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汉子和翻译三国

来源: 2019-08-27 08:14:5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010 bytes)
zz
1814年,一个来自英格兰的印刷工人Peter Perring Thoms来到了澳门,他随身携带着一整套印刷设备。他此来是受东印度公司委托,要为莫礼逊印一本英汉大字典。这本字典的印刷难度很高,因为里面含有大量中国汉字,不适用于英式印刷机。Thoms绞尽脑汁,和当地华人合作进行改良,做出了第一批锡合金的中文活字,试行于字典印刷,大获成功。

因为这种印刷并无先例,Thoms着实费了很多心血。他不懂中文,却要赶鸭子上架,既要与中国合作者沟通,还要身兼排版、校对、版式设计和印刷操作,手边连一本可参考的中英字典都没有----大家都指望他快印出来呢……

一通地狱般的折磨下来,Thoms奇迹般地精通了汉语,甚至可以应付很多外交场合。而且他本人也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比如他和一个叫A-lae的广东人合作, 出版了一本叫《博古图》的研究专著,讲秦邦宪这个人……错了,讲商代青铜器。Thoms还翻译了明末清初广东的弹词木鱼《花笺记》,从《今古奇观》里摘了《宋金郎团圆破毡笠》译做《The affectionate pair》,成为小有名气的汉学家。

但他干的最神的一件事。是第一次尝试着把三国译成英文。但他的口味有点怪,三国那么多传奇篇章没兴趣,专挑了董卓生平,节译了一部《The death of celebratedminister Tung-cho》著名宰相董卓之死),分三期发表在《亚洲杂志》上。

所以西方人对三国的最早了解,不是关羽诸葛亮曹操刘备孙权,而是大腹便便的董太师[允悲][允悲]

十年之后,另外一个英国人--第二任香港总督德庇时也试着翻译了一部分三国故事,结果俩人在杂志上穿着马甲开始撕逼。一个说哥们儿你翻的花笺记太低俗了啊,另一个说你丫翻译的《好逑记》才有毛病呐!一个说我翻译三国比你早!一个嚷我翻译的三国比你全!一个说有本事你翻诗经啊!一个说你等着!

说到德庇时翻译的三国,那就是另外一个大话题了。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