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些公司在帮助朝鲜逃避制裁(组图)

来源: 2018-01-15 20:19:2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815 bytes)

上周是全球企业按照制裁要求退出在朝鲜经营的合资公司的最后期限。但专家们表示,仍有几十家公司没有从朝鲜撤资,他们依托不透明的架构掩盖了与朝鲜的联系,为朝鲜提供了可观的收入,也削弱了针对金正恩政权的经济制裁的效果。


朝中社发布的这张未标明日期的照片显示的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视察一家土豆面粉厂。

朝中社发布的这张未标明日期的照片显示的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视察一家土豆面粉厂。


上周是全球企业按照制裁要求退出在朝鲜经营的合资公司的最后期限。

但专家们表示,仍有几十家公司没有从朝鲜撤资,他们依托不透明的架构掩盖了与朝鲜的联系,为朝鲜提供了可观的收入,也削弱了针对金正恩(Kim Jong Un)政权的经济制裁的效果。

科技公司Kharon研究部门负责人、前美国财政部官员Ben Davis说,尽管不断收紧的国际制裁使朝鲜日益孤立,但朝鲜经济还在继续运转。Kharon的业务是帮助企业识别制裁风险。

最近几个月来,为遏制金正恩的核武计划,联合国安理会和美国加大了对朝鲜的惩罚力度,包括针对合资企业的最新禁令。但事实证明,这些制裁规定存在漏洞。

联合国和美国官员尚未宣布有任何企业违反涉及合资企业的禁令。但朝鲜与中国大陆、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和其他国家及地区的联系尤其令官员们警觉。这些国家和地区仍维持着与朝鲜的商业联系。




中国丹东街道上售卖的朝鲜走私烟。


一些合资企业似乎给朝鲜带来了巨额利润。比如美国政府报告显示,朝鲜每年在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非法国际香烟贸易中占有相当大的份额。

美国官员和一名掌握金正恩融资业务第一手资料的高级别脱北者表示,其中大部分利润直接流入朝鲜政府的金库;这些现金被用来扩充军事力量、发展核武计划,并向协助金正恩掌权的军政精英提供奢侈品。

美国财政部表示不对调查置评,也拒绝证实是否存在这类调查。但官员们曾反复表示,美国财政部对朝鲜逃避制裁的行为盯得很紧。

联合国新闻办公室称,有关问题应由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回应,而后者表示,问题应由联合国制裁朝鲜委员会回应。该委员会则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家仍与在朝合资企业有涉的重要公司是埃及的Orascom Telecom Media and Technology。

这家公司在截至去年6月份的半年报中称,在与朝鲜Postal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联合设立的手机合资企业中拥有75%的权益。该公司还列出了在一家名为Orabank的朝鲜银行中持有的权益,尽管之前曾表示已清空这部分股权。按照Orascom的记录,他们在这家手机合资企业中的净资产为12亿美元,在2016年获得1,500万美元分红,在2017年前两个月获得大约3,900万美元。目前无法获得更新的信息。

不清楚Orascom是否违反了任何制裁规定。联合国的禁令允许公司申请豁免,并在不产生利润的非商业公用基础设施项目方面有例外规定。

Orascom董事长Naguib Sawiris拥有美国公民身份﹐他最近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该公司遵守了所有联合国决议且没有离开朝鲜的计划。

这家埃及公司表示﹐他们为朝鲜的附属公司制定了防范流程﹐以确保遵守所有适用法律﹐并且已通过埃及政府部门向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U.S. Treasury's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和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申请﹐以获取在朝鲜继续经营的许可。

埃及驻美国大使对有关Orascom的问题不予置评。

朝鲜与全球的联系凸显出联合国面临的困境。联合国正试图让成员国落实旨在孤立金正恩政权的制裁措施,但许多成员国仍未按要求提交执行报告。联合国调查人员抱怨说,很多国家对违反制裁的指控和证据没有做出足够回应。分析人士表示,许多成员国要么本身执法力量薄弱,要么有其他更重要的国内政治和法律事务要处理,导致违反制裁的行为没有得到遏制。




卡车在连接朝鲜新义州和辽宁丹东的友谊桥上行驶。


对于那些不想因为卷入涉朝业务而遭受处罚的金融机构而言,朝鲜与全球企业的关系也可能带来麻烦。Kharon警告说,一些朝鲜合资业务可能很难辨识,对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来说是个风险。

Davis表示,对于商业机构来说,要判别那些未经披露的涉朝业务,难度越来越大。

泰国公司Charoong Thai Wire and Cable Public Company Ltd.也通过与朝鲜Postal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y设立的两家合资公司保持着与朝鲜的联系,运营着朝鲜的互联网、电话和有线电视服务。

Charoong在2016年报中表示,该公司拥有泰朝合资企业North East Asia Telephone & Telecommunications Co. 25%的股权,还拥有一家香港公司20%的股权,这家香港公司是朝鲜公司Star Joint Venture的合作伙伴,Star Joint Venture则运营着朝鲜的互联网服务。Charoong表示,这两家合资公司去年向其贡献了近400万美元收入。

Charoong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泰国在去年12月份自2009年以来首次向联合国提交有关本国制裁合规情况的报告。但泰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一位发言人说,泰国“致力于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朝鲜的决议”。该发言人没有进一步置评。

与此同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拥有Lucky Strike和其他多个香烟品牌的英美烟草(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PLC, BTI)去年已出售与朝鲜政府共同设立的合资企业的股份,当时对朝制裁正日益收紧,该公司还面临一项假货调查。

不过这家合营企业目前的注册所有人为总部设在新加坡的Lucky Greenbird,Lucky Greenbird由另一家去年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所有,而后者是一家借壳上市公司。三家公司的董事和秘书均为一套人马,并且用彼此的地址注册。公司记录显示,前英美烟草高管Raymond Ng Say Than在这些公司中均被列为董事。他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新加坡去年年底表示,已开始切断所有与朝鲜的贸易往来,新加坡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信息部门一秘Nurasyikin Azman称,新加坡目前正全面彻底地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他没有回应记者有关具体公司的置评请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