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台北 (七):野柳地质公园和韩国人

来源: 2018-06-24 03:53:5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314 bytes)

野柳地质公园和韩国人

制定台北旅游计划时,四晚五天的行程打算找一天出城去走一走, 在携程上预定野柳九份十份的当地团一日游, 要求输入入台证号码,我们哪里有什么入台证,只好作罢。  没想到后来的飞机延误,把这件坏事变成了好事。 

只有两个整天的时间在台北, 拿出一天来出去是不可能的了,这一日游也就自动下了架。 把原计划中的景点摊开来和Allen一起做精简选择,跟大安森林公园一起,野柳地质公园也被Allen选中。 其实在野柳的选择上, 我是留了私心的,特意找出图片来跟Allen一起欣赏, 褚红色的砂岩被千百万年来的风吹日晒海蚀成就的奇特地貌一下子就抓住了Allen 的眼球。 单程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加上两个小时的园区浏览, 半天的时间我们也还算是负担得起。 

去野柳搭的是国光客运的大巴, 起始站在台北车站。倒时差起得早, 乘出租车到客运站,买了去野柳的第一班车的车票。 车站里没几个人, 柜台的大姐人很好, 耐心地等着我慢慢数钱, 告诉我们回程是中间站, 上车投票不找零, 又帮我们把零钱换好,把数目刚刚好的车钱仔细地装进一个小纸袋子,让我收好。 在她的絮絮叨叨里, 我感受着这长长的一天里温暖而美好的开端。 

大巴干净整洁,只有四五个人在始发站上车,静悄悄的大巴穿过晨光熹微的台北街道,带着我们出了城。车子在山谷中穿行,过了一山又一山, 过了一镇又一镇, 过了新北市,然后踩着基隆的脚后跟儿左拐而上,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

我的眼光跟着大巴浏览着窗外的这片土地。 台湾真的很像做旧了几分的日本, 城市像, 乡间也像, 一样的群山环绕, 一样的整齐宁静。大巴在车站停靠, 车门无声地开启,人们静悄悄地下车, 静悄悄地上车, 车门无声地闭合。我突然好像有点理解了台湾跟日本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缠,游荡在路上, 有一个跟你自己的家乡八分相似的地方,你当然会不自禁地想亲近她, 你当然很难大刺刺地去排斥她。

在野柳站下了车, 看着横在眼前的三向街道, 不知道该向哪边走。一起下车的还有一对母女, 也跟我们一样犹豫着。我拉着Allen走上前去, 对着妈妈开了口, 你们是去野柳地质公园吗?妈妈不好意思地冲我摆摆手, 表示自己不懂中文。 原来是韩国人。 我改用英语, 她们英语也不能沟通,但是野柳这个词的发音还是容易辨别的, 比比划划我们达成一致,应该是沿着丁字街口的丁字那条腿去野柳地质公园,果然,走了不久就看到了指示方向的大牌子。母女俩走得很快,一会儿就把我和Allen远远地抛在后面。

在野柳地质公园,我们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女王头,仙女鞋,烛台石…那些图片上的奇形怪石实实在在地展现在眼前,伸出手去摸一摸, 是大海一样的粗犷豪放。 海滩上到处是人头状的红砂岩石柱, 一个一个顶着非洲人一样的卷卷头发。

在野柳看到的,我没有想到的,还有那一海滩的韩国人, 男男女女, 老老少少, 一家家一群群,还有导游三角小旗下带领着的一队队,精致的衣着,染了色的年轻人的头发, 哇哩哇啦泡菜味儿的韩语。没有再遇到那两个有过交流的韩国母女, 她们汇入人群中, 如溪流入海,没有了踪迹。

想起了前两天汉城的寒冷, 想起了台湾妈妈自豪地说起的台湾和十五个国家互免签证。 在严寒的韩国冬天里,花一个多小时坐飞机来到温暖的台湾度假, 应该是又方便又实惠又惬意的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