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的500强公司,市值只剩7000块……

来源: 2022-01-06 20:24:2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213 bytes)

作者 | 猫哥

来源 | 大猫财经 ( ID:caimao_shuangquan )

一个昔日的 500 强企业,如今只值 7000 块,你敢信?

这事儿还真就实实在在地发生了。美股的退市公司会进入粉单市场,已经在纳斯达克摘牌一年多的中概股金凰珠宝,在粉单市场的报价可以说地低到了尘埃里。

有多少呢?

0.0001 美元,鉴于其总股本只有 1102 万股,如今的市值也只有 7000 元,都赶不上很多打工人的月薪,着实也有点突破想象了。

不过,7000 块对于它来讲都算是高估了,为啥呢?因为这公司是 80 吨假黄金骗贷的主角,臭名昭著。

金凰珠宝的前身是央行在湖北的制金厂,90 年代企业改制,制金厂落入了 60 后的贾志宏手中。

贾志宏此前当过兵,转业之后,从商炒股,而且还挺厉害,据说收制金厂的钱,就是来自于炒股的积累。

尝过资本市场甜头的贾老板自然很热衷于资本市场,金凰珠宝也是奔着上市去的,6 年的时间,贾老板就开始冲击 A 股市场,2008 年提交了招股书,想要在深交所上市,成为 " 珠宝首饰第一股 "。

因为老想着割韭菜,公司本身的业务太一般了,资产、业绩、套现、税务问题一直存在,理所当然的被 A 股拒了,闯关失败的贾老板把目光放到了美国,转战纳斯达克,终于成功。

不过,上市之后股价在攀上高峰之后就开始大幅回落,美国的韭菜不好割,贾老板琢磨着还得回 A 股。

2016 年,ST 昌鱼被基金举牌,监管部门又发现了另一个潜在举牌方,持股超过 10%,两家公司交叉持股、任职,合起来就是一致行动人,股权直逼大股东,举牌方背后的老板就是贾志宏和他的金凰系。

想干嘛昭然若揭,举牌就是为壳而来,如果拿到壳再注入资产,炒作一下,股价就得上天。

不过,操作太骚还是露了马脚,买壳算是告吹了。

借壳没成,缺钱的贾老板又用上了另一个融资手段。

为啥缺钱呢?

资本运作需要大笔资金,但是贾志宏在湖北本地的金融机构里面风评不好,少有银行肯给金凰贷款,而肯贷款的在最终需要的时候也跳票,融资很难。

银行之外,还有信托。

在参与 ST 昌鱼的买壳时就有信托的参与,通过信托也可以拿到钱,贾老板是咋操作的呢?

他用 1000 公斤的金条做抵押,从长安信托贷出来 2 亿,这钱很快还上,双方皆大欢喜。

后来再贷款的时候,就不是 2 亿的数额了,10 亿都算是小意思了。

2018 年,贾志宏参与了湖北三环集团的混改,三环集团手里有上市公司襄阳轴承的控制权。

贾老板很心动,提出了 70 亿购买全部股权的方案,比当时最大竞争对手 30 亿买 50% 的出价更高,自然最终贾老板大获全胜,于是贾老板手里终于实控一家上市公司。

但是 70 亿从哪儿来呢?

抵押黄金换信托贷款的融资方式就开始发挥重大作用了,他用 Au999.9 的黄金做抵押,人保和大地保险做了保险,顺带着还有手下一批公司的股权作为抵押,看起来保障很严密,信托就开始批钱了。

这种模式也从信托蔓延到了外地的银行、小贷、融资租赁和贸易公司。

借钱的估计是这么想的,就算钱还不上,还有黄金呢,这可是硬通货。

靠着金融机构的借款,旗下的金凰珠宝发展的也挺好,2019 年首次凭着 163.8 亿的营收和 3.3 亿的利润,进入了《财富》中国 500 强,也算是达到了金凰珠宝的高光时刻。

但是,高兴没多久,公司就暴雷了," 黄金劫 " 正式开始。

2020 年的 2 月份,东莞信托从金凰的一单抵债黄金中拿了一根进行了随机抽检,结果,这个本该是 Au999.9 的黄金块,是表面镀金,内部铜合金。

这价钱可差的多了。

东莞信托立马急了,找贾志宏讨说法,其他家也坐不住了,5 月份,民生信托要求开箱检验,贾志宏慌了,想要叫停也来不及了,第二天就给相关人员发了一条短信," 别了 "。

检测结果出来了,假的、假的、假的 ......

这个 " 假黄金骗贷案 " 正式曝光了,金凰珠宝和贾志宏一共用 83 吨的假黄金作为抵押,从 11 家金融机构中贷出来 200 亿的资金。

民生信托、恒丰银行、东莞信托都是踩雷大户,对应资金在 30 亿以上。

这些钱去哪了?很多人以为收购三环集团花掉了,结果一查,贾志宏对三环集团的收购还有 40 多亿的缺口,后来这次收购更被爆出国有资产流失,没拿出钱来的贾老板跟原国资股东也开始陷入债务纠纷,最终也没能染指上市公司。

这么大的骗贷对公司不可能没影响,很快,他在美国的上市公司股价就跌倒 1 美元以下,不仅被上金所除名,最终走向了退市摘牌。

这个围绕着 83 吨金子的贷款骗局,其实仔细想想,很多地方都不太符合常理:

1、这些受害的金融机构,天南海北的都有,就是没有本地的,为啥?本地人知根知底啊。

2、上金所的黄金,没有走标准的黄金贷款流程而是走 " 抵押 + 保险 " 的模式,为啥?黄金有问题呗。

3、一个非黄金产区也非传统加工区的厂商,能有一个大金矿 2 年的产量、占央行黄金储备 4.6% 的黄金,为啥?那就是虚构的。

4、黄金入库的时候都进行过抽测,而还未出库再次抽测,就变合金了,为啥?金凰的、信托的、保险的、第三方检测的,这么多人都被骗的概率并不大,这里面问题肯定不少。

但凡多问一个 " 为啥 ",大约就不会被骗得这么惨了。

这就不得不说一说民生信托了。

它是这个假黄金案的最大受害者,而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假黄金案也不是他们唯一踩中的大雷,新华联、汉能集团、凯迪生态都有它的身影,有人戏称,它几乎精准地踩中了每一个不该踩的地方,民生信托上面是泛海系,而泛海 2021 年已经惨不忍睹、自顾不暇。

四川信托暴雷更早,除了假黄金案案,它面临的罚款、诉讼一大堆,后来还因借款纠纷,冻结了安信信托的股份,而安信信托同样是假黄金案受害人;

东莞信托也没有平安落地,当时的董事长最终落马,虽然没说具体啥事儿,但是跟假黄金案脱不了干系,毕竟这里面的猫腻大着呢。

在 2021 年 8 月份,金凰珠宝、贾志宏等 18 人也终于被刑事立案。

天眼查信息显示,金凰珠宝有终本案件 39 件,执行的总标的 191.6 亿,未履行的总金额是 178.4 亿,而贾志宏个人也有 135 条限制消费令。

" 终本 " 意味着金凰珠宝和贾志宏名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了。

在现阶段的公开的信息来看,想要追回损失,很难了。

恒丰银行在 2020 年已经诉讼了一波,连带公司也有不少,但是没一个有钱还的,裁判文书上胜诉,没钱还也没啥用。

不是还有保险公司呢吗?

想要判赔也不容易。

目前来看,保险公司还是 " 拖 " 字诀,在各种起诉中,不断提出管辖权异议,想要把来自于各地的诉讼集中到武汉去。

目前,还没有保险公司被判赔钱的判例。

不过,在长安信托和人保武汉的诉讼中,陕西高院的裁定书中提到,保险合同中约定," 如果保险标的黄金的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及特别约定清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对受益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

也就意味着,虽然没能得到赔偿的判例,但是仍能从当初的合同里面,找到一些成功追回损失的希望。

保险公司冤么?

一点也不冤,毕竟当年查黄金的阶段,保险公司本应是最该上心的一个。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