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视眼和青春痘 (下)

来源: 2020-03-13 09:10:3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082 bytes)

开始长青春痘大概是小学快毕业时。最初不成气候,不像“痘”,倒有点像小时候夏天发出的痱子,一些细小的红点分布在侧脸上,全然没当回事儿。但班里有个同学那时痘痘已经汹涌澎拜,大伙儿说他是赤豆糕。进中学后,我与“赤豆糕”不仅同班而且同桌,那时“赤豆糕”变本加厉以至于有人改称其为红猪肝。那会儿大伙儿嘲笑他红猪肝或赤豆糕时,我还幸灾乐祸跟着笑得开心,并不知觉其实自己也正量变转向质变朝着“赤豆糕”大步迈进。那时班里坐我附近的还有个同学人称老鱼头,因他头顶形状尖如鱼嘴。我上课时无聊,老在纸上画鱼头,添加上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后,再在一旁加条箭头,写上“老鱼头”后传递给他。老鱼头开始并不理睬我的捉弄,展开纸条看看,随手团作一团丢入课桌之中,但有一回他忍无可忍,在我给他的纸条上涂改一番,又把纸条递回给我。我展开看时,原来他把鱼型头顶改成了平顶头,然后用圆珠笔在那脸上愤怒而用力地戳上无数个“麻皮”,箭头旁的“老鱼头”被划掉,改为“赤豆糕”,边上写着偌大的本人名字。那使我第一次有所意识,似乎本人青春痘已到相当不堪地步。

母亲也说过我几回。一家人围在一桌吃饭。母亲盯着我的侧脸打量良久,说:怎么长这么多?你用肥皂好好洗洗脸呀。你看弟弟脸都干干净净的。父亲说:那个是粉刺,男孩子大了都会长。我也有过,不用管它,大大自己就好了。我就去看五斗橱上的镜子,朦胧之中似乎也没那么不堪。

我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去吴良材取眼镜那天,取了眼镜走出店门戴上,世界一片光明,忽然一眼在路边橱窗里瞥见一张布满血脉喷张痘痘的脸,还架一副黄色方框大眼镜,猛然之间意识到那小子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顿时感觉震惊而丧气。那形象如此糟糕,与原本印象中的自己判如二人。我从那次的经历得到经验,事物真相看得太清往往只会失望,模糊一点糊涂一点自有其必要和好处。

母亲给我买了据说是专门对付粉刺的肥皂。说明书里讲得有根有据头头是道,使人无法怀疑它的功效。据说粉刺主要因为汗毛孔堵塞,皮下油脂无法正常溢出,拥挤在那里鼓噪作乱就变成一个个充满正能量的红痘痘。那肥皂一是可以抑制过多油脂溢出,二是可以疏浚毛孔管道,双管齐下防止皮下油脂变成地沟油。我那一阵子洗脸异常勤快,肥皂在极短的时间里体积急剧萎缩,但痘痘仿佛并不随之消失或减少。后来我失去耐心,以疾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方式取代和风细雨式的肥皂清洗方式,像美国斩首恐怖分子一样直接挤压那些出头露白点的痘痘,当我看到小牙膏似的玩意儿被从鼓起的痘痘里挤出,痘痘瞬间如泄气的皮球吃瘪下去时候,心里感受十分快乐,好像奥巴马成功把宾拉登送上西天似的。但更多时候从痘痘里挤不出“牙膏”,挤出的只有血水和黄水,而挤过之后,那些痘痘报复增长,变成肿块久久不肯退出历史舞台。

母亲经常警告我不要瞎挤八挤,说脸上已经挤得斑斑点点了,还危言耸听吓唬我说有人挤人中部位的痘痘引起坏血进入神经死掉了。我都并不当回事儿。但母亲要我不要挤鼻子上的痘痘,我是完全听进并严格遵守的。母亲说挤了会变成酒糟鼻。那是一幅太可怕的景象,我儿时曾见过几只红彤彤肥厚而油光锃亮的酒糟鼻,上面的粗大毛孔里不住向外分泌金霉素眼药膏似的不明乳状物。我觉得酒糟鼻简直生不如死。

母亲还曾经硬拖我去长海医院看过痘痘。排了老半天的队,好容易轮到我们了,医生一听是看痘痘,便露出不要大惊小怪的神情说,这个就是痤疮呀,没什么要紧的,多洗洗脸,保持脸部干净,自己会好的。母亲对医生轻描淡写不当回事的态度和诊断很不满意,我倒觉得很满意,我最讨厌去的地方就是医院。不过那个“痤疮”给我留下了些微“阴影”,我觉得“痤疮”听着好像痔疮似的,而有一张布满“痔疮”的脸实在也是有点大失脸面的事情。

我的哥们陈君和阿宏都是细皮嫩肉,脸上干干净净毫无油脂溢出,连汗毛孔都难以分辨,除非在显微镜之下。他俩时或用充满同情和作孽的目光打量本人的痘痘。陈君说那些痘痘是“骚粒子”,那称呼比痤疮还糟糕,似乎是因为“骚”才长出来的。阿宏说,想想办法可以把“骚粒子”搞掉。他妈是护士,我以为他真有什么秘方,问他究竟。那小子说,搞张沙皮来摩擦一下,再拌点猪血老粉嵌嵌平不就好了嘛。

我的痤疮或骚粒子一直伴随我到二十多岁。最初工作时候还时不时这里那里蹦出几个来。单位里的年轻女同事与我面对面说话时,目不转睛打量我脸时,我便心虚,努力将痤疮或骚粒子疫情较轻微的一面转向对手面前。无论喜欢与否,青春痘几乎陪伴了我整个青春。

然而正如父亲早年所预言的那样,不知不觉之间,我的那些曾经如早上八九点早的太阳一般充满朝气和正能量的青春痘忽然之间就退出了历史舞台。我在日本时有个日本同学满脸都是血红饱满的青春痘,他为那个十分苦恼,觉得因此而找不到喜欢他的女朋友。我劝慰他说不至于,俺(日语读音袄来,类似于老子)以前也有很多“尼KI逼”(日语青春痘),他用难以置信的眼光对我脸上打量良久说,“哄到你”?(真的吗?)。前些年我在国内教书时,学生里也有长痘痘的,不仅男孩长,女孩有的也长,一边用手抚弄额头上新出的痘痘一边哀怨地说,又长一个痘痘,讨厌死了。我说我现在还真希望长几颗出来,证明我还不老。学生说我是幸灾乐祸讲风凉话,我说以前我脸上全是青春痘时候,他们与那个日本哥们表情一样,说,肯定是瞎说。(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我第一次戴眼镜,最大的发现是,以前看到的美女同学,一下子变得难看了 -竞选- 给 竞选 发送悄悄话 竞选 的博客首页 竞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19/2020 postreply 23:03:4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