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伦为什么解决不了雅典的问题

来源: 2019-10-12 06:02:2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5040 bytes)

梭伦为什么解决不了雅典的问题

南郭刘勃

 

希腊的古代记载里,关于梭伦靠谱不靠谱的内容非常多,很多具体的事难辨真假。不过大致说,梭伦老师给人感觉是头脑单纯,心态阳光,视角全面,处事公平,不贪不占,换句话说,就是做人立场比较坚定,但办事容易比较怂。

梭伦老师的诗作,有名句是:“我手持大盾,同时保护着双方。”他改革思路的核心,就是搞平衡。

比如说,当时雅典穷人没有土地,身负许多债务,所以他们的诉求,就是所有债务取消,并且重新分配土地。

梭伦的想法就是,债务应该免,但土改不能搞。前者减轻穷人的生活压力,免得他们走投无路搞革命;后者则保证老贵族的根本利益。

这是一个事后诸葛亮看来,都会觉得最合理最公平的方案。——所以亚里士多德老师读史至此,就忍不住欢喜赞叹,他的《雅典政制》里写梭伦,很容易感受到迷弟写偶像的调调。

但这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技术性的。搞平衡是最典型的技术活,但梭伦老师似乎并不是个特别善于制定可执行方案的人。

尤其是,他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保密的重要性,把他的方案和朋友们说了。于是他的这些朋友就跑出去拼命借钱,然后大肆买地。

因为这些朋友本来都是雅典的体面人,人家出于借急不借穷的心理,很愿意把钱借给他们;又由于雅典的地主们对可能到来的土改人心惶惶,所以很乐意把土地出手。

于是梭伦的政策一出,这些朋友地也都到手了,钱也不用还了。一直到亚里士多德的时代(二百多年后),他们的子孙后代,仍然是雅典的大富豪。

作为迷弟,亚里士多德说,这件事梭伦毫不知情,道德上他是无可指责的。照例,这种道德上替人洗白的论调,往往会起到说某人智商小白的效果。

但另一个问题才是根本性的。后世看来最合理的方案,当事人往往并不会有同感,因为他们没那么容易拎清自己的利益边界在哪里。梭伦这种兼顾各方的方案,结果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吃了亏,矛盾并没有解决,甚而还有激化之势。

于是大家纷纷跑过来,要求梭伦把他的法律解释清楚,结果出现了这样一幕:

 

他既然不愿变更法律条文,又不愿居留而受谤,所以旅行埃及,以经商和游览该地为目的,声明十年之内,将不回来,因为他认为他没有义务留下来解释他的法律,大家应该遵从他所写的法律条款。[1]

 

今天我们当然都知道,对法律的解释权,是一项多么至关重要的权力,但梭伦竟然很嫌弃。亚里士多德说,以梭伦的威望,他当时如果愿意成为雅典独一无二的统治者,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但高洁的梭伦太厌恶僭主这种恶心的存在了,所以他还是终于走了。

前半段听着还挺像制宪会议上的华盛顿的,但改革推不下去就出去周游列国(据希腊各路段子手讲的各种故事,远不止到了埃及而已)……好吧,这很孔子。

 

美国最高法院大楼东厅三角形门楣上,先知摩西坐中间,孔子、梭伦站两边。个人觉得,孔子和梭伦是比较像的,但摩西却是个信仰狭隘,志虑精纯,百折不回,别说黄河,到了红海也不死心的雄杰,和他们两位根本不是一类。所以我老是觉得孔子和梭伦在摩西背后传小纸条。

梭伦走了,雅典这烂摊子总还得有人收拾。于是,据说是梭伦的娈童(不大可能是真的)而肯定和梭伦有点亲戚关系的庇西特拉图出场了。

 

 

 

庇西特拉图这个人物,被认为是“极端倾向人民的”。他是怎么抢班夺权的?曾经三起三落,相关段子无数。

第一次,他为了发展私人武装,就假装被贵族派行刺受伤,借以引起人民的愤怒和同情心,果然很快就有一大批手持大棒的人民团结到了他周围,于是他就拥有了一支可以建立独裁统治的武装力量。——但这时雅典贵族势力还大,于是几年后庇西特拉图被放逐了。

第二次,是几派贵族无休止的明争暗斗,有一派烦了又打算请他回来。于是庇西特拉图找了个身材极高大的卖花姑娘,让她穿上盔甲,带上猫头鹰,假扮是雅典娜,而自己与女神同车,遂驱车直奔雅典。于是雅典人民就相信这是女神要他回来,就重新接纳了他。——但是,据说是因为他娶了接他回来的那家贵族的女儿,却不愿意和人家做爱,终于闹崩,于是再次被放逐。

第三次,庇西特拉图取得了和雅典敌对的外国势力(最主要是一个叫忒拜的城邦,读雅典三大悲剧家的悲剧,会看到各种黑忒拜的故事)的帮助,在他们的武装护送下回到雅典(这个让人联想到啥就不说了……),这下终于坐稳了位子。

这些阴谋诡计,都是可以丢进《韩非子》《战国策》而毫不违和的东西,真假当然不好说。但总之,在雅典人民和外国敌对势力的支持下,庇西特拉图压制住贵族势力,成了雅典的僭主。——即缺乏合法性(但未必残暴)的独裁者的意思。

抛开段子性质的内容不谈,通过庇西特拉图的政策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成功主要说明了,身为政治人物,想同时讨好所有人是不现实的,你的屁股要稳稳坐在自己的基本盘上。我们这里不全面介绍庇西特拉图的政策,只挑特别受人民欢迎的说说。

梭伦不愿意搞的土改,他搞了。

梭伦已经设立了偏向人民的陪审法庭,但是,你如果是一个乡下的农民,被本地老爷欺负了,你未必敢进城告状(没准中途路上就被老爷派人打个半死),庇西特拉图的“巡回审判团”送法下乡,才真的是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

大量种植橄榄树也很了不起。雅典土地的性质,种粮食是没有前途的,榨橄榄油的收益要高得多。但橄榄树的生长需要时间,开头十几年根本看不到收益,贫民不会自发去种。所以专制政府的政策扶持是不可或缺的。

公共建设方面,如兴修神庙、道路和水道,如举办泛雅典娜节,大办运动会,提高雅典市民的生活质量,更大大提升了雅典在希腊世界的声望。

据说就是为了在运动会上还要比赛吟诵荷马史诗,所以需要有个规范的定本,《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终于结束了口传状态,形诸文字了。《荷马史诗》里关于雅典的内容很少却对雅典非常有利,也可能是当时塞进去的私货。后来在雅典和别的城邦起了领土争端时,背了一段《伊利亚特》表示自己对这里拥有主权,人家还就真无话可说了。

当然,专制统治的质量维系于个人,是很不稳定的。庇西特拉图一死,他儿子即位,情况就急转直下。

过程照例很八卦,还和同性之爱有关。说他即位的合法儿子其实还好,但私生子就很不行。私生子追求一个贵族青年,追不到因爱生恨,就骂人家像女人。希腊人是很歧视女人的,所以骂人家像女人,不是说他长得像鹿晗,而是类似说人家的智商低而且总是欲求不满。

于是这位贵族青年觉得受到奇耻大辱,决定报复,而报复的结果,是让僭主觉得自己执政基础不牢。当统治者缺乏执政自信的时候,总是倾向于采取暴政的,于是冲突就逐步升级。

最终雅典贵族发动政变,就把僭主给放逐了,为了避免再有僭主出现,还发明了著名的“陶片放逐法”。

不过无论如何,庇西特拉图活跃于政坛三十三年,在雅典有效统治十几年。亚里士多德说,后来雅典人回忆起来,觉得“庇西特拉图的僭主政治有如黄金时代”。

我们要知道,亚里士多德最痛恨僭主制,认为是所有政治体制中最坏的一种。能让他心甘情愿记录下这句话,那就真是有雷霆万钧之势,比什么都有说服力。而即使如此,现代重要的古典学者如默里,仍然认为“雅典的庇西特拉图的重要性在历史资料中被严重低估了”。

 

简单说就是,第一,对雅典贵族来说,没有庇西特拉图父子带来的对僭主制的恐惧,他们恐怕很难对平民让步,民主制也就很难进一步发展;第二,如前所述,对雅典城邦来说,僭主制时期也是发展经济积蓄实力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时期。

雅典的民主运动,结果催生了一位独裁者,而这位独裁者又为后来民主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政治基础,这大概也就是所谓“历史在探索中曲折前进”了。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在梭伦老师眼里土地不是可以还债的财产啊?这么大的脑洞我都不知道是怀疑历史还是怀疑那时的人的智商了。 -braker999- 给 braker999 发送悄悄话 braker999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2/2019 postreply 09:29:3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