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识周恩来那时

来源: 2019-10-12 06:40:0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811 bytes)

我初识周恩来那时,距离他后来声名远播、闻名遐迩还有很久。我们相识之初,他坚持只用说得并不连贯的英语与我交流。后来,他更放松了些,来赴约时不会穿得一本正经,偶尔还会迟到,着急了,就连胡子也不刮,穿着宽松的衣服就来了。他肤色很黑,脸像高加索人,我记得,在他放松时与他聊天,他就像有1000种表情一样,非常生动,仿佛要用脸把对话表现出来一样。随着我中文水平不断提高,他开始和我用中文对话,龚澎偶尔会加入进来,帮我翻译一些关于中国政治的更加微妙的表达。
...
我至今仍然难以抑制地喜爱着周恩来,即便我知道,他和所有中国共产党人一样,会为了自己的革命事业,或为了毛泽东和中国人民更伟大的荣光,在无法说服我信仰他们的信仰时,牺牲我。1943 年,他返回了共产党位于延安的革命根据地,我们的私人关系也随之结束了。

当然,在1944年和1945年,我还是见过他很多面,只是都在严肃场合,那些场合的交流,除了见诸报端的,我都不记得了。我宁愿记住多年后,我俩在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访华期间最后的两次见面。

那次访问,我第一眼瞥见他是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宴会上,为了表示对美国总统的尊重,他们精心装饰了会堂,准备了珍馐美味,管弦乐队重复演奏着“Home on the Range”等美国人喜爱的歌曲。周恩来和理查德·尼克松坐在主桌上,周围围了一圈较小的桌子,坐着其他高官要人。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排桌子,嘉宾会根据重要性落座,越重要的人,座位离周恩来和尼克松的主桌就越近,距离他们很远的后排,坐着尼克松邀请来的美国记者,据说整个人民大会堂可容纳万人之多。在尼克松总统起身,围着最靠近他的那圈桌子走动时,我觉得自己可以偷偷穿过围在主桌周围的中美安全人员,到周恩来身边去。他就坐在尼克松夫人旁边,尼克松总统的位置暂时空出来了。

我蜿蜒曲折地穿行于餐桌之间,突然被我们美国特工处的特工以及中国安保人员给拦了下来。当时的我态度坚决,无法甘心接受这样的拒绝。不过,在我被拦下时,周恩来和他旁边的尼克松夫人同时发现了我的窘况。我不认为周恩来与派翠西亚间能有什么共同话题,而他们当时可能确实聊得并不投机,很无聊吧,看到我就同时挥手示意自己的特工,放我过去,在我靠近时,他们都试图向对方解释,为什么要招我过去。当时,周恩来的英语都生疏了,只能指着我说:“老朋友,老朋友。”尼克松夫人则以为我是过去找她说话的,于是也说着和周恩来一样的话。 我很惊讶,都25年没见了,周恩来还是一下认出了我,下一刻,我就立刻充当起了他们之间的口译,努力把他们彼此想说的话传达给对方。我当时蛮尴尬地逗留了两三分钟,在总统的空座旁团团转,总统回来, 我就赶紧离开了。至于周恩来和尼克松夫人间聊了些什么,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我和周恩来的最后一次见而是在七天后,他与尼克松道乘飞机到达杭州后。杭州是中国的风景区之一,就像美国的旧金山,或法国的卡尔卡松。那是一个气氛紧张的下午,一切都是为应对电视媒体和摄像头准备的,为象征意义和操纵准备的,各人的位置都用绳子事前隔了起来,监视设备也准备就绪,每位记者都有两平方英尺的观察空间。湖上有好几座拱桥,我的位置就在其中一座桥的一端,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同行在一起。 尼克松和周恩来从桥上漫步而来,假装一点不紧张,一点不激动,非常冷静,就像是偶遇的老友在乡间散步一样。尼克松第一个注意到了我,向周恩来指了指我,不过他说了什么我听不到。不过,周恩来的回答我听到了,他用并不流利的英文说道:“不过那是特迪·怀特,新中国成立后他就再没回来过。”这次的访华之行,一路都是刻意安排过的,对此我已经很生气了,加上过去20年,我一直想方设法想联系到周恩来,问他自己是否可以拿到签证,重访中国,但一直未能成功,于是,我对他大喊道:“这不是我的错,我根本回不来。”周恩来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只是他已经无法流利地使用英语了,于是很诙谐地用中文大声回了我句。从离开中国开始,我的中文驾驭力也退步了,不得不依靠官方的口译员,他告诉我,周恩来答的是:“也许我们都有错。”

这是一个机智的回答,我愿意相信口译翻译的是真的,这话就像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周恩来的风格,他很高兴看到西方人努力了解中国,也很欣赏他们的这种努力。过去,他是很愿意私下里承认错误的。而他公开秉持的原则也是有道理的——我们西方人不了解中国,因此不得干涉中国事务。他可能认同了吉卜林(Kipling)对该思想的改述:“东方就是东方,西方就是西方,二者永远天各一方。”不过,我更喜欢他的说法:“也许我们都有错。”

1972年后,我再没能见到周恩来。

——【美】白修德,回忆录《追寻历史》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我周恩来一生犯过很多错误,但从来没有犯过投降主义.... -立竿见影-1- 给 立竿见影-1 发送悄悄话 立竿见影-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08:36:27

从屡败屡战,到屡战屡胜。因为从周毛到毛周。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11:53:44

读完《叫父亲太沉重》这本书,我对周的印象全改变了。 -方玉- 给 方玉 发送悄悄话 方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11:21:51

伪书。鉴定完毕。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11:51:19

你太老实了!曹长青说,艾蓓于主动打电话给他,向他连哭带喊近一个小时解释《叫父亲太沉重》只是一个 小说。 -白云蓝天- 给 白云蓝天 发送悄悄话 白云蓝天 的博客首页 白云蓝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12:11:20

小说家者流。。。哈哈哈。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12:17:12

后来傍上了儒学专家杜维明嫁给了他。杜维明后来一直在大陆发展、当官,艾蓓一直很低调没再抛头露面。 -swj2000- 给 swj2000 发送悄悄话 swj2000 的博客首页 swj20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21:06:05

那是假的。帮助她在香港出版的台湾作家陈若曦后来都说这是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 -swj2000- 给 swj2000 发送悄悄话 swj2000 的博客首页 swj20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21:01:02

中学生命题作文编不出来又必须要编的水平 -cobweb- 给 cobweb 发送悄悄话 cobweb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18:51:05

回忆历史最烦这种夹叙加以的方式,个人好恶冲淡了口诉历史的真实性。 -金色的雨- 给 金色的雨 发送悄悄话 金色的雨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3/2019 postreply 10:57:1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