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无敌的爱德华

来源: 2021-09-03 08:14:0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6436 bytes)

1470 年底,命运把几批人,分别安排在了不同的位置。

伦敦,亨利六世(Henry VI)又坐在了国王的宝座上。身旁辅政或者说真正执政的,是那个最近跳槽的沃里克(Warwick the Kingmaker)。

爱德华四世(Edward IV)逃亡在法国的佛兰德(Flanders),积极的准备卷土重来。

爱德华年轻的王后,伊丽莎白(Elizabeth Woodville),躲在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圣所避难。她在十一月分娩,生下她和爱德华的第一个儿子,小爱德华(Edward V)。

老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的儿子爱德华(Edward, Prince of Wales),和新儿媳安妮(Anne),在十二月成婚。他们三人焦急的等待着气候风向,准备随时返回伦敦。


1471 年初,爱德华四世在盟友勃艮第安(Burgundians)的赞助下,跨海从英国的 Ravenspurn 登陆,进军伦敦。

沃里克此时正在考文垂(Coventry),等待盟友们的军队支援。 但让他大失所望的是,之前背叛/求饶/再背叛的爱德华三弟乔治(George, Duke of Clarence),既没有脊梁又不要脸的那个,观察了一下形势,第四次倒戈投靠了他哥哥。

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这一行人再度占据了伦敦。可怜的亨利六世,第四次被抓,只能紧紧抱住爱德华说,“我亲爱的表弟啊,我的老命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的仁慈。“

此时爱德华身旁的支持者,有他的四弟理查(Richard, Duke of Gloucester),王后的弟弟安东尼(Anthony Woodville),黑斯廷斯爵士(Lord Hastings),和那个刚求饶回来的三弟乔治。

沃里克和他的弟弟约翰(John Neville),牛津伯爵约翰(John, Earl of Oxford),埃克塞特(Henry, Duke of Exeter)等合兵一处后,终于南下伦敦,与爱德华决战。

04/14/1471,双方在巴内特(Barnet)相遇。


Illustration of the Battle of Barnet (14 April 1471) on a 15th century manuscript, 

决战这一天早晨,天空中大雾弥漫,几米开外就看不见了。

爱德华这边分三路排开阵势:左军黑斯廷斯爵士,中军他本人和三弟乔治,右军由他四弟理查指挥。沃里克也是排开三路,左中右分别为埃克塞特,沃里克弟弟约翰,和牛津伯爵。沃里克断后。

双方队伍的人数很不均匀,沃里克的右军(牛津伯爵)人数,远远多于对面爱德华的左军(黑斯廷斯),以至于战争开始不久,黑斯廷斯的队伍就溃败了,丢盔卸甲的往后方逃跑。

但塞翁失马的反转剧情就发生了。牛津伯爵追杀了一阵子,大胜而归的时候,主战场因为砍杀的异常激烈,战线不知不觉的已经转了将近90度角。加上空中浓厚的大雾,牛津伯爵的得胜军团回来的时候,把己方约翰的友军,误认为是对方爱德华的队伍,自相残杀了起来。

沃里克自己的两个军团一旦开始互斗,败局就不可避免了。那时贵族们异帜倒戈本来就常见,加上大雾,双方互相高喊着:“叛徒!“ 场面完全失控。

爱德华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对方内斗,肯定不是坏事。他大喊:“兄弟们,杀呀!”领兵把敌人的阵线冲乱了。

An 1864 illustration of the death of 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

沃里克和他的弟弟约翰被杀,埃克塞特被俘,牛津伯爵逃到苏格兰。

可怜的沃里克,成就了约克,推翻了亨利,成就了爱德华,成就了亨利,推翻了爱德华,最终死在 Barnet 的战场上。

Battle of Barnet,1471,白玫瑰约克家族胜。


也是天助爱德华。在 Barnet 战役的同一天,老王后玛格丽特和儿子爱德华,儿媳安妮等,终于带兵在 Weymouth 登陆。

他们一行其实早就出发了,但天气和风向不给力,被吹回去好几次。如果王后和沃里克早合兵一处,Barnet 的胜算会大很多。

现在爱德华四世为了阻止老王后一行人和贾斯珀·都铎(Jasper Tudor)的力量汇合,再次出兵追赶,05/04/1471,在蒂克斯伯瑞(Tewkesbury)与王后的军队相遇。

‘Battle Of Tewkesbury, 1471’, (c1850). The Battle of Tewkesbury in Gloucestershire was part of the Wars of the Roses, fought between the royal houses of York and Lancaster. 

玛格丽特这边摆开三阵:左军德文爵士(John, Earl of Devon),中军兰卡太子爱德华,和温洛克爵士(John Wenlock),右军埃德蒙(Edmund Beaufort)。

爱德华四世这边,使用的还是 Barnet 的得胜阵法,左军黑斯廷斯爵士,中军他本人和三弟乔治,右军四弟理查。

王后这边的右军埃德蒙先沉不住气了,孤军犯险,直冲爱德华四世的中军。爱德华事先埋伏了一支侦探补给队伍,此时从埃德蒙身后夹击,埃德蒙大败。

王后那边的阵线一下子就乱了,爱德华四世再次大胜。

Edmund Beaufort, Duke of Somerset (d. 1471)

埃德蒙,埃德蒙的弟弟约翰(John, Marquess of Dorset),温洛克爵士,德文爵士,尽数被杀。老王后玛格丽特和儿媳安妮被擒。

最可怜的是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的太子爱德华,被老妈教育了一辈子,“你将来是要做国王的”,在人生第一场战役中就壮烈牺牲了。

时年十八岁。

Battle of Tewkesbury,1471,白玫瑰约克家族胜。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