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男人

来源: 2019-01-10 07:33:2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803 bytes)

                        芬兰男人

 
                          北极湖
 
与芬兰女性不同,芬兰男人大多内向,沉稳,初次见面,话很少,基本上是,问一句,答一句,和芬兰男人交朋友不是一件容易事,通常,他们不轻易地交朋友,一旦交上,便是终生的。
 
如果说芬兰女性是一杯烈酒,那么,芬兰男人则是一杯醇厚浓郁的咖啡。
 
历史上,芬兰曾多次腹背受敌,坎坷岁月,苛刻的自然环境使得男性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至今,人们依然津津乐道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爆发的苏芬战争,尽管芬兰是最后战败者,但人数装备处于绝对劣势的芬兰军队却令强大苏军惊出了一身身冷汗,芬兰男人就像原始森林的一棵棵白桦树,坚韧而挺拔。
 
尤汉尼是我的第一位芬兰朋友,与大多芬兰男人一样,木纳寡言,身材高大健壮,和你交谈时,脸上总带着一丝丝微笑,初到芬兰,面对新的人文风情,笔者着实感到有些应接不暇,尤汉尼似乎猜到我窘迫状态,尽可能地默默施以援手,他邀请我去家里做客,一起痛痛快快地洗桑拿。就着啤酒,尤汉尼娓娓道来他的过去,他的家庭及长大成人的子女,这位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退役陆军军官堪称是一位超人,他指着自己那座落于郊外,颇具田园风格的红砖墨色顶盖的住宅,平静地说,这栋别墅全部由他自己设计建造,在芬兰,很多住宅均为男主人的代表作,芬兰男人大多是多面手,男人的活儿,女人的活儿样样在行。一次圣诞节晚宴,尤汉尼妻子阿尔玛兴致勃勃地在长长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和甜点,看到餐桌正中央一道用生菜,番茄,柠檬,法国香菜装饰的烟熏三文鱼,我忍不住地问女主人,这一道菜出自谁手?阿尔玛自豪地朝丈夫努努嘴,笑着回答:“当然是尤汉尼的杰作啦!” 很难相信,擅长盖房子,修理东西的芬兰男人,也精于烹饪,做甜点,看孩子......,许多嫁给芬兰男人的外国女性都说,芬兰男人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对妻子,他们不会说多少好听的,但会一点一滴做着关心妻子的那些琐事,他们会花很多业余时间陪伴孩子家人,耐心地教子女如何盖房子,修理东西,滑雪,打冰球......,周末,体育中心,芬兰父亲常常乐此不疲地和子女一起打球,游泳,跑步,打冰球......,冬天,在芬兰全国各地滑雪场经常可以看到三、四岁,甚至更小的孩子握着手杖,蹬上雪板,戴上可爱的滑雪帽,套上五颜六色的滑雪装从高山雪场顶端稳稳滑下,这些学龄前儿童能有如此高超的技巧,可想而知,他们的父亲为此付出了多少艰辛的努力!
 
提起芬兰男人,不能不说到酒,自古以来,酒与芬兰男人一直有着不解之缘,在芬兰大大小小酒吧,每天晚上顾客盈门,几杯酒下肚,芬兰男人顿时变成另外一种人,他们一边喝,一边大谈自己平时说不出口的那些糗事,在芬兰住了五、六年,我从未在酒吧里见到耍酒疯的,打架的,芬兰男人即使喝醉了,也特男人。
 
在芬兰的中国人都觉得,芬兰男人是特别另类的男人,极度害羞,聊天时,常常不知所措地盯着自己的鞋子,个个是超级奶爸,赫尔辛基三个奶爸甚至成立了一个芬式婴儿用品公司,这样极度顾家的男人,几乎都是修理能手,走进芬兰男人车库,就像走进了一家五金店,小到螺钉,大到电钻电锯,各种设备应有尽有。芬兰冬天漫长,男人们个个酷爱冰雪运动,内向拘谨的芬兰男人到了冰场凶猛异常,在世界冰球锦标赛赛场,时不时可以见到他们与对手大打出手,而芬兰男人最可爱的一面就是,在运动场,一帮子高大英俊的男人,一手挥着冰球杆,一手撕开黑色甘草糖的糖衣,当你看到黑色的冰球和甘草糖,你会顿时联想起北极圈国度里的芬兰男人。
 
2018年2月,笔者去芬兰旅行,在西贝柳斯纪念碑,凝视着那结冰的,覆盖厚厚白雪的冰面,一位身材结实的芬兰父亲正在耐心地教导自己的幼子越野滑雪,远远目睹那温馨的场面,不禁幡然醒悟,这个国家的这些敏于行的男人,恰恰是用自己无以伦比的意志,而为这个世界奉献出了一个不一样的芬兰。
 
2019-2-10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