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壮丁的悲惨生活,像狗一样用绳子拴在军营里zt

来源: 2019-10-21 17:59:1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404 bytes)

抗战时期的1937年至1945年,国民政府的官方数据显示全国总抓壮丁1400多万人。不过国民政府内部负责兵役的人员早已指出:这个数据被大大缩小了。当时拉了多少壮丁?已经成了一笔糊涂账,无法考证。但无论总体数据是多少,壮丁大量非正常死亡,却是血淋淋般的现实。

许多壮丁从被征募的那一天开始,他们所踏上的就不是一条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的道路,而是充满了死亡的悲剧之路。来自国民政府各层腐败官员的层层克扣使得壮丁们本就不多的粮饷变得所剩无几,加上在前往部队途中和壮丁营的虐待和残害,难以计数的壮丁因此而死于非命。

 

在贵阳的一个壮丁收容所里,有人曾经和广州的壮丁谈话:“你们从哪里来的”?他们说:“广东曲江来的。”

“你们一共多少人?”

他们说:“我们从曲江动身的时候有七百人,可是现在只剩下十七个人了!”

询问的人惊呆了:“怎么会只剩下十七个人呢?是不是在路上跑掉了?”

他们说:“先生,没有人逃跑啊!老实说,能逃跑到哪里去呢?路上好多地方荒凉极了,不但没有东西吃,连水都没得喝。我们沿途来根本没有准备伙食,有的地方有的吃,吃一点,没有吃的就挨饿,可是路又不能不走,而且好多地方的水喝了之后拉肚子。拉肚子,患痢疾,又没有药,所以沿途大部分人都死了。”

就算到达壮丁营,这些壮丁也像狗一样用绳子拴在营里,因为怕他们逃跑,简直没有丝毫的自由,动一动就得挨打,至于吃的东西更是少而粗劣,仅仅是维持活命不让他们饿死而已。

在湘西通往广西的路上,随处可见野狗争食那些因死亡而被丢掉的壮丁尸体。这些野狗常因抢夺一条新鲜的人腿,而红着眼睛厉声低吼,令人毛骨悚然!有的地方,死掉的壮丁们被埋起来,但埋得太草率,往往露出一条腿或一只脚在地面上,有的似乎还在那边抽搐着,很多人还没有完全断气,便被活埋进去!贵阳城外,有一处壮丁经过的地方,因为弃尸太多,空气里充满了浓烈的臭气,令人窒息欲呕。

以上内容是蒋梦麟回忆录《新潮》所记载下来的。蒋梦麟当时是红十字会的会长,前去视察壮丁收容站的情况。他把他所见所闻如实地记录了下来,壮丁们的惨状令他震惊,而这仅仅是当时中国壮丁悲剧的九牛一毛。蒋梦麟在提交给军事最高当局的一篇视察报告中报告了对壮丁存活状况的评估:“据红十字会医生经验,四壮丁中一逃一病一死,而合格入伍者,只四分之一,是为百分之二十五。以询之统兵大员,咸谓大致如是。若以现在之例计之,恐不及百分之十矣。”

更有甚者,有的军官把壮丁作为走私货物的运载工具,利用壮丁去补充区的机会运输货物牟利。比如泸州师管区补充团团长肖子荣,第五补训处的团长伍克明等,利用到云南交兵的机会,各带一万斤川盐到云南贩卖,全部用新兵肩挑背驮。这些新兵在长途行军中,由于负担太重,过分疲劳,又吃不饱,穿不暖,大半在沿途病死。

更有人用壮丁运输违禁品,甚至与日本人做交易赚黑心钱,据调任到河南淮项师管区代理司令的李昭良说:“河南遭遇大旱,从安徽阜阳运输粮食到灾区卖。后来阜阳也缺乏粮食,到沦陷区买也很困难,用现洋是买不到的,只能用水银去换,水银是日本制造军火最紧缺的物资,须到重庆去换,而水银是国民政府禁止出口的,我们便设法请求把壮丁送到重庆去交,这样由河南运兵到重庆就可以利用壮丁挑运一些物资去重庆换水银,换到的水银再由送兵干部带回河南。通常是以新兵50%的死亡率换取一点水银。”

而当壮丁们历经艰辛到达壮丁营后,本以为能得到给养和休息,殊不知这不过是到了另一个地狱,壮丁营的环境更加恶劣,缺粮少药被服不足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变,壮丁们仍然在生死线上挣扎。

美国军医官莱尔·史蒂芬森·鲍威尔上校,在回忆中描述了贵阳的一处壮丁训练营的情景:“新兵中心位于城外数里的一个小山沟里,它由分隔在互相可以看得见的不同村庄的房屋所组成。我们首先来到所谓的医院或诊疗所。我曾经见过许多可怕的景象,但是从来没有什么能像这所医院那样吓我一大跳。它的房屋是一个长长的泥土地面茅草屋顶的棚子,它的四壁实际上都已不存在了。大约有七八十人躺在棚内的木板上。两、三人盖着杂色的旧大衣,其余的人只有衬衫,裤子,或光着脚或只有草鞋。为了取暖,他们尽可能的紧地躺在一起。他们病得太厉害以至于不能起床大小便。因此那里的肮脏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继续去村庄查看一些营房。我们发现这些农房都统一地被隔开。在房子的顶部放置了木板。这些茅草顶屋檐下的小小空间,就是新兵的宿舍,一个中士告诉我如果不让他们睡在这,他们在夜里就会跑光。”

然而即便如此,新兵营的守卫仍然不放心,在晚上还要拿走新兵的所有衣服,而不管是不是冬天,做到了这个份上但是依旧有人会逃跑。这些壮丁以四五十人为一个单位挤在很小的房间里。而这样的壮丁营在当时并不是什么新闻,许多在壮丁营工作的医生都见怪不怪了。当他们从美国人那里听说了欧洲布尔逊集中营和布钦贝尔德集中营的情况后,都对美国人说:这些对集中营的描写和壮丁营里发生的事几乎一模一样。例如在成都附近的一所壮丁营每年要接受四万名壮丁来训练,但是由于疾病,饥饿,寒冷等原因只有八千人活到训练结束。1940年一名国民党役政检查人员在上交的报告中指出壮丁和新兵的营房“污秽,混乱,拥挤,士兵们衰弱憔悴,他们的衣服像破布条一样挂在身上,像乞丐一样”。

按照国民政府的规定,新兵每天要有不少于24盎司的米饭和每月至少一磅的肉。然而这项规定从来都没有落实过,来自管理层深入骨髓的贪腐将一切肉、盐、油从新兵的饮食中夺走,最后到人们桌子前的只剩下不到350克的掺沙子的糙米饭以及一点点副食费,有时只能就着盐水下饭。至于医药卫生状况,易劳逸在《蒋介石与蒋经国》一书中这样描述:“卫生状况和医疗手段极端缺乏,军营内没有任何洗澡设备,伙房常常就在厕所旁边,饮用水很少煮沸,士兵们许多人有传染病,把他们沾有细菌的筷子伸进同一个锅里,痢疾广泛蔓延。疾病和营养不良严重地削弱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例如第13军甚至不能做到,进行一段短距离的徒步行军后,而没有大批的掉队。”

在整支军队里只有1000、2000个合格医生,因此每1700到3400人只有一个合格医生,而美军里每150人就有一个医生。而当有了称职的医生时,他们又被设备和医药的短缺所妨碍。此外一个更常见的问题是腐败的官员们常常卖掉那些能搞到手的为数很少的药品,许多使用的药品不是假货就是掺了水的。

而这些情况则一起造就了壮丁上百万的死亡。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国民党后来越来越失去民心,竟然靠抓壮丁来扩充队伍,这种行为简直等同贩卖黑奴,比北洋时期的旧军阀还大为不如。 -白云蓝天- 给 白云蓝天 发送悄悄话 白云蓝天 的博客首页 白云蓝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21/2019 postreply 18:26:12

唐宋元明清,五代十国,或大一统,或分治,前提是"政治清明",反之则内乱外患,、:悲惨故事无数…, -青松站- 给 青松站 发送悄悄话 青松站 的博客首页 青松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21/2019 postreply 20:17:53

这方面的悲苦,还有地方军的,以前读过当年国民党官员的回忆文章,都有提及…… -青松站- 给 青松站 发送悄悄话 青松站 的博客首页 青松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21/2019 postreply 20:19:36

这跟淮海战役时裹挟百万民工性质一样吧? -obama_北美101- 给 obama_北美101 发送悄悄话 obama_北美101 的个人群组 (110 bytes) () 10/22/2019 postreply 07:56:36

裹挟?土共兑现了土地支付了报酬,不然怎么打着打着国军都投奔共军了呢? -头发与财富成反比- 给 头发与财富成反比 发送悄悄话 头发与财富成反比 的博客首页 头发与财富成反比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23/2019 postreply 00:41:4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