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ing 藤校就是不欢迎小中男,觉醒吧

来源: 2019-01-10 11:00:5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363 bytes)

能够去常春藤盟校读大学,是世界上很多孩子的梦想,尤其是目前的中国人,尤其为此无比疯狂。

先声明一下,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给华人上藤校难找借口,恰恰相反,我是在积极思考华人如何在美国打开局面,能够不再受歧视,更加方便的进入藤校,把美国变成第二个菲律宾。

我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指出,华人父母看问题格局太小,看不到背后的种族竞争的暗流汹涌,所以出发点从一开始就是有问题的。下面展开来说。

藤校不仅仅是个学校,这些学校是美国国家的支柱。

意思就是说,这些学校是为美国培养未来的领导人的,是培养领导人的摇篮,尤其是其中的法学专业、经济学专业、商学专业甚至数学专业。你的孩子如果进了藤校,那就意味着你的孩子将来很大几率会成为领导人,管理其它的人。

美国的精英们奉行的是英国式贵族文化,西方贵族文化又是极在乎血缘的。一个领导人哪怕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如果有一天发现其血缘不对,也会立刻被赶下台。一个领导人哪怕只会夸夸其谈,正事不会干一件,只要血缘对了,也可以继续当领导人,无非是找些贤能的人辅佐他。不信的话,奥巴马就是个例子。奥巴马当总统不是因为他自己多么能干,而是因为他妈妈拥有贵族血缘。

从这个意义上讲,藤校已经不仅仅是藤校了,它更多的关系到谁的血脉、谁的子孙能继承这个国家的问题,跟录取的人优秀不优秀关系不太大(中国没有这个问题是因为中国的种族高度单一)。

当父母的,你们自己琢磨琢磨,白人有可能把国家交到华人手里,允许自己的后代让你华人使唤吗?

白人或许不在乎自己的儿子找个华人女孩当妻妾,但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国家被外族人的儿子继承,自己的女儿给外族人的儿子当妻妾。

想通了这一点,你就知道为什么华人孩子,尤其是华人男孩上藤校这么难了。

那些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上藤校,一门心思逼迫儿子玩命学习的家长,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别说你的儿子上藤校的几率极低,就算是真上了,他也就是个魏忠贤、李莲英的角色,绝对没有可能作为国家栋梁来做大的决策。

我的point就是两条:

1,藤校不是你聪明努力就能上得了的,更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你的种族和性别,所以华人比其他种族爬藤难的多得多,而华人女孩远比华人男孩有优势。

2,爬藤不能改变你的孩子将来被其他种族压迫和剥削的处境,这是人口数量对比和种族竞争的规律决定的,也跟你的孩子表现如何无关。

如果你还听不懂我的话,查查马来华人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就大概能明白了。难道你相信马来猴子的智商比华人高吗?

话就说到这里,如果不中听,就当是大街上的流浪狗叫了两声好了。

【网友热议】

greemint (大农村tier4艺术烤蹄)

说的也不一定对,遇到最好的一个学术partner,是个年轻的白人老师,腾校毕业的在破州立,也就这老师的眼界见识够一直申请国家级项目了当然最后也没留住,往上跳了,如果你在学术圈想发展的更好,当然好学校资源更多,优秀的人更多,其他圈子同理

为什么那么多老中千人混到4050还要回国找资源,不就是在美国没念过本科,语言沟通能力差,自己空有本事,上头不认识人,先天资源不足么,人家腾校本科兄弟会早就抱团混了

wayofflying (小破熊)

我那篇的意思是美华别指望自己的孩子能靠努力就上藤,其次即使侥幸上了藤,也不是就一劳永逸了,要出人头地还是得靠美华之间互相帮助和提携,跟烙印一样。

Bifujian (哈哈儿)

小破熊见识还是有的。如果女孩送进藤校将来嫁老外还有可能跳出被歧视的底层。男孩就算了,进去了也是被打击鄙视的底层,心理上有了阴影一辈子可能都毁了。上个公立找个马工当个中产还是不错的。

ChinaGirl (唐人女)

哪里都一样,在中国你也不会欢迎1个160cm不到又黑又瘦满口乡音东南亚人模样的人来当大官,大家不仅是同一种族同一文化,还是同一民族呢。这模样的人上过北清也不会当得成官,所以入学几率几乎为零。外籍除外。但外籍也就上学容易,出来社会这东南亚人的模样还是要招来歧视。

===========================

附:美国领导人与英国王室的关系

“黄蜂”——也称“胡蜂”( 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财团和所称“咱们一伙”( Our crowd )的犹太财团联合统治着美国,但双方之间的百年争斗也是不死不休。

[黄蜂族是统治族群]

在美国真正居于统治地位的族群,即所谓的“ WASP ”(即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的简写,含义是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新教徒)。因为英文中黄蜂的拼写也是 wasp ,所以有很多人(包括很多 WASP )就戏称 WASP 为“黄蜂”或者胡蜂。

洛克菲勒祖上是从法国逃到德国的胡格诺教徒, 而摩根和盖茨则属于盎格鲁撒克逊(日耳曼人的一支,罗马帝国崩溃时入侵不列颠,是近代英格兰人的祖先)。沃伦·巴菲特父系祖先也是胡格诺教徒,从他的母系算,则可以上溯到英王爱德华一世。

每次美国大选的时候,黄蜂族谱专家都会列出候选人跟英国王室的亲缘关系,如果哪个候选人跟英国王室一点关系都扯不上,那就基本上没戏了。因为几乎所有“黄蜂”的 family tree (族谱)上都写着跟英国王室有关系,当然这关系不一定真实。但如果一个候选人跟英国王室扯不上关系,那就说明这个人跟“黄蜂”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黄蜂”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纯外人当总统的。要是副总统,则可以放宽标准,跟法国王室或其他欧洲显赫王室有血缘关系也可以。

奥巴马要从母系方面深挖,他的祖先也有两位“牛”国王:一个是爱德华一世(就是《勇敢的心》里那个狡诈的英王长腿),另一个是苏格兰的狮王威廉一世。

到谷歌网上搜搜,哪个美国总统与英王家谱没有点远亲关系?

布什的祖先乃是英格兰王查理二世。他跟英国女王,甚至戴安娜王妃都是亲戚。穷人家的孩子克林顿的父系是爱尔兰人,查不到什么,但其母系也是从 1227 年到 1272 年统治英国的亨利三世的后人。

这样算来算去,美国大部分总统都是亲戚,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有些是因为他们大多是“胡峰”。

“黄峰”不但主导着美国政治,而且主导着经济,主导着整个社会。跟盎格鲁撒克逊人关系最近的族群要算德裔。德裔大部分也是新教徒,而且盎格鲁撒克逊人本来也是日耳曼人的一支,所以大家本来就是亲戚。爱尔兰人又出了肯尼迪这样的世家大族,所以爱尔兰人也算“黄峰”外围。东欧裔、拉丁裔、意大利裔、犹太人、黑人等少数民族,都算非主流。

[犹太财团“咱们一伙的”控制美国的经济]

当年是犹太人资助的共济会主导了美国建国。罗斯柴尔德银行纽约分支机构的奥古斯特·贝尔蒙( August Belmont )、约瑟夫·( Joseph Seligman ),以及莱曼兄弟公司的菲利普·莱曼( Philip Lehman )、朱尔斯·贝克( Jules Bache ),以及高盛公司的马卡斯·高德曼( Marcus Goldman ),还有库恩勒伯公司( Kuhn,Loeb &Company )的雅各布·希夫( Jacob Schiff )是这次投资或者说投机的主要参与者。

贩棉花的莱曼兄弟从南方搬到纽约开了银行。而倒腾服装的勒伯和老高(后来创立高盛银行的那个高德曼)出于对赶时髦的老婆的惧怕,也被迫搬到纽约开起了银行。银行的主要客户基本上也是那些小商贩。当时犹太银行在美国还不成气候。

这些犹太人和犹太银行都在投机投资中发起来了。这些人有的是欧洲犹太财阀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外围,有的是小商小贩出身,但这些家族在风险极大的投资中结成了生死联盟,之后一直抱团打天下。

南北战争爆发,犹太人本杰明( Judah P.Benjamin )先后出任陆军部长和国务卿。

这些家族开始几乎都直接或间接地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打工。事实上,当时美国多数像样的银行和大公司都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投资,摩根家族据说都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长工。罗斯柴尔德家族都给了“咱们一伙”很大的财力支持。罗斯柴尔德家族很有点西

方金融界总瓢把子的意思。

1901 年,法兰克福罗斯柴尔德银行关门了。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发展模式是一种“伞状”模式,即从罗斯柴尔德家族自己的银行为中心,以投资的方式向外辐射。所有投资的企业都可以直接跟中心打交道,以保证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控制。这很像中国的中央集权管理模式。

“咱们的伙伴”是家族联盟网络,他们相互之间有婚姻和经济关系,这个网络还会不断扩张,不断吸收新人。虽然没有一个大龙头指挥,但是由于利益攸关,整个网络可以自动对外界产生反应,网络里每个成员都会不由自主地集体行动。共同的利益、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集体认同感和文化传统会让整个网络集体行动,就像一个生命共同体一样。如果哪个人或者家族试图逃避,就会感受到来自周围网络成员的压力。

“咱们一伙”这个网络的触角遍布整个美国甚至整个犹太社会的中上层。一个成员如果不为网络所容,那就只好跑到第三世界国家教英语了。

这个网络能够一直保持团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被歧视。由于其他民族对犹太人的排斥和迫害,导致犹太人非要抱团来自保。如果这种外在压力消失了,这种模式就很难继续存在下去。

沃尔玛的创始人山姆·沃尔顿也是因为娶了犹太银行家的女儿,得到岳父家的支持才迅速发展起来的。这个华尔街的家族联盟算是美国犹太网络的核心部分,因为网络的其他部分大多是靠他们的资金支持发展起来的,在经济上对他们有一定的依附关系,而这个家族联盟本身也是由网络构成的。他们经常凑在一起,很多决定世界经济的大事就是在周末聚餐会或者舞会上的闲谈中酝酿并决定下来的。

犹太财团及时卡位垄断了广播电视业,成为纽约乃至全美国的重要政治力量。只要你跟人家有根本利益冲突,再怎样讨好消气也没用。大萧条后上台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大刀阔斧地改革美国金融体系,这就触动了原有大银行的利益。

犹太社团抓住机会,旗帜鲜明地坚决支持罗斯福总统,并成为民主党基层组织“新政联盟( New Deal Coalition )”的中坚力量。于是罗斯福总统扶持犹太财团来对付“胡蜂”在华尔街的势力。 1913 年,“咱们一伙”成功地废掉了 J.P 摩根和他的女婿小约翰· D ·洛克菲勒把持的中央银行,由勒伯家的女婿保罗·沃伯格( Paul Warburg )主持建立了大名鼎鼎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历任美联储主席中犹太人占了 29% ,其中包括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和现任主席伯南克。爱尔兰帮的老大,即后来肯尼迪总统的老爸,股市黑庄约瑟夫· P ·肯尼迪当证交会主席。

爱尔兰人一般都反对犹太。爱尔兰人一贯依附“黄蜂”,使得证交会最终长期被“黄蜂”财团控制。

保罗·沃伯格,美联储的总设计师,第一任美联储董事,曾任罗斯柴尔德银行高管,后被勒伯家招做女婿。大家是不是觉得很面熟?不错,他就是纽约犹太财团家族合影照片中站在后排正中间的那个人。

摩根家最厉害的还不是经济,摩根家族是美国圣公会的领袖。圣公会是英国跟罗马教廷闹翻后自己成立的基本教会组织。在英国,圣公会的领袖就是英国。而在美国,可不是白宫,而是摩根。几乎所有的“胡蜂”都至少是圣公会名义上的成员。

犹太人基辛格就是洛克菲勒的家臣。摩根家是“胡蜂”的代表,而洛克菲勒家是德裔美国人的代表。

两次大战中,黄蜂族与“我们这伙”的争夺世界。

犹太人中本来就有不少黑人。很多黑犹太人自称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后代。黑人民权运动的很多经费都是犹太人提供的。

民权运动之后,犹太财团逐渐渗透到美国政界高层,很多犹太人出任政府高官。美国著名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都是犹太人,犹太财团逐渐在美国成为重要的经济政治势力。

华尔街很早就分成犹太财团和“胡蜂”财团两大阵营,彼此也争斗不休。

犹太财团一方以高盛、莱曼兄弟、库恩勒伯等投行为主。

“胡峰”一方是摩根斯坦利、第一波士顿、布朗兄弟哈里曼( 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 )等投行。

美林保持中立,被称为“天主教”投行。

2008 年金融危机时,华尔街的大投行就剩下两家,高盛和摩根斯坦利两大财团的领袖公司。高盛比摩根斯坦利情况要好。

“黄蜂”还是有人才的,其另一金融势力代表沃伦·巴菲特又一次神奇般地逃脱灭顶,而后还趁股价低迷大肆扩张。现在美国大部分垄断性企业都被他控制了,他还控制了美国几乎整个保险业。最要命的是,他以继承人的代价收编了新经济的代表比尔·盖茨。他不但让比尔·盖茨顶了已故巴菲特前妻在伯克萨尔哈撒韦公司的董事位置,还把自己大部分财产捐给了盖茨的基金会。几乎控制了美国的经济命脉。巴菲特一直都跟犹太财团关系良好。他的恩师,财务分析的祖师爷格雷厄姆就是犹太人。IT 业中英特尔、谷歌、戴尔等公司都是犹太人的。犹太财团宁愿力捧阿拉伯血统的乔布斯。

共和党是“黄蜂”主导的。希拉里虽然是民主党人,但却是根红苗正的“黄蜂”族的。

克林顿自己哀叹过——“你做了总统,却发现决策都是别人做的。”

所有跟帖: 

我们的娃不去M也能找到好工作 -田园景色1230- 给 田园景色1230 发送悄悄话 田园景色123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0/2019 postreply 11:32:22

Thanks for sharing the insight. -eclubs- 给 eclubs 发送悄悄话 eclubs 的博客首页 eclub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0/2019 postreply 23:11:1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