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传(三)

来源: 2019-09-21 20:28:3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712 bytes)
萧何传(三)

?? 

听说了伟大的大秦始皇帝驾崩的消息,沛县令王敢的感觉,是长出了一口气。

自从刘季当了芒砀山的盗匪之后,沛县令王敢总是心神不宁,他甚至不得不承认,其实自己的心态,也越来越像一个反贼。

很早就有谣言流传,说夏天皇帝经过沙丘的时候,已经去世,他的尸体停放在辒辌车中,很快腐烂发臭,为了掩盖这一点,中车府令赵高买了许多鲍鱼放在车里掩盖这种臭味。这个办法如此弱智如此欲盖弥彰,显得谣言更加荒诞不经。但王县令还是期待它是真的。

他一直在祈祷皇帝赶紧死去,那么无休止的征伐徭役就可以停止,而新皇帝即位,还很可能有一次大赦,那么刘季的事也就既往不咎,自己也就可以在县令的位置上坐得稍微安稳一点了。

官方发布的皇帝去世的消息,比谣言晚了几个月,但也证明谣言至少有一点是真的:皇帝驾崩的地点就是沙丘。令沛县令失望的是,大赦的诏旨并没有来,来的是二世皇帝将继承先帝的事业,追随先帝的脚步,也即将巡游天下的消息。

大秦的驰道,东极燕齐,南穷吴楚,堪称天地开辟以来最伟大的工程。尽管黔首被禁止利用这些道路,但驰道上朝廷的信使,除了传递官方讯息,也会忍不住传播私人见闻。很快还是各种小道消息传遍天下,如二世皇帝其实并非始皇帝制定的继承人,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怎样篡改了遗诏,而二世皇帝又正在用怎样残酷的手段,疯狂屠杀自己的兄长和姊妹……所有的传闻都在孕育一种希望:这个政权不该继续存在下去,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短命王朝即将诞生。

让沛县令开心的消息终于传来,就在沛县往西不过几百里的大泽乡,一个叫陈涉的人带着一伙民夫揭竿而起。在人们的设想里,这一伙连像样武器都没有的草民,应该瞬间被王朝的大军碾为齑粉,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他们连续攻占郡县,一时显出所向无敌的样子。

有了这样的大叛乱做对照,自己治下出了刘季这样的盗匪,终于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事。沛县令刚松了一口气,但另一些消息,却又使他紧张起来。

各地的少年,也纷纷杀死朝廷任命的长吏,响应陈涉。这下,沛县令当然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也要出问题。最后沛县令想:“与其等别人杀我造反,不如我带头反了罢。”

他把萧何、曹参招来,商议这件事。

萧、曹二人静静听他说完,低头不语。

县令:“掏心窝子的话,我都和二位说了,你们看如何?”

萧何:“臣……以为,很难。”

县令:“你觉得现在这些乌合之众,抵不过朝廷的大军?”

萧何:“现在起事,成或不成,都是未知之数。但是明廷带着大家一起……”

曹参比较直接:“君是秦国的官吏,带着大家反秦,恐怕不能服众!”

萧何:“何况,您是王翦将军的侄儿。好多楚国人,都怀念项燕将军,王翦却是杀害项燕的凶手。”

县令脸一红,肚子里暗骂自己。他确实是王翦的族侄,勉强算是没出五服,但到东方任职以来,这层关系明明暗暗跟人提过多次,既没有在同为秦人的上级那边得到方便,也没有增加这些东方黔首的敬畏,可以说半点好处也没有捞着,而现在,这却成了自己改变立场的障碍。

县令:“那你们说怎么办?”

萧何和曹参对视了一眼。

曹参:“臣的意思,是去找刘季。”

萧何:“如果刘季尊明廷为主,那么别人就不敢不从了。”

“刘季?”县令不忿,“他管什么用?”

萧何:“听说刘季手下已经啸聚了几百人,部勒都有兵法,令行禁止,是一支劲旅了。”

曹参:“黔首里还有许多传说,说他一次喝醉了,看见路上横着一条白蛇,他上去一剑把白蛇斩为两段。结果第二天就看见一个老妇人,痛哭说自己是白帝的妻子,儿子在路上,被赤帝的儿子杀了。”

秦在西方,对应五行中的金,金又对应白色;楚在南方,对应火,火是赤色。赤帝之子斩白蛇,分明就是一个楚人刘季要灭亡秦朝的预言了。

曹参继续:“还有人说,先皇帝之所以不断东巡,就是因为东南有天子气,希望亲自来把它压住,然后终究没能做到……”

县令哼一声:“荒诞不经,胡说八道。”

萧何:“明廷说得是,然而黔首们就信这个。”

县令:“信的人再多,假的也真不了。”

萧何:“可惜黔首们顽愚……怕是这世上本没有真相,信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相。”

县令能感受到,自己和手下这些掾吏的关系,已然不是从前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就算是刘季有能为,又去哪里找他呢?芒砀山与沛县相隔也有二百里,方圆也不小。”

萧何:“这倒不难。刘季的家人,与他还常有联络。樊哙常回来,有时……”

曹参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他婆娘还去芒砀山找过他,回来还就怀上了。”

县令的脸涨红了,他向吕公提亲被拒,这事一直憋在心里,吕雉的影子,他也一直没忘。刘季上山之后,他还打过再对吕雉下手的主意。但一来吕家把女儿保护得严;二来这两年来一直忙得焦头烂额,早上醒来自己摸一摸,也觉得不够硬气,这才一直没有付诸行动。吕雉又怀孕的事,他倒也听说了,以为是她空床难守,和家里哪个下人给刘季带了绿帽,吃醋之余倒有些幸灾乐祸。现在一听说还是刘季的种,心头腾腾火起,连下身竟也有枯木逢春之势。

萧何看着他:“明廷……那臣就让人去联络刘季?”????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