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长子成“通俄门”新主角 试图获取希拉里黑料(图)

来源: 2017-07-11 22:01:4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212 bytes)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周二公布的邮件显示,他曾在去年6月份进行了一次会面,讨论据称对希拉里﹒克林顿不利的信息,他被告知这些信息是俄罗斯政府为支持其父亲的竞选而提供给他的。



周二,小唐纳德﹒特朗普接受Fox News主持人Sean Hannity采访。


周二,小唐纳德﹒特朗普接受Fox News主持人Sean Hannity采访。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周二公布的邮件显示,他曾在去年6月份进行了一次会面,讨论据称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不利的信息,他被告知这些信息是俄罗斯政府为支持其父亲的竞选而提供给他的。

此前媒体围绕去年6月份的这次会面进行了数天的报道。而此次公布的电子邮件表明去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高级官员考虑了俄罗斯方面提供的帮助。美国司法部和国会的调查人员正在调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政府共谋,以影响大选结果。

此次公布的邮件也将使小特朗普进一步成为事件调查的关键人物。他在竞选期间扮演了重要角色,尽管之后未出任政府职位。

白宫发言人周二宣读了总统特朗普的声明,特朗普表示他的儿子是一个品质高尚的人,并对他公开透明的态度表示赞赏。

白宫首席副新闻发言人Sarah Huckabee Sanders在宣读完声明后表示,任何相关问题应询问小特朗普的律师。

2016年6月3日,一名英国公关人士在电邮中告诉小特朗普,一名俄罗斯检方高层已经同意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供一些官方文件和信息,这些信息将对希拉里和其与俄罗斯的往来情况不利,对特朗普的竞选非常有用。

这名英国公关人士还称,上述俄罗斯检方高层已将愿意向特朗普团队提供材料一事告知了阿塞拜疆籍俄罗斯裔亿万富豪Aras Agalarov,后者与其流行歌手儿子Emin Agalarov曾于2013年和特朗普一起在莫斯科举办了一场环球小姐选美比赛,并由此和特朗普家族建立了关系。

这名为Agalarov家族工作的公关人士Rob Goldstone在电邮中对小特朗普称,这些材料显然是相当高层且敏感的信息,同时也是俄罗斯及其政府对特朗普的支持举措之一,Aras和Emin也提供了协助。他在电邮中问小特朗普处理这些信息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又问小特朗普能否和Emin直接讨论此事。

小特朗普回复称愿意与Emin讨论此事。他在回信中写道,如果真如Goldstone所说就太棒了,他似乎暗示,夏季晚些时候可能是公布材料的好时机。

小特朗普在声明中称,他相信Agalarov家族对希拉里进行了政治反对研究,并希望他和一名俄罗斯律师在纽约就此事会面。

小特朗普在声明中称,起初他希望只通电话,但那样行不通;对方称这名女律师将到纽约,问他是否能够会面。他决定去见一面。

小特朗普周一聘请了一名私人律师,称他将配合国会调查人员的工作。在小特朗普表示他安排了与高层竞选助手和俄罗斯律师的会面后,调查人员寻求他发表证词。据称这名俄罗斯律师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

小特朗普周二在声明中称,与他会面的俄罗斯律师Natalia Veselnitskaya并非为俄罗斯政府工作;Veselnitskaya本人也否认与克里姆林宫有联系。普京发言人Dmitry Peskov周一表示,俄罗斯政府不知道Veselnitskaya,也无法追踪该国每名律师或是他们在国内外参加的会谈。

但Veselnitskaya和Agalarov家族与克里姆林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Veselnitskaya的客户中有俄罗斯的国有企业和该国政府高级官员的亲戚。她丈夫曾担任莫斯科地区副运输部长。

在小特朗普周二发布的一封电邮中,公关人士Goldstone将Veselnitskaya称为 “从莫斯科飞来的俄罗斯政府律师”。

在小特朗普发布上述电子邮件之前,Veselnitskaya周二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 简称NBC)播出的一个采访节目中表示,参加那次会议不是为了提供有关希拉里的负面信息。

Veselnitskaya称,她从来都没有希拉里的负面或敏感信息,她也从来无意获得这些信息。

在NBC采访中被问到小特朗普为何认为她掌握了关于希拉里的信息时,Veselnitskaya称,这或许是因为他们可能很想获得此类信息。她表示,他们如此急切地想要得到这类信息,以至于他们只能听到他们希望听到的想法。

Veselnitskaya表示,会面时小特朗普只问了她一个问题:她是否拥有任何可能证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赞助资金来自不正当来源的财务记录。

Veselnitskaya称,当时她回答说,她没有任何此类记录,而且她从来无意于获取任何用于那个目的的财务记录。

特朗普私人律师Mark Kasowitz的发言人Mark Corallo周二表示,总统不知道、也未参加这次会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