人的老公从不会送一些新奇浪漫的礼物,却绞尽脑汁地投懒人之所好,每个周末为她清蒸石斑鱼和红烧上排。想要表达的情意,全部体现在一汤一菜和饭后甜点上。而我这个浪漫女文青竟然庸俗到被这些满是烟火味的细节感动得泫然欲泣,一起携手多年后,爱情不再是水中花镜中月,它化成敲打着锅碗瓢盆的乐趣,以及系着围裙的中年男人对微微发福的妻子的不耐烦的催促:“妈蜜,别再写文章了,快来吃晚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