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大众 CEO 提前“下课”

来源: 2022-07-23 22:38:4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131 bytes)



当地时间 7 月 22 日,大众汽车集团官网发布公告,大众汽车集团 CEO 迪斯与集团监事会谈妥辞职一事,现保时捷 CEO 奥博穆将于 9 月 1 日起掌舵大众集团。大众方面并未在公告中说明迪斯辞职的具体原因。

这一突发的人事变动出乎意料,迪斯原本的合同到约时间为 2025 年。

迪斯的职业生涯颇具传奇色彩。他是 " 成本杀手 ",帮助深陷柴油门危机的大众走出泥潭;他也是坚定的改革派,推动着大众集团多次组织架构的调整;他也是硬核野心家迪斯,他掌舵的大众是电动化战略和向软件转型最为激进的跨国车企。

他在 1989 年加入了零部件供应商博世,1996 年进入宝马公司工作,2007 年晋升为宝马集团董事。他曾经是和宝马前任掌门人科鲁格一起,被宝马 " 共同培养 " 的两个接班人之一。在宝马失意之后,2015 年 5 月,迪斯离开宝马进入当时深陷柴油门危机的大众集团,担任大众品牌 CEO。在大众汽车,迪斯通过一系列改革、控制成本以及强硬的作风,扭转了大众品牌的形象,赢得了大股东保时捷家族的信任。2018 年 4 月,这个从宝马来的 " 外来人 " 成为大众集团 CEO。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大众集团 CEO 穆伦在 2018 年离职时距离合同到期还有 2 年,也是突然下课。4 年之后,类似的剧情再度上演。

持续两年多的 " 宫斗戏 "

虽然迪斯成为大众的最高掌权者之后,成功推动了大众集团的转型,但狼堡 " 权力的游戏 " 从不停歇。

早在 2020 年,迪斯在大众的生涯似乎就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大众集团内部以迪斯为代表的部分管理层与工会矛盾不断激化,其根源并不仅仅在于双方就人事问题存在观点差异,更关键的因素依然在于有着 " 成本杀手 " 之称的迪斯在推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同时触动了太多既得利益者的蛋糕。

迪斯持续推动大众加大电动化和数字化转型,并为此削减成本、裁员。但这对于大部分流水线的工人、尤其是狼堡总部的工人们来说并不是好事。ID.3 等电动车型优先落户茨维考工厂、动力电池生产基地落户汉诺威,这些利好消息都与狼堡毫无关系。同时,大众集团在数字化领域转型过快导致的软件质量和交付困难却又主要由狼堡背锅。

此外,迪斯还希望将自己的首席执行官任职期从 2023 年延长至 2025 年,这一要求遭到了监事会的反对。

迪斯之所以希望延长任期的主要原因是,大众集团对大众高管的年龄有严格的规定,年满 65 岁的高管将自动退休。年过 65 岁依然留任必须得到大众监事会的投票通过。迪斯到 2023 年就是 65 岁,他寻求连任必须要监事会通过。

2020 年 6 月 8 日,大众集团以监事会的名义,突然宣布了一项重大的人事变动。大众集团兼大众品牌的首席执行官赫伯特 · 迪斯将卸任大众品牌一把手一职,仅保留集团头把交椅的位置。

迪斯和监事会就迪斯延长工作合同持续一年多的拉锯战,最终双方各退一步,达成了妥协。大众监事会在 2021 年 7 月 9 日召开会议,投票表决通过延长迪斯的工作合同到 2025 年。

但是这一行为在迪斯本人与工会矛盾重重的背景之下,却变成了集团内部各大派系敲打迪斯的契机。迪斯多次对大众集团的转型速度以及生产效率表达过不满,甚至计划在沃尔夫斯堡本厂裁员 3 万人。这一闹剧最终以工会主席奥斯特罗(Bernd Osterloh)离开大众而收场。

2021 年 12 月,大众集团内部又一次发生人事地震。其中,在 2020 年接替迪斯担任大众品牌首席执行官贝瑞德将升入集团董事会,自 2022 年初起负责大众汽车乘用车业务,并自 2022 年 8 月 1 日起接替现任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掌门人冯思翰,负责中国业务。此前,大众集团董事中负责中国业务的迪斯,权力进一步受到限制。

此外,自 2022 年 2 月 1 日起,Manfred D ss 负责 " 合规与法务 " 相关工作, Hauke Stars 负责新设立的集团管理董事会 "IT 和组织架构 " 相关工作,Hildegard Wortmann 被任命为集团管理董事会董事,负责销售业务。这一系列董事会权力平衡变动的背后,则是以保时捷家族为代表的监事会不希望迪斯在董事会拥有过大的话语权。

不过,迪斯在失去了部分管理职责之外,也从奥迪首席执行官杜斯曼手中重新获得了大众软件部门 Cariad 的管理权。按照监事会的官方说法,迪斯在减轻 " 日常运营职责 " 的同时,将会更加聚焦于集团战略规划。

接班人奥博穆

相比迪斯突然的离开,奥博穆的上位则是在意料之中。

相比起从宝马来的迪斯,奥博穆是 " 土生土长的大众人 "。他自 1994 年加入奥迪,此后一直在奥迪、西亚特、大众、保时捷等品牌担任要职。

在 2018 年迪斯出任大众 CEO 的同时,大众就对旗下的管理结构做出过一次梳理。当年 4 月 12 日,大众集团发布公告,计划将旗下 12 个品牌分拆成普通、豪华、超豪华三个组合。普通品牌包括大众、西雅特和斯柯达,豪华品牌包含奥迪,超豪华品牌包括保时捷、宾利、兰博基尼和布加迪。而这三大品牌组合将分别交由迪斯、奥迪 CEO 施泰德和保时捷 CEO 奥博穆负责。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分别负责三个品牌组合之外,迪斯将负责整个集团的研发及车辆 IT 业务,施泰德将负责整个集团的销售业务,奥博穆将负责集团的生产业务。此外,奥博穆还升任集团执行董事。

施泰德和奥博穆的职权将扩大。当大众进入三人的掌权时代,而相比当时已经 59 岁的迪斯而言,54 岁的施泰德和 49 岁的奥博穆被认为是大众集团的下一任接班人的重点培养对象。

然而,两个月之后,施泰德于 2018 年 6 月因柴油门被捕。奥博穆似乎也就成为了唯一的重点候选人。这位在同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保时捷掌门人自从 2015 年 10 月接手保时捷以来,一直以独立于母公司大众集团走独立发展路线而闻名。

今年 2 月,大众集团正式公告保时捷将独立上市。据了解,奥博穆出任大众集团 CEO 之后,将继续担任保时捷 CEO,推动保时捷完成 IPO。

权力的更迭,企业战略的调整往往随之而来,而大众迈向电动化和数字化的转型之路才刚刚有所起色。

从迪斯时代,进入奥博穆时代,大众是否会继续在电动化转型的道路上坚定前行?困扰大众和迪斯的软件难题又将如何解决?大众内部改革派和保守派的矛盾是否会缓解?而在中国这个占据大众 40% 销量的全球最大市场,今年上半年因疫情和芯片短缺等原因陷入低谷,电动化转型成效仍未达预期,奥博穆又将采取怎样的策略应对?这一系列问题,值得关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