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大败局,“珠海小厂”卖身背后

来源: 2022-06-18 02:05:4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724 bytes)

被吉利收购的局面基本确定,魅族内外也有不同声音。看好的认为 " 成也黄章败也黄章 ",吉利对魅族控股之后,换一个话事人应该能带来一些改变。看衰的认为,阿里曾经也带着钱来过,但结果不尽如人意,供应链优势在汽车产业上的吉利,对魅族的手机业务恐怕也爱莫能助。

作者丨林夏淅

编辑丨雷彦鹏

卢安记得自己刚加入魅族的时候,M8 还没有成型,面试时研发部总监白永祥拿着交互图纸和他说," 要做一款比苹果还酷炫的手机 "。

后来,魅族 M8 开始全国场测,卢安向代理商们演示 M8 的系统,展示 M8 抗摔能力。所到之处,代理商都极其热情。他深深地感受到了 M8 的魅力。

卢安在魅族工作过十多年。在他的印象中,这是魅族手机最开始和最美好的样子。

M8 被视为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国产智能手机。而魅族,也被当做 " 国产智能机的黄埔军校 "。

2015 年,魅族终于突破了 2000 万台的销量,但狂欢只维系了三年。再之后,魅族的声量越来越小,2022 年开始更是时不时传出被收购的消息。

那个 " 最有灵魂的安卓手机厂商 ",最终还是换了姓名。

魅族易主吉利,黄章变二股东

吉利拟收购魅族的 " 谣言 " 传了半年之后,终于还是在 2022年 6月 13日变成了一纸官方公告。

公告显示,此次交易的买方是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简称 " 星纪时代 "),成立于 2021 年 9 月,大股东为吉利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李书福。因此这场收购也被外界描述为 " 吉利收购魅族 "。

交易完成前,魅族创始人黄章持有魅族 49.08% 的股权,淘宝持有 27.23%,共同控制着魅族。

交易完成后,黄章对魅族的持股比例降至 9.79%,淘宝退出魅族股东之列,星纪时代则取得魅族 79.09% 的绝对控股权。

有前员工曾感叹," 说句大不敬的话,魅族要想改变现状只能换老板 ",现在老板真的换了。

此次被收购前,魅族手机在出货量排行榜中早已沦落至 "Others"。要说魅族还剩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那无疑是 Flyme。

除了近两年反响平淡的 17 和 18 系列,魅族在 2021 年推出了 Flyme for Car 车载系统,同时给一些车企做定制化车机系统,也靠 Flyme 系统赚些广告钱。

按原有的节奏,今年 4 月份应该要发布魅族 19 系列了,但内部人士透露,目前都还没有立项。

至于人员规模,魅族前员工表示,高峰时期公司曾有 4700 多人,之后不断裁员,一开始是整个公司统一裁,但外部反响比较大,后来就换成每个月各部门轮着裁。2021 年工商信息显示,魅族缴交社保的员工只剩下 547 人。

不断缩小的团队规模背后,是日渐低落的士气。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魅族在职员工基本没有进行绩效考核,没有激励,也很久没有大领导出来说说战略打法了。有不少想走的人选择按兵不动,等着被公司裁员,好拿 "N+1" 的赔偿。

卢安听说,黄章曾和高层有过表态,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带大家起来了," 剩下的你们能折腾就折腾起来,折腾不起来就算了 "。

收购如此局面的魅族,吉利自然需要做一些改变。

有知情人士透露,魅族的很多股权还在以前的中高层手上,接下来应该会集中进行回购,吉利入股后,新任管理层需要自掏腰包重新认购股权,相当于和公司的利益进行一个强绑定。

高级经理到总监这个级别范围,手里大概会有个 300 万到 500 万股,价格还未确定,但 10 月份或是完成回购的一个时间节点,一波魅族的 " 元老级 " 管理层届时也将套现离场。

估值方面,2015 年魅族曾获得阿里 5.9 亿美元投资,让渡 29.34% 的股权,对应估值在 130 亿元上下。2016 年天音控股以 2 亿元获得魅族 0.655% 的股权,魅族的对应估值于是达到 305 亿元。

卢安告诉市界,大约 2019 年至 2021 年,为了提振员工士气,魅族内部一度打开了股权交易系统,那时候魅族已经在下坡路上走了很长一段,每股交易价格从高峰时期的 2.8 元跌到 1 元以下,但还是 " 有价无市 ",直到后来跌倒了每股 3 毛钱,才有人愿意收,开始有一些交易量。

一年多以前,魅族的股权交易系统已经关闭,而关闭前的交易价格已经低至每股 1 毛钱,据此估算魅族当时的估值只剩下十亿元有余。

但此次吉利以什么样的价格收购魅族,仍是一个未知数。

短暂的狂欢,漫长的下坡路

从销量上看,魅族的高光时期在 2015 年到 2017 年间。当时,魅族整体销量保持在 2000 万台以上,与 2014 年的 400 万台左右相比,是一个飞跃。

事实上,魅族的起和落,都可以从黄章鲜明的个性中找到踪迹。

被不少人评价为 " 顶级产品经理 " 的黄章,性格 " 偏执 ",常年闭关,更像是一个深山里的工匠。

一位已离开魅族的老员工透露,黄章曾经痛斥公司测试部门领导,质问他为什么不多用一用,多体验一下,在用户交互方面做一些改进,甚至要把测试部门的名字改成测试体验部。而在此之前,用户体验方面的问题一般由 UI 设计工程师或产品经理完成,但黄章要求全员参与用户体验的改进。

还有一次是在系统发布会前夕,在大家已经加班到很晚的情况下,黄章看了最终发布版本后突然说有问题,认为一个图标有一行差了一个像素,其他人都觉得肉眼根本看不出来,结果工作人员核对后发现确有其事。

但随着魅族从 " 小而美 " 走向更大众化," 偏执 " 的另一面也表现了出来。

在魅族论坛内,黄章以 "J.Wong" 的马甲,说过不少类似于 " 不喜欢就滚 " 的言论。

2018 年,魅族珠海总部大楼外墙上的 " 魅族 "Logo,被替换成了红色印章式的 " 惟精惟一 " ——这是魅族当时的高级副总裁杨柘入职魅族后,给魅族提出的新口号。

取自古籍《尚书 · 大禹谟》的 " 惟精惟一 ",在杨柘的解释中有着 " 精纯的技法 "" 精益求精的态度 "" 精良用心 " 等意味。而乾隆皇帝也曾在他的私人印章上刻下过 " 惟精惟一 " 的玺文。

有内部员工透露,他们听说的版本是," 惟精惟一 " 是乾隆皇帝的印章,简称 " 皇章 ",这既是黄章看中这个理念的原因之一,也让黄章后来对杨柘倍感信任。

黄章曾两度隐退又两度复出。2017 年复出后,黄章表示要 " 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 15 周年 ",后来这部 " 梦想机 " 被命名为魅族 15。

但在魅族 15 真正上市前,黄章又在魅族官方社区现身表示 "15 只是多年之后回归魅族小试牛刀,随后的 16 系列才是我全力打造的产品 ",被外界视为 " 看衰 " 魅族 15 的表态。

内部员工表示," 不是很理解老板为什么要砸自家产品,同事们大多也都有这样的困惑 "。

对于离开团队的伙伴,黄章的姿态同样不够体面——有 " 煤油 "(魅族粉丝)在论坛问起老白(白永祥)的去向,黄章回应 " 你想他去原价买他的 pro7 就好了 ";有煤油提议留住人才,黄章则暗讽李楠为 " 废财 ",表示能挣钱的才是人才。

(魅族 MEIZU pro7 智能手机宣传图)

除了黄章本人的因素,魅族走向下坡路还有几个关键的节点。

有观点认为,魅族一度弃用高通转而使用联发科芯片,导致无法支撑高端系列的溢价,是其被市场逐渐 " 抛弃 " 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李楠早在 2020 年就公开表示,魅族增长最高的几年,就是坚持不用高通的那几年,魅族和联发科合作是 vip 待遇,在高通的规则里只是 " 二等公民 "。

(魅族前副总裁 李楠)

2017 年白永祥主导的 Pro 7 发布前,内部对这款机型的期望极高,大范围铺设了广告,也备了相当多的货,但有内部员工认为,以魅族当时的市场能力,根本无力支撑这种期望,所以 " 玩脱了 "。

到了之后的魅族 16 系列,即魅族重新用回高通骁龙芯片的一款机型,因为在 Pro 7 的惨败后吸取教训,采取了相对保守的备货,导致市场供不应求,后期加单的备货又错过了新产品呼声最高的一段时间,最终成绩也不理想。

在经历这两次打击后,魅蓝也已经被魅族砍掉,魅族的声量明显缩小了许多,能走的路也越来越窄。

魅族前员工表示,魅族这样的厂商在供应链上需要先付钱,而像华米 OV 这样大体量厂商是可以谈的,对资金周转的要求差距很大。

一些好的供应商甚至已经 " 不鸟我们了,因为体量太小 ",尤其一些需要优质供应商配合调试、改进的细节,面临众多阻力。

未来,仍充满未知

创始人有限的格局,公司对市场和自身实力的错误判断,以及内部的斗争,都在不断消耗着魅族早期积累的产品口碑和团队士气。而这一切也推着魅族在下坡路上越走越远。

在公告易主之前,魅族推出过 0 广告 0 预装 0 推送的 " 三零手机 ",但很快迫于压力回到了靠广告赚钱的老路上;传出过 " 你好,鸿蒙 " 的海报,被外界认为手机可能搭载鸿蒙系统,但其实只是一款智能照明产品使用了鸿蒙系统,算是一种 " 小聪明 " 的营销方式;还在官网卖起了苹果的定制配件,被调侃为 " 曾经有望挑战苹果,如今靠为苹果用户提供配件生存 "。

如今被吉利收购的局面基本确定,魅族内外也有着两种声音。

看好的认为 " 成也黄章败也黄章 ",吉利对魅族控股之后,换一个话事人应该能带来一些改变。

看衰的认为,阿里曾经也带着钱来过,但结果不尽如人意,供应链优势在汽车产业上的吉利,对魅族的手机业务恐怕也爱莫能助。

接近吉利手机的人士曾表示,吉利看中魅族的是 Flyme OS 设计开发团队以及一些与人机交互通信相关的知识产权,但按照李书福的风格,他只会做吉利自有品牌。

(李书福)

不论结果如何,变化已经在发生。知情人士透露,裁员多年的魅族,开始转而进行扩招,希望把以前相对基层的员工找回来扩大业务,但具体的业务方向和细节仍未对外公布。

李书福实控的星纪时代方面向市界表示,本次交易尚需履行相关监管机构的审批手续,交易细节还在协商中,相信魅族会以此次战略投资为契机,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待此次收购完成,首先迎来 " 美好未来 " 的应该是得以套现离场的一批原魅族管理层,以及终于可以甩掉魅族这个 " 包袱 " 的阿里。

2015 年,魅族 " 三剑客 " 之一李楠拉来阿里 5.9 亿美元的投资后,魅族虽然完成了 2000 万台销量的对赌协议,但双方仍然闹的不愉快。

原因在于,当时的阿里希望在更多魅族手机上搭载自己的阿里云 OS,扩充自己的生态,但魅族方面最后只有少数几款低端的魅蓝机型使用了这一系统,魅族一度被阿里指责 " 背信弃义 "。

(魅族手机魅蓝 3 发布 599 元起卖)

最后魅蓝系列被黄章砍掉,双方的合作更是无疾而终。阿里甚至要求撤资,双方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此次吉利的入局,无疑给了阿里一个彻底解套的机会。

聊起魅族,很多人还是会将其形容为 " 一手好牌,双王四个二,打烂了 "。

于黄章而言,对于魅族的颓势也早已束手无策。2019 年 5 月,他在魅族论坛上称:"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

魅族如今的命运,似乎早已经注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