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2018年需要警惕的三大风险(组图)

来源: 2017-12-25 14:32:1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576 bytes)

利用假期回顾一下今年的市场走势,几乎每一种资产价格都在上涨,投资者一定会沉浸在快乐的回忆中。但投资讲的是未来,不是过去,所以最好还是忘掉赚钱赚到沾沾自喜的2017年,想一想未来会出什么岔子吧。


在国际市场,如果美元升值,过度杠杆化的新兴市场借款者将遭殃。

在国际市场,如果美元升值,过度杠杆化的新兴市场借款者将遭殃。


利用假期回顾一下今年的市场走势,几乎每一种资产价格都在上涨,投资者一定会沉浸在快乐的回忆中。但投资讲的是未来,不是过去,所以最好还是忘掉赚钱赚到沾沾自喜的2017年,想一想未来会出什么岔子吧。

要回答未来一年可能发生什么坏事,不妨先想想过去一年没发生什么坏事,下面是2017年没有发生但一旦发生就可能带来麻烦的三件大事:

货币政策收紧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今年加息三次,但借款反而更容易,长期借款成本也降低。长期债券收益率不升反降,美元贬值也使全球货币环境更加宽松。芝加哥联储银行全国金融状况指数位于1994年以来最宽松的水平,那一年美联储的意外加息导致美国债市重挫。

有充分迹象表明,市场主动权已从放贷者转向借贷者。债券合同中余下的限制条款对许多公司已经没有约束力,高倍数杠杆贷款屡见不鲜,初创私募贷款基金也有大量资金涌入。结果是杠杆越高,未来货币紧缩带来的冲击就越大。



在国际市场,如果美元升值,过度杠杆化的新兴市场借款者将遭殃。过去这类借款人大多是政府,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公司的杠杆率已经上升。聪明一点的公司应该已经把自己的美元和欧元债务与硬通货收入相匹配。没有这么做的公司将在美元上涨时遭受重击,目前无法知道超过10万亿美元的新兴市场债务中有多少是与收入相匹配的。

中国

全球股市最近两次超过10%的下跌都是由中国担忧引起的,分别是在2015年夏天和2016年年初。如今危险还在,市场却不再担心。

中国风险已经讨论了多年。中国债务过多,且投资的项目没有前途。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可以是人民币贬值(2015年全球抛售的导火索),重组不良债务,或改变经济增长模式,让经济增长速度超过债务上升速度。前两种方法是痛苦的,而从其他高速增长的国家尝试调整增长模式的结果来看,第三种办法常常导致经济衰退。

多头们曾预言,中国官员在10月份十九大会议召开前不会允许经济出现任何偏差,他们是对的。这次会议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

但这并没有消除担忧。习近平的经济理念是重视增长质量而非速度。这完全讲得通:缓慢的可持续增长要优于债务驱动下的繁荣和随后的泡沫破灭。但问题在于,经济转型难免要淘汰老旧产业,而这些产业的负债和失业工人的再就业又是一大难题。更糟的是,货币供应增长对经济的影响往往是滞后的,所以今年货币扩张减速的影响可能在2018年显现出来。

中国投资者始终愿意相信习近平能够把中国的储蓄型经济转变为消费型经济,并且乐于为此投下重注。今年表现最好的国内上市股票主要是消费股,沪深300指数必需消费品类股上涨83%,非必需消费品类股上涨27%。

回顾2015年,当时投资者对中共掌控经济的能力深信不疑,认为不会发生任何意外,结果一次小小的货币贬值就引发了大的市场动荡。现在人们的信任感没有那么强烈了:在接受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调查的共同基金经理中,14%认为中国的债务危机将是明年面临的最大投资风险,但投资者仍对中国政府实现消费模式转型抱有信心。

债市引发股市调整

投资者持有债券的一个目的是减轻股市下跌造成的损失。这个办法在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十分有效,因为债券价格短期走势往往与股市相反,长期走势则与股市相同。

这种策略今年依然奏效。由于债券价格甚至在股市不错的情况下依然走高,等于为投资者提供了免费保险。危险在于,债券和股票走势的关系可能恢复到20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初的状况,即债券收益率攀升利空股价。一个似乎可信的原因是:通胀回升,但经济依然乏力。一个看似不太可信但不能完全排除的原因是:央行官员终于对依赖宽松货币的投资者失去耐心,决定必须采取行动防止资产价格失控。

当投资者沉浸于高增长和低通胀的“金发女孩经济”(Goldilocks economy)的时候,他们很难对什么有太多担心。但这时候反而需要未雨绸缪。大量利好消息已经在资产价格中得到体现,如果未来经济形势和企业利润不过尔尔,投资者会感到失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