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前520 国民党开始为自己掘墓

来源: 2019-05-22 07:06:5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775 bytes)

七十年前520 国民党开始为自己掘墓

2019年5月20日,对于今天的网民来说是一个温柔的日子,情侣约会,暗恋表白,充满了甜蜜的色彩。但对于台湾人来说,这是一个残酷的纪念日——70年前的今天,台北国民党伪政权宣布在全部控制区(含台湾本岛、澎湖群岛及其它附属岛屿)实施戒严。

 

几十年来,“台湾戒严”的主要形象是白色恐怖、反共反大陆;特务横行,杀人不眨眼。但如果戒严仅仅是这些内容,以美国对台湾、对蒋家袒护之厚,恐怕到今天台湾还是蒋家第三代执政,如同岛国新加坡。

 

但由于蒋系政权的反动本质,也因为逃台军阀的贪婪,戒严的概念很快超出了军事防御和搜捕游击队,蔓延到基层社会和文化领域。

 

后来蒋家王朝被迫放弃世袭,乃至今天的国民党四分五裂,被貌似低能的民进党随意宰割,原因都可以追溯到70年前戒严时代的反动政策,下面是笔者对戒严各阶段主要社会影响的简述。

 

1自毁基础

 

“戒严”第一阶段,从1949年5月20日颁布《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布告戒字第壹号》开始,到1961年“雷震案”结束。在这段时间里,蒋记国民党政府还打着“自由中国”旗号,乞求更多美国援助。

 

所以,虽然已经宣布了戒严令,台湾省议会和地方县长还是进行正常选举轮换。即便大多数选举被国民党操控,还是要给 “友党”和“本地代表”留一些位置。

 

“友党”和“民意代表”想把戏演足,多少要说一点和国民党当局不同的声音,但戒严中的国民党自以为能操控一切,对这点“异议”也逐渐不能容忍。从50年代末开始,这些国民党自己捧起来的“本土政客”和“花瓶党”逐渐被踢出政坛。

 

在这一过程中,很多本土泛国民党势力被驱逐,甚至很多国民党统治大陆时期就当选“国大代表”的台湾本省人也因此受打击。以雷震案为由头,国民党在六十年代初将这批人全部赶出政坛。后来成为民进党大佬的游锡堃,陈菊都是此时和国民党决裂的中国青年党党员。

 

500

参加青年党集会的游锡堃(左四)

 

泛国民党阵营都不能幸免,“本土代表”遭受的打击更大。比如1948年台湾地区“国大代表”余登发、吴三连等人,在六十年代相继被投入监狱或被迫“退休”。

 

但由于根基深厚,这些人的影响力一直保持到九十年代,成为民进党崛起的基础。后来的美丽岛杂志发行人,连任四届民进党主席的黄信介就曾是吴三连的选举助手。

 

总的来说,大多数在戒严早期被“清扫”的政客本来对国民党颇有好感,否则也不会40-50年代就被钦点为“地方民意代表”。但随着国民党进入“戒严”状态,对这些台湾本地“精英”的容忍度越来越低,最终封闭了“本省人”的上升通道,把本地精英逼到了蒋家和国民党的反面。

 

2文化自杀

 

经过六十年代初的政坛整肃,国民党自认为在台湾已经掌控一切,“戒严”的范畴很自然地从政治领域扩大到文化领域,企图以暴力推行一套“先进文化”——虽然国民党自己也不知道何谓“先进”,只能把“外省”军官的生活习惯定为标准。这里聊举几例:

 

1966年蒋介石政府推出《加强推行国语计划》:宣布使用台湾本省方言(如闽南语)违法,将“依奖惩办法处理”。

 

1971年,台湾内政部门编印歌曲查禁手册,要求歌曲要“激励人心有元气,要庄敬自强,还要有党国”。否则一律查禁。至1987年“解严”,台湾相关部门已查禁歌曲八千首,其中绝大多数仅仅是因为使用方言发音。

 

500

台湾警备司令部下发歌曲查禁手册

 

 

1973年在台湾风靡一时的“云州大儒侠史艳文”因使用方言而被停播。

 

推行普通话本来不是错事,但是国民党军阀无法创造普通话的文化吸引力,而是粗暴地把多数人使用的语言定为“劣等语言”,这是日本殖民者也未敢贸然推行的政策。

 

所以,戒严的文化后果就是制造了文化隔阂,让通行闽南语,客家话的“本省人”抱怨再次“被殖民”。

 

随着中美、中日关系缓和,台北伪政权被迫在戒严中推出一系列宣示“正统”的文化攻势。本公号在《新加坡纪念五四》一文中提到过“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此时渐入高潮,连美国,日本的“靡靡之音”也在反对之列。

 

但台湾当局经济与政治完全依靠美日撑腰,军事上离不开富田直亮为首的日本二战军官团,因此不敢公开“查禁”日美文化产品,只能把日美文化改头换面,变成“民族文化”。

 

整个七十年代,翻录日本,美国歌曲唱片成为台湾一大文化产业,邓丽君到军营劳军,也是一面宣扬“文化自主”,一面高唱日本歌曲。这种自相矛盾的行为显然只有负面效果,台湾新一代知识分子纷纷投入“党外集团”,“美丽岛案辩护律师团”推出的陈水扁与谢长廷就是典型案例。

 

500

美丽岛律师团,前排左起为陈水扁,苏贞昌,谢长廷

 

3为戒严而戒严

 

八十年代,台湾经济已经相当发达,客观上文化创新越来越多,国民党官僚自己也知道“戒严”是一个笑柄,然而蒋家还在,外省军官集团还要维护自己的地位,因“戒严”而获得权力的一大批官僚害怕失业和清算,所以,“戒严”继续推行,“反攻大陆”继续宣传,所谓“汉贼不两立”是也。

 

为此,国民党不惜打压自己曾经最忠实的工具——赴台老兵。宁可看着几十年未见亲人的老兵逐个病逝,也坚决坚持所谓“三不政策”,禁止两岸相互探亲。

 

此时,国民党的法统依然依赖于大陆带来的“千年立委”“和“万年国代”,这些职务本来已经因为“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成为终身职位,现在国民党居然还妄图世袭,让这些老官僚的子侄“继承”职位,如同蒋经国继位做“总统”“。

 

这些倒行逆施,把“戒严”最后几年变成了笑话集锦,并实际上摧垮了最顽固的国民党军阀的执政信心。蒋家派黑社会杀手杀死作家江南后,美国果断抛弃蒋家,1987年国民党被迫宣布“解严”。此时放眼台湾,国民党几乎不知道还有谁是自己的真诚支持者。

 

结局

 

进入九十年代,反台独的“党外人士”与国民党“改革派”一起组成新党,而代表台湾本省利益的国民党人李登辉也与民进党暗中合流,自此蒋系国民党被抛进历史,剩下的国民党反动派也基本沦为笑料。若非有几十年盗窃而来的“党产”撑住,怕是等不到郭台铭救急,就得烟消云散。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