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手家族“烂摊子”的富二代,没有王思聪的命

来源: 2022-06-14 00:50:2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543 bytes)

前段时间,上海滩超级富二代 " 沪上皇 " 秦奋的 " 真实身份 " 曝光了。

证监会一则罚单显示,秦嗣新、秦奋父子在内幕信息公开前花 5000 万买入 " 鑫茂科技 "(现名富通信息),构成违法行为,处以 60 万元罚款。

秦奋的身世虽然之前一直很神秘,但他的 " 光荣事迹 " 则是数不胜数,比如传闻给了网红韦雪 9 亿抚养费,还有 26 岁撞坏保时捷、27 岁撞坏法拉利 ……

当然,并不是所有富二代都能像秦奋和王思聪一样,玩豪车、名表,看直播刷礼物,身边美女如云,把 " 钞 " 能力当做奢华生活的底气。

相当一部分富二代,年纪轻轻就得接班,承担起这个身份带来的责任和重担。

/90 后女董事长,

卖瓶盖年入 6.59 亿/

最近,金富科技发布公告称,陈珊珊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相比碧桂园的杨惠妍、新希望的刘畅等名声在外的美女富二代,陈珊珊显然并不为人所熟知,但过去几年,正是她带领金富科技在商场上大杀四方。

金富科技是陈珊珊家的家族企业,创始人是她的父亲陈金培。据公开资料,2011 年,陈珊珊进入公司开始历练,起初只是一名采购员。

但到了 2017 年,公司冲刺 IPO 的关键时刻,年仅 27 岁的她临危受命,正式接班。

女承父业,公司的经营不仅没有受到影响,业绩反而稳步提升,发展势头一派良好。

招股书显示,在 2017-2019 年间,金富科技的年营收分别为 4.98 亿元、5.68 亿元、5.98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5230.9 万元、8485.9 万元、1.04 亿元,营业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达 10.66%。

蒸蒸日上的业绩,最终敲响了深交所的钟声。2020 年,30 岁的陈珊珊带领金富科技登陆中小板。

▲金富科技董事长、总经理陈珊珊(左四)来源:全景网

三十而立,巾帼不让须眉,陈珊珊也成了国内首位闯关 IPO 的 90 后女性董事长。

但上市后的剧情开始变得一波三折。受疫情影响,2020 年,公司业绩同比下滑 14% 至 5.14 亿元。

好在金富科技的经营情况没有在下坡路上一去不返,2021 年,公司营收 6.59 亿,同比增长 28.20%;净利润 1.21 亿,同比增长 37.54%,打了一个翻身仗。

在这一年,陈珊珊拿到了 120.53 万元的年薪。三十出头年薪百万,有多少打工人羡慕哭了 ……

但陈珊珊还面临着不少难题,比如公司的产品结构过于单一。

金富科技的主营业务是做塑料瓶盖,其中的主力产品则是塑料防盗瓶盖。2021 年,这项业务的营收占比高达 84%,毛利率为 27.69%。

为了拓宽产品领域,陈珊珊主导下,金富科技开始对拉环盖和提手产品上发力。

2021 年,金富科技收购翔兆科技,实现了新型拉环盖业务的规模生产和销售。当年,金属拉环盖销售量同比大增 828%,贡献营收 3965 万。

别看现在金富科技的发展势头不错,但好几年前,公司创始人曾经惹上了一桩官司,还差点影响了金富科技 IPO。

/女承父业背后,

陈金培曾因走私被判刑/

曾有媒体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陈金培早年的创业和如今年赚 6 亿的瓶盖生意并无瓜葛,而是做打火机零配件小厂发家。

上世纪 90 年代末亚洲金融风暴袭来后,陈金培误打误撞地发现了生产瓶盖的商机,他引入了第一套萨克米公司生产的压盖机,也让自己的小生意实现了转型和升级。

2001 年,陈金培正式成立金富科技,专注于塑料防盗瓶盖等塑料包装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逐渐成为中国瓶盖行业的主要生产商之一,华润怡宝、景田、可口可乐、达能均为公司的大客户。

瓶盖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陈金培陆续从萨克米公司引入了多套压盖机设备。没想到,正是这一举动,为日后牵涉进走私案埋下了祸根。

原来,从国外进口压盖机,涉及到了进口报关税费等事宜。而陈金培在萨克米公司上海办事处的介绍下,与一家报关公司合作,利用谎报瞒报的手段,在进口压盖机的过程中多次逃税。2009 年,这桩走私案开始浮出水面。

2012 年,陈金培以走私罪名被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但陈金培的官司并没有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2016 年,将所有压盖机业务重组并入金富科技之后,公司进行了股份制改制,并启动了 IPO。

陈金培有过犯罪前科,再做公司的董事长显然不合适,事实上,证监会也曾对此事进行过问询。他不得不找一个人来接替自己的职位。

据扣扣财讯报道," 在 2012 年,陈金培涉及走私犯罪,最终被判刑。因实控人及高层留有犯罪污点,这很可能将影响到公司之后的 IPO 等资本运作。于是在 2016 年企业确定 IPO 资本化路径之后,陈金培便通过表面卸任有关职务的方式将管理权转交给了妻子和女儿,自己退居幕后操控,由此来规避可能出现的一些质疑与麻烦。"

作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金富科技的实控人正是陈金培,还有他的老婆陈婉如、女儿陈珊珊。

起初,陈婉如出任过董事长一职,但很快,富二代陈珊珊就被推到了台前,成为金富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于不久前续任。

/不得不接班,

临危受命的富二代们/

其实对于大部分富二代而言,接班是早晚的事,只是大部分富二代的接班之路,总是先去读个漂亮的学历,然后再由父辈们扶上马,再送一程。

但天有不测风云,也有一些富二代,因为种种变故,不得不临危受命,力挽狂澜于既倒。

前不久,财经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目前 A 股存在着 38 位 90 后董事长,其中临危受命的就有 16 位,占比高达 42.1%。

有一些富二代的情况和陈珊珊一样,由于实控人长辈出现了被立案调查、甚至涉及刑事犯罪等事件,被迫在公司陷入困境时匆忙接班:

宝利国际的周德洪、亚辉龙的胡德明,两人都因为行贿被判刑,分别由儿子周文彬、胡鹍辉接班;

*ST 深南的周世平,因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移送审查后,女儿周海燕接任;藏格矿业的肖永明,因涉嫌非法采矿罪被逮捕后,大儿子肖宁被选举为董事长;

还有不久前在公司内部群发表五一强制加班言论、陷入舆论风波的中青宝李瑞杰,请辞后由儿子李逸伦接任职务。

但还有一些富二代,上位之路更为仓促,大都是在原董事长不幸离世后,不得不迅速接过公司的重担。

比如大禹节水的王浩宇、聚飞光电的邢美正、聚杰微纤的仲鸿天,都是在原董事长病逝后,继承了公司的股份,仓促上位。

只是 "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在进入职场即巅峰背后,接班者们无一例外都背负起了公司的重担,更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的所作所为。

财经杂志对 38 位 90 后董事长中,已经成为实控人、不是烂摊子的 90 后董事长的 2021 年经营情况进行了考察。

其中,在符合条件的 11 家公司里,9 家实现了 10% 以上的增长,占比 81.8%,而 A 股整体营收增速超过 10% 的比例为 66.4%;在营业利润方面,2021 年这 11 家公司里面,9 家出现了营业利润增长,占比 81.8%;而 A 股营业利润增长的公司不足 60%。

从数据来看,起码这些接班的 90 后富二代们,干的还是不错的。

当然,除了 90 后,也不乏一些 80 后接班人,拯救公司于危难之际,比如新城控股的前董事长王晓松。

2019 年,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女童被刑事拘留,儿子王晓松当晚 10 点就紧急继任了公司董事长。

当时的危局一触即发,新城控股,及新城旗下的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新城悦服务都开盘暴跌,新城集团内部人心动荡,临危受命的王晓松立刻站出来收拾残局、稳定局面。

最终,新城控股有惊无险的回到平稳发展趋势,如今,王晓松辞任新城控股总裁,但仍任董事长。

但即使富二代接班,也总有难以挽回的败局,比如胡佳佳接手的美邦服饰。

过去几年,美邦服饰转型屡战屡败、业绩连年下滑,2019 年 -2021 年里,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超 24.7 亿元。

在今年的业绩发布会上,胡佳佳显然没了刚接班时 " 二次创业 " 的魄力,只能回应一句:" 以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没有退路,只有前进 "。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曹德旺曾说过," 全球 500 强里面,90% 是家族企业。"

如今,随着创一代的企业家逐渐老去,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要面临富二代接班,家族财富的传承问题或许也将越来越凸显。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