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女明星最多,四年却亏64亿!

来源: 2022-06-12 20:37:2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5655 bytes)

4 年,亏了 64 亿。

这是华谊兄弟 2018 年— 2021 年的业绩。公司股价与 2015 年的巅峰时刻相比,也跌去了九成。

在这样巨额的亏损之下,公司的偿债压力显得尤为沉重。5 月 24 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申请对不超过 2.1 亿元的借款进行二次展期,此举无疑是将自己的窘迫又撕开了一层。

6 月 6 日,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又因未按规定减持股份,被浙江证监局处罚。



图源:浙江证监局官网

这几则消息,让久违的 " 华谊兄弟 " 再次闯入了大众视野。

华谊兄弟,曾经被称为 " 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旗下大腕不胜枚举,跺一跺脚影视圈可能都要抖三抖。

然而沉寂许久,骤然找回存在感,却是因为落魄。而这次落魄的程度,实在不轻。



地基不稳,扩张不顺

尽管公司的官方口径一直将亏损归纳为疫情影响,但仔细分析过华谊兄弟的发家史,就得中肯地说一句,疫情的确加速了它的衰败,却也不是什么锅都得背的。

2015 年,华谊兄弟迎来自己在市场最为璀璨的一段岁月。当年 8 月,公司实施定向增发融资 36 亿元;同年 11 月,斥巨资 10.5 亿元收购冯小刚旗下公司股权。

投资声势如此浩大,回报也轰轰烈烈:华谊兄弟实现了营收最高值,净利润为 9.76 亿元,足足是上市初期的 10 倍。

这两年的华谊确实耀眼。2014 年到 2015 年,华谊兄弟相继出品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捉妖记》《滚蛋吧!肿瘤君》《狼图腾》《烈日灼心》等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抵达 2015 年的巅峰。



令人遗憾的是,这却并不是商业传奇的开端,而是神话坍塌的扉页。

或许是这 9.76 亿让决策者 " 飘了 ",或许是野心过于蓬勃,华谊兄弟在并购扩张的道路上,走得越发激进。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就曾表示:" 在华谊兄弟这四年来的所有亏损中,商誉减值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商誉,通常是指企业在同等条件下,能获得高于正常投资报酬率所形成的价值。通俗地说,这是一种潜在的经济价值,来源于市场对该企业未来盈利的信心。

2013 — 2016 年间,华谊兄弟共发生 12 次并购,商誉高达 32.33 亿元。在频繁的并购活动中,又以三次高溢价购买 " 明星 " 的空壳公司为最,这三家公司从成立到被收购,平均时长不足 4 个月。很显然,根基如此浅薄的公司并不能够为华谊兄弟带来实质性的资本助力,其最重要甚至于唯一的价值,就是明星股东本身。



2008 年,黄晓明以每股 3 元的价格购入了 180 万股华谊原始股

这三家公司中,有两家不能不提,那就是 2015 年华谊兄弟高溢价收购的东阳浩瀚和东阳美拉。前者坐拥李晨、冯绍峰、杜淳等一批颇具知名度的艺人,后者则直接为华谊送来了冯小刚的对赌协议。

也无怪乎,在这两次并购活动后,华谊兄弟的商誉较 2014 年陡然增加 140%,达到历史峰值 35.7 亿元——不过这 35.7 亿,三家明星公司产生的商誉就高达 20.4 亿,占比逾 57%。

的确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然而这份繁荣也正如同明星光环般脆弱,他日被市场放弃,连招呼都不需要打。



那些年,冯小刚的电影就是票房保证

古人云,德不配位,必有余殃。在资本市场同样是这个道理," 商誉 " 与企业本身创造价值的能力不匹配,短暂的奇迹就注定会迎来破灭。

影视行业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不稳定。电影和电视剧作为文化产品,投资成本高、生产周期长、回报看运气。因此,投资的影视项目一旦中途出了纰漏,无法按照正常流程进行(拍摄—上映—热播),企业不仅难以获得预期收益,投入的成本也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将公司拖入财务危机。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后来的新丽传媒和《如懿传》。新丽押错了宝,直接导致上市第一年就没有完成对阅文集团的业绩承诺。

所幸的是,华谊兄弟拥有了 " 冯小刚们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祸兮福所倚,诚不我欺。



成也 " 冯小刚 ",败也 " 冯小刚 "

" 冯小刚 " 这三个字,贯穿华谊兄弟始终,从起步、发展、巅峰、滑落,每一步都有着这位名导的身影。

华谊兄弟成立于 1994 年,凭借着每年对冯小刚贺岁片的投资名利双收,完成了初期的资本和口碑积累。2009 年 10 月 30 日,华谊兄弟在深交所挂牌,当天收盘时较发行价上涨 147.8%,冯小刚随之跻身亿万富翁行列。



王忠磊和冯小刚在创业板首批公司上市仪式现场(图源:经济观察网)

2015 年,华谊收购东阳美拉之时,东阳美拉公司的资产总额为 1.36 万元,负债总额为 1.91 万元,所有者权益为 -0.55 万元。收购的同时,双方签下一份对赌协议。按照协议,2016-2020 年,东阳美拉每年净利润最低不低于 1 亿元,且年增长率为 10%。如果失败,需要补偿华谊兄弟 1.68 亿元。

平心而论,头两年冯小刚交给华谊兄弟的答卷,还是不错的。

冯小刚并不算高产,仅仅以每年一部影片的速度完成任务。2016 年,《我不是潘金莲》票房 4.83 亿元,2017 年,《芳华》票房 14.23 亿元,都顺利完成了业绩承诺。

然而世事难料,2018 年,电影《手机 2》爆发 " 阴阳合同 " 税务风波。

华谊兄弟之所以花费高昂代价收购东阳浩瀚、东阳美拉这些公司,本就是冲着这些公司头顶的明星光环去的—— 2015 年的商誉激增似乎说明了,这一步棋没有错。然而,影视行业将资源过度投入到明星身上,除了资源错位,阻碍内容建设,也在加剧爆雷的风险。

一旦有人出事,就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公司的利益;如果是某位招牌出事,对公司的打击则可能是致命的。

当年崔某微博炮轰《手机 2》的主创,导演冯小刚和主演范冰冰一时间负面缠身,项目直接流产不说,连带着整个华谊兄弟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电影《手机》主创

不知华谊内部在做危机评估时,是否考虑过 " 民心 " 的问题。影视行业的不稳定,根源就在于观众可以随意更改自身的买单意愿;审美取向是一方面,价值冲击则见效更快。

阴阳合同,偷税漏税,就属于在观众的底线上反复挑衅的那类行为。民怒一旦沸腾,资本一时是难以周全的,必然降低市场预期。

有趣的是,造成华谊兄弟 2018 年的亏损原因不是主营业务,正是商誉减值——公司商誉从 2017 年的 30.47 亿元骤降至 20.96 亿元。

成于商誉的爆发式增长,败于商誉的断崖式下跌。不得不说," 冯小刚们 " 的光环加成着实是一把双刃剑。

阴阳合同的打击突然且沉重,华谊甚至来不及作出有效的应对,进入了消沉的停滞期。2019 年,甚至没有发起主控电影(即作为主要投资人,负责某一个电影项目)。



在访谈节目《至少一小时》中,董事长王忠军坦言 "2019 年还各种贷各种债,47 个亿 "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来了。在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里,电影业无疑是首当其冲的那一波。业绩失约带来的商誉等资产大幅减值,影业受疫情影响几近停摆,分布在娱乐版图的子公司们收入缩水,就这样一步一步,将华谊兄弟推入了难以估量的资金困境。



元宇宙能否绝处逢生?

事实上,冯小刚虽然有不少作品完成了对赌协议,但离票房神话早已相去甚远,失手时,同样也会扑穿地心。

比如电视剧《北辙南辕》,是冯小刚时隔多年后再次执导的电视剧作品,豆瓣评分 5.0,有评论讽刺其为 " 冯小刚版的《小时代》"。

市场每天都在变,年轻人的审美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更新,冯小刚这张牌好打,但不会永远好打。对这一点,华谊兄弟内部是清醒的。



电视剧《北辙南辕》剧照

所以,在华谊兄弟上市之后,创始人王忠军、王忠磊兄弟的目光就不再局限于影视业务了。从 2014 年起,华谊兄弟开始尝试多元化布局——围绕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投资四大业务,打造一个 " 东方迪士尼 " 的泛娱乐生态。

2017 年,更是敲锣打鼓地推出了重头戏—— " 华谊兄弟影视小镇 "。

按照原定计划," 华谊兄弟(南京)电影小镇 " 属于南京市市级重点服务业项目,但南京的华谊小镇规划不合理之处太多。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小镇内每一处场景都需要付费 …… 糊得悄无声息,真正的雷声大雨点小。



南京华谊电影小镇实景(图源:21 世纪经济报道)

据华谊兄弟 2021 年半年报,其 " 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 5295 万元 ",对于上半年 5.79 亿元的营收而言完全微不足道,而电影小镇又只是实景娱乐的一部分,能给公司带来的收入,只怕更是零头。

一度备受华谊兄弟看重的天津实景娱乐公司也在 2019 年和 2020 年连续出现亏损,2021 年上半年,天津实景娱乐公司亏损 4679.68 万元。启信宝数据显示,天津实景娱乐公司缴纳社保的人数从 2018 年的 52 人,降至 2020 年的 2 人,几乎形同虚设。

太多次的尝试被打回原形,如今,华谊兄弟又看上了元宇宙。

5 月 23 日,华谊兄弟与数字化集成服务商华胜天成联合宣布:双方已正式达成战略合作,根据合作计划,双方将联合开发 " 可应用于 AR/VR 设备终端的 IP 内容创造和数字衍生品输出 ",打造经典 IP 数字世界联动、经典 IP 二次创作。

一句话概括,华谊旨在将自己的内容建设和元宇宙框架相结合,开创新的一个 " 数字华谊世界 "。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 王中磊信心满满地表示,基于公司的 IP 资产和内容实力,华谊有机会成为数字时代最具领先优势的内容架构者,进一步改写公司的商业模式。

对于华谊兄弟进军元宇宙的决定,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陈旭光认为,这实际上是传统电影公司互联网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近几年的影视寒冬,一批又一批的影视公司倒下,即使是行业头部,决策容错率也在不断降低。华谊兄弟本身就面临着连续亏损的困境,急需要一个契机,打破这份日暮西山的不安,将公司运营带回到充满朝气的正轨。

华谊兄弟有转型的需求,也愿意技术创新,对新的商业风口迎难而上。例如在今年的 5 月 20 日,公司联手 " 一起 NFT" 打造《前任 3:再见前任》系列数字藏品《心中那一处永恒之地》,后续系列作品还会以盲盒形式发售。



系列第一期数字藏品已于 5 月 20 日发售

不过,元宇宙热门的时间其实不短了,国内真正做成了气候的,深入到民众生活的项目,似乎也还没听说。尤其是对影视行业而言,和元宇宙的结合仍然是个相对陌生的领域。华谊能否当上这个 " 先驱 ",让我们拭目以待。

如果成功,或许能一举扭转华谊兄弟如今的衰颓趋势;就算失败,似乎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豪赌,也许就有出其不意的惊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