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传(九)

来源: 2019-10-05 05:47:4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273 bytes)
萧何传(九)

至少有一点,那个叫匄的役夫说的不错,关中缺的不是耕地,而是人。前几年的战争中,秦人的子弟死伤大半,或者流落岭南等地不归。现在土地虽然多,却没有足够的人手耕种。沛公要从关中抽调兵员到荥阳前线去,萧何有时不得不拿老弱来凑数了。

每次计算要给前线提供多少军粮多少兵力,总是弄得萧何心力交瘁。他既要充分满足汉王刘季的需求,又不想过分加重关中百姓的负担,要在这两者之间实现平衡,实在是一个高难度的工作。方案制定出来之后,具体执行、落实的情况,他还要反复查看、监督。毕竟,萧何深知基层官吏的作风:要么上峰有什么指示下来,不管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立刻一顿操作猛如虎,过头执行超额完成了再说;要么就是强调各种具体困难表示实在无法完成,总之,有困难会懈怠,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懈怠。

萧何本来就显得老相,这几年的时间里,更仿佛老了十岁。

好在,形势终于慢慢向有利于汉王的方向发展。北方战场,韩信消灭了项羽几乎所有可能的盟友和大量楚军,英布在南方牵制了大量楚军,彭越不断在项羽地盘的腹地游击破坏,使得项羽的军粮补给难以保障。而刘项直接对抗的正面战场,项羽始终无法突破刘季的防线。

项羽的兵越来越少,粮食越来越匮乏。刘季却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兵力足够,粮草也充足。

这自然是萧何的功劳。

“汉王现在担忧的是其它问题了,”有人对萧何说,“这也正是相国您所需要担心的问题。”

萧何一怔:“什么?”

“相国有没有觉得,汉王派使者来慰劳您,最近也太频繁了一点。”

萧何当然觉得了,本来,他还以为是汉王觉得自己辛苦,格外关心,可是经人一提,他立刻就意识到了:“先生是说,汉王疑我了?”

“虽然名义上有太子坐镇关中,可是太子为人柔弱仁懦,关中一切事务,都是相国一言而决的。关中是帝王之宅,相国又如此得民爱戴,汉王疑心,不是自然不过的事吗?”

一下子,萧何想起沛县起兵时,刘季为了自己没有斩杀沛县令,突然发出的质问。那种汗出沾背的感觉,一瞬间又回来了。

一直以来,萧何非常低调。稍微大一点的决策,一定会禀明汉王,得到批准才实行;实在时机紧迫来不及请示的,也会很快向汉王原原本本汇报情况。但即使如此,刘季对自己还是有了疑虑。

“不过也不奇怪,要当伟大的君主,总不免比别人更多猜疑;”萧何想,“实权太重的臣子,多亲近多忠诚也不能完全信任。权力的游戏,规则本来便如此,入了这个局,谁也不能例外。”

回家之后,萧何对夫人说:“让禄儿、延儿都收拾下,明天就出发,到荥阳去。”

夫人有些不满:“禄儿也就罢了,延儿连傅籍[1]的年纪都没到。”

“这次征发的关中卒,很多都没到傅籍的年纪!”萧何的声音有些严厉,“你放心,汉王不会真的让他们上战场,他们去了,才是保全我们全家!”

 

汉五年(前202年),持续了四年多的楚汉相争,终于快到终局,刘季与项羽决战的时刻,到了。

这时候,天下形势已经转为全面对汉王刘季有利。但仍然有一个最大的变数,就是项羽本人。

不管韩信、彭越、英布这些选择站在刘季一边的名将,已经取得过多少次胜利,但只要项羽在场,楚军仍然未尝一败。

汉军六十万,楚军十万,在陈下(今河南淮阳县境)对峙。

尽管汉军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很多人仍然惴惴不安。毕竟,汉二年四月的彭城之战,项羽以三万精骑,杀溃汉王五十六万联军的战绩,仍然是汉军将士挥之不去的梦魇。

而且那次战例很可能表明,尽管汉王刘季也不失为优秀的将才,但指挥调度十万人,可能就是他能力的上限。现在,汉王会不会重蹈覆辙?项羽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谁也不敢断言。

萧何仍然留在后方,但也许比任何人更关注着前线的战况。如果这次失败,萧何可真是再没有能力凑齐足够的兵员支援前方了。萧何只恨自己没有揪下一把头发吹口气就变成士兵的本事,然后摸摸头顶,萧何叹了口气,有这个本事也没有用,这段时日呕心沥血,头发也掉得不剩几根了。

汉军大获全胜,项羽军的主力已经不复存在,更重要的是,项王不可战胜的神话,从此不复存在了。

项羽逃到垓下,被汉军团团围住。四面楚歌声中,项羽悲歌慷慨,然后率领二十八骑突围,最后一次展示了他神鬼莫测而雷轰电掣的战场指挥才华,但终究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刎于乌江。

韩信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刘季剥夺了他的兵权,不久后又把他由齐王改封为楚王。韩信是个梦想成功又没有特别大野心的人,所以对这个安排还算满意。楚国是他的家乡。项羽说的“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他倒是很有共鸣。韩信盘算着,回到家乡后,应该怎样回报有恩于自己的漂母,羞辱过自己的少年……至于未来会有怎样的命运等待着自己,韩信还一无所知。

刘季带着胜利来到定陶,定陶是无数条交通要道交汇的中心,虽然政治没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却是最富庶的城市。

“不到咸阳,不知道官小;不到定陶,不知道钱少。”这个时代的人都这么说。还有人会淫猥的笑着补上一句:“不到定陶,不知道身体不好。”

但是今天,定陶将成为一个政治上至关重要的所在。

所有追随刘季打天下的功臣,都聚集在定陶。连大后方的萧何,也被召唤前来。

一次酒宴上,刘季喝得醉醺醺的,突然来了一句:“那些读书人天天在我耳边聒噪,说刘季这个名字实在太没体统。我觉得挺好,但懒得听他们烦。”

刘季说:“嘿,五十多岁的人了,倒要改个名儿。从今儿起,我叫刘邦了!”

张良和陈平立刻跪下来,山呼万岁,萧何与其他人,当然也跟着这么做了。

邦,就是国家,就是天下。刘邦,就是姓刘的拥有家国天下的人了。现在天下还有许多王,刘季如果还称汉王,显然太不突出了。刘季改名刘邦,他想要的是什么,大家都明白。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