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er 2019 - 体会新西兰 - Christchurch

来源: 2019-04-25 05:51:1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906 bytes)

每年Easter学校有一个星期休假,最近两年又加了一星期,这样也好,暑假就会少一个星期,不然漫长的近2月的暑假,快让家长急死了,不知道怎么让这些小东西们安静下来,还得快乐。

由于政府改变政策,我们的工签可能有问题,虽然他爸爸满怀信心,因为公司提供100%的support, 我还是得做好被离开的准备。这个Easter就让我们趁机在附近溜达一圈。

选择去新西兰是因为能确定是个满意的休假,只是满意度的高低问题。查机票时发现机票真不便宜,跟去洛杉矶的机票一个价,这几乎让我们改去美国了。算了,美国有的是机会去,新西兰今年不去,以后就更难了,远啊。

机票订好了,我们松心了几天,网上查查哪值得去。结果发现所有人都觉得我们的时间不够,可我觉得多少时间够啊?总有遗憾,我们就挑几个好看的地方得了,不可能什么都顾全到。

1-2星期后,我们开始订岛内机票和酒店。没经验啊,先定了机票,后来发现3人间酒店不好定,只好重来。最后决定改城市,根据酒店的情况,定去的城市,结果决定了头一站去Christchurch 。我个人觉得之所以这个地方好定,是因为枪战的影响还没结束。我相信新西兰政府,不会现在还掉以轻心,应该是安全的。

满怀期望飞抵奥克兰机场,中间休息一下就飞Christchurch 了。下了飞机到处找我们租车的地方,这次我们用的是当地的租车公司Apex,因为我们带的行李多,他爸爸想坐渡轮,回来时从南岛到北岛,这样我们不用换车,其他的国际租车公司的车不允许坐渡轮。

自从小孩的年龄允许不用儿童座椅后,他就一直喜欢坐副驾驶的位置,好看啊,视野多好啊。那他也有任务,就是负责导航,调整GPS。我就坐后面,探着脑袋,挤在他俩身后往前看,坐姿难受。

在Christchurch我们住B&B2个晚上。我们的房东是一对音乐家夫妇。老太太是Singer, 老头是大提琴演奏家。家里有几架钢琴,那个雅马哈grand Piano 很引人注目地立在客厅,几个角落站着几把大提琴。

这个家挺优雅,老太太有品味,做的早点和咖啡太棒了,又漂亮又可口。老太太爱聊天,她说她祖上18世纪从英格兰的Essex去了美国,1776年美国独立后,她家回到英国。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时,她家再次离开英国,有的去了美国,有的到了澳洲。她拿给我们看她家像书一样厚厚的族谱,印得非常好,里面有她家在Essex的一个大房子,估计有10几个房间。她说现在那房子还在。

我老公说美国独立战争时离开美国的英国人差不多是富裕的南方人,本世纪30年代离开英国,都是有钱人。穷人是50-60年代开始移民澳洲的。

老太太说她经常到世界各地去唱歌,唱完了就去酒吧当招待,日子过得很开心。尽管他们有这个漂亮的大房子,我还是隐约感到生活的颠簸。只有对音乐真正的热爱,才会从事这个令人陶醉,又得无时无刻寻找生活机会的事业,不容易。

白天的时候,我们走着进城观光。Christchurch最近有2次地震,一个是2011年,一个是2016年。2011年的地震6,2级,但距里面6公里,就地震来说危害比较大。城里很多大楼都被封起来了,属于危险建筑,一些比较古旧的建筑,破烂不堪了,还得支个架子立那,算文物。最著名的就是那个大教堂,里外全塌了,就剩几垛墙,旁边的建筑彻底没了,现在被封上了,据说还要重建。



从Christchurch博物馆出来,是一个公园,前面有一个空场,地上摆满了鲜花和卡片,不用说,这是为那些枪战中死去人的怀念。一群志愿者在整理鲜花,把凋谢的拿走,然后重新摆好,他爸爸说:让我们静静地待一分钟。我和小孩什么都没说,跟着他默默地低着头。



Christchurch是个还算新的大城市,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一个小街道看见一个小自由市场,也就10几个摊位,里面坐摊的都是老太太。一个不足10平米小书店卖的东西都挺有意思,假车牌,写着Kiwi,新西兰独特的鸟。他爸爸一眼瞧见了他想要的书 birds of New Zealand如获释宝。我赶忙跟他说:”喜欢就赶快买,我不进去了,里面臊着呢”,可能有人在附近留尿了,那个摊主样子也不太体面,影响生意啊。



新西兰出海鲜,吃了fish and chips, 烤羊肉和土豆汤,鱼和羊肉很新鲜,薯条炸得透,比较脆,买相和味道都比英国的好。晚上,大教堂旁的广场上有个夜市卖各种小吃,有西班牙的海鲜饭,汉堡薯条,墨西哥的玉米薯片和烤肉,德国的香肠,当然有亚洲的美食,中餐,日本饭,韩国饭,啊呀,还有马来西亚的饭。要是再过两天,肯定我们会选马来西亚的pandan 什么的,可这会儿,我们谁都不想吃亚洲美食。有一个匈牙利摊卖的东西跟炸油饼是的,把面扔进油锅里,炸一两分钟,捞出来,浇上奶酪和薯片之类的东西。我看着没什么兴趣,要了西班牙海鲜饭,小孩要了汉堡和薯条,他爸爸要了烤肉。



和老太太的早餐比起来,老太太太雅致了。她的咖啡肯定不是速溶的,跟意大利人家那种炉台上煮出来的一样,她还在上面冲个花。她的果酱也是她自己做的,有桃子酱、blueberry jam and marmalade ,牛角面包烤得恰到好处,当然还有bacon。



老太太爱说话,跟我们讲Christchurch的两次地震,和她家房子的保险理赔,正好赶上他爸爸是研究地震的,俩人越聊越激动,最后老太太拿着震后画册泣不成声了,他爸爸赶快上去借她一副肩膀,我站在一旁像呆子一样不知说什么。

这和我想象的Christchurch差不多,如果没有老太太恰如其分的烘托,和她对Christchurch历史的简介,这地方就是白开水。不过我不介意来这,我们仨个人一起体验新事物本身就开心。

下一站去Greymouth, 南岛的东海岸。由于在Queenstown没定上3人间,路程要有10个小时,朋友们说:去了也就那么回事儿。他爸爸决定不去了,我看他就是不想开10个小时的车。也好,留个念想,还有下次。







Sent from my iPad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