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12万起不良反应,中药注射液一年仍能卖千亿?

来源: 2019-05-12 12:33:3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3378 bytes)

一年12万起不良反应,中药注射液一年仍能卖千亿?

 
 
一年12万起不良反应,中药注射液一年仍能卖千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ID:raistlin2017),作者:雷斯林,头图来自:东方IC

 

01

 

在中国医疗界,有一个中医不认,西医也不认,都认为不是自己阵营东西的怪胎,那就是中药注射液。

 

仅2013年一年,因为中药注射液造成不良反应的数以万计,其中严重不良反应都破万,然而,中药注射液在中国的产值依然破亿,曾经的“山东首富”依然可以一边做着中药注射液的生意,一边花650万美元,把女儿送到斯坦福念大学:

 

 

他们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因不良反应频发,26次被列入重点监控:

 

 

但根据步长制药上市前的招股说明书,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丹红注射液的年销售金额分别高达41.61亿、38.31亿和33.6亿,合计113.52亿。收入占比超过30%,利润占比更稳居4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企业营销费用惊人,仅2018年,他们的“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高达74.86亿元,远高于同体量其他公司数倍。

 

因为没有证据,我就不说他们用这笔钱做什么了。

 

但我们知道的是,现在你点开他们官网,丹红注射剂依然在官网产品一栏中并没有下架,这种把“丹参,红花”等中药材提取物注射进人体的中药注射剂,依然被宣传为“治疗心血管疾病,冠心病,心绞痛,脑血栓”的特效药。而且依然有医院,在给心脑血管疾病的老人开这味“中药注射剂”。

 

严重不良反应的药可以每年赚几十亿,这本身已经很魔幻了。

 

更魔幻的是,这还远远算不上我国最大的中药注射剂,最多只能排前五。根据米内网的一份数据显示,仅2017年上半年全国重点城市公立医院,就有超过5种注射剂销售额破3亿人民币。

 

 

中药注射剂的水还有很深很深。

 

02

 

这两天,前央视记者,著名媒体人王志安连发几条微博炮轰中药注射剂,并在微博中直言:

 

“给患者开中药注射液的医生,缺德!”

 

“中药注射液是是中国医疗黑幕中最黑暗的部分!”

 

“金钱开道,回扣营销!”

 

 

 

中国医疗最黑暗的部分“这十个字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他基本等于全盘否定了中药注射剂的存在意义,并表示它不应该继续在市场上生存。

 

为了防止有杠精把讨论方向带偏,我需要先声明,中药注射液≠中医,中药注射液≠中药。

 

我们今天的文章里我们不讨论“中医”和“中药”,只是单纯来说说“中药注射液”。

 

 

03

 

说起中药注射剂的问题,就不得不提到它们的不良反应率

 

根据法治周末的数据:

 

2013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报告为12.1万例次,其中严重报告占5.6%。与2012年相比,中药注射剂报告数量增长17.0%,严重报告数量增长22.3%

 

2014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报告为12.7万例次,其中严重报告占6.7%。与2013年相比,中药注射剂报告数量增长5.3%;严重报告数量增长26.0%。

 

此外,2015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报告同样为12.7万例次;不过,其中严重报告比例增加,为9798例次,占7.7%。

 

“实际上,每年公布的还只是可以监测统计出来的数据。”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使用中药注射剂而产生不良反应的病例在现实中比这多很多。”

 

说到底,注射是现代医学层面的东西,而且因为注射液不经过消化系统肝脏代谢直接进入内循环,应该是极慎重极慎重的事情,注射剂的技术要求和质量标准也是最严格的。

 

其中最主要的是注射剂必须成分清晰、药品纯净度高、疗效有充分证据、毒副作用明确。这是国际医学界的共识,也是最基本的原则。

 

然而大部分中药注射剂的成分是什么?

 

举个例子,现在中国应用最多的“清开灵注射剂”,它的说明书上这样写:

 

 

胆酸、珍珠粉、水牛角(粉)、板蓝根、金银花、栀子,这中间到底有多少没有弄清的大分子,谁也不知道。这些没有弄清的大分子在人血液里会发生什么,至今也没有完全弄明白。

 

实验室里都没太弄明白,更别说批量化几百万支的生产了。因为草药植物中许多次级代谢物非常复杂,所以工业生产时很难做到像实验室里那样提纯,很容易让杂质大分子进入注射液中。

 

要知道这可不是吃下去的,可是要往血管里打的。

 

——很多中国人连吃个转基因食品都不敢,说“这东西未知的,谁知道会有什么风险”,却敢把中药成分往血管里打,这事情老祖宗没干过,现代医疗机构也没干过。

 

更别说中药注射液中还有许多奇葩的东西。

 

比如蟾蜍注射液:

 

 

蚯蚓注射液:

 

 

这些注射液中的杂质大分子极容易造成严重不良反应,乃至于药监局很多次发布报告,警告、限制中药注射液的使用:

 

截图来源:政府官网http://www.gov.cn/gzdt/2009-04/21/content_1291773.htm

 

越来越多的中药注射液也迫于压力,改成了“婴幼儿,孕妇”禁用:

 

 

 

然而在某药企一年70多亿的“市场,学术推广及咨询费”面前,这些都成了次要的东西。

 

04

 

你说中药注射剂在历史上是否完全没有它存在的意义?

 

那也不是,因为中药注射剂的出现,其实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

 

1940年前后,八路军一二九师首创了“柴胡注射液”,在当时缺乏医药品的情况下,通过注射给药,可能确实比口服效果更好,也在特点的历史情况下救了不少人。

 

但那是在战争时期,物资极度短缺时代的权宜之计,至于后来全国掀起的轰轰烈烈的大搞中草药群众运动,以及到了80年代,多达1400多种中药注射剂,就完全是胡扯了。

 

 

你要知道,一般正常的新药研发,前期投资的金钱、时间和人力成本都极庞大。

 

世界500强药企罗氏制药,曾公布研发一种新药到上市的条件——

 

平均花费12年时间,需要投入66.145亿元人民币、7000874个小时、6587次实验、423个研究人员,最后才得到一种药物。

 

这还是在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药品研发条件,在一个有无数先人铺垫的现代理论体系上做的研究。而我们的中药注射剂,就算他们自己表示是“根据中医经典做的”,但基本是扯淡,因为注射和口服根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也就是说,我们的研究人员,在物资短缺的情况下,从零开始搭一个体系,达成了国外同行百倍千倍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到底成色如何,相信你我心中都有答案。

 

反正我觉得这和药品研究中的“大跃进”,“亩产一万八”,没有太大区别。

 

不过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在那个时代,违反客观规律、违背科学研究的基本规范、背离现代医学的基本原则根本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现在还用那时的科技,把权宜之计当灵丹妙药,利用愚昧无知赚取千万亿万的利润,就又蠢又坏了。

 

坏的是黑心药企,蠢的是你。

 

 

事实上,最近十几年,中药注射液也背负了很多命案。

 

比如,2006年的鱼腥草注射液事件。

 

很多人可能已经忘了。

 

当时,因鱼腥草注射液导致的严重不良反应甚至死亡事件频发,国家药监局发布暂停使用鱼腥草注射液的通告。

 

据当时统计,截止2006年4月,国家药品不良反应检测中心共收到鱼腥草注射液不良反应报告222例,当然这些不良反应报告是建立在医院自觉上报的基础上的。

 

鉴于其不良影响,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终于在2006年6月1日宣布暂停使用和审批鱼腥草注射液等7个注射剂。

 

遗憾的是,这个禁令是用生命换来的,但这还不算完。

 

   

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不仅仅发生在鱼腥草注射液。

 

2008年,刺五加注射液导致严重不良反应,导致3位患者死亡。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叫停黑龙江完达山药业公司生产的刺五加注射液。

 

2009年,双黄连注射液发生不良事件,并有死亡病例报告。

 

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紧急通知暂停使用和销售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生产的双黄连注射液。

 

每一次禁令,都是由鲜活的人命换来的。

 

 

昨天把这篇文章发在小号,有很多读者留言,有人产生了药物过敏的症状:

 

 

 

还有一些从专业学习的角度留佐证:

 

 

但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经过严格的科学实验,没有经过安全性有效性验证,似乎一定会退出市场的“中药注射剂”,却存活至今,原因大家可想而知

 

——利益。

 

中药注射剂往往属于独家品种,在药品招标中享有单独定价权,利润空间很大。

 

产品竞争较弱却有高回报,使得越来越多的药企盯上了“中药注射液”这块肥肉。

 

围绕着中药注射液的是各方的利益均沾,自然是有更多的药企、医药代表、医药、医生愿意为中药注射剂的推广和使用,亮绿灯,开后门。

 

作为普通人的你我,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健康竟然被当作金钱勾当的砝码。

 

图源知乎用户元宿Six

 

面对频发的医疗事故,国家药监局也采取了一些措施。

 

从2015年起,有超过47种中药注射剂被限,被要求修改说明书或临床使用限制。

 

这份名单里,许多明星药赫然在列——清开灵注射剂、参麦注射剂、丹参注射剂、双黄连注射剂、香丹注射剂、血塞通注射剂。

 

但修改说明书的方式,对普通人的警示作用微乎其微,更无法抵抗各方的利益诱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当然,也有许多有经验有、有良知的医生,在看到一次次问题出现之后,呼吁中药注射剂退出市场。

 

很多三甲医院与一线城市已经退出中药注射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药注射液已退出市场。

 

在中国广大的二三线城市、基层医院、乡村医生之中,以及大量的中医医院。

 

众多医生还在滥用中药注射液,大量的人体还被当作“标本”做实验。

 

中药注射液的临床使用仍然大行其道。

 

我不知道,未来还要继续存在多久。

 

我只知道,按照当前的进度:

 

中药注射剂改革进程之缓慢,

 

各方背后利益纠葛之复杂。

 

中药注射剂退出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路有要走。

 

我们无法预知下一个不幸的人是谁,

 

也无法左右中药注射剂的存在。

 

只能从现在开始,从自身做起,

 

拒绝使用中药注射剂。

 

以下是包含111种的中药注射剂名录,大家可以保存下——

 

“珍爱生命,远离中药注射剂,切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ID:raistlin2017),作者:雷斯林

所有跟帖: 

那些制剂应该称为植物提取注射液。以传统方法生产炮制,经成手中医出方,按医嘱制作服用的才是中药。其它途径制品不是中药 -fuz- 给 fuz 发送悄悄话 fuz 的博客首页 fu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12/2019 postreply 12:54:05

这不是双重标准吗?西药副作用每年死几十万人,不也一样卖得好好的吗? -医者意也- 给 医者意也 发送悄悄话 医者意也 的博客首页 医者意也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12/2019 postreply 17:38:30

比较信中医,因为年幼和年轻的时候,有过两次病,都是中医治好,去的根。但是理解不了中药注射。 -海上垂钓的猫- 给 海上垂钓的猫 发送悄悄话 海上垂钓的猫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13/2019 postreply 00:58:29

这个并不是中医啊,中药不能直接做静脉注射的,但是我相信西医也不认可他们是西医的疗法 -ephd- 给 ephd 发送悄悄话 ephd 的博客首页 ephd 的个人群组 (407 bytes) () 05/13/2019 postreply 18:46:1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