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解放军伤员惨状:尿液过滤当水喝

来源: 2013-11-08 14:53:3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002 bytes)

 

 

2013年9月18日早上8点多,在湖北武穴市远郊的烈士陵园门口,一群年近五旬的人早早等候在这里,他们拿出自备的80年代老式军装,在彼此的帮助下穿戴整齐。




对越自卫还击战老兵:稍息,立正,向左转,齐步走。

从2007年开始,每到清明节、八一建军节、中秋节等日子,在湖北武穴市都必然会 发生这样很特殊的一幕。一群穿着老式军装,扛着“军旗”的中年人,总会到烈士陵园的门口去集合,他们那稍息、立正,高声地喊着口令列队前进,像极了一支规 范的军中队伍。不过,其实他们当中大多数人的身份是农民、医生、老板、下岗工人等等,唯一联系他们的是一个共同的标签,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老兵。墓园里安葬 着他们战场上死去的五位战友,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祭奠。不过呢,其实对于绝大多数的老兵而言,他们和这几位烈士在生前几乎素未谋面,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听说过。在战友牺牲30年之后,当这场离我们最近切的长达十年的边境战争,逐渐被人淡忘的时候,老兵们反而感觉到和这些长眠于此的年轻烈士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亲近。

 

对越自卫战老兵忆战史:不怕死只怕负伤被俘


在湖北武穴的烈士陵园里,老兵们牺牲的五位战友,陈少华、周中良,汤立强、吴和弟和毛国荣就安葬与此。程志旗和烈士陈少华生前在同一连队,二人曾有过生死约定。

程志旗:陈少华在战前的时候,就跟我晚上在一个洞里面,他说他的老娘,他还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哥哥,我要回不来了,我的家人,你要多看一看。我经常看,我们生前有约定,你不去不行,我不去心里不舒服。

程志旗当年在战场上是一名卫生员,曾抢救了120多名伤员,他亲眼目睹了陈少华的牺牲。几十年来,他始终无法忘记他惨烈的一幕。




30 多年,这噩梦般的一幕烙铁一样烙在程志旗的脑海里。如今49岁的程志旗是地方妇幼医院的院长,每天都有新生命在他的医院里诞生,但30年前他更多见证的则 是死亡。1983年19岁的程志旗与100多名武穴籍战友参军进入驻扎在杭州的陆一军,同连战友陈少华和他来自同镇,二人关系也更为密切。入伍当年,程志 旗被部队选中成为了一名卫生员,接受战地救护训练,但没有想到入伍第二年,这些技术就被派上了用场。1984年7月程志旗所在部队奉命前往中越边境,临行 前,他和战友们都写了遗书。

程志旗:看到这个血书的时候,就是告诉家属,家人就是父母,这就是我们不在了,你一定要记住你的儿子是真的为国家勇敢牺牲了。


1984 年12月初,陆一军正式接防老山,担负着总共120多个阵地的防御任务,在接防最初,最前沿的116高地每天都遭到越军炮弹的袭击,程志旗所在一团三营九 连的任务,就是对116阵地前沿的无名123号高地进行拔点作战。半个月后,九连作为主攻连奉命发起1·15战斗,誓死拿下三个阵地。出征前一晚,程志旗 所在连队指挥所里气氛紧张,九名火线入党的战士正在庄严宣誓,程志旗就是其中一员,这意味着他们将驻守最危险的位置。

程 志旗:你要党员要求,永不能叛党,这是大话,你就要保证我们这次进攻,你在你位置发挥好。因为我们连队很多战士最担心的不是死,担心的是伤,很多战士就是 私下里跟我讲,小程,程志旗,不要因为我负伤了跑不动或者是进攻不动,丢下落下来了,被越南逮过去了,他最担心就是这个事情,你要么就说,你救不了我,就把我枪毙也可以,你别落下我了。

 

对越作战解放军伤员惨状:尿液过滤后当水喝

 

老山1·15战斗打响后,陆一军一团九连作为主攻连,负责攻打116阵地前的无名一二三号高地。卫生员程志旗冒着炮火,不停地在各地阵地上穿梭救助伤员,而每一个倒下的都是他平日熟悉的战友。

程志旗: 杨继元安徽人,他进攻的时候趴在那里,(打中)他的子弹,一转身,它从它的腰部打进去,胸口出来,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大洞,当时我们卫生员就是给他止血, 我整个手掌全摸到他的心脏,嘣嘣,完了,当时我就告诉他,我说你要坚持。战争的时候是残酷的,没有什么好的条件也没有手术,没有办法止血,也没有条件输 血。他就知道自己不行,这个战士他死的时候,他说他有一个妹妹,把他接到部队来了当兵。

 

话还没有说完,杨继元就已经牺牲了。在炮火纷纷的阵地上,战士们的临终遗言几乎都是交代给程志旗,而更多的人未能留只言片语。程志旗小心记录着牺牲战友的诸多细节,至今他都记得一名安徽籍战友张书勤的牺牲时间。

程志旗: 他这个手表,他就说这是我的遗物。我跟他说你没牺牲,你怎么能说这个话呢,他说我说绝对不行。我说你怎么知道你不行呢?他说打到里边了,这里面弹片太多 了,确实不行了,他死在我怀里,炮弹当时就把这个手表里面的指针大弯了。他说话的时候表就不走了,打开表一看五点零两分。包扎伤员太多了,我们整个身上都 是、都是血,我穿的军衣嘛,那个黄衣服总是黄褐色的一种,这个干了以后,就跟我身上的毛发粘在一起,拉下来就像胶布一样。

刚刚目睹了张书勤的牺牲,步话机里就又传来了一个令程志旗担心的消息,陈少华受了重伤,他匆忙赶往陈少华负伤的阵地。

程志旗:他很勇敢,冲上去以后,他身上是四个弹夹,背着枪(战友)负伤了以后,枪丢下来了他背在身上,火箭筒丢下来,他也背在身上,他个子大,力气大的很。

由于目标太大,在肃清阵地猫耳洞中的残敌时,陈少华被越军火箭弹击中,身体炸成了两截。

程 志旗:他什么话都说不不了,但是他心脏还在跳。我就跟陈少华讲,我们就在战前我们有约定的事情,我们要都回家种田、结婚生孩子。我知道他不行了,我说这个 地方没这么好的条件救不活你,就算我是你最好的战友,我也没这个能力救你,说他听不见,牙就在咬,我听着很难受。你怎么今天话都不讲,你怎么走,我始终掐住他的人中,想让他说句话,没有讲,真的,他没有讲,很难受。一米八的个子,炸下来以后就小孩一样,这么这么短,冬瓜一样。

程志旗:那时候我们饿了四天,我们连里不是有两个步话兵吗,步话兵要喝水呀,没有水了。没有水,他们嘴唇都是血,都裂开了,我们洞里面有一块这么大的石头潮湿的,把他的嘴唇贴在上面,就是不容易出血,不容易破裂,伤员出血了以后也要喝水,这一块(石头)让这伤员贴。还有尿,这个尿不能随便拉了,灌到瓶里面,我用纱布一过滤给伤员喝。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战士阵亡,抚恤金500元人民币;干部700元。真正的卫国捐躯。可恨今天贪官污吏。 -吴可- 给 吴可 发送悄悄话 吴可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08/2013 postreply 16:07:14

中国从来都是薄待国家的功臣 -曲牛- 给 曲牛 发送悄悄话 曲牛 的博客首页 曲牛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08/2013 postreply 17:12:14

邓看到汇报后决定大幅调高军人待遇。那年代人最不值钱。 -相当冷静-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相当冷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08/2013 postreply 17:49:52

pi, 1985年军人8月月长一倍工资,12月全国通调一倍.88年物价翻番.TNN的,拿兵当猴耍. -吴可- 给 吴可 发送悄悄话 吴可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08/2013 postreply 20:05:08

老山轮战已经好多了。但堵在那里下不来,没办法的事。 -相当冷静-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相当冷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08/2013 postreply 17:51:3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