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湾 1-3 编了一段离婚的故事 像吗?

来源: 2019-07-12 14:34:3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6460 bytes)

 

    那一年你2o, 在马蹄湾, 那个科罗拉多河转了几乎360度弯的地方。 湛蓝的天空, 见不到一丝云彩, 而马蹄湾的河水比天空还要蓝。 红褐色的峭壁环绕着蜿蜒的河, 在河面上洒下它们苍老的倒影。 站在悬崖边的你, 小心翼翼地前倾着, 低头望着那似乎纹丝不动的河面。 是的, 你清楚的记得, 那时你看不出河水有丁点的流动, 那时的你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走。

 

    终于你登上了马蹄湾景区的最高处, 是人能攀至的最高处。 一个巨大的岩石形成一个约50米高的山丘, 在它的约40度的光滑的的斜坡正中, 突兀地拱起一块, 顶部比根基大出很多, 悬空的部分, 略微向上扬着, 对着马蹄湾, 像斜坡上生出一个鹰头, 而鹰嘴斜刺向天空。 你惊讶为何这一块岩石独自在千百年的风蚀中生存下来, 为何风, 还有时间, 会从它的身边绕过。    

 

    你有些许失望, 一个和你年纪相仿的女孩已经坐在岩石的鹰嘴上, 每个人登上来都渴望留影的位置。 她的年纪是你从她的发型, 背影, 和衣着猜测, 也许还有随风飘来的清香。 你站在离她几米远处, 望着她, 希望她能早点离开。 可她的背影吸引着你, 没有移动, 没有声音, 恬静地望着远方, 融入湛蓝的天。 你涌起想坐在她身边的冲动, 和她一起, 静静地把时间停住。

 

    朋友在喊你的名字, 你这才想起要赶回拉斯维加斯去看今晚的【披头士的爱】。 朋友指了指腕上的手表, 然后举起相机做出照相的手势。 你只好就地坐下来, 匆匆给朋友的镜头留下一个微笑。

    

    你和朋友快步离开马蹄湾景区, 走向停车场。 你回头一瞥, 女孩不知何时已离开了。 你在过往的人群里搜寻, 深蓝底, 红格子棉衬衣的背影, 和一张恬静纯真的脸, 融入蓝天的女孩该是恬静的, 纯真的。     

 

。。。。。。

 

    拖拉的朋友终于把照片寄给了你。 相片里, 你笑得少有的自然。 朋友取景的技术很不错, 湛蓝的天, 红褐色的岩石, 还有那个女孩, 在左侧的背景里。 让你惊讶的是, 那个女孩也正扭过头来, 脸对着镜头。 你隐约看到一张恬静, 纯真的笑脸。    

 

。。。。。。

 

    这是你和她的第三次约会, 也是第一次晚餐。 你和前妻20年的婚姻走到尽头后, 热心的朋友已经给你介绍了十来个。 她是第一个你能前进到第三次约会的。 走出餐馆, 她邀你去她家喝茶, 说这儿离她家很近。 虽然你有些意外, 可这盛夏的夜, 8点钟时, 你感觉更像一个暖春的下午, 还是喝茶的好时光。

 

    转过几个街角, 就到了她的家。 夕阳的柔光正拥着乳白色的门廊。 等你在沙发坐下后, 她去厨房泡茶。 你环视着她的家, 一切都简约, 温暖, 每一件家具和摆设都是自由的, 可又和谐的, 驱散了你的拘谨, 就像你和她一起度过的时光。 大多时候, 你只是倾听和注视, 她的声音, 她的眼神, 她的微笑, 给你从未有过的自在和舒缓。 那种感觉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有了, 在她搅动咖啡后抬起头的一瞬间。 当她和你的目光交汇时, 你仿佛听到了约书亚·贝尔在拉着他改编的德彪西的小提琴曲【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虽然你眼前是乌黑的长发, 乌黑的双眼。 你听到自己的心跳缓下来, 听到她说我年轻时很喜欢旅行, 随着乐团去看不同的风景。 现在却喜欢呆在家里, 教不同的学生 你才留意到她的指甲修剪的非常短, 没有涂指甲油, 只有自然的润泽。 第二次见面时, 你谈到了自己失败的婚姻。 她没有言语, 只是伸出左手, 轻柔地摩挲着你的手背。 你能感到她指尖的茧。 然而就是那微微粗糙的茧轻轻地揉搓着你的手背, 产生了微妙的温暖, 抚去了你所有的失落和伤感。        

 

    收回目光, 你发现沙发旁的角桌上放着一个红褐色的相框, 相框里左半边嵌着一首诗, 右半边是一幅相片。 诗是用炭笔手写在乳黄色的纸上, 虽是流畅的行书, 却透着温柔和细腻。 你读到:   

 

时间的湾

 

我逆着光阴的河

去拾回散落的记忆

浑浊还是清澈

都来自我的心底

不知哪里来的风

把我吹进了河湾

晨雾迷住了我的乌篷

和双眼

风中飘着的春纱

带来我熟悉的温暖

而河畔摇曳的鸢尾花

让我又听见你的欢颜

 

    而右半边的相片里, 蓝天下, 一块昂起的像鹰头的岩石, 而那鹰的嘴, 扬起, 刺向蓝天。 相片的中央是一个少女坐在鹰嘴上, 双手扶在岩石的边缘, 双脚荡在蓝天里。 她正扭过头来, 对着镜头灿烂地笑着。 右侧的背景里, 一个大男孩, 戴着一副太阳镜, 坐在岩石中央, 也灿烂地笑着。 你看到太阳镜后一双清澈, 充满期盼的眼睛。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很长的梦。 在梦里, 我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 我错过了你, 然后, 。。。。。

 

    “也许我们该像你梦里一样的。

 

    即将成为禾前妻的宛打断了禾, 递给他黑色的圆珠笔。

 

    “也许。

 

    禾重复了一遍, 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名字, 收好自己的一份, 伸出双臂, 悬在空中片刻, 然后坚定地把宛揽入怀里。

 

    “你保重!

 

    禾提起旅行包, 有些吃力地, 因为里面塞满抹不去的记忆, 走出了门, 消失在刺眼的阳光里。   

    

    

 

        

 

 

    禾清理着旅行包里的物品, 在他新租的公寓里。 算不上清理, 他只是一件件取出来, 摊在床的右半边, 左半边足够他睡觉用的了。 这样重复着, 直到他手中是一张 CD ,  “ The Best of Simon & Garfunkel ” 分割物品的时候, 是宛把这个 CD 放进他的旅行包的。 禾产生了想听的冲动, 才意识到他的新家没有 CD 播放器。 他无法压下这个想法, 于是拿出手机, Amazon Music 寻找。 幸运的很, 还真有, 包括在他的 Amazon Prime 会员里。 禾坐下来, 在床的左半边, 这是公寓里除了地板意外, 唯一能坐的地方。 他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 点击了 “ The Best of Simon & Garfunkel ” 专辑。 他闭着眼睛, 沉在歌声里。 当第四首歌,悬摆着的对话响起时, 禾睁开眼, 凝视着透过百叶窗的阳光, 和阳光里舞动的尘埃。            

 

悬摆着的对话

 

一幅水彩静物

画着已近黄昏的下午    

阳光透过窗帘的蕾丝

房里洒满阴影

我们坐下喝着咖啡

蜷缩在我们的淡漠里, 就像岸上的贝壳

你听到海洋的咆哮

在悬摆着的对话里

在肤浅的叹息里

我们生活的界限

 

你读着艾米莉迪金森

我读着罗伯特弗罗斯特

用书签标记读到的地方

那也测量着我们的失落

就像一首糟糕的诗

在切分的节奏里

我们是无律的诗节

是无韵的对句

被悬摆着的对话

和肤浅的叹息

我们生活的界限

 

是的, 我们讲着需要关注的事

说着必须说出的话

分析值得吗?

戏剧真地死了吗?

而房间怎么就柔缓地褪去

而我只吻到你的影子, 触不到你的手

此刻陌生的你

失落在悬摆着的对话里

在肤浅的叹息里

在我们生活的界限里

 

    随着歌声禾回忆着, 是否有过这样的一个下午, 宛坐在他的身边, 一起喝着咖啡, 或是茶。 有过, 很多个这样的下午, 只是禾的杯子里从最开始的拿铁变成了黑咖啡, 而宛的从绿茶过渡到了红茶。   

所有跟帖: 

你是谁?不是王铁蛋吗?不是就不像 -一点点- 给 一点点 发送悄悄话 一点点 的博客首页 一点点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38:23

就是王铁蛋 等你改名字 有比王铁蛋更土的吗? 那更好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43:36

楼上煮鸡蛋这个名字如何?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44:24

煮鸡蛋被你吓跑了,哈哈 -一点点- 给 一点点 发送悄悄话 一点点 的博客首页 一点点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47:46

俺真诚道歉 希望煮鸡蛋同学能读到 您还有好名字建议?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1:25

最喜欢王铁蛋这个咋办? -一点点- 给 一点点 发送悄悄话 一点点 的博客首页 一点点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4:26

截屏,截屏。你喜欢那个啥。:) -HAPPY-DAY- 给 HAPPY-DAY 发送悄悄话 HAPPY-D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6:33

呼叫 wtd99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7:11

就照您说的 女主啥名字好 土还是洋?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8:10

1) 男20,女18岁有点不真实。 2)第二次就抚摸手和女主性格不合。。。。 -pacsqc- 给 pacsqc 发送悄悄话 pacsqc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39:48

你说几岁, 第几次摸手, 这都容易改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42:35

哈哈哈,笑死 -HAPPY-DAY- 给 HAPPY-DAY 发送悄悄话 HAPPY-D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44:15

按照女主的性格和深度, 应该是属于被动型女士,physicial touch comes much later -pacsqc- 给 pacsqc 发送悄悄话 pacsqc 的个人群组 (10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46:32

25 太老了吧? 孩子都打酱油了 俺原想是早恋早婚 所以离了 一般是这痒吗?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3:34

OK. 22 -pacsqc- 给 pacsqc 发送悄悄话 pacsqc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4:49

好吧 22岁时两人干了一件很2的事情 结婚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6:41

顺便说一句,歧视25岁的老人是不对的! :-) -pacsqc- 给 pacsqc 发送悄悄话 pacsqc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6:44

没研究过 荷尔蒙哪个年龄最高?得在峰值才行 还记得 freud 的 libodo 不过好像没法测量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5:02:37

太着急了,那时候24才够晚婚登记 -HAPPY-DAY- 给 HAPPY-DAY 发送悄悄话 HAPPY-D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7:22

那先事实婚姻 同居行吗?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4:59:37

不行,没地方同居,登记才能排房子。去住旅店要结婚证。 -HAPPY-DAY- 给 HAPPY-DAY 发送悄悄话 HAPPY-D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5:00:59

在我大美帝国的horseshoe bend住酒店不要介绍信 -pacsqc- 给 pacsqc 发送悄悄话 pacsqc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5:02:30

9494 附近哪家酒店好? 下面一段就写住酒店了 -颤音- 给 颤音 发送悄悄话 颤音 的博客首页 颤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5:03:57

您这是现编啊, 现在那地方都没啥高级的酒店。 就住 -pacsqc- 给 pacsqc 发送悄悄话 pacsqc 的个人群组 (58 bytes) () 07/12/2019 postreply 15:09:0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