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倭抗日: 刀光炮火里的中韩关羽崇拜

来源: 2015-09-22 11:13:5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0875 bytes)

抗倭抗日: 刀光炮火里的中韩关羽崇拜

2015年9月3日 20:52 阅读 94233
抗倭抗日: 刀光炮火里的中韩关羽崇拜

孙勇进 

在十六世纪中叶到十七世纪中叶这一百年,关羽的在天之灵一定很忙。

忙 着降雨,忙着治水,忙着在东南沿海抗倭,到了明清易代,又得忙着应付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崇祯皇帝,李自成与张献忠,这三方全都给关老爷焚了香,求其大 展神威,助己方获胜,着实给关老爷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难题。这之前,关老爷还百忙之中托梦给朝鲜国王,警告日本要入侵,最后还亲自入朝,屡屡显圣,助中朝联 军与倭寇作战。关老爷的这种抗倭神功,甚至延续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上半叶,为对抗现代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在中国和朝鲜半岛,关圣大帝再次被请出马, 又在云端舞起了青龙偃月刀。

 

一 

不妨先鸟瞰一下,堪称中华文明史上独一无二信仰奇迹的关羽崇拜,及其十六世纪前走过的历程。 

不得不说,一千八百多年前生于山西的一介武夫关羽,死后因缘际会,经漫长的历史演变,的确创造了一个跨时代、跨民族、跨地区、跨文化的信仰奇迹。

汉民族文化地域自不必说,有句话叫作“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三教尽皈依”,说的就是儒家尊关羽为文衡圣帝,奉为文人士子的守护神,佛教奉关羽为伽蓝菩萨、护法神、护国明王佛,道教则尊为关圣帝君、荡魔真君、伏魔大帝。

三教之外,关羽还是战争年代的军神,太平岁月里的抗旱、祛病和解除饥馑之神,预知灾难之神,降妖除怪之神,起死回生之神。

特别是掌控着关羽故乡解县所生产之食盐专卖的山西商人们,到了明清时代,拥有了可以几乎左右整个帝国经济的实力,利用覆盖全国的庞大流通网络,大力宣扬推动,终于使他们在历史上的著名同乡关羽,又演化成了全民信崇的财神。

更进一步,关羽又成为盐业、茶行、皮革业、香烛业、绸缎商、豆腐业、酱园业、糕点业、理发业、银钱业、典当业、教育业,乃至粪业,数十个行业的保护神。最后,还与时俱进,在有的民间宗教里,从1924年起,关羽接受玉皇大帝禅位,登极为苍穹第十八代圣主。

汉 民族之外,关羽崇拜还渗入到其它民族。比如著名的蒙藏史诗《格萨尔王》传,就与关羽崇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些蒙古人甚至就把关帝和格萨尔王混为一谈。而 满族极敬关羽,更是众所周知之事,据说早在努尔哈赤起兵反明之前,就差点被看出他有帝王之相的明辽东总兵派兵杀掉,得关帝相助,方逃出一命。此外,回族、 苗族、土家族,等等,都有关羽传说。

此 外,还走出国门,日本,韩国,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俄罗斯,捷克,西班牙,英国,德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无 论是儒家文化圈,儒佛文化圈,还是基督教文化圈,原始信仰文化圈,但有华人华裔处,必有关圣大帝的香火。在朝鲜半岛和越南,更发展成为本土信仰。

如此神威赫赫,无远弗届,孔夫子亦望尘莫及。

 

这当然是漫长的历史演化的结果。这其中,关键期是明代。

关羽崇拜,如果以入庙供奉为标志,或许可以上溯到隋开皇十二年(592年),这一年天台宗创始人智顗,于当阳建玉泉寺显烈庙,奉祀关羽。

此后,大唐开国,搞了项影响深远的文化建设,就是定下了以国家大典的形式,文祭孔子,武祭姜尚。姜尚于上元元年(674年)被封为武成王,祭典与文宣王比,此后数百年,和孔子平起平坐的武圣,一度是姜尚,也就是《封神演义》里的姜子牙。

那么关羽呢?关羽一开始连进武成王庙陪祀的资格都没有。唐太宗时代,能进武成王庙陪祀的三国人物,只有一位,是诸葛孔明。

安史之乱后,在礼仪使颜真卿的倡议下,大幅度增加武成王庙历朝陪祀人员名额,关羽始入选。不过其时增加的三国人物可不止关羽一个,此外,还有他情同手足的同僚张飞,还有魏国的张辽、邓艾,吴国的周瑜、陆逊,甚至,还有一位关羽的老相识,吕蒙。

不过,就连在后世关老爷的信徒看来未免屈辱的这点荣耀,也非常短暂,没过几年,这批增补的陪祀委员又全部黜退。

赵宋开国,郊祀天下,关羽再入武成王庙配祀。只是好景不长,没两个月,赵匡胤又改了主意,关羽等一批历朝陪祀人物又被请出了武成王庙。

不 过到了宋仁宗推行庆历新政的时候,关羽这批被黜退的历朝名将又重回武成王庙。到了宋徽宗时,更加封为忠惠公,又加封为义勇武安王,封爵由历史上的侯升为公 又升为王。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关羽又有了道教系统的封号,即崇宁真君,而按照宋朝的礼制,真君属于神仙封号,这也就是说,在国家祭典这个层面, 关羽正式有了神仙身份。

到了元代,宫中举行佛事时,关羽像也会被供上神坛接受祭拜。作为蒙古族政权的元帝国,为了顺利统治和教化汉民族,正也不妨大力推行关羽崇拜。在文宗时,封关羽为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当时以都市为中心,多地建起了关王庙,有关关帝信仰的书籍,也开始刊行。 

到了明朝,开国二百年后,在十六世纪,关羽崇拜完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两件大事:第一,崇拜规格触底回升,最终有了帝号,由关侯升级为关帝;第二,实现了汉民族生活区域的全方位覆盖。

要完成这两件事,首先要做的,是清除关羽迈向神坛的绊脚石,原武圣姜尚姜子牙。只要姜尚还高居国家祭典里的武圣之位,那么关羽的地位就始终是有没有资格给这武圣站班儿的问题。

因此,原武圣姜尚必须消失。

武圣姜尚还真就消失了。有人出手替关老爷解决了这个难题,这人便是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

大明立国,朱元璋大刀阔斧,重建意识形态,这其中,就包括两项举措,即文黜孟子,武黜姜子牙。理由,一个为武王伐纣这种以下犯上之举叫好,一个干脆就是这一犯上行动的总指挥。于是,孟子被赶出文庙,而祭祀姜尚的武成王庙及相关祭礼,也从国家祭典里删除。

只是,这时关老爷的处境也令人不敢恭维。朱元璋倒是开恩赐下了封号,却是历史中当年最初的封号,汉寿亭侯。就这样,关老爷从宋元时期已经高升上去的王位,又降回了侯。

不过洪武二十七年(1394),好歹恢复了关羽庙祀,在南京鸡笼山南麓建庙,派遣官吏,于关羽诞辰日5月13日致祭。后来燕王朱棣起兵,建文皇帝于城将破之际,还曾派后军都督陈旭来此祭祷“汉寿亭侯”,希望能出现奇迹。

当然,奇迹并没有出现。朱棣夺取了天下,并于永乐十九年,迁都北京,并在京城也建起了“汉寿亭侯关公庙”。

此后一百余年,由洪熙、宣德而至正德、嘉靖诸帝,皇室对关羽的祭祀逐渐升温。到了万历十八年(1590),关羽一步登天,被赐封协天护国忠义大帝,从此有了帝号,成为关帝,关羽崇拜翻开了新的一页。

 

但国家意识形态和大众信仰的对接,并不是一簇而就的。关羽崇拜在向整个大明帝国扩散过程中,有一个群体,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是军人。

关羽原为历史上号称万人之敌的勇将,因此,早在梁末侯景之乱(548~552) 陆法和镇压平叛时,就有传说,当时江陵地区多有神灵助战,这其中,就有关羽。北宋仁宗朝狄青为主帅讨伐侬智高时,也有传说关羽统领神兵助战。军人崇信关 羽,早在大明开国前就已成悠久传统。随着大明开国过程中明军的四处征战,以及开国后卫所制度的建立,北部从辽东到甘肃一线,以及青海、云南、贵州、广西、 广东、福建、海南等地,这些边远地区,都有军人为关羽立庙。

就这样,借助军人的力量,大明开国后关羽崇拜缓慢而平稳地向帝国四方传播。但在一个对帝国来说举足轻重的区域,却遇到了麻烦,这就是江南地区。

说起江南,最容易想到的是文采风流,人文荟萃,但实际上,它的重要性远不止于此。中国历史上的经济文化中心,有一个从上古时代的西北向近古时代的东南迁移的过程,大明开国二百年后,这个半月型的迁移过程已彻底完成。

到明万历六年(1578), 南直隶和浙江两省户数,已超过整个北方。其中仅南直隶苏州、松江、常州三府,户数即超过中原河南、陕西两省之和。东南财赋更是全国经济命脉所系,同样据万 历六年的统计数据,其时全国商税课钞,南直隶一省即占四分之一。至于说田赋,仅苏州之田,即约天下十分之一弱。至于说人才,东南更据有压倒性优势。明洪武 四年到万历四十四年,245年间,每科状元榜眼探花和会元,共244人,其中南直隶66人,浙江48人,占了惊人的比重。

这样一个号称“东南财赋地、江浙人文薮”的区域,从关羽崇拜角度来看,却另有一种评说,即,这是块有历史原罪的土地。无它,此系三国时代吴国故地,关羽真身即命丧于吴人之手。因此问题就来了,千余年后,关羽之神,会庇佑这片当年敌国的黎民众生么?

 

二 

江南地区,原也是有关庙的。

主要也是由卫所军士所建。如吴县的专诸巷关庙,就是永乐年间苏州卫官军所建,松江府清村庙和南汇嘴庙,分别是洪武末和永乐初千户陈叙和张敏所建。

但有关庙是一回事,如何对待又是另一回事。

如弘治十年(1497),太仓废卫设州,首任知州李端赴任后,大兴土木,门堂、库狱、谯楼、学校、桥梁、坛宇,皆修造整饬一新,独独原位于教场内的关王庙,却毁弃不顾。李端给出的理由就是,“王虽忠勇,然与吴为雠,不当庙食于吴”。

当然,对李端这一地图炮,也有人颇不以为然,说现今天下一统,这里早已不是当年偏安时期的吴国,再说了我大明就定鼎于钟山,钟山难道不是当年东吴孙氏开国之地?当年太祖不还是建起了关庙,也没听礼部说不妥,可见吴国故地,怎么就不可以建关庙?

不过承平之世,此地该不该建关庙,还只是个书生逞智的理论问题,还不是现实的迫切需要。

但严峻的现实问题终于来了。

就是倭寇。

 

早在大明开国洪武二年,就有倭寇出没海岛侵掠江南的记载。但倭寇成为严重问题,是在嘉靖后期,所以,史书上一般都称为嘉靖倭乱。

嘉靖年间,倭势极盛,大扰东南沿海,杀掠居民,劫夺财货,屡败官军,甚至攻城略地,沿海建立多处据点。

也因此,如何取得抗倭军事活动的胜利,就成了压倒一切的问题。

这时,军人们普遍崇信的关神,开始频频出场了——

如有记载说,明嘉靖癸未(1523), 倭寇自海上汹汹来犯,直逼嘉定。其时嘉定尚未筑城,全凭地垒防守。倭寇在东门外粮仓放火,延烧至民居,熏得官兵睁不开眼,县令向关公神像叩头呼救,话音刚 落,风便反向。一倭寇跃过城壕,有州吏拉开弓,呼喊关公,说关公如欲救全城十万百姓,就让此箭直贯倭贼咽喉。随后,一箭射出,“竟贯贼喉以毙,群倭乃骇而 退”。(《嘉定捍倭庙记》)

又如嘉靖二十九年( 1550) ,据载,“岛寇猝起,大江以南佳丽地,无处不蹂躏,而继之以火”,倭寇很快就抵达嘉兴县南36里之王店镇,王店镇庶称殷饶蕃盛,倭寇饱掠一番后,四面放火,正值危难之际,关羽从云端大呼,“舞偃月刀指寇”,众寇立即匍匐拜于地,“相戒勿犯,引众而去”。(崇祯《嘉兴县志》)

如果说上举二例还只是地方性传说,那么,下面两个人物的推动作用则实在不可小觑。

其一是浙江巡抚胡宗宪。据传嘉靖倭变时,胡宗宪曾练兵于杭州吴山寿春庵,关羽夜间托梦,贡献用兵方略,已而果然连破贼数阵,于是将位于七宝山麓的原宝莲院改为关庙。

其二是以工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督师海防的赵文华。按照赵文华在嘉靖三十四年(1555)王江泾大捷后的说法,在其辞朝趋出时,就感到关羽恍惚示以梦兆,待其抵达嘉兴,督抚诸公都说曾梦见关羽于此地现身,而后在斩首二千级、焚溺死者甚众的王江泾之战中,更有参战将佐声称,看到关羽助战,于是,赵文华更加坚信,正是关羽冥助阴施,致此大捷。

而关羽为赵氏显灵,还不止这一回。就在第二年,倭寇卷土重来,赵文华再次率师讨伐,大军经过常州,据说军中又见关羽显灵,不久,赵文华与已由巡抚升为总督的胡宗宪,诱降擒杀了倭中巨寇徐海,又是一大胜利,因此赵文华更加推崇关羽神功,乃命有司于常州立庙。

胡宗宪与赵文华,一个是一线作战的前敌司令,一个是抗倭全局的总指挥,两人同声推尊关羽阴助之功,影响力自然非同小可。

不过问题就来了,该如何看待这些关羽显灵助战传说?

首 先要说的是,如果是无神论教育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今人,是很难理解此类事件对神道信仰者的心理影响的,但这种影响决不可低估。比如,唐代乃至中国诗歌史上绝 对的天皇巨星李白,那副睥睨仙人睥睨古人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强大无敌的气场,一个不能忽视的成因就是,李白是真的就认为自己是仙人下凡,当时的一些人也这 么看。

而 前面说过,关羽原为历史上号称万人之敌的勇将,军人崇信关羽,早在大明开国前就已成悠久传统。大明立国后,在倭乱之前,也早有各种关神助战的说法流传,如 隆庆《仪真县志》记载说,“正德间刘贼过江上,我军列阵守江,贼遂西去,后闻贼见阵中有巨人红袍若王者,乃不敢登岸。”

至于说像胡宗宪、赵文华这样的高官,以及一些中层将佐和地方官员,是否真的就曾梦见或亲见关羽显灵,是否真的就相信这些,这还真很难说。

可以确切说的是,在古代的用兵传统里,愚弄士卒,原不算一个什么问题。《孙子兵法》中那句著名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理论上的例证。现实中的例证当然也有,如永乐十七年(1419), 倭寇进犯金州卫金线岛西北望海堝(今大连市金州区东北),辽东总兵、都督刘江设伏大败倭寇,作战过程中,刘江曾披发作真武大帝状,战后有将官请问何以要如 此,刘江答说,当时倭贼鱼贯而来为长蛇之阵,所以自己要扮作真武大帝来克制它(传说中的真武大帝身边有龟蛇二将),目的,就是“愚士卒之耳目,作士卒之锐 气”。(《明史纪事本末·沿海倭乱》)

而在文盲占大多数的古代社会,军卒的文化水准也极低,以神道设教来鼓舞士气,也不失为治军之一法。因此嘉靖倭乱之际,大量的关羽显灵之说于各地出笼,各地也纷纷建起关庙,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更有文人墨客,来做理论总结,其说大略为—— 

有 人说,江南,是古吴地,吴国,又是关神仇国,所以不宜祭祀关神,关神也未必会保佑吴国,这是不知关神之心啊。关神当初一定要灭掉吴国,难道是和吴地有私仇 吗?非也,是诚不忍衣冠礼乐之民,困于奸雄乱贼之手,力欲拯之于鼎沸之中。关神本欲为吴民除去乱贼奸雄而先毙于贼,赍志以殁,关神更宜眷眷于吴民。现倭寇 恣凶恶以残毒我吴民,为祸更烈于当年,关神又如何会坐视不顾,因此,助王师而灭敌寇,又有什么奇怪的呢?所以啊,吴人就应该为关神立庙奉祀,关神也一定会 欣然庇护吴民。 

通 过把当年吴国统治者孙权打成奸雄乱贼,把关羽志在灭吴说成是欲解吴民于倒悬,通过区分统治阶级与人民,将吴民成功地从吴国这一个敌国概念里剥离出来,这样 一来,今日关神为吴民抗倭,就与当年为解放吴民而讨伐乱贼孙权,一脉相承了。因此,吴地拜关羽,这还有什么可说的了呢?

辩证法运用得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

 就这样,因抗倭之现实刺激,关羽崇拜在大明帝国最重要之经济文化中心江南地区扎下了根,完成了内地汉民族生活区域的全方位覆盖,并发展到高峰。闽广沿海一带,也同样因抗倭而信仰更盛。最终,关羽崇拜,更成为南方沿海一带一线抗倭军人的普遍信仰。

 

数十年后,1592年,同样是因为抗倭的需要,作为武神关羽信仰者的明军,浩浩荡荡跨过鸭绿江,开进了朝鲜。

 

三 

1592年,这一年是明神宗万历二十年,朝鲜王朝宣祖二十五年,日本后阳成天皇文禄元年,干支纪年壬辰。

日本关白丰臣秀吉遣大军十余万,水陆并进,悍然侵朝。

这一场战争,丰臣秀吉已谋划数年,在他平定日本列岛战国割据势力时,即已有了侵略朝鲜和进攻明朝的打算。到1590年,丰臣秀吉在连年征战后,终于将战国割据百余年的日本,粗略统一,将目光转向西边那个文风昌盛而又武备空虚的半岛,及其背后那片富饶辽阔的大陆。

两年后的4月13日, 日军于釜山登陆,战事爆发。此时一方是饱经列岛战国风云血与火洗礼的百战精兵组成的大军,且拥有数量可观的自葡萄牙传来的先进武器火绳枪;而另一方,则是 “人不知兵二百余年”的文治社会,战况可想而知。日军一路长驱直入,仅两个月,朝鲜三都沦陷,八方瓦解,全境糜烂。日军一路烧杀淫掠,对抵抗地区更作残酷 报复,动辄屠城,种种暴行,令人发指。

初期战事的异常顺利,使坐镇日本的丰臣秀吉欣喜若狂,进而规划,彻底吞并朝鲜后,进攻明帝国,把天皇迁到北京。当然,这不算完,在丰臣秀吉的计划里,攻灭明国后,还要进军南蛮(东南亚)和天竺(印度),建立包括日本、朝鲜、中国、东南亚和印度的亚洲大帝国。

对丰臣秀吉这种取道朝鲜进而侵略中国的真实意图,明朝是有所警惕的,有多位大臣指出:“关白之图朝鲜,意全在中国”。因此在接到命悬一线的朝鲜王朝连番紧急求援后,明万历帝旨下,大军出动,入朝作战。

此时朝鲜各地的义军已风起云涌,李舜臣将军的朝鲜水师更是大捷连连,切断了日军的海上运输生命线,明军的到来,则扭转了陆上全线溃败的局面,尤其是平壤大捷,成了扭转战局的决定性契机。此后的战事,跌宕起伏,或战或和,和而又战,种种可歌可泣之事,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正是在这场国际性的反侵略战争的后期,中华本土关圣帝君的神驾,随着浩荡东进的明军,来到了朝鲜。 

 

驰援朝鲜的明军,与日军作战打得异常艰苦。如果说几十年前侵扰大明帝国沿海的倭寇,实际上还有大量的中国人,没有多少职业军人的话,这次明军的对手,可全都是经过日本战国风云洗礼的百战精兵。明军在和这些外敌作战时,习惯性地又祭起了关神崇拜,请关神来助战。

对此,朝鲜君臣是有所闻的,1594年,在备边司上宣祖的奏启中,就提到,“古之祠宇像设之处,必使当时行阵褊裨之属,同在左右”,举的例子,就是“如关王庙,周仓、关平辈,亦预其中”。不过,这些来自明国的天兵天将信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朝鲜君臣,既无能力,也无意愿,去干预。

但是到了战争的最后一年,1598年,关神大驾忽然走到了朝鲜君臣面前。 

 

1598年,这一年的正月初四,明军因进攻蔚山不利,退师。有游击将军陈寅负伤,载还汉城调养,随后拟在住处崇礼门外的山上,建庙堂一座,奉祀关羽。明军统帅杨镐和麾下诸将,各出银两,朝鲜君臣亦以银两相助,庙很快就建起来了。

转瞬间农历5月13日,传说中的关帝生辰,就要到了,极为崇信关羽的明军将领是一定会去祭拜的,这在明人来说,亦不过是平常之举,但问题是,明军还呈请朝鲜国王宣祖一同前往。

这就给朝鲜君臣出了个难题。

一则朝鲜君臣对明军将领怀有感恩之心,也得罪不起,再则,明军也明确说了,这是为东国(指朝鲜)求神助以退敌却贼。既如此说,于情于理,都不能不去,可问题是,去了,又该以什么礼节祭拜关羽?

明 军将领祭拜,好办,全套礼节有朝廷颁布的《会典》为据,照此办理即可,但问题是,朝鲜却并没有这一套规矩。如果只是派个大臣代表国王,那倒好说,随着明军 将领跪拜如仪即可,但这显然行不通,因为明朝将领祭拜,不但代表自己,也是代表万历皇帝致祭,如果朝鲜国王也只是派大臣参加,就等于说将自己放在了与大明 皇帝对等的位置,这是天将(朝鲜对明军将领的尊称)们绝对不能接受的;但如果朝鲜国王亲往,难道以一国之君之尊,也要向这来自异国的武将神灵跪拜?

其实当时朝鲜君臣对中华境内关羽崇拜之盛,早有知闻。

在二十多年前,1569年,朝鲜使臣柳成龙出使大明帝国时,就曾亲见帝国境内处处祭祀关羽的香火,而此时,柳成龙就作为领议政大臣,在朝鲜宣祖身边主持政局,宣祖如去祭拜关羽,他也将一同前往。

就是朝鲜宣祖自己,虽未曾到明国境内亲见处处崇祀关羽的景象,对关羽也并不陌生。就在柳成龙出使明国的1569年,据《朝鲜王朝实录》,在这一年的6月20日 傍晚,在朝鲜王宫的文政殿里,儒臣奇大升为宣祖讲解《近思录》时,君臣对话里就提到了《三国志衍义》(即《三国演义》)。当时年仅十八岁的朝鲜宣祖,在传 见某某臣子时,用语有“张飞一声走万军”,这话不见于正史,当是从《三国志衍义》里看来的,因此引起思想正统排斥小说的奇大升的强烈不安。

但是,朝鲜君臣知道中华境内的关羽崇拜是一回事,现在这神祇树到面前,且要朝鲜国王亲自致祭,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首先就有前面说到的祭拜礼仪问题,礼仪问题的背后,还有层难以启齿的心理,就是恰在壬辰战争爆发前两年的万历十八年(1590),关羽已被敕封为协天大帝,有了帝号,而朝鲜国君,却只不过受了明朝的王号而已。虽说人神异界,但这点还是令朝鲜君臣有点难堪。

更重要的是,朝鲜是理学气息极为浓厚的国度,在文化上比中华本土更为保守,思想独尊朱子,其时风靡大明帝国境内的阳明学尚看不入眼,斥为异端,何况杂有道教信仰成分的关羽崇拜?

比如,一位叫许篈的朝鲜使臣,就曾明确表达过对关羽崇拜的鄙夷不屑。1574年, 许篈在明朝京城阅武场边,看到关羽庙,“塑土为像,貌极生狞”,不禁冷笑,说难道传说中的关云长就是这种面目?又说大明国境内到处祭拜关羽,是因为明太祖 朱元璋曾宣称自己夺天下时,关羽曾以阴兵相助,可关羽真要是死后有灵,连蜀汉灭亡都阻止不了,却能于千余年后保佑明太祖战胜强敌,哪有这个道理?(《荷谷 先生朝天记》)

许篈的这种评论,也许只代表他个人,但这段评论背后的那种独尊朱子排斥异端的文化心理,在朝鲜却是普遍的。因此,无论从这普遍的文化心理来说,还是从具体的祭拜礼仪来说,1598年5月13日汉城崇礼门外的关庙祭典,都给朝鲜君臣出了一个绝大的难题。

但是该来的总要来。5月13日,在明军统帅杨镐的强烈要求下,朝鲜国王宣祖不得不前往。

不料,据《朝鲜王朝实录》记载,就在车驾前往的路上,下起了暴雨,宣祖一行折返。

折 返后的宣祖,一定心中窃喜,躲过了一场难堪。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天在场的明朝将领午前恰恰说过,今天是关帝生日,如果有风雷之异,那就是关神降临 了;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本来清明的天气,午后还真就风雨大作。这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那一刻,明军将官个个面带喜色,几名在场的朝鲜大臣面面相觑,目瞪 口呆。

关帝既然显灵,宣祖不能再不去了。于是,次日,宣祖终于来到关庙。此后的过程,据《实录》记载,是宣祖亲祭于庙,进跪焚香,连奠三爵,前后各行再拜礼。这个过程其实是相当勉强和不愉快的,但总算完成了。

此后,也许是巧合,就在这同一年,朝鲜境内各地,又出现了几座明军修建的关庙。它们是:庆北星州关侯庙,明将茅国器所建;安东关王庙,明将薛虎臣所建;全南康津古今岛,明水军都督陈璘所建。

转过年来一月,明将蓝芳威在全北南原又建了一所关王庙。

这里特别要提的一句是,上述几座关庙的修建主持者,几位明将中,至少有三人,即陈寅,茅国器,蓝芳威,统领的是有光荣的抗倭传统的浙江兵,有的就出自戚家军,这些江南军队,几十年前在故乡本土的抗倭战争中,就已成为关神的坚定崇拜者。 

     1600年,在汉城兴仁门外,又一座关王庙破土动工。倡立者是明经理万世德,明神宗万历皇帝亦资助四千两白银。此庙的修建,耗时三年,1602年方竣工。客观地说,修建此庙,工程浩大,给尚未从战争中恢复过来的朝鲜,带来相当大的负担,从各地征调来的民众和士兵,不得不在农忙时节远道裹粮而来,因此怨声盈耳,也招致了朝鲜君臣强烈的不满。 

         但是在这样的文化冲突和困难局面里,关王崇拜,还是在朝鲜慢慢开始生根了。这里有一个无巧无不巧的因素,那就是汉城崇礼门外的关庙落成后,明军将领和朝鲜君臣五月前往祭关帝,八月,丰臣秀吉死,日本全线退兵。于是,朝鲜出现了一种说法,说关王果然显圣,克死了丰臣秀吉。

  

四 

关羽崇拜在壬辰抗倭战争中,传入朝鲜半岛,但在传入后不久,它的发展就被一个外力中断了,那就是新崛起的女真势力。

说起女真势力,朝鲜人并不陌生。从朝鲜太祖李成桂开国起,朝鲜与毗邻的女真部落间的冲突就一直不断。

而 就在十六世纪末那场明、朝、日的国际战争刚爆发时,努尔哈赤就曾请缨,愿起兵三万,入朝助明军作战。这个建议被朝鲜方面拒绝了。如果,在明朝对建州女真还 有相当强大的控制力的这一时期,朝鲜同意这些女真铁骑入朝与日军作战,经严重的战争减员消耗,此后女真势力是否会那么快地崛起,侵略朝鲜灭亡明朝呢?这却 是无法假设了。

历史事实就是,经过十六世纪末的那场东亚国际战争,明帝国、朝鲜、日本的实力都受到了严重的消耗,这为女真的崛起,提供了天赐良机。

就在壬辰战争结束仅仅二十年后,1618年, 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起兵了。此后女真西击蒙古,东征朝鲜,南讨大明,最后的结果就是有明一代一直未能完全征服并纳入版图的蒙古残部,被女真征服,朝鲜亦在重 压和武力下臣服,没有侧翼之忧的八旗铁骑,得以顺利南下,一路灭大顺,灭大西,灭南明,一个迥异于前明的幅员更加辽阔武力更加强盛的帝国形成了,东亚历史 格局又一次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这个过程中,女真人两度入侵朝鲜。尤其是1636年,后金太宗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后,要求朝鲜臣服,由于朝鲜坚持忠于明朝的立场而对清采取强硬态度,乃亲率十万大军,进攻朝鲜。清军很快兵临汉城之下,朝鲜仁祖被迫投降。

在这场战事中,据朝鲜方面的史料,汉城外的东关王庙和南关王庙,就是驻屯清军的核心兵营所在地,尤其是东庙,皇太极的作战指挥部,就设在这里。

其实这也不奇怪,女真人本就是关羽的狂热崇拜者。皇太极天聪元年(1627)第一次征伐朝鲜,出征之时,就曾供奉关羽为“三军之帅”。天聪二年(1628),又于沈阳北门建关帝庙,亲赐“义高春秋”之匾。

皇太极1637年征服朝鲜后,在三田渡立起颂扬大清皇帝的功德碑,此后,清史入朝,必往谒的两个所在就是,三田渡碑,和东关王庙。

这些,都刺激着朝鲜人。由明军带来,本来就令朝鲜君臣啧有烦言的关羽崇拜,又和带来抹不去的屈辱记忆的清廷关联在一起,朝鲜君臣的冷淡,也就在情理之中,汉城外的关庙,也渐渐残毁。

但是朝鲜人眷恋的大明终究未能免于覆亡。1675年,朝鲜肃宗即位,王室对关王庙的态度开始有所转变。此时朝鲜君臣将对大明的怀念,寄托于当年入朝援军修建的关王庙,对全国关王庙统一修缮,将祭祀仪式规范化。

更重要的是,当年入朝抗倭作战的明军将领,纷纷塑像立于各地关王庙,成为陪祀对象。如:

南关王庙,以陈璘(和朝鲜的李舜臣)配享;

东关王庙,以陈璘(和李舜臣)配享;

古今岛关王庙,以陈璘、邓子龙(和李舜臣)配享;

星州关王庙,以祖承训、茅国器、卢得功配享;

南原关王庙,以李新芳、蒋表、毛承先从祀。 

       也是在这个时期前后,朝鲜出现了以壬辰战争为题材的著名的讲史小说《壬辰录》。这部讲史小说有多种版本,大体可以分为朝鲜国语本和汉文本。在一种朝鲜国语本中,可以看到,倭将加藤清正与朝鲜将军作战时,忽然间: 

只听空中一声呼喊:“敌将休走,吃我一刀!”声如霹雳,清正大吃一惊,举目一望,只见一员大将,头戴闪闪金盔,三角须,手提青龙偃月刀,跨坐青骢马——蜀汉大将关云长来也!清正惊慌失色…… 

而在一种汉文手抄本的《壬辰录》中,则可以看到更神奇的说法: 

忽然灵风大起,神云四合。有一员大将,面如赤枣,丹凤目,三角须,乘赤兔马(于)空中杀伐,倭兵惶怯昏倒,自毙不起,一阵皆死。 

    据 韩国学者苏在英《壬丙两乱与文学意识》一书统计,在二十一种文本的《壬辰录》中,对关云长显灵援助朝鲜抗倭的叙述,有七种之多:或者托梦于朝鲜国王,预告 倭兵将入侵朝鲜;或者托梦给明神宗,劝他派援军支援朝鲜;或者做朝鲜军的守护神,保护朝方名将的安全;或者出现于敌阵中,击退、斩杀倭军……

到了这时,也许可以说,关羽崇拜终于在朝鲜半岛,生了根。 

附 带可以说的一点是,十六世纪末壬辰战争结束后,代替丰臣氏掌控日本的德川幕府,与朝鲜重新展开和平外交。朝鲜派往日本的使臣,据文献记载,离京前多在南关 王庙举行饯别宴,并在此脱下官服,换上新衣。出使日本归来,入宫面君前,又到南关王庙换上官服。之所以会如此,据韩国学者分析,可能是因关王庙之建本就与 壬辰倭乱密切相关,因此,那些朝鲜使臣不得不前往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倭国时,为能对倭国之行有精神准备并求得关王保佑,特来此拜谒,同理,从倭国返回的朝鲜 使臣们,在入阙面君之前,也要来此感谢关王的庇佑,终能一路平安归来。

 

五 

历史一页一页翻过,壬辰战争约三百后,东亚历史再次出现变局,日本势力再度崛起。

1898年,日本明治政府举行盛大活动,隆重纪念丰臣秀吉逝世300周年。在这之前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有,日朝缔结江华条约,中朝缔结仁川条约,中日甲午战争,中日缔结马关条约。

中日缔结马关条约后,朝鲜“独立”,1897年,朝鲜高宗称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

高宗皇帝,和著名的明成皇后,都是关羽的崇信者。

在高宗称帝前的1882年,日本制造汉城事件,阴谋发动侵略,据说高宗忽梦见关王,得到警告,躲过一劫,于是在崇教坊东北隅建一关王庙,次年落成,就是与南庙和东庙并称的北庙。

关于此庙,还有一种说法是,此庙系由巫女真灵君策划,明成皇后所建。最初称为关羽庙,1901年,改称关帝庙。朝鲜原来的国君在中华朝贡体系里封号是国王,所以朝鲜原来的关庙都叫关王庙,没有关帝庙,1897年,朝鲜改国号为大韩帝国,高宗称帝后,也终于可以赐关羽帝号了。

大韩帝国高宗和明成皇后不但积极为关帝建庙,并且宠信的两个巫女,贤灵君和真灵君,都声称可以令关圣帝君附体,以此干预国政。

只可惜,关圣帝君却并不能真的保佑这一帝一后,最终二人不免身死国灭。朝鲜,或曰韩国,被日本彻底吞并。

进入日据时代后,朝鲜半岛的关庙祭祀被禁止,《壬辰录》也被列为禁书,大量焚毁。

然而,人民是不甘为奴的,朝鲜半岛各地反抗蜂起。某地起兵,关羽这尊三百年前因抗倭而传来的神灵,又被请了出来: 

呜呼!我韩三千里疆土果是谁所有也?顾非我堂堂旧君之所有耶?二千万同胞果是谁赤子也?顾非我堂堂旧君之赤子耶!痛矣忿矣!忿矣痛矣!……大将军诚祝关王:关王愤感,有十万神兵大助之命,又请命国内名山之灵,暗驯虎豹八九百只为前骑,且凡摩下精兵之散屯各处者,亦至二万余矣,及更卜登之,则安东府中最吉而登坛, 以今十二日为定…… 

朝鲜半岛的关羽崇拜,就这样,数百年来与抗倭抗日结下了不解之缘。 

 

六 

而在中国,从甲午战争开始,关圣帝君也再次被请出与日倭对阵。

据传说,清军将领左宝贵挥动大片刀,纵马冲入日军队伍时,清军和日军都看见的是关公手拿青龙偃月刀,催动赤兔马,砍杀日军。

抗战时期,上海一带也流传有关帝挥动青龙偃月刀,将日本鬼子炸弹劈入江中的说法。

以上种种传说,固然不足为信,但由此亦可看出,关帝这个符号,可以被赋予反日的民族主义精神。

这也就难怪,日据时代的台湾,曾撤毁关帝神像,作为“去中国化”之一部分。而抗日时代华北地区的关庙,更引起日本人的注意,派员进行大规模的田野调查,日本学者更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先后发表多篇或多部关帝信仰的之作,这应不是偶然。

 

光阴荏苒,转眼间到了日本战败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就在这篇文章快要收尾时,这网上检索到如下一条新闻:

3万海内外华人会聚"关公故里"山西运城祭祀朝拜

发布时间: 2015-08-10 15:40:14  |  来源: 新华网  |  作者: 王飞航  |  责任编辑: 潘泱
 

8月8日是关公诞辰1855周年纪念日,来自海内外的3万多名关帝信徒和关氏后裔会聚关公故里——山西省运城市解州常平关帝家庙,参加了在这里举行的以“关帝庆生,祈福百姓”为主题的祭祀朝拜活动。

关公,名关羽,是三国时期蜀国的一员大将。因其忠义仁勇的品格,在他去世后,其形象逐渐被神化,成为民间祭祀的对象。如今,关公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影响深远,全球各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关公故事流传。

 

  是的,全球各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关公故事流传。不但是有华人的地方,非华人聚居区也会有种种信仰遗迹。如到韩国首尔旅游,坐六号线地铁,你会发现一站叫“东庙站”。没错,这个东庙,就是指东关王庙,当年明军抗倭后,中朝联合建成的东关王庙。
如今,当年那些刀光炮火中闪过的身影,均已消失在历史深处。现今能看到的,就是我们熟知的关圣大帝崇拜史,也铭刻了中韩联手或分别抵抗外侮的沧桑岁月,因此,在庆祝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之际,特为记上一笔,以为纪念。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这种文化,不革命行吗。。。。。。 -FarewellDonkey18- 给 FarewellDonkey18 发送悄悄话 FarewellDonkey18 的博客首页 FarewellDonkey1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2/2015 postreply 13:17:22

+1 -平分秋色人尽望- 给 平分秋色人尽望 发送悄悄话 平分秋色人尽望 的博客首页 平分秋色人尽望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2/2015 postreply 14:11:3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