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潘汉年在南京会见汪精卫之过程zt

来源: 2020-01-09 19:25:3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419 bytes)

 

▲上世纪40年代奉潘汉年之命打入日本在上海的特务机关的袁殊

一到上海,潘汉年先与负责电台工作的刘人寿取得联系,了解在他于1942年11月离沪之后的上海情报工作情况,随后便约见胡均鹤,提出要和李士群见面。胡告诉他,李士群目前不在上海,而在苏州,说要和李见面,只有到苏州去。

第二天,潘汉年在胡均鹤的陪同下,乘火车到达苏州,径直来到李士群家里。但李家里人称李士群到南京去了,说有事可直接到南京去找他。

究竟该不该去南京?胡均鹤、李士群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潘汉年一时无法判断。不过,出于对此次南下要完成的任务考虑,潘汉年还是决定去南京一趟,以便会见李士群。

不料,潘汉年到了南京与李士群见面后,李却突然提出汪精卫要接见潘汉年。

李说:“汪先生目前心情不好,他打算搞议会政治,听说你来了,很高兴,他想和你谈一谈。”

到了这个时候,潘汉年才知道李士群、胡均鹤预谋的真正意图。他们用欺骗的方法,让胡将潘汉年带到南京来,然后挟持他去见汪精卫,从而一方面显示他李士群有能耐,另一方面则借潘汉年这位著名的中共代表来为自己向汪精卫邀功,使汪对他更加倚重,也让他当时在与周佛海的矛盾斗争中“多获得一点筹码”。

▲李士群向汪精卫汇报

事情到了这一步,请示汇报吧,已经来不及了;断然拒绝吧,显然不是明智的做法。因为如果这样, 很可能会激怒李士群,使他在汪精卫面前丢了面子,李“翻脸扣人”倒并不在乎,但联络李士群,从他那里搞到敌伪情报,证实有关“扫荡”根据地的确凿消息,就必将落空。经过短暂思考,潘汉年决定再次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冒险去闯一闯。

 

与汪精卫的交谈

对于汪精卫的过去和现在,潘汉年既有较为清楚的了解,又是十二万分的蔑视。

汪精卫,名兆铭,字季新、季恂,精卫是他的号。其祖籍在安徽婺源(今属江西),后迁至浙江山阴(今绍兴),历经明清两代,其父游幕广东番禺(今广州),即寄籍于此。

得风气之先,汪精卫于1904年东渡日本留学,翌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在反清革命的舞台上,曾慷慨悲歌,有过“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壮语,为时人所称颂。大革命初期,他支持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实行“联俄联共”政策。1925年3月孙中山弥留之际,起草孙的遗嘱,增加了政治资本。同年7月,广州国民政府成立,汪精卫当上了国民政府主席兼军事委员会主席,不久又被推为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他极力标榜革命,被视为国民党左派领袖。

1927年春,正当北伐军胜利进至长江流域,革命向纵深发展时,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不到3个月,那个言必称改组精神、文必举联俄联共的汪精卫,因屈服于内外反动势力的压力,又惧怕工农运动的发展,终于露出杀机,在武汉发动“七一五”政变,与蒋介石殊路同归,把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推到了内战的苦海里。此后,汪与蒋之间在国民党政坛权力之争中,时而剑拔弩张,唇枪舌剑;时而杯酒言欢,厮守共枕。

全面抗战爆发之初,作为国民党副总裁、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国民参政会议长汪精卫,却被日军的气焰吓 破了胆,从一个民族失败主义者迅速颓变为一个民族投降主义者。1938年12月中旬,汪精卫秘密逃离重庆,公开叛国投敌,在南京建立伪中央政权,坐上了“傀儡王”的交椅。

当年,潘汉年曾对这个反共魁首作过无情的鞭挞,抨击汪精卫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两面派嘴脸。而今却要去会见这个人人皆曰可杀的大汉奸,这既是在李、胡挟持下的被迫行动,也是情报战线上不可避免的偶发事件,更可以看作是潘汉年在特殊使命的驱使下所进行的超乎常人的勇敢而大胆之举。

这天下午,潘汉年由胡均鹤陪同,驱车前往汪精卫的公馆。整个活动的流程他们实际上都已事先安排好了:首先是由汪的秘书长陈春圃出面接待。在客厅坐了不大一会儿,汪精卫便从楼上下来,他和潘汉年握手之后,便坐下来开始谈话。

汪精卫说:“我认识你们的毛泽东先生。过去我是主张联共的,以后发生误会了。你们和蒋介石联合是没有什么搞头的。蒋是独裁的,我是搞民主的。我要搞议会政治,成立联合政府,吸收各党派参加,也请共产党参加。”

潘汉年说:“共产党是不会来参加你的议会政治的。来的也是假的。上海的共产党不会代表延安来参加的。但我可以把汪先生的话转达给延安。我认为延安方面是不会退出重庆的参政会来南京参加你们的议会的。”

汪精卫又说:“现在是个好机会。我们合作起来可以异途同归,希望共产党不要同蒋介石搞在一起。只有同我们合作才能救中国。”

最后,汪又对潘说:“你回去联络一下。以后的联系仍找李士群。”

潘汉年最后也对汪说:“新四军的发展是肯定的。 如果将来你感到与日本人合作有困难,要另找出路时,新四军不会对你过不去,会给你一个转身的余地。”

潘汉年与汪精卫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所有跟帖: 

这文章没有出处。是哪位当事人的回忆,还是来自汪伪或中共档案,或史学者的研究? -萧岚- 给 萧岚 发送悄悄话 萧岚 的个人群组 (167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0:10:23

我看是新作的。 -聊聊看- 给 聊聊看 发送悄悄话 聊聊看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0:44:31

很好理解啊,潘等人被抓后,一堆口供。那zt大致上是按潘传写的 -haobuhao- 给 haobuhao 发送悄悄话 haobuhao 的博客首页 haobuha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1:20:04

如果出自潘传 -萧岚- 给 萧岚 发送悄悄话 萧岚 的个人群组 (329 bytes) () 01/10/2020 postreply 06:14:46

上面zt是这本书的一段。这书大致上是抄潘传 -haobuhao- 给 haobuhao 发送悄悄话 haobuhao 的博客首页 haobuhao 的个人群组 (258 bytes) () 01/10/2020 postreply 08:02:45

谢谢链接! -萧岚- 给 萧岚 发送悄悄话 萧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0/2020 postreply 08:43:09

不足为信 -弓尒-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0:56:55

哪点不可信?你意思潘没见过汪? -haobuhao- 给 haobuhao 发送悄悄话 haobuhao 的博客首页 haobuha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1:21:59

历史真相越来越模糊,但是却让人越来越有思考的空间 -istory- 给 istory 发送悄悄话 istory 的个人群组 (1670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0:59:29

基本狐言! -弓尒-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649 bytes) () 01/09/2020 postreply 21:20:09

说得有理。 -hkzs- 给 hkzs 发送悄悄话 hkzs 的博客首页 hkz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0/2020 postreply 00:44:19

1) 说汪明智者不但是非不分而且本身是一副汉奸嘴脸汉歼思维,可谓臭味相投。2)说藩不应坦白更是掩耳盗玲.潘是55年被揭发才坦白的 -鸿浩- 给 鸿浩 发送悄悄话 鸿浩 的博客首页 鸿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0/2020 postreply 11:52:03

42年見汪,见前无请示(来不及情有可原),见后不汇报-大有脚踩两只船的心思和私念;直到55年被揭发都隐瞒组织是为不忠不老实-心中 -鸿浩- 给 鸿浩 发送悄悄话 鸿浩 的博客首页 鸿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0/2020 postreply 13:33:3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