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传(六)

来源: 2019-10-05 05:46:0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995 bytes)
萧何传(六)

?? 

接下来形势的进展,比预想的都还要顺利得多。

关键原因,倒还不是刘季的部队现在肚里有粮心里不慌,也不是张良的计谋有什么鬼神不测之机,而是秦朝的应对手段实在愚蠢透顶。

秦二世虽然已经年过二十,但仍是一个对国家大事懵懂无知的顽童。真正制定大秦政策的,是赵高和李斯,这两个人都是绝顶聪明之人和第一流的政治人才。但是,因为要在政治斗争中抢夺主导权,聪明人能够干出来的蠢事,是任何蠢人都比不了的。

回溯二世即位以来的斗争大致如下:

李斯的优势,是帝国统一以来,他一直处于权力核心,先帝定下的大政方针,李斯无不参与决策。从满朝文武到地方胥吏心目中,他都享有崇高的声望。

赵高出身卑贱,尤其是他虽曾娶妻生子,后来却选择做了宦官好亲近皇帝,这一层身份,使得他无法赢得朝臣们的尊重。当然,他是二世的老师现在更可以和二世朝夕相处。论到和皇帝的亲近,他明显比李斯占了上风。

所以赵高要保持优势地位,就是要把皇帝和朝臣隔离开。毕竟,只要皇帝意识到官僚机器正常运转的重要性,自己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至于可能因此导致的问题,暂时不在赵高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权力争夺失败立刻就是身败名裂的下场,相比而言,国家大局的窳坏,显得遥远而空洞。

作为久历宦海的政治老手,李斯深知以退为进的道理。他先任由赵高擅权,也放任山东的局势败坏,一直到周文的军队攻破函谷关,朝廷震动,赵高束手无策之后,他才果断出手,推出少府章邯,一举击溃周文,迅速转入反攻阶段。

遗憾的是,二世对赵高的感情实在依赖,即使如此也无法把他真正唤醒。相反,这一事件加重了赵高的危机感,章邯的每一次胜利,赵高都视为对自己地位的一次冲击。眼看着章邯指挥着大军追亡逐北,而李斯周密部署,为之提供稳定可靠的后勤保障,赵高心急如焚。

赵高掐着指头,盘算着反击的时机。二世二年的七月,赵高害死了李斯,但对章邯的后勤补给,此时还一切照常。但二年九月,章邯杀死项梁,十一月,章邯又在巨鹿把赵国逼入绝境,当这两个情报送到咸阳的时候,赵高觉得,摘桃子的时候到了。

赵高计划找个理由把章邯撤换掉,然后在委任自己亲信的将军担任指挥,扫平已经不成气候叛军的余党。这样,平定山东,再造大秦帝业的不世奇功,赵高也就可以轻松收入囊中。

但问题是,巨鹿的军情传回咸阳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差是致命的:当赵高翻云覆雨,启动掐章邯脖子的计划的时候,秦军已经不再是高歌奏凯的大好局面,项羽已经异军突起,破釜沉舟,击溃了王离率领的长城部队,并把章邯逼入了窘境。

项羽与章邯对峙的时间,长达数月,但赵高一直没能获取前线准确的军情。毕竟,大秦官吏一大半人都属于李斯培养的系统,其余人此时也不无兔死狐悲之感。这些人没有能力和胆略和赵高对抗,但拖拉、扯皮、和稀泥、磨洋工却都是行家里手,无能者的权力,每个人都懂得要充分运用。

所以,不是赵高对秦二世隐瞒危机,而是整个大秦官场,对赵高隐瞒危机。赵高把秦二世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是同时,他也被这些卑微的官吏成功架空。

二世三年四月,赵高拒绝接见章邯派回咸阳求救的使者,本意只是给章邯制造一点压力。当赵高意识到形势有变的时候,他已经把章邯逼入了绝境。

七月,章邯只能选择向项羽投降,同时刘季的军队,也已经来到武关之下。秦国号称四塞之国,东有函谷关,北有萧关,西有散关,南有武关。武关向来是秦楚之间的门户,一旦突破武关,刘季的军队将通过丹水河谷狭长的通道,直抵关中。

这时的局面其实已经不可收拾,赵高知道自己无法向二世交代。这时他接待了一位神秘的访客,沛公刘季的信使。这个信使说,只要赵高杀死二世,沛公愿意与赵高平分关中。

赵高只好一不做二不休,谋杀了二世皇帝。但他没有任何篡位的资本,只能拥立秦始皇的侄子,二世的堂兄子婴即位。子婴没有再使用皇帝的称号,只是称秦王,表示只不过是列国之一的君主罢了。

赵高要求刘季兑现承诺,但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占据优势之后,刘季改变了主意,反而声称赵高欺诈,攻破武关,大军继续挺进。

赵高彻底绝望了。没有了秦二世,赵高擅权的法理基础已经崩溃,怯懦的大秦朝臣们终于敢于行动。在他们的支持下,子婴又杀了赵高。而这时,刘季的军队,已经抵达峣关。这是秦朝最后一处可以设防的险要。峣关之后的咸阳城甚至没有城墙,因为自从孝公时代迁都咸阳以来,秦人一直高度自信,只有秦国攻击别人,没有谁能够威胁到秦国的都城。一百多年来,秦国人这么想一直是非常合理的,而现在,咸阳却仿佛一块没有任何防护的柔软的腹部,它却必须面对敌人铁拳般的攻击。

刘季用张良的计策,先说服了峣关守军投降,然后又发动突然袭击,消灭了秦朝中央最后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只做了四十六天秦王的子婴,也就只有跟着投降了。

 

萧何与他押运粮草的队伍,比刘季的主力晚到咸阳一天。作为沛县最出色的掾吏,萧何曾经数次随县令到咸阳来上计,对咸阳宫室的富丽辉煌并不陌生。进城之后,看到刘季的军队已经失控,许多将士正在大肆搜刮金玉珠宝,萧何也一点没有感到讶异。长期在基层磨炼,他知道这些将士本来被压抑得多么痛苦,而人的贪欲爆发出来,又可以有多么丑恶。

来迎接萧何的是樊哙:“萧君,你去劝劝沛公吧!”

萧何笑笑:“劝什么?怎么劝?”

樊哙:“萧君你看看,这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咱们是要打天下的,可不是光想做个富家翁,更不是盗匪!”

樊哙能这么说,倒是让萧何有些刮目相看:“整顿军纪,这应该是你们的事啊,问我做什么?”

樊哙:“沛公进了咸阳,自己也有些欢喜过头了,住在秦朝皇帝的宫殿里。他不搬出来,这个榜样在哪里,上行下效,我怎么约束军纪?”

萧何:“说得有理,你怎么不去劝呢?”

樊哙:“我去劝了,说秦就是贪图这些宝物美女,才终于亡国的,沛公您就该赶紧回到霸上的军营去。可是没用。萧君,大伙儿都服你,得你去说!”

萧何点点头,问:“张良先生去劝了吗?”

樊哙:“刚去。君现在赶过去,正好和他一起。”

萧何:“张良先生去劝,沛公一定会听。我还有点事,就不去了。”

樊哙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大的事?”

一个校尉抱着一个大绸缎包裹,从两个人身边走过,包裹没扎得太严实,可以看见其中透出的珠光宝气。看见萧、樊二人,校尉一哆嗦,显然怕这两个大人物要夺走自己的东西,扭身跑得更快了。

萧何笑:“樊兄,你看大家抢东西都抢得这么忙碌,我也不甘人后啊。”

 

萧何来到了丞相府。

这里曾经是大秦行政的中枢,无数官吏在这里忙碌,无数文牍从这里往来。但赵高害死李斯之后,自己以宦官之身而兼任丞相,却并不到这里来处置公务,这里已经像一座突然停止运转的机器。秦王子婴向沛公投降后,更是没有人还会到这里来。此刻,相比满城的兵荒马乱,这里显得异常寂静冷清。

萧何记得,丞相李斯是个异常严苛,一丝不苟的人。自己汇报工作时来过这里,那时这里也像现在一样安静,但却是那种上下忙碌,却谁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的安静。丞相府的地上绝不允许出现一件杂物,几案上绝不允许落一粒微尘,萧何对此印象深刻。但现在萧何一抬头,却可以看见屋檐下已经结了蛛网,迈步走动,脚踩在满地落叶上咯吱作响。

萧何自己推开了丞相府档案库的大门。

这里没有昆山之玉,随、和之宝,明月之珠,太阿之剑,纤离之马,翠凤之旗,灵鼍之鼓……只有堆积如山的简牍和地图。这里藏着帝国最大的奥秘。

萧何只觉得心脏砰砰乱跳,一时竟有些透不过气来。这里,本来是他绝没有资格看上一眼的地方。来之前,他还担忧这里被层层封锁,掌管锁钥的小吏却逃得无影无踪,如何破门会有巨大的麻烦。

可是业已瘫痪的帝国,却连库门都没有上锁。

作为基层掾吏,萧何深知帝国的官吏的舞文弄墨,舞弊作假,许多记录和数字,绝不可信。但是,最基本的天下险要,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是不会错的。

何况,不久前南阳的粮仓,给了萧何巨大的震撼。帝国既然有这样囤积军用物资的所在,那么,就绝对不止一处。

尽管萧何清楚,自己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这些档案赶紧转移到自己可以绝对控制的地方。但发现了这方面的内容,萧何还是忍不住看了起来。

敖仓这个地名,再次震撼了萧何。尽管早就预料帝国储备仍然雄厚,但眼前数字,还是让萧何几乎信不过自己的眼睛。萧何知道,不管将来沛公的对手是谁,控制敖仓,将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刘季听了张良的劝告,封存了秦朝的财富,搬出皇宫回到霸上。这样,开头的抢劫建立了相当恐怖的权威,之后的克制又展示了仁慈,从让关中百姓顺服的角度说,实际效果比秋毫无犯或军纪全无,都要好很多。

于是刘季召集关中各县的父老,开了一个见面会,发表重要讲话,主题是“约法三章”,即废除秦朝的全部严刑峻法,只保留三项罪名:杀人罪、伤人罪和抢劫盗窃罪。

刘季演讲结束,全场欢声雷动。萧何站在刘季身边,作为沛县集团最重要的人物,他可以分享一点关中父老的赞美。萧何脸上的表情既严肃又喜悦,但其实有点心不在焉,刘季确实是个天生的演说家,这次通风会一定能大大提升沛公在关中父老心目中的印象分。但治理国家终究是不可能只靠三条法律的,萧何很急着散会,去把昨天刚拿进卧室的那几卷《商君》读完。

大秦的挟书律禁止民间藏书,包括儒家经典,因为那会让黔首胡思乱想;更包括商君、韩非的著作,因为那会让黔首知道太多真相。总之,什么书都不要读,才是对的。

关中百姓又给刘季送来大量牛羊酒食,犒劳军士。刘季当然不接受,说:“粮仓里储备还充足,不想让大家破费。”刘季能做出这么个高姿态,当然前提是萧何的后勤保障工作得好,确实军粮充足。但萧何也有一点点担心:刘季显然已经以秦王自居,而关中地区当作自己的地盘在打理了。而项羽,是绝不会接受这一点的。

果然,冲突很快爆发了。

刘季派人守住了函谷关,企图不让项羽西进。

刘季从小就听惯了函谷关如何难以攻克的故事,那是山东六国无数名将的噩梦,他们千辛万苦终于对秦军取得了一次胜利,但兵到函谷关前,却再也不能推进一步。包括刘季自幼的偶像信陵君魏无忌,也只是如此而已。项羽虽然可怕,也许函谷关能够挡住他吧。

但刘季忽略了两点:第一,函谷关在崤函谷道的东端,也就是说,从关中平原到函谷关口先要通过这条险峻异常的道路,兵力投放和后勤保障其实并不容易,而经过这些年的动乱,当年秦人所建立的这个体系,其实已经不能工作了;第二,自己麾下的将士,许多有过与项羽军并肩作战的经验,甚至很多本来就是项梁的部下,他们对项羽怀着一种既畏惧又亲近的心理,根本就不愿意与项羽为敌。

果然,汉元年十一月,项羽来到函谷关前,发现关门紧闭,大怒,发兵攻打,几乎只是一瞬间,函谷关就落入了项羽之手。十二月,项羽的四十万大军,就驻扎到骊邑的鸿门。

接下来发生的事曲折惊险,被司马迁的生花妙笔写下来后,成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但萧何在这个过程里,并没有扮演重要的角色。

项羽的叔叔项伯深夜来见张良,张良又怎样把项伯引荐给刘季,告知项羽第二天将对刘季发动总攻的消息。于是,刘季带着百余骑前往鸿门赴宴,希望通过谈判把这次毁灭性的打击消于无形。当然,萧何是这百余人之一。

但只有张良跟着刘季进入项羽的大帐一道饮宴,萧何和其他人只有在军门外等候。萧何远远看见帐外把守的两个执戟郎里,有一个虽然身材高大,相貌举止看起来却颇为文弱。当然,这时他也没有多想。

大帐里觥筹交错,后来隐隐传来兵刃撞击的声音。萧何、樊哙等人对视一眼,不免惊疑不定。

忽然张良从大帐里出来,招呼樊哙进帐。樊哙手举大盾,直冲过去。两个执戟郎想拦住他,樊哙作为久经沙场的武将,当然早就看出谁是中看不中用的那个,一盾牌撞出去,那个高大的卫士像是个纸人一样远远飞了出去。

萧何叹了口气。不管今天的事结果如何,宴会结束项羽一定会查问,是怎么让樊哙闯进帐去的。这个执戟郎的无能就会被反复说起,他在项羽身边的前途,算是完了。

萧何不知道的是,今后自己的命运,将和这个执戟郎纠缠在一起。到了后世,人们更往往是因为这个执戟郎,才会提起萧何。

这个执戟郎的名字,叫韩信。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