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布宜诺斯艾利斯印象之一

来源: 2020-01-20 07:28:0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640 bytes)

前言

相隔10年,又要去阿根廷了,翻出了当时的游记,忆起淡忘的情景......

红酒-布宜诺斯艾利斯印象之一

2010年圣诞节的前一天早晨,飞机抖动着翅膀,平稳地降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国际机场。经历了13个多小时的飞行,加上4个多小时转机的等待时间,终于来到了距南极州最近的国度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

从机场到旅馆的路上,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周围显得有点破旧。一进旅馆,满眼金碧辉煌一派节日的景象。房间里一大盘水果,3样不同的巧克力摆在精致的玻璃盘子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瓶红酒,配上擦得锃亮的酒杯和雪白的餐巾是那么地诱惑人。

阿根廷红酒产量占世界第五,排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之后。主要来自安第斯山脉Andes中的葡萄乡Mendoza。多由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的后裔经营。原本打算去探访这旅游和休闲胜地,因还要飞两个小时,亦要再订旅馆,便作罢了。

即便不去酒庄,阿根廷的红酒也是随处可见,几乎所有的餐饮业都有酒供应,就连没有正餐的小吃店也摆满了酒。我是个没有酒文化垫底的人,既说不上品牌,也尝不出桉树的清新、山莓的柔和,只会说果味甜美,微微辛辣,口感并不逊于意大利红酒,而价格远比意大利红酒便宜。难怪人们说阿根廷的红酒是平民酒,意大利的红酒是贵族酒。

圣诞节前夜,拉普拉塔河畔的马岱罗港湾(Puerto Madero)灯火辉煌,沿岸上众多餐馆生意兴隆,我们选了一家门口有头老牛标本的餐馆坐定,服务员送上了菜单,同时开了瓶餐前红酒,一边到酒一边叽哩哇啦介绍着,可惜我是一句西班牙语也听不懂,形同鸡对鸭讲。各国的饮食文化不同,中餐馆是先上茶,美国上冰水,阿根廷最奢侈,上来就是酒,真是无酒不成席呀。

莹莹杯中,流动着红宝石的妖艳,岸边熙熙攘攘,年轻人相拥着窃窃私语,年老的扶栏远眺,儿童的嬉笑声此起彼伏,浓浓的夜幕笼罩着天际……此时此景,不一醉方休,更待何时呢?席间待者频频倒酒,我一次又一次地说“No”;我想他大概误以为我不喜欢这种酒。当他又打开另一瓶酒的时候,指着酒瓶上的标签竖起大拇指嘴里说着什么,我只好点点头道谢。他非常专业地把左手放在背后,右手熟练地把酒缓缓注进了另一支高脚杯,月光下,酒杯晶莹透剔,拿在手中轻轻一晃,琼浆旋动,香气流溢,一首古诗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突然礼花在空中绽放,音乐奏起,待者又砰地一声开了一瓶香槟,啊,午夜12点到了,圣诞节来临了。一时喧嚣四起,好似中国人除夕守岁炮竹升天。各个餐馆的就餐客人都自娱自乐跳起了舞。有的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腰肢在狭窄的餐桌间穿来穿去,有的把小孩放在肩头,或牵着孩子的手随意跳着。河岸边一群群男女老少,翩翩起舞,或一个人跳,或双人跳,虽不苟言笑,却热力四射,是流行的街舞,亦是探戈的魂。其中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儿,跳得很投入,很随意,刚柔相济,变幻多端,引来不少围观的人。不少男士纷纷上前与其共舞。有年轻的小伙子,有中年的绅士,更有白发的老人;没有排练,却配合得那么天衣无缝,时而相对,时而旋转,时而踢腿……其潇洒流畅令人忘情。

我仍坐在餐桌前,把玩着手中的红酒,轻轻地抿一口,其香醇挑逗着你的舌尖,不禁感叹:阿!红酒,阿根廷红酒, 你是舌尖上探戈。

5/4/2011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