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新东方计划裁员超过4万人 小学、初中学科业务将基本关停

来源: 2021-09-24 18:25:1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1081 bytes)

成人教育、卖学习机、甚至直播卖货,都在新东方的考虑范围内。

文 | 陈晶

编辑 | 黄俊杰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9 月 17 日上午十点的新东方高管会议上,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宣布,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个城市接下来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

这意味着,新东方将放弃最重要的营收来源——瑞银 7 月底的研究报告称,中小学课后辅导业务占新东方 2021 财年的 80% 的收入。在过去 5 个财年中,中小学报名人数在总体人数中占比不断提升,2020 财年已经占到 90.7%。

这家老牌教育公司在 28 年前成立,最早为大学生提供留学培训。不过从 2017 年开始,新东方中小学业务营收占总营收就已经超过 50%,中国中小学家长的焦虑情绪上不仅长出了市值曾高达 580 亿美元的好未来,也让新东方在增长放缓的成人教育市场之外,找到了大市场。

但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俞敏洪以上高管会上称,决定收缩小初的线下业务,主要是因为时间和价格限制,在现在的政策环境下,“调整迫在眉睫”。俞敏洪态度坦然,鼓励各地分校校长积极尝试素质等新方向,“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

7 月以来,多项限制校外培训行业的政策陆续下发。小初阶段学科业务周末及节假日不能上课,意味着新东方、好未来这类有大量线下门店的机构难以维系目前的规模。且北京市在 9 月 15 日下发通知,要求小初阶段学科类教育机构在年底前转为非营利性机构,意味着这类机构接下来盈余都只能用来办学。

伴随业务收缩而来的就是裁员。俞敏洪在内部说,原本的计划是在 8 月底裁员 4 万人,但截止 9 月中旬裁员还不到 1 万人。一位参与会议的高管表示,到年底裁员人数将超过 4 万人。两位新东方人士表示,今年年初新东方整体人数在 10 万人左右。

一位新东方老师在内部文件中写到,“秋季课程是重中之重,没有续班任务了。把学生教好,送好最后一程。”

三四线城市校区关闭,转线上

新东方在每个进入的城市设一个校区,下辖多个教学点。校区根据每财年的营收和利润评定等级。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秋季课程结束之后,新东方将逐步关闭 B 级校区以下小区的小学、初中学科业务,在此之前B级及以上校区至少保留一个教学点,消耗完存量课程,就开始逐步退费。

超 A 级:2020 财年营收高于 15 亿元或利润高于 3.75 亿元。共 2 所,位于北京、杭州。

A 级:2020 财年营收高于 6 亿元或利润高于 1.5 亿元。共 11 所,西安、上海、南京、广州等。

B 级:2020 财年营收高于 2 亿元或利润高于 5000 万元。共 12 所,成都、长沙、天津、太原等。

C 级:2020 财年收入高于 5000 万元或者利润高于 1250 万元。共 16 所,云南、石家庄、洛阳、哈尔滨等。

D 级:2020 财年收入低于 5000 万元且利润低于 1250 万元。共 19 所,南通、吉林、潍坊、珠海等。

不过,即使是 A、B 级别分校,也已经开始关闭教学点。一位新东方人士表示,营收较高的南京、广州等地也关闭了 10-20 个教学点,其他多地教学点也开始陆续退租,营收排在末尾的教学点将被关闭。

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培优同样开始关闭教学点。据《21 世纪经济报道》,北京学而思培优 155 个教学点只剩 53 个,正常开课的只有 26 个。据截止今年 2 月 28 日的财报,北京、上海等五个城市为学而思培优小班贡献了最多营收,占总营收 55%。

一位学而思培优分校人士表示,目前关闭的教学点部分是去年新开的教学点,尚未拿到办学许可证,而现在要办下来就更难,不如直接关闭。

另一位学而思培优人士说,以往仅周末两天就可以排 10 个学科类课时。但根据新的规范,线下教学点周末不能开学科课程,只能周中晚间开 5 个课时,“经济模型会难看很多。”

《晚点LatePost》了解到,学而思培优内部近期定下目标,在今年秋季课程结束之后,将把小学、初中的学科类课程全部转到线上,学员可以选择 25 人的在线小班课或者 100 人的在线大班课,只在周中上课。

新东方尚未明确小初学科业务调整方向,不过此前地方分校已经开始转型线上。例如推出一对一的录播课程,不过目前政策对录播课程尚无明确规定,难说完全没有政策风险。

一位分校员工表示,这样的课程主要面向初中生,由老师一对一为学生录制,针对学生的薄弱点进行讲解,还会在课程中多次提及学生名字,尽力让学生保持专注,但录播视频互动性不如直播,学习效果可能打折。

一度克制的线上扩张

新东方开始在线业务并不算晚,2005 年新东方就从剥离了在线业务,以控股形式成立了新东方在线——猿辅导、作业帮等后来的在线教育巨头当时尚未成立。但俞敏洪对在线教育的投入一直持谨慎态度。

2019 年新东方在线港股上市前,一直需要背盈利指标。一位前新东方在线高管说,“那时候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2020 年,在线教育进入融资最狂热的一年,超过 500 亿元风险投资涌入了这一赛道,猿辅导、作业帮两家公司拿走了市场上 80% 以上的融资,它们每季度都花费数亿元投放广告。

相对头部教育公司,俞敏洪依然克制,2020 年底他在自己的公众号上说,“大家都觉得新东方已经 out 了,在在线领域再也没有机会。而我自己也有点判断不清,最后唯一能做的就是捂好钱袋子,尽量别引火烧身。”

但新东方在线依然冲进了在线教育的烧钱大战:2021 财年(截止今年 5 月 31 日),营收的 83.8% 都用来作为销售和营销开支,净亏损达到 16.6 亿元,比全年营收还多 2 亿多元。

疫情让新东方不得不重视线上业务:海外留学业务营收持续下滑,中小学生逐渐形成在线上课的习惯。新东方也从 2020 年开始将重点转向 OMO 模式。

俞敏洪曾解释,OMO 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教学场景仍为线下,通过在线布置和批改课程作业的方式来实现 OMO;未来的 OMO2.0 则是将地面课程的一部分搬到线上,把在线授课、地面授课以及课前预习、课后作业等环节连接到一起,实现线上线下无障碍打通。

俞敏洪在去年 4 月公开表示,3 年以后新东方线下与线上的业务体量比例可能达到 3:1 左右。

疫情期间新东方所谓的 OMO 模式,只是将无法在线下上课的学生转到了线上的 “云教室”,并开设了在线本地化网课;疫情缓解后,部分学生从线上回到了线下教室,在线本地化网课和线下课程内容也相对独立,很难说线上线下已经深度融合。

不过,OMO 模式目前在整体营收中占比也不大。新东方执行总裁、首席财务官杨志辉在 4 月的财报会中提到,新东方 OMO 在线课程业务占总营收比例不足 10%,但将发展成为营收增长的主要业务。相比之下,2020 年 8 月,好未来在线课程收入就已经占总营收的 40%。

两位新东方人士说,因为新东方在线上业务转型更晚、投入更少,目前要全部转型线上并不容易,“各地校长们都已经习惯了有线下业务这只现金牛。”

线下机构转型线上接下来也将面临更加严格的审查。

9 月 10 日,教育部印发通知,将对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实施事前审批制度,不符合条件的不予发放办学许可证——此前的备案制为事后审批,企业提交相关信息材料后,不用经过长时间等待,主管部门办理备案手续后,即直接核发资质,后续再审核。

所有跟帖: 

新东方居然连小学也不放过? -Zinfandel- 给 Zinfandel 发送悄悄话 Zinfandel 的博客首页 Zinfandel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4/2021 postreply 18:58:03

这波补习关闭是不是这样发生的? -眼镜- 给 眼镜 发送悄悄话 眼镜 的个人群组 (285 bytes) () 09/24/2021 postreply 19:10:4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