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之城争夺战:江浙沪赢了北广深?

来源: 2022-06-23 22:25:4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5370 bytes)

汽车,一直跟城市紧密捆绑。不论是燃油车时代的 " 汽车城 " 之争,还是电动车时代抢夺 " 新能源之都 ",都是汽车和城市之间互动的产物。

一个公司总部,一座汽车工厂,都可能改变一座城市的发展轨迹。而一座城市,也可能救一个汽车品牌于水火,给有潜力的厂商扶上马、送一程。

早年间,很多城市因为汽车而闻名。比如长春,在中国汽车工业中占据一席之地是因为一汽;再比如武汉,因为二汽(东风)打下了汽车产业的基础。

我国六大国资背景的车企——一汽、二汽、长安、上汽、广汽、北汽,正好对应着六大汽车工业重镇:长春、武汉、重庆、上海、广州、北京,由此奠定了我国汽车产业城市格局的基本框架。

如今,随着新能源产业的爆发,这个格局开始松动。

浙江的一些城市崛起了,诞生了一批造车新势力;安徽靠代工和风投,又站上了新的时代风口;江苏一直在努力,但也踩坑不少;上海还是一如既往的强;长春似乎没了声响 ……

新城和旧城之间,被狂奔的新能源汽车,撞开了一道缝隙。在这个缝隙里,一些造车新势力跑出来了。

深途盘点了那些活跃的新造车公司,以及它们的总部、工厂所在的城市,并对比了传统的城市格局。通过这份盘点,我们或许能看出,在下一个十年,哪些城市能够继续吃到造车红利。

25 家造车新势力,总部都在哪里?

造车新势力的总部所在地,跟传统车企有重叠,也有很大不同。

深途筛选了 25 家造车新势力,它们经过前几年的大浪淘沙,现在还在造车、卖车,或即将交付新车。

上海是最受造车新势力欢迎的城市。选址上海作为公司总部的公司有蔚来、威马、高合、集度、爱驰、洛轲汽车,在所有城市中占比最高。

这些公司都是行业里的明星选手。蔚来是第一个去美股上市的,威马曾是新势力一梯队成员,高合是 50 万元以上高端新能源车型销冠,集度是百度亲自下场造车的产物。除了集度和洛轲汽车,其他品牌的车都已经量产交付。

一直以来,上海都在中国的造车地图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江浙沪皖的长三角汽车产业集群,上海是中心城市,上汽是产业链的核心,上汽也曾一度是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如今到了新能源汽车时代,上海的重要性丝毫未减。

在上海之外,其他造车新势力的总部城市非常分散,没有出现传统车企那样集中扎堆的情况。我们只能按片区来再次划分。

首先是长三角地区,除了上海,浙江、江苏两个省的表现相当亮眼。

总部落在浙江省内的造车新势力有零跑、哪吒、天际、知豆,其中零跑和哪吒是明星造车公司,总部分别在杭州、嘉兴,它们的单月销量最高挤进了造车新势力前二。零跑已经在港股提交上市招股书,哪吒也快了。天际和知豆属于没落的新势力,在勉强维持。

牛创新能源、前途汽车、创维汽车总部在江苏省,这三家公司背景差别很大。牛创新能源是李一男第二次创业,从两轮电动车跨界到四轮电动车,在打法上是典型的新势力;前途汽车是国内第一个真正做量产跑车的车企,在新势力中最早拿到 " 双资质 ",但前几年停产了,最近刚 " 复活 ";创维汽车是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在 2011 年创办的造车项目,车已经卖到了海外。

珠三角地区以广州、深圳为主阵地,传统车企在这里根基深厚,比亚迪、广汽埃安等车企转型新能源也非常迅猛,但能拿得出手的造车新势力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小鹏总部在广州,是 2021 年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冠军。另外,恒大汽车去年把总部从深圳迁到了广州,公司股票直到现在也没复牌。还有个号称 " 资本融合造车 " 的轻橙时代,创始人之前是做游戏的,去年 11 月官宣造车,总部设在广州。

北京是京津冀地区重要的车企总部。在造车新势力方面虽然错失了蔚来,但收获了理想和小米。理想总部在顺义,小米总部在亦庄,都是大项目。另外,百度总部也在北京,百度的造车项目集度,虽然总部放在了上海,但传闻称也会在北京设立双总部。

至此,有头有脸的造车新势力,基本已经被瓜分完毕了。总体来看,上海、北京、浙江、江苏、广东是首选的总部所在地。

除了公司总部,造车新势力还会设立品牌总部、研发中心,便于吸引人才,这个时候北京、上海的优势就非常明显。

理想、牛创新能源总部不在上海,但都在上海设立了研发中心,哪吒采取上海和北京 " 双研发中心 ",小米在上海拿地,或为研发中心的落地铺路,牛创新能源在北京设立了品牌总部。

最后到工厂的布局上,跟公司总部有很大差别。

受制于环保政策和用地成本,除非是特别明星的造车项目,上海、北京一般不会成为建厂的首选地。特斯拉在上海建厂,挤走了蔚来,导致蔚来不得不远走合肥。总部在上海的威马、集度、爱驰、洛轲汽车,都没有在上海建厂,只有曾经财大气粗的恒大汽车,把厂建在了上海。

从上海 " 远走他乡 " 的汽车品牌们,把工厂建在了成本更低、产业配套齐全的周边城市。比如,威马的两座工厂分别位于浙江温州和湖北黄冈,高合的工厂在江苏盐城,爱驰在江西上饶和江苏常熟,洛轲汽车在安徽芜湖。

广州、武汉、重庆等汽车工业基础较好的城市,也成为造车新势力偏好的工厂选址。小鹏的三座工厂在肇庆、广州、武汉,理想也将在重庆建厂,恒大汽车在广州拿了大块的地用来建厂,只是车一直没量产。

燃油车时代的汽车重镇东三省地区,在转型新能源汽车时突然失声了。在新造车这件事上,不仅传统车企布局缓慢,也少有造车新势力去东三省落脚。

造车,能让一座城市弯道超车吗?

在这波新能源汽车浪潮中,布局最积极、成效最显著的城市,很多集中在长三角区域。江浙沪皖,这四大省市不仅拥有一批造车老贵族,还培养了一批新势力。

过去,这个区域是以上海为中心城市,上海承接不了或者放不下的产业配套,就往周边迁移,主要是浙江和江苏,这带动了周边汽车零部件产业的发展。

比如浙江,汽车零部件产业非常发达,杭州、宁波、台州、金华,都是重要的制造基地,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厂商更是数不胜数。但是在整车厂方面,除了吉利汽车,第二梯队并没有特别出头的品牌。而且吉利过去这些年在电动化上动作很多,但成绩乏善可陈。

巧合的是,零跑、哪吒这两家造车新势力,都是诞生在浙江,零跑在杭州,哪吒在嘉兴。过去这些年出现了那么多的造车新势力,巅峰时期多达 80 多个,最后绝大部分都被淘汰了,零跑和哪吒是少有的存活下来且还靠谱的。

如果再往远了看,威马也跟浙江有很深的渊源。威马创始人沈晖是从吉利出来创业的,他曾任吉利集团副总裁,是吉利收购沃尔沃的功臣。只不过威马没把总部放在浙江,而是去了上海,但威马的第一座工厂是在温州。

零跑、哪吒、威马,现在被业内视为造车二梯队,仅次于蔚来、小鹏、理想,它们的出现让浙江在新能源造车地图中刷了一把存在感。

不过,零跑和哪吒在一开始也不被看好,后来才慢慢崭露头角。

关于零跑,还有一个插曲。

去年 1 月,零跑完成 B 轮融资时,合肥国资首次参与投资,并计划在下一轮的 Pre-IPO 轮继续投资,还邀请零跑去合肥建厂。

长期关注汽车行业的投资人刘容竟对深途说,零跑的总部本在杭州,但接受了合肥的投资,Pre-IPO 轮时到底是选择合肥还是杭州的投资,摇摆不定。" 杭州当然不能眼看着‘自己家养的孩子跑别人家去了’ ",就向零跑投资了 30 亿。

拿到杭州注资后,零跑才算稳定下来,随后就启动了钱塘新区第二工厂的建设,再加上金华工厂,零跑的两座工厂都在浙江省内。

哪吒在 2019 年之前也非常困难。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曾是哪吒的控股股东,2018 年华夏幸福资金吃紧,王文学对外出让哪吒控股权,当时是宜春市政府接盘,才把哪吒救了回来。

地理位置不输浙江的江苏,在新能源汽车这波浪潮中,也发力很猛,但效果不如浙江。

跟浙江一样,江苏也是重要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大省,为了发展新能源汽车同样不遗余力,但很遗憾,业内有三个著名的 " 暴雷 " 项目——赛麟、拜腾、博郡,都是在江苏。

赛麟汽车花了如皋政府 60 多亿,只造出了几十辆 " 老头乐 ",前董事长被举报空头套白狼,最后公司资产被查封拍卖。拜腾得到了南京市政府的支持,烧掉 80 多亿也没造出量产车,最后被破产清算。总部同样在南京的博郡汽车,曾计划投资 100 亿在南京建厂,最后也是被破产清算。

只有创维汽车,现在每个月还在稳定交付新车,但创维汽车跟头部造车新势力还有很大差距。

最后,江苏还是回到零部件生产制造环节,这是它一直以来所擅长的,成为新能源汽车重要的生产制造基地。

比如常州,有理想汽车的工厂,理想过去两年卖出去的所有车,都是出自常州工厂。牛创新能源的工厂也是在常州。除此之外,在江苏建了工厂的造车新势力还有高合、爱驰、极狐、天际、前途等。

造车产业,地方和车企的双赢?

造车是一个产业,也是一门生意。盯上这门生意的,不只各大企业,还有地方政府。回顾历史,无论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车,没有任何一家车企可以脱离地方支持而存在。

我们很难下结论说,究竟是汽车成就了城市,还是城市成全了汽车,因为二者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

刘容竟认为,造车本质上不是一门好生意,因为重资产、低毛利。" 对于财务投资人来说,无论是 ROE 还是毛利、净利都很低,稍微费用控制不当就亏损了。"

但是,造车的规模效应很强,产值大,税收高,增加就业,对地方政府的价值比较大," 所以这个行业基本上都是有政府支撑的。"

过去几年,很多地方政府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新造车品牌落户,也是想抢到新能源变革的门票,打造当地的汽车产业链。公司总部、研发中心、工厂选址,都是它们争夺的重点。造车公司也在这其中,搭上了政策的顺风车,借机发展壮大。

一些造车品牌不仅跟政府合作,还跟政府做生意。

比如从嘉兴桐乡起家的哪吒,早期就从桐乡政府获得了很多支持。哪吒推出了专门面向当地政府的公务车型,第二款车哪吒 U 刚上市一个月时,在桐乡市政府广场举行了一个公务用车交车仪式,公司副总把一个放大版的车钥匙,交到了桐乡市相关领导手中。去年 5 月,哪吒 U Pro 新增四款定制车型,专门针对公务用车市场。

哪吒这家公司的特殊性在于,因为历史原因,它不只是跟一个地方政府发生关联,而且真正出钱的还是在外地。

宜春市国资投资哪吒之后,南宁市国资也入局投资。随后,它们都把哪吒引入当地建设工厂。在南宁,哪吒是当地标志性重大产业项目,已经在去年底完成项目竣工验收,地铁里能看到 " 南宁人开南宁车 " 的广告。

对于汽车厂商和地方政府而言,造车,在不踩雷的情况下,往往能实现双赢。

比亚迪也是跟地方紧密结合的典型。比亚迪是深圳市的明星车企,在深圳,满大街跑的出租车、网约车、电动公交,随处可见比亚迪。

比亚迪在全国各大城市的销量,深圳排第一,佛山排第二。而广东一个省的销量,就占到了比亚迪全国总销量的两成以上。

蔚来在拿到合肥市政府投资后,把中国总部放在了合肥,同时部分研发和生产也是以合肥为中心,江淮蔚来的新工厂继续落户合肥。蔚来的新桥二期工厂,已经启动建设一年多时间,蔚来 ET5 在这里完成了首批全工艺生产线试制车下线。合肥也通过蔚来这个经典案例,抢到了新能源时代的门票。

接下来,还将有一批造车项目成长起来,小米汽车、集度,以及滴滴的造车项目,都跟北京有关联。此前,北京已经有了理想汽车,还有推出了极狐品牌的北汽。随着行业的发展,未来还会有更多城市收获红利。

你最看好哪个新造车城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