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行-优胜美地

来源: 2011-09-03 09:48:2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7957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美国严教授 ] 在 2011-09-06 07:47:47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来美国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看看加州。经常到旧金山和圣地亚哥去开会,完了也没有想到游游加州的高山大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开完会就往回赶,主要还是放不下工作和家庭,年幼的孩子比什么都重要。但我们对加州的向往始终没有间断过,因为时不时听朋友和亲友们说加州如何如何好。还有在超市经常买加州的柑桔和水果,堆得小山似的,那么远运来还那么新鲜。朋友来访,带一瓶加州葡萄美酒,在高脚玻璃杯中晃一晃,闻一闻,尝一尝,都构成了对加州的美好眷恋。

以前在纽约求学时就知道大陆那边加州有个Yosemite,当地的华文报纸旅游版翻译成优胜美地,这名字翻译得很有水平。后来多多少少看了一些关于优胜美地的介绍,心仪已久,时不时和太太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筹划着如何去玩。但一到假期就往中国跑,放心不下年迈的父母,为人子女,至孝为上。

一晃三十年就过去了,对加州始终不甚了解。大女儿今年从耶鲁考上了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全家相送,这一辈子总算没有白辛苦。她因为学校有活动,开学典礼前由学校组织到大山里和同学们野营聚会,不能和我们在一起,于是中间有几天空档,我们马上剑指优胜美地,早早安排好了行程。孩子们都走了,我和太太订好了各种旅游计划,辛苦到了头,世界是属于我们的。

 

 

八月二十一日

 

早晨我们开着租来的车离开旅馆出了San Jose,沿120号公路东行,沿途都是黄山大坡,干干的黄草覆盖其上一望无际,偶见一些黑黄牛群散落其间懒散吃草,旷野的景象令人颇为失望,和脑子里富饶的加州不相称。不过我的怀疑并没有持续太久,渐渐地,路边出现了葡萄园,先是一小片,后是一大片,再后来成片成片,像绿色的地毯镶嵌在黄色大地上,湛蓝的天空下饶有风味,幻觉中似有酒香在空气中弥漫,令人陶醉。车一路驶过,两边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红白夹竹桃,风中摇曳,夺人眼目。

车的前方白云飘渺,在其笼罩下淡淡地显出巍峨大山的轮廓,隐隐约约,灰灰蒙蒙,延延绵绵,平地而起横阻在远方。一面开车,一面想象着大山深处的景色,这次探险不知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和奇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向往,夹杂着莫名的担忧。

车的响声越来越大,说明上山的坡度越来越大。山的面目呈现出来,渐渐清晰,黄色的山体越往上绿色越多,灌木丛变成了矮树,东一棵,西一棵,并不成林。扭头侧望,不觉已经到了半山腰,山下的景物渐行渐远,越来越小。向上看去,一山叠一山,层层叠叠,一峰连一峰,峰峰相连。

陡然间,路边有路标提示,往上8英里为曲折弯道,行车小心!公路开始左弯右扭,车头忽东忽西,脚使劲地踩着油门才得以保持上升的车速,心情不觉顿生紧张。车扭着秧歌爬坡,不敢再看旁侧山下,因为已经深不见底。身边夫人比我更紧张,不断提醒不要开太快,小心小心,徒增紧张气氛。特别是车从外向内拐时,车头指向半空,向前多开两尺就会掉下悬崖,一去不复还,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不容易开完了这8英里,有一小段略微平坦之路,稍稍心安,以为完事,不料前面又有一块牌子提示,往上6英里为曲折弯道,行车小心!!不觉大惊失色。于是刚才的惊险又开始重复,而且弯更急,坡更陡,山更高,心更悬。此时隐隐觉得胃中酸楚,赶紧向太太要了一粒Complete Pepcide放入口中嚼下抑制胃酸,心中才有了一点镇定。望着车旁云雾缭绕,路旁的提示已经升到海拔六千英尺了,于是紧握方向盘,目不斜视,一心一意盯着前方开车。前两天刚得知拿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科研经费,于是就和太太聊这个轻松话题,以分散注意力。车到山顶,有一家小吃店,在旁边停了下来。上完厕所,站在山边往下望去,连飞鸟都不见了踪影。山风起处,白云飘飘,一览众山小。这感觉有点像八五年和太太登峨眉山,站在金顶看佛光往下眺望的心情。那时刚到美国留学,朝气蓬勃,花了一天半用双脚在崎岖的陡峭山路上爬上了金顶。今非昔比,岁月在我们身体里留下了各种各样的痕迹。看看身边上芝大的小女儿,一副摇摇欲试,兴高采烈的模样,依稀能看见我们当年的影子。

又拐了几道弯,来到Yosemite进口处,每人花二十美元买了一张门票。进门后公路不似前面陡峭,两边松树蔚然成林笔直挺拔,茂密起来。沿途山地细碎紫花贴地开满了路旁,阳光下欣欣向荣。拐了一个弯,天地间突然开朗,一个大峡谷凸显眼前,将两山隔开。忍不住在一个路边开的微型停车小空地歇了下来,观赏这奇景。远远望去,对面花岗岩山势刀劈斧削而成,绝壁千仞,寸草不生。整个一座山从上到下仿佛一块巨大的完整石头,顶天立地,阳刚气十足,莫非为当年女娲补天遗留之石?尽管看不清我们这边,应该和对面山体是一样的。何以见得?垂直而下几百米处汽车像甲壳虫一样在脚下山岩处爬行。忍不住摸摸身边的山石,冰冷坚硬。

沿着花岗岩凿出的公路贴壁下山,奇峭无比,惊险万分,中间还钻了两个山洞。不像中国,沿途没有文人骚客们的题字,山的景色却不减丝毫。下到山底4千来英尺的Yosemite Valley,地势慢慢平缓,不期然乱石丛中,露出潺潺流水,萋萋芳草,应验了有山必有水。逆清澈的溪流而行,两岸垂柳依依,阳光斑驳陆离,草甸中麋鹿徜徉,颇有陶渊明笔下世外桃源的歌舞升平景象,恍如隔世。正疑惑这水从哪里来,却见侧前方一条白色瀑布遥挂前川,飞击下来,其声轰然。路边大家都停下车来,驻足仰头眺望。望着飞泻的瀑布,李白一千多年前吟唱的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绝句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脑子里。那随风而动的纤细瀑布,颇似李诗仙胸前的长髯,飘飘洒洒,仙气十足。我深深遗憾李白没有生长在这里,要不然又会有多少千古名句流传于世。观望良久,弃车沿山路小道而上,来到瀑布边,水珠四溅,凉爽宜人,人满为患。翻看说明,此乃Bridalveil Fall。当地印地安人认为,吸了此瀑布的雾气,结婚的机率就会增加。

因为大女儿在斯坦福大学行程的缘故,我们房间订得晚了点,只剩下帐篷式住房。住进去后,感觉倒也不错,参天松树林子里一排排白色帐篷贴着山岩峭壁排开,别有风味。每个篷子里有四张床,每张床上有两条厚毯,厕所公用。夜幕下,灯光从各个帐篷里透出来,在树林的清香里闪闪烁烁,和峭壁顶上的星星遥相呼应。夜里万籁俱寂,明月当空。到了半夜,气温剧降,隔壁帐篷里小儿的啼哭声划破夜空,清晰嘹亮。

 

 

八月二十二日

 

一大早,用过早餐就来到车站,买了去Tuolumne Meadows的车票,每人23美元。司机有岁数了,车技娴熟开得很快,毫不含糊。大公交车沿我们昨天下山的路上山,到了山顶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车沿着山的脊背而行。昨日因为开车,心情紧张,不曾好好观赏沿途风光。现在放眼望去,满眼巨峰无数,乱石穿云,像一个个仗剑侠士,心气高昂地欲与天公试比高。望着这莽苍苍的群山,刚直的含义一目了然。山脚下,墨绿的松树紧紧依偎着山体,寒风中默默地陪伴着山大哥度过无数的寂寞春秋。青松们似乎敬仰山的挺拔,一个个学着山的样子挺直了身子,耸立着。这里容不得歪歪扭扭,谁要是弯曲了身子,就是对山的不敬。

司机一路讲着笑话,告诉我们已经到了海拔八千英尺了。不知不觉中到了一个去处,叫Olmsted Point。司机停下车,说这里一定要看看,很值得一看。我们下了车,只见满山满坡光溜溜,无数鹅卵巨石蹲卧其上,好像被一个力大无穷的巨人抱放在这里。这是古代冰川的杰作!如果说我被刚才山的伟岸而震惊折服,现在我彻底无语了。坚硬如山者,竟然被脆弱的冰雪摧残如此,玩弄于股掌之上,真是不可思议。试想当年,天公震怒于山的高傲和不敬,聚水汽于山巅之上,凝聚成冰,重压其身,山自然不肯屈服。天公巧施法力,将冰雪融化,以百万年之功力,水滴石穿,巧点其穴,消弱其身。然后重新结冰,融化之,循环反复。久而久之,山不堪其辱,轰然倒下。坚冰以摧古拉朽之势,将顽石奋然击碎。我脑海里呈现出了远古时天摇地动,飞沙走石,冰雪飞溅,日月无光的骇然场景。山和水像两个自然界旷古斗法的侠客,水以柔克刚,化有形于无形,山大侠败下阵来。当然山并不是被冰川一次打倒的。Yosemite地区的大山大约形成于一千万年以前的造山运动。一百万年以前,冰川开始在这里形成。冰的厚度最多达到过4000英尺厚。据山前记载,最近一次冰川推移发生在几万年以前。

司机招呼大家上车,我们继续前行。不远处路旁静静横躺着Tenaya Lake,像一个不施胭脂的少妇,静美恬淡,明媚皓齿。水在这里收起了冰雪的冷酷无情,一展温柔。大概有感于山的刚毅不屈,湖水揽山于怀中,用白云细纱轻轻擦抚伤痕累累的山大侠。山似乎不为所动,湖水中仍然挺直了身子,昂着高傲的头,看了让人于心不忍。

            我们在Tuolumne Meadows下了车。司机说给我们四个小时,下午两点半回过头来接我们。这里是Yosemite最大最高的草甸。偌大一个草甸,无飞禽走兽,四周围山峰略剩些许残雪,阳光分外刺眼。高原的风频频拂面,凉爽宜人。这里没有照片上拍的好看,大慨是因为仲夏的原故,据说要晚春初夏来才好看,雪峰下山花烂漫。不过平眼远远望去,草甸野花点点,风吹草动,不大的一条小溪像一条水晶蛇,弯弯曲曲地游过芳草地。溪上一小桥,三五大树其旁。树旁择地而坐,依阴而息,一面观赏小桥流水,草肥水美,一面享用中餐。吃饱喝足之后,和太太小女儿绕着大草甸远足绕弯子,沿途涉猎高原风景。来到一个好去处,隔着松枝远远眺望,溪水其前,苍松其后,雪山为背景,宛如一座人间仙境。少年时读徐霞客游记,每每为其精彩的地理描述打动。看着眼前的佳境,不免又为徐霞客感到遗憾,憾其未能来此地考察。想到这里,心中不免发笑,昨日为李白遗憾,今日为徐霞客遗憾,自作多情了。眼见溪水清澈见底,白云悠悠,忍不住脱了鞋袜下水,享受其乐。不料刚一下去,水温冰冷刺骨,赶快抽身上岸。这水原来只能看,不能碰,心中不免悻悻然,用录像机拍了个够。

            玩了整整四个小时,司机准时来接,沿路返回,将早上来时的旖旎风光又重新回味了一遍。回到住所,天色还早,大家看着地图商量了一下,决定到一个叫Mirror Lake的地方看看,不曾想又来到了一座人间仙境。夕照下,峡谷的山半明半暗,穿过一个不大的草甸,沿着松树大道漫步而行。松林里搭满了各色自带帐篷,组成一户户野外人家。篷前树后,小儿嬉笑打闹,其乐融融。

到了镜湖附近,溪水湍急,于巨石中穿行。转过一道弯,不料柳暗花明又一洞天。其实这里并没有湖,只有Tenaya Creek,弯弯曲曲,碧草相拥,柳树掩映,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羞羞答答,夕阳里从幽暗的曲径中半遮半掩细碎莲步款款而出。游客们惊艳其美,纷纷涉足其中,躬身掬水而饮。特别是一帮欧洲的游客们,来来往往,欣喜异常,尽情享受溪流的美姿美态。有一家英国人,两个中年夫妇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子女,一家四口干脆躺在溪边的沙地上看起书来,悠闲自得,忘情于山水之间。我呆呆地看着他们,不免深深触动,这一家人勾起了我少年时的回忆。在中国也有一条河,也有这么美,我年少寂寞,曾与那条河终日相伴,躺在它身旁的沙滩上潜心读书,暗自修行,与鱼儿作伴,白鹤为友,陶冶情操。不敢再想下去了,要不我的眼泪会掉下来。

我和小女儿也学他人,忍不住下到溪水中。水底的沙子不似海边的沙子细腻,很粗糙,有点硌脚。小溪的旁边耸立着Half Dome,山顶圆浑,夕晖下上明下暗,像一个敦厚少年守护着娇宛溪流。听说山的背面有索道供游人攀登。不过第二天听说有个登山者摔死了,正好是我们在那里的时间。

 

 

八月二十三日

 

尽管玩得意犹未尽,可惜时间不多了。今天得赶到Sequoia National Park,行前计划时,这是小女儿中意的一个地方。沿41号公路从南边离开Yosemite,山路不似120号公路陡峭。下到平原地带,到Fresco 用中餐。然后折向180号公路。沿途又见黄草地,上面铺上一大块一大块地毯似的绿色葡萄园,只是夹竹桃多些,一垄一垄成片开花,蓝天下花枝招展,迎风摇摆。

沿180号公路重拾山路,顺山而上,进入Sequoia National Park地界。结果重现前天一幕,硬着头皮在陡峭的山岩边扭秧歌,玩心跳。这里的参天大树比Yosemite多,窄窄的山巅上笔直的松树排成单行,像一道屏风。车过处,如同在树尖上行使,神奇无比。我开着车,没工夫看下边。问太太下面风景如何,太太闭着眼说:不知道。

好不容易到了大门处,门票20元。前面分岔,一路开向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一路开向Sequoia National Park。根据GPS指向,我们拐向了198号公路去Sequoia National Park。前行不远,来到Quail FlatKings Canyon Overlook两个平台,此二处为整个大山区的制高点,分两边遥望延绵起伏的恒古大山,逶迤莽莽。根据山前图示,树丛中冒尖着,就是有名的红杉(sequoia)了,它们的顶部有点圆。因为被其它大树遮着,看不见它们的真面目。

继续向前行,却慢慢下坡。开了一段才回过神来,原来离开了山顶,后悔刚才没有在山顶多呆一会。老远看见有人和路旁的巨树照相,停下相问,这就是传说中的红杉了,它们那伟岸的红色身躯让近旁的参天松树们相形见拙,为佼佼者。不过第二天到了Giant Forest,方知更有树中王者,此乃小儿科也。

开了一天车,有点累了,我们在Wuksachi旅店住下。因为我们是一个星期前才预订的房间,只有一间最贵的房间剩下,房间自然上乘,两个房间窗含青翠,山岭历历在目,空气中溢满了松柏的清香。打开电视,华盛顿发生了五点八级地震。

这里吃晚饭要事先和前台打招呼,定好几点。安顿好房间,我们沿着旅店附近的休闲小道漫步而行,细细品味这大山深处的幽然景色,满山漫野,秀色可餐。来到餐厅,都是上好的木头做成。昨天开车的司机和我们闲聊,问我们还要去哪里。听说我们要到Sequoia,他告诉我们这里的食物上佳。等到食物上桌,果然名不虚传,应验了老司机的话。冥冥夜色中,满餐厅里欢声笑语,明灯高照,窗外树涛声一阵阵飘进来,正明月当空。

 

 

八月二十四日

 

早上醒来,窗外已是满眼阳光灿烂,绿色无边。用过早餐,收拾好行李,开车沿198号公路继续前行。到了Lodgepole Visitor Center(海拔6720英尺),换乘shuttle去看General Sherman 红杉树,去朝拜这颗树中之王。以前看过许多关于这颗树的介绍。特别是一幅十几人环抱于树下的图片,让人印象深刻。下了车,拾级而上,满山坡都是挺拔千年的古杉古松,仰头望去,顶端翠枝与蓝天白云相接。及至来到General Sherman红杉树前,不由得为之深深震撼。据树前介绍,这颗世界上最大的红杉树活了两千三百到两千七百多年,比秦始皇还老。它在这里已经茫然四顾了两千多年,前不见古人,后有来者。环顾四周,它的子子孙孙们和它一样高大挺拔,毕恭毕敬地环伺近旁,陪伴它度过无数春秋,历尽沧桑。阳光从树缝里照射进来,在众多巨树的躯干上留下了斑斑驳驳的亮点。这无数的亮点随风移动,似乎要向游人们诉说每颗树的来历,和古往今来发生在这深山老林里的故事,一桩桩,一件件。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怀着敬仰的心情,仰头望着这些老前辈们,悉听它们的教诲。大家流连忘返,不愿离去,纷纷在大树前合影留恋,作为永久的纪念。有一棵逝去的大树,其截面立于公园内,从年轮计算,它活了两千三百年,经历过八十余次火灾。我用手举过头顶轻抚年轮的中心,心中苍然,这可是两千三百年前生长的呀!时光无限,岁月无情。

回到Visitor Center,换车继续沿山路下行,沿途红杉树不断出现。到了Giant Forest Museum停下,这里红杉树更是比比皆是。据红杉博物馆介绍,这一带是世界上红杉树最集中的地方,红杉树适合生长于海拔5000到7000英尺之间的山林地带。附近有一条一英里多长的山间小道供游人涉足观赏古红杉,可惜时间紧迫,没有能进去走走,多多拜访这世上稀罕之物。过了此地,前面车道异常曲折,加之修路,只让单向而行,耽误了许多时间。在很短的一段距离内,峰回路转,一下子从6000多英尺下降到2000多英尺,刚才还在山下的树木,不一会就在山上了。

 

出了山,又见一望无际铺满干草的黄山大坡和碧绿果园。那感觉有点像经过了一趟时光隧道后从新回到现实人间。回头远望,大山渐渐远去,那云雾缭绕下的群峰,深藏世间奇迹。这一趟进山,纵横古今,遍尝自然界的各色风采。读山,如同读一部历史和地理书籍,时光老人在上面记载了古往今来无数的奇闻异景;听水,堪比欣赏一部美妙乐章,其间包含了天地山川不尽的天籁音响。

开着车恋恋不舍离开这里,此趟真是不虚此行。再见,Yosemite!再见,Sequoia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完稿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定稿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加州行-优胜美地
  • 红卫兵(纪实文学-少年往事)
  • 《隆中的风铃》
  • 苟安室(纪实文学-少年往事)
  • 七七年高考(纪实文学-工人阶级)
  • 所有跟帖: 

    写的精彩,加点照片,会更出彩。 -淡白儿- 给 淡白儿 发送悄悄话 淡白儿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9/03/2011 postreply 17:01:14

    CO:写的精彩,加点照片,会更出彩。 -arge- 给 arge 发送悄悄话 arge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9/03/2011 postreply 17:07:29

    风景好的照片上太太和女儿占了主角,没办法登。哈哈。 -美国严教授- 给 美国严教授 发送悄悄话 美国严教授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9/03/2011 postreply 21:24:48

    典型老学究写的游记。就算论文也要有照片的吧? --realblue-- 给 -realblue- 发送悄悄话 -realblue-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9/03/2011 postreply 19:47:10

    不发照片也能引人入胜,才是好游记。 -美国严教授- 给 美国严教授 发送悄悄话 美国严教授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9/03/2011 postreply 21:28:16

    老先生上网写文章精神可嘉, -苏.苏- 给 苏.苏 发送悄悄话 苏.苏 的博客首页 (201 bytes) () 09/04/2011 postreply 06:33:38

    我老吗? -美国严教授- 给 美国严教授 发送悄悄话 美国严教授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9/05/2011 postreply 14:13:50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