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巨亏1.35万亿!重大投资被坑惨,这个首富跌落神坛!

来源: 2020-04-13 19:55:3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301 bytes)

中国基金报见习记者 李迪

今天,软银公布了全年业绩预估,预计全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875亿人民币)。

而此前,市场预期软银全年将实现经营利润4665.6亿日元(约302亿人民币)。

软银自身对经营利润的预估和市场预期的差距将近两万亿日元,可谓是爆出业绩巨雷。

愿景基金巨亏1.8万亿拖累软银业绩爆雷

今天,软银发布全年财务业绩预测(Forecasts of Full-Year Financial Results)。其中,经营业绩的巨额亏损迅速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



软银预计,在2019财年(2019.4.1-2020.3.31),软银全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875亿人民币),远低于市场预期的4665.6亿日元。

此外,软银在2019年财年还将实现7500亿日元的净亏损(Net income attributable to owners of the parent),约490亿人民币。

Sprint Corp.与T-Mobile US Inc.的合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软银的业绩。软银在声明中表示,2019年财年的收入减少36%至6.15万亿日元,主要由于在美国子公司Sprint Corp.与T-Mobile US Inc.合并后被移出资产负债表。

而软银的业绩爆雷最主要原因还是愿景基金的拖累,软银在业绩预测中表示,愿景基金在2019财年大约实现了1.8万亿日元的亏损(约1162亿人民币)。

软银补充道,由于市场环境的恶化,软银所投企业的公允价值下降,这是愿景基金亏损的主因。

此前,由于愿景基金的拖累,软银便在2019财年的二季度发生14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下一个季度,愿景基金的严重亏损继续让软银的季度利润暴跌99%。

据悉,愿景基金的投资大多集中于初创企业,且实际投资节奏远比初始预计的要快得多。据CNBC报道,截至2019年3月,持资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已经投资约700亿美元,原本愿景基金计划用四五年时间投完这笔基金。

过快的投资节奏和专注初创企业的投资风格,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软银投资决策的质量。作为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创投基金,愿景基金近期糟糕的投资表现与其“宇宙第一创投基金”的称号并不匹配,多个大项目的亏损使其面临十分的糟糕业绩。

据投行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Chris Lane的估算,截止2019年财年的三季度末,愿景基金在Slack、WeWork两个项目上,分别亏损了约35亿美元、28.2亿美元。

此外,在Uber项目上,软银原本计划获利至少70亿美元,而目前该项目亏损或已超50亿美元。

与Uber同行业的滴滴虽然没有爆雷,但因顺风车等事件的影响,上市计划一度受阻,愿景基金超80亿美元的投资迟迟无法退出。

今年3月初,软银大力扶持的印度经济连锁酒店品牌OYO中国又爆发裁员风波,深陷泥潭的软银再受重创,还不得不拿出5.06亿美元的资金救济OYO。

此前,孙正义谈到愿景基金今年的投资情况时,他认为随着软银收紧资金支出,加上新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今年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的 88 家公司中至少有 15 家将会破产。被投企业的破产将使得愿景基金的业绩进一步承压。

孙正义已质押60%股份若股价暴跌恐面临追保

自疫情爆发以来,软银的股价已经从今年2月初的高点下跌将近30%,3月19日甚至一度跌超50%。



3月23日,软银集团抛出近2万亿日元(约1288亿元人民币)的股份回购计划,股价随后回升。

孙正义称:“这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大的股票回购,也是至今最大的现金加额,这基于我们对业务坚定的信心。”

而这次业绩爆雷,或又将导致软银股价严重承压,孙正义所质押的股份或将面临追加保证金的困境。

日前,金融时报报道,根据递交监管文件分析发现, 孙正义在今年3月份向多家银行质押多达60%的软银股份。

根据日本证券备案文件,截至3月19日,孙正义直接控制的4.62亿股软银股票中,向贷款机构质押的股票总数攀升至2.8亿股,股权抵押比例从2019年6月的48%提高至60%。

金融时报称,通常,一旦杠杆率上升到85%,银行就可能要求孙正义追加保证金。

而目前,无论软银和孙正义都面临着资金紧张的状况。截至到2019年年底,软银已经负债达1730 亿美元。3月17日,彭博社还报道,软银撤回了以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的要约。此前,为筹备回购资金,软银还计划出售阿里巴巴公司股票。

首富地位目前依然稳固

自2009年开始,日本首富便一直在孙正义和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之间轮换。2019年3月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柳井正便曾超过孙正义成为日本首富。

而疫情使两者的旗下业务均收到不同程度影响,软银股价暴跌,优衣库多家门店被迫关店。而目前来看,柳井正受到的影响更大,孙正义的首富地位暂时稳固。

据胡润官网数据,孙正义在疫情期间财富缩水17%,目前以230亿美元的财富在世界富豪中排名第44。

而柳井正由于产业受疫情影响更为严重,财富缩水约24%,以170亿美元的财富排名68名。

自身面临危机的同时,孙正义也依然不忘承担首富的社会责任。

2020年3月10日,孙正义时隔三年更新Twitter,称将免费提供100万次新冠肺炎检测。日本网民质疑过多检测可能给日本的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带来过重负担,于是孙正义改为捐赠100万个口罩。

随后,孙正义在其社交账号上宣布,将携手全球最大的口罩生厂商中国比亚迪,合作成立一条专用口罩生产线,争取在5月起开始向日本供应共3亿只口罩,其中医用N95口罩1亿只,普通医用口罩2亿只。

孙正义称,“将力争与政府合作,零利润为医疗一线人员提供尽可能多的口罩。”

孙正义罕见反思

近期的投资失利也使得一向对自己的投资方式十分自信的孙正义开始进行反思。早在去年年底,孙正义在财报会上罕见地用近两个小时时间反思自己在WeWork等方面出现的投资失误,他表示,“在很多方面,我的投资判断力很差,目前正在深刻反思。”

孙正义称,他高估了WeWork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优秀的一面,而对于他在企业监管等方面的欠佳表现视而不见。

最近,孙正义的反思依然在持续。据彭博社报道,2020年3月2日,孙正义在乐天纽约皇宫酒店,面向华尔街举办了一场非公开内部路演。

他表示将压缩软银愿景基金二期的规模,但认为2020年和2021年将是愿景基金获得回报的“最好年景”(best vintage)。

孙正义还在这次路演中反思了之前买下整个赛道的彪悍风格。他说,软银将停止投资同一市场中相互竞争的企业,就像过去在交通、送餐行业所做的那样。

此次业绩爆雷后,孙正义的反思或许该更加深入了。

收紧口袋

开启挽救计划

据投中网报道,当前,这位62岁的投资狂人已经开始做出艰难的财务决策,包括停止对已在投资日程上的公司现金注入,允许所投资的公司破产(比如OneWeb),同时接受过去大额投资的公司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

甚而如文首所提及的,声称“我认为至少会有15家投资公司将会破产。”说出此番话之时,这位偏执的投资大鳄依然倔强的表示,“这未必是坏事,只要将资金和时间仔细转向那些被视为稳定的愿景基金投资公司,初创企业就不太可能走向破产的边缘。”

当前,软银的愿景基金管理着总共88项投资,由于最近的动荡,孙正义表示,未来的投资节奏将放缓。

但是,由WeWork所传导的软银糟糕的财务状况必须得到处理,以平息投资者的忧虑并稳定股价。上周,软银已经撤回了以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的要约,理由是该要约未能满足交易完成条件,而且“存在多项新的重大刑事和民事调查悬而未决”。假使这笔交易达成,那么最大的收益者将是伊诺曼,在宣告撤回收购WeWork的股份后,4月7日,WeWork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起诉软银,声称软银违反了协议义务。

此外,软银还宣布了410亿美元的资产出售计划,其中包括出售资产以提振股价和减少债务。一项与最新计划无关的48亿美元回购计划也在酝酿之中。

内外交困。2020年3月27日,软银所投资的曾对标埃隆·马斯克所创办卫星发射公司的OneWeb宣布申请破产,并裁减了大部分员工。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在疫情爆发之前,OneWeb曾与其“大金主”软银进行谈判,以筹集20亿美元的新资金,但软银并未解囊。

尽管声称将有15家公司倒闭,孙正义依然表示,在愿景基金所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还有15家会取得成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