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斯登垮台十年后 金融危机的种子再次萌芽(图)

来源: 2018-03-15 21:55:5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012 bytes)

十年前的这一周贝尔斯登公司受到救助,六个月后雷曼兄弟破产,自那以来监管部门便将防止这一幕重演作为自己的使命。不过即使近期发生一家大型金融机构倒闭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危机重演还是有可能的。


2008年3月,楼市活动人士抗议政府支持的对贝尔斯登的救助和出售。

2008年3月,楼市活动人士抗议政府支持的对贝尔斯登的救助和出售。


十年前的这一周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 Cos.)受到救助,六个月后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 Inc.)破产,自那以来监管部门便将防止这一幕重演作为自己的使命。

不过即使近期发生一家大型金融机构倒闭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危机重演还是有可能的。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公司的危机背后有更深层的经济因素。这些因素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大概每隔10年就会引发一场危机,现在这些因素依然存在:大量资本跨境流动,政府、公司和家庭债务节节攀升,超低利率在经济领域的隐蔽角落滋生冒险行为。

二战后25年的时间里全球实际上没有发生什么危机。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这次不一样:八百年金融危机史》(This Time is Different: 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合著者罗格夫(Kenneth Rogoff)称,“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时期的普遍违约以及二战为经济创造了一条相对无负债的增长道路。资本管控措施限制了跨境流动资金规模,同时利率上限之类的规定限定了谁能贷款及其贷款数额。

不过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去监管行动使得资本能在境内外自由流动,危机便不时发生:始于1982年的拉美债务危机、80年代美国商业房地产及储蓄与贷款危机、1997年-1998年亚洲和俄罗斯金融危机、1998年-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2007年-2009年美国次贷危机、2009年-2013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而且间或发生国家层面的危机,比如20世纪90年代初的北欧国家危机和整个90年代日本的危机。

贝尔斯登既是楼市泡沫的推手,也是这场泡沫的受害者,低利率和庞大的海外资本涌入加剧了楼市泡沫——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称之为“全球储蓄过剩”。贝尔斯登安排了住房抵押贷款,而这些抵押贷款吹大了楼市泡沫,该行还以短期借据(IOU)形式大举借款。当这些抵押贷款变成坏账,贝尔斯登的债权人抽走了他们的资金,这实际是对该银行的挤兑。

此后出台的银行监管措施大多是为了确保像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这样的大型金融机构不会重蹈覆辙。当时在美联储的撮合下,摩根大通以低价收购了贝尔斯登。监管机构要求增厚用来吸收损失的资本缓冲,增加可用来偿还债权人的现金和流动资产储备,限制会刺激冒险行为的交易和薪酬举措,并制定不依赖纳税人救助且不引发无序破产的破产清算程序。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命的官员和国会开始放松上述监管,但现在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发生破产的可能性看似非常小。

2007年的8月,是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金融危机的开始,迄今正好十年。这场由美国开始爆发的次贷危机最终引发了波及全球的金融海啸和经济大衰退。十年后,华尔街日报的编辑带你回顾这场风暴,并探究其背后的成因。

但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研究主管Hyun Song Shin在2014年演讲时对“关注过去已知的弱点而不去探究新危险”这种趋势发出警告。虽说银行业比10年期更强大了,但金融系统还未回归到1980年之前的受抑状态。

Shin指出,债券市场提供的信贷日益增长,这对银行不利,并且使许多国家的公司和政府债务超过了危机前水平。新兴市场美元债务规模庞大,如果美元大幅升值,新兴市场很容易受到冲击。危机前,全球80%的投资级公司债的收益率高于4%,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称,截至去年10月,收益率高于4%的公司债不足5%。

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美国总债务与GDP的比值为250%左右,仍处于危机时代的高点,而中国的债务水平已赶上并超过美国。截至2016年年底,美国公司的债务已达到资产的34%,至少是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由于通胀和利率都处于低水平,偿债负担没有成比例地增加,但已开始攀升。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每年仍有逾1万亿美元流入新兴市场。

我们无法从中预知危机将在何时、何处发生,或者可能引发危机的导火索。危机通常会意外出现是因为危机常常始于对一个看似非常合理的假设,每个人都照此行事,这就埋下了自我毁灭的种子:在1982年,人们都认为墨西哥一类的国家不会违约;在1997年,人们都认为亚洲的固定汇率不会崩溃;在2007年,美国人都认为绝对不会出现全国性房价下跌;在2011年,人们都认为欧元区成员国不会违约。在芝加哥运营自己的金融研究公司的James Bianco猜测,现在同等的问题可能是:人们认为通胀或经济增长永远不会加速。如果其中一种情况变为现实,那么低利率将不再可持续,而低利率是推动家庭股票和房产财富相对可支配收入升至纪录高点的原因。

Rogoff也持同样的观点:如果能以极低的成本借到钱,而且一直这样维持下去,那么很难出现危机。从历史标准来看,实际利率上升1.5至2个百分点(他不是在进行预测)是较小的幅度,但可能会导致意大利和葡萄牙的债务负担不可持续。

各国央行对此当然心知肚明,这也是他们对过快加息持谨慎态度的一个原因,但央行对过慢加息也感到不安,因为问题将变得更严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