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荒诞离奇的“幼儿园虐童案”

来源: 2020-07-27 13:30:5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9307 bytes)

一个荒诞离奇的“幼儿园虐童案”

 公民于平 鱼眼观察 Yesterday
 

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2018年,天津金色摇篮幼儿园曾曝出一起针扎幼童案,当时案子被曝光后,舆论一度群情激愤。

 

今年初,财新对于此案进行了追踪报道,揭开了此案的重重疑点。而我,则通过一些渠道进一步了解到,此案的情节,有太多违反常识常理之处,简直可以用荒诞离奇来形容。

 

 

比如,这个案子有多达五名老师涉案,甚至,如果按照家长们的指控,要抓的不只这五名老师,还有更多。一个幼儿园,出现个别变态老师,尚可以理解,但如果有这么多老师参与,大规模作案,是不是太过夸张了?

 

比如,那些据称被扎的幼童,有些人身上动辄被扎几十针,几乎可以说遍体鳞伤。幼儿园才开学二十多天,老师们的“作案”居然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且有些扎针点据称在额部、鼻部、颈部、耳部等明显部位,这些老师是在作死吗?

 

比如,那些引起家长疑心,孩子身上的小红点,也有可能是出现疱疹,被蚊虫叮咬等情况。按理说,如此重大案件,应有专业的皮肤科大夫的参与。事实却是,作出诊断的是外科、骨科或急诊科大夫,而且,这些大夫多只是根据家长描述进行记录。

 

比如,许多孩子描述扎针发生在教室里,但涉事幼儿园装有完善的监控,事后调取的教室监控,却没有发现任何对得上的证据。厕所是唯一的监控盲区,但是如果扎针是在厕所里,按理应该有老师带出孩子时哭闹的镜头,但事实上也没有。

 

比如,这个案子五名老师均否认自己用针扎孩子。而所谓孩子的口供,受到大人影响和干扰,存在诸多不合常理,乃至自相矛盾之处。比如,“我摸下桌子就被扎了”,“老师嫌我喝水慢,扎了我七针”。家长在陪伴孩子取证时,有很多诱导嫌疑,比如上来不问老师有没有扎,而是问,“为什么老师扎你?”

 

比如,最离奇的是,要说幼儿园扎针如此疯狂,但所有孩子没有出现任何厌学倾向,对于幼儿园和老师没有任何恐惧。许多孩子都表示喜欢上学,喜欢老师。有些孩子在接受取证时,一方面在诱导下说被扎针,一方面又说喜欢老师,让人哭笑不得。

 

……

 

种种荒诞离奇的情节,可谓不胜枚举。那么,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其实,梳理一下事件的大致过程,不难一目了然。

 

这起虐童案,最早可以溯及到金色摇篮幼儿园的一次股权纠纷。在那次的股权纠纷中,一位股东被迫退出,他走时,撂下一句话:“好!走着瞧”。

 

大幕于是拉开了。

 

这起虐童案的关键人物,是幼儿园一位王姓家长。王姓家长自称,2018年10月18日,他发现孩子可能遭针扎,早上带孩子去医院就诊,结果确认扎了49针。

 

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恐怕会愤怒到极点。但王姓家长却出奇的冷静,给孩子做完诊断后的当天下午16时,王姓家长来到幼儿园,不是向老师问罪,不是与园方交涉,而是一声不吭带上志愿者红袖标,在幼儿园门口精神抖擞地巡逻执勤。

 

换言之,他不仅对幼儿园没有表现出怨恨,反而主动为“仇人”值勤服务来了。

 

(2018年10月18日下午,王姓家长戴红袖章带幼儿园门口巡逻)

 

第二天,王姓家长才报警,虽然,他的所谓“老师针扎孩子”的指控,最终却被监控视频等证据推翻,被认定为编造。然而当时,王姓家长通过在家长群,以及挨个给其他家长打电话,添油加醋散播此事,“你看看你家孩子身上有红点吗?”迅速引爆了家长们的恐慌情绪。

 

事态于是一发不可收。越来越多家长,发现孩子身上也有小红点,也感到担心害怕,纷纷选择报案。因为报案人数骤增,当地警方发出《情况通报》,通报称“幼儿园教师赵某某……采取针扎方式进行‘管教’”。

 

这一通报又引发了媒体及自媒体的热炒,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尤其是,有人将从家里拿来一根银针,放在幼儿园的凳子上拍照,加上孩子身上有红点的照片,以及警察做笔录的照片等一块摆上网,结果网民一看就炸锅了。

 

网络舆情加剧了家长们的恐慌,也给当地政府带来极大的压力。这时候,当地政府又出了一个昏招,使局面火上浇油——为了平息家长的情绪,只要是来报案的家长,政府一律给5000元。

 

这一下,掀起了报案的狂潮,几天时间里,近百名家长报案,被举报老师达到20多人。若不是当地警方在10月25号断然停止受理,这家幼儿园的所有老师可能都是被举报对象,所有的幼儿都可能是被针扎的受害人。

 

到了这个地步,整个案件的发展,已经被舆论所裹挟了。结果,相关的司法程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力推进,在证据明显存在缺陷,乃至相互矛盾的情况下,五名老师受到刑事指控,其中两名已经被定罪,另外三名即将宣判。

 

鱼眼观察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对于某些老师残害学生的劣行向来是深恶痛绝的。之前写过很多类似批判文章,包括不要让那个“禽兽老师”跑了《老师施暴要宽恕,学生“反削”要严惩?》班主任辱骂女生“贱人”半年,是“爱孩子”?等等。

 

我认为,一个社会发生针对孩子的暴行,需要有人为孩子说话。而如果出现被冤枉的老师,同样需要有人为老师说话,如果因为说这样的话,不讨好也没有流量,而没人站出来说,那将是一个社会的悲哀。

 

法律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我们必须警惕,公众的对于类似幼儿园虐童案的同情和愤怒,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变成炮制假案,实现个人图谋的工具。

 

天津这起荒唐的虐童案中,五名老师的遭遇让人心痛。这五个老师,都是20多岁的女孩,正值美好的青春年华,却遭飞来横祸。

 

窦老师,幼教本科,入狱时年仅22岁,刚进去的时候,天天在看守所喊,“我没有扎孩子,我要找妈妈”,但最后扛不住强大的压力,违心认罪。

 

赵老师,之前园方要给她调到办公室,做后勤主任,被她婉言谢绝:“我是学幼儿专业的,我不想离开孩子。”赵老师含冤入狱后,她的爷爷奶奶气急交加,发病住进了医院。

 

王老师,被抓时结婚时间不到100天,她的家人都是警察。她刚来这家幼儿园上了25天班,仍在实习期,结果入狱时间至今已近两年。

 

吕老师,平时认真负责,多次得到表扬和家长送来的锦旗。刘老师,在幼儿园工作多年,家庭幸福,有一个5岁的儿子。

 

(部分涉案老师照片)

 

这些年轻老师,大多来自农村。家人们勒紧裤腰带供他们读书上大学,他们在幼儿园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刚在城市站稳脚跟,都很珍惜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人无完人,要说这些老师们年轻,缺乏经验和耐心,难免有些小脾气,可能在情理之中。但谁能想象,这些涉世不深的年轻老师,甚至尚处于实习期,会对孩子采取如此阴毒的手段?他们会冒着自毁人生的后果,如此疯狂作案?

 

倘若不分青红皂白,将这些可怜的女孩轻率定罪,投入大牢,钉死在道德的耻辱柱上,让她和她的家人遭受一辈子的歧视和羞辱,这将是何等的残忍?会让多少正直的老师寒透了心?

 

一个文明社会,无论如何都不该漠视这样不公不义的事情发生。这些身陷囹圄的女孩的疾声呼救,他们家属的奔走呼号,应该有更多人看见、听见,我们不能坐视他们被命运的暗流卷走和吞没。

 

帮助她们,其实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因为,倘若一个社会良善公正的底线都无法守住,倘若一再出现恶人得逞,好人被冤枉的结果,毁坏的将是社会文明的根基,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

 

一个社会,好人受冤枉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面对明摆着的错案,将错就错,放任自流,把司法变成冷冰冰的流水线。这个荒诞离奇的“虐童案”,最终将如何收场,拷问着那些手握权柄者的良知,也是对司法公正底色的最好检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