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好文:特朗普弹劾听证会再现奇葩证词

来源: 2019-11-20 10:35:4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0030 bytes)

特朗普弹劾听证会再现奇葩证词

作者:罗文 (2019年11月20日 )

美国众议院今天针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听证会上传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亚历山大?文德曼中校(Alexander Vindman)。

 

 

在证词中,文德曼指责特朗普没有按照该委员会提前准备的谈话要点同乌克兰总统进行电话会谈。但白宫回应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应该由总统制定,而非某些“未经选举产生的官僚”来制定。

 

文德曼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成员,今天,他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表示,他对特朗普政府要求乌克兰方面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父子的腐败行为,以及乌克兰在所谓的2016年干预选举中的角色表示担心。

他还说,特朗普偏离了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给他的(电话会谈)谈话要点,特朗普没有谈论乌克兰更广泛存在的腐败问题。

他在听证会上表示:“这些是我们推荐的谈话要点,已经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的批准。”

真是搞不清楚他是总统,还是特朗普是总统?特朗普是他的傀儡么,非得按他们“推荐”的要点进行谈话?

 

在今天的听证会上,在司法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努涅斯(Devin Nunes)跟文德曼就后者对谁说了相关信息来回拉锯提问时,气氛一度十分紧张,除了希夫不时打断努涅斯的提问、提醒文德曼不要泄露告密者信息,文德曼也恼羞成怒指责努涅斯只是叫他“先生”,而没有称呼他的军衔。

相关谈话是这样的:

努涅斯陈述道:“文德曼先生,你在证词中作证说你不认识告密者”。

文德曼回答:“委员会副主席,请叫我文德曼中校。”

对此,犹他共和党议员、退役空军飞行员克里斯•斯图尔特(Chris Steward)则对文德曼进行了提问:

首先他感谢了文德曼对国家的服役(service),然后他问道:“文德曼中校,我看见你穿着你的军礼服(dress uniform),你总是坚持让一个平民称呼你你的军衔吗?”

文德曼回答,他穿着他的军装来听证会,因为推特上有人攻击他,“试图边缘化我作为一个军官的身份”(marginalize me as a military officer)。“我只是认为我坚持这一点是合适的。”

斯图尔特则回答,努涅斯“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不过,显然民主党没有放过这件事的意思,“你的忠诚被怀疑,因为你是一个移民(文德曼出生于乌克兰基辅)”,出生于印度新德里的、身为移民的伊利诺伊州众议员拉贾•可力什那穆希(Raja Krishnamoorthi)下结论说。

民主党对军衔和移民身份的强调,再一次旁证了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在此次弹劾案中扮演了不言而喻的角色。

特朗普在今天的内阁会议上也就文德曼的听证会对媒体作出了回应。他说,他不认识这位在听证会上作证的证人文德曼中校。

努涅斯依言改正了称呼,质询了他关于他给情报委员会的那个部门的人提及了特朗普的电话,因为情报委员会有多17个部门,希夫声称为了保护告密者,不止一次打断了努涅斯的质询,使得问题无法得到回答。在此次听证会上,文德曼承认自己跟情报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提及特朗普电话,然后他在之前否认他认识告密者。

努涅斯反问到,既然他不认识告密者,那么回答这个问题并不涉及泄密告密者的资料。但遭到文德曼律师和希夫的阻止,而文德曼自己也宣称,他被指导不回答这类问题。

文德曼今天的证词显示,他显然认为自己才是制定和协调美国外交政策的人,并对总统没有按照他们的建议进行电话会谈表示不满。但是在美国,外交政策是由总统制定,这对他和民主党人来说可能是个打击。

今天,白宫也对此明确回应表示,文德曼不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制定者。

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总统负责制定美国的外交政策,而不是未经选举产生的官僚。”“总统完全有权以他认为合适的任何方式执行美国外交政策,而且没有任何义务遵循工作人员提前撰写的官僚主义谈话要点。”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通讯联络主管蒂姆·墨塔夫(Tim Murtaugh)就此在Twitter上发文写道:“他是不同意总统的观点”,“我不想打击亚当·希夫(Adam Schiff)和其他民主党人,但应该是由美国总统来制定外交政策,而不是未经选举所产生的官僚。而且,存在外交政策方面的分歧并不是可以进行弹劾的过错。”

蒂姆·墨塔夫

特朗普总统表示,今天上午他看了一会儿文德曼的作证。他说:“我想让人们自己作出(是非)判断。”

对于文德曼中校等人作证,特朗普还说,他并不认识文德曼和其他那些作证的人。他说:“我从没听说过他。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除了可能见过一两次以外??”

特朗普说:“我一点也不了解文德曼。我所知道的是,就连他也说这份(电话通话记录)副本是无误的。”

“所有这些证人都在谈论着他们自己听到的其他人的一些对话,而他们听到的那些对话是谈论的另一段对话,一段关于总统的另一段对话的对话。现在发生的事情(弹劾调查)是一种耻辱,是我们国家的耻辱。与此同时,我们仍无法令《美墨加协定》(USMCA)获得众议院的批准,因为(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是非常无能的。她是不称职的,你马上就会发现这一点。”

此外,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森姆(Stephanie Grisham)今天对文德曼的证词回应说,针对总统所展开的所谓“弹劾调查”是民主党人仇视特朗普和不情愿接受总统大选失败结果而导致的。

斯蒂芬妮?格里森姆

她表示:“在今天非法的所谓‘弹劾调查’程序中,我们没有看到有任何新的东西。然而,在证人所表达的个人观点和对早已被公布于众的白宫通话内容的猜测中,两名证人都证实了7月25日的电话通话记录是“准确的”,特朗普总统所做的或所说的任何事情都不构成“贿赂”或任何其他犯罪。今天的听证会只会进一步暴露出希夫主席和民主党人,只是被他们特朗普的仇恨和推翻自由公平选举结果的狂热欲望蒙蔽了双眼。”

此前,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发送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对她采访的多个片段,她声称民主党人尚未决定是否弹劾总统。

该则采访谈到了特朗普犯下了哪些难以逾越的罪行。佩洛西虽然表示调查仍在进行,但她在没有援引证据的情况下称总统已作出“贿赂”。

佩洛西说:“总统可以就在委员会面前讲话,他可以在向办公室宣誓后说出他想要说的所有真相,或者他可以用书面形式做到。他有机会陈述自己的情况。”

特朗普则于昨天表示,他将考虑书面作证弹劾调查。

他在一则推文中说,佩洛西受到民主党激进派人士左右。“我们疯狂的、无所作为(美墨加贸易协定、基础设施、更低的药品价格等等?)的众议院议长,紧张不安的南希·佩洛西,被她的激进左派吓呆了,他们知道她很快就要走了(他们和假新闻媒体是她的老板),她在周日的《丢脸国家》(Deface the Nation)上建议我为假冒的弹劾政治迫害作证。”

“她还说我可以书面形式回应质询。即使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也不愿意为这种‘无正当程序的骗局’增加可信度,但喜欢这个想法,为了让国会再次集中关注,我会积极考虑它!”

推文中所指的《丢脸国家》即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新闻节目《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

丢脸国家,真是神来之笔。就是喜欢特朗普这样一针见血的做派。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HlORqEu24UhGCb_4UJp6w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Bro&Sis for MAGA:http://groups.wenxuecity.com/groups/index.php?act=groupview&gid=2839

 

所有跟帖: 

真是奇葩,总统没按照他提的要点与外国首脑交谈,他就要告状,哈,到底谁是总统哇? -PasserbyY- 给 PasserbyY 发送悄悄话 PasserbyY 的博客首页 Passerby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9 postreply 17:50:0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