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文凭无用论正在美国升温(组图)

来源: 2017-10-10 20:55:2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320 bytes)

短短四年,美国一些群体对大学文凭价值的看法已出现反转。


美国高校已面临来自公众的要求大学控制成本的压力,而这项调查结果也反映了这一民意趋势。

美国高校已面临来自公众的要求大学控制成本的压力,而这项调查结果也反映了这一民意趋势。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NBC News最近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美国人对大学文凭价值的信心正在流失,超过半数的年轻人、男性以及乡村地区居民认为,大学文凭带来的收益不及为其付出的成本。

根据这一调查,与仅仅四年前相比,美国公众对高等教育价值的质疑度提升,美国不同性别、不同教育背景、不同地区以及党派之间,对这一议题的分歧继续扩大。对于近几十年来学费持续攀升的美国高校而言,他们已面临来自公众的要求大学控制成本、调整课程的压力,而这项调查结果也反映了这一民意趋势。

调查人员于8月5日至9日采访了1,200人,在全国层面上,49%的人认为四年制大学的文凭能助人找到好工作并获得更高的终身总收入,47%的人则持相反意见。两者之差仅两个百分点;而在四年前进行的同一项调查中,两种观点相差达13个百分点。

对这一数据变化造成主要影响的群体是没有获得过四年制大学文凭的群体,包括没读过大学、只进修过部分课程或仅取得两年制学位的人群,他们越来越怀疑学位的价值。四年前,这一群体对于上大学是否物有所值的看法,还基本呈五五开之势。而如今,对大学文凭持怀疑态度者所占的百分比,已领先达两位数。

不过,对于这一问题,获得本科学历的人的看法与四年前几乎没有变化, 63%的人认为上大学是值得的,31%认为不值得。

但有一些群体的观点发生了重大转变。虽多数女性受访者仍认为四年制大学文凭物有所值,但男性的看法却发生了大幅变化。四年前,认为大学文凭值当的男性比对立观点高出12%。而如今,认为上大学不值当的男性已占据上风,比例高出10%。

无独有偶,在18至34岁的人群也出现了这种反转的趋势,其中质疑大学文凭价值者占57%,而认可学历价值的人占39%,几乎是把四年前的调查结果调了个个儿。

总体而言,民主党支持者、城市居民与自认中产及上流阶层的美国人倾向于认为为大学文凭付出的投入是值得的;而共和党支持者、乡村居民与自认穷困或工薪阶层的人则倾向于认为不值得。

根据研究数据,有大学文凭的人平均经济状况要强于没有学位的人。例如,本科学历的失业率为2.7%,而高中学历的失业率则为5.1%。此外,美国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的研究还显示,有学士学位的人薪资水平要高于没上过大学的人。不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调查显示,近年来,学位带来的工资溢价已经趋平。

目前,美国学生贷款已激增至1.3万亿美元,而且已有数百万人拖欠着学生贷款。



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Doug Webber表示:“学费已高到这种程度,以至于许多人会义正辞严地说,‘又不是去哈佛级别的大学,甚至连优秀的州立大学都不是,(为何还要花那么多钱?)’。”很多美国人发现,支付高昂的学费去念籍籍无名的大学非常不划算。

部分美国人认为,学一门手艺比上大学更能给自己带来保障。

32岁的Jeff McKenna来自科罗拉多州拉夫兰市(Loveland),他就觉得上大学得不偿失。McKenna曾就读于一所职业学校,取得了机械师资格证,现在,他每年底薪五万美元左右。他说,即便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也从未遇到过超过三周接不到活的情形。

“我有几个一起读高中的朋友后来念了大学,有的还攻读过更高的学位,但他们现在的收入也不过是我的一半,而且还背着五到七万美元的债。”McKenna说,“美国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是很大的。”

对大学意义的质疑,以及美国就业市场近期的强劲表现,或许是近十年来美国大学入学率下降的部分因素。为此,许多高校已通过减免学费和提供更多奖学金的方式来应对。

而包括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威斯康星大学系统(University of Wisconsin system)以及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在内的机构,正在努力通过营销手段来改善公众形象。其中,威斯康星大学系统已经在全州各地展示广告,以凸显校友对本地经济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公关与品牌战略副校长Heather Swain则说:“我们意识到,各项民调都显示人们对大学的信心下滑。许多高校都面临这个问题。而我们目前在采取措施,让公众从多个领域认识大学的价值所在。”

佛罗里达大学教务长Joseph Glover表示,民意的变化“让我有点吃惊”。

“这种民意变化确实存在,”他说,“一部分人上了大学,懂得了终身学习的好处;另一部分人没有上大学的机会,所以永远不会真正明白大学带给整个社会的益处。正是这两部分人的脱节,促成了民意的变化。”

Glover表示,高校自许的职责,是为国家的发展提供智力资本。

“民意风向始终会变,”他说,“但是我们仍坚信,大学为这个国家提供着巨大的价值。”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