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汉城 (一)

来源: 2018-05-08 15:34:3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149 bytes)
(一)
 
飞机降落, 机组人员把需要转机的乘客转交给了加拿大航空公司在仁川机场的地勤人员,挥挥手潇洒地离开了 — 这是一次不一般的航行,没有乘客的吵闹,没有其他的意外发生, 他们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心情一定是轻松愉快的。

几十名乘客一窝蜂地涌上去把加航地勤人员围住, 打听自己的转机信息。有一批人被带走了,他们被安排了当晚的转机。可是我们呢, 去台北的呢?一会儿台湾妈妈挤出人群告诉我,她和儿子是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乘国泰航班飞台北,等一会儿会有人带去酒店过夜。今天晚上就有长荣航空飞台北的航班,台湾妈妈说, 还有一个小时起飞,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安排。 有张纸的, 上面有乘客转机信息,你们应该跟我们是一样的, 你去看看, 她告诉我。 人头攒动,哪里挤得进去? 加航负责人,那位瘦削的韩国年轻人,站在人群中间努力地大声地讲着英语,一次又一次重复地回答着乘客提出的问题,已经有点声嘶力竭耐心耗尽的样子了。

为什么只有一张信息纸, 传来传去,难道不应该是一人一张吗?这点还真是没有福冈机场做的周到妥当。福冈登机时每位乘客发了一张单子, 说是因为航班延误, 加航返给每人三百加币的ecoupon, 两张关于退钱的信息单子, 一张我的, 一张Allen的,被我仔细地收在了背包里。

等到那张登有旅客转机信息的纸传到手上, 确认了我们也是第二天早上国泰飞台北的航班, 悬着的心落了地。另外两个转机台北的小伙子没有在纸上找到他们的名字, 跟地勤人员核实,说是因为他们是公司通过中介订的票,加航不能更改,所以他们的航班没有能够安排。两个小伙子拎起行李直接去赶长荣的航班了,说让公司去操心钱上的问题吧。一个中国小留学生被安排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半的飞机,小姑娘很是不满,嫌离开的时间太早了,说本来还盼望着像福冈一样也能在汉城逛上一逛呢。看来这次的航班延误,给乘客带来的也不只是烦恼,几家欢喜几家愁,如果我们不是有了已经订好的台北旅游计划,应该也会带着不错的心情享受一下这些不用自己花费的额外旅行的吧。
 
取了行李,被安排了第二天转机的一拨人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去乘大巴,出了仁川机场的大门,扑面而来的寒流一下子把身上的棉衣打透,人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 不是吧,难道我们又回到了多伦多?说起来汉城也是我回国顺道游的城市名单上的一个, 一直以来因为担心治安问题不停地往后推,冬天的汉城会有这么的冷, 却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天已经黑了下来,机场出口的路边上横七竖八地停了不少的出租车私家车,等人的司机们或是摇下了车窗坐在车里或者站在车边,有人在手机上哇哩哇啦地讲着电话。冷彻的夜色下, 眼前的这一切显得拥挤凌乱嘈杂,让刚刚从气候温和宁静有致的福冈过来的我心理上有点难以适应。一个小时的飞机,日本和韩国,原来差别有这么大!这不是我想象中的韩国的样子。如果说最终呈现在眼前的日本处处比想象中的好的话, 这夜色下的韩国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比想象中的差了不少的。

穿过大大小小的车辆, 来到我们的大巴前,酒店经理和司机帮着把大件行李塞进车肚子里的储藏间, 我和Allen上了车。 车上座位宽敞,身心俱惫的我,没有像Allen一样好奇地向车窗外张望, 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大巴并没有马上开走,说是人还没有到齐。酒店经理跟司机哇哩哇啦地讲一会儿,又对着手机哇哩哇啦地讲, 车上车下不停地折腾着。韩国人讲话原来真的是这么个腔调,这么个架势,急促促的, 带着明显的戏剧性,和韩国电影 《出租车司机》里那个精明世故却又真情未泯的出租车司机金四福一摸一样。看电影时金四福那个样子讲话我还以为是人物刻画的需要, 现在看来是百分之百的写实, 那个样子讲话的不只是出租车大巴司机,连酒店经理也不例外。 

迄今为止我听过的语言当中,觉得让人过耳不忘的有越南话,再加上现在进行时的韩语。听越南人讲话总会让我想到鸟语, 不是说这种语言好听还是不好听,只是很特别,叮叮哐哐的,带有敲击竹筒的清亮的回音。 虽然同样是嘈杂的,如果说越南话勉强还能跟空灵沾上点边的话, 那么耳边的韩语是实实在在世故的圆滑的沾满了地气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语言也一样,在大连时人说大连人说话海蛎子味儿十足,韩国话听在我的耳中,是带有强烈的韩国泡菜的味道的。

终于等到了后来者, 有人上来,然后是咚咚咚的箱子们, 睁眼一看, 酒店经理把几个庞大的箱子搬上车堵在了过道上。由于是重新衔接的转机,本来不需要在仁川机场提取行李的我们得取出行李, 明天再托运。行李太多,车肚子里塞不下了吧。这突然间侵占了人的空间的箱包把我的思绪牵回到了自己九十年代的火车生涯,去兰州上学,放假回家,拥挤的人群,车上见缝插针随处安放的千姿百态的行李们。 

大巴终于启动了。车开得猛, 窗外风声赫赫,半睡半醒的我仿佛正身处于一个方方正正的破烂纸盒子里在了无人烟的暴风雨中飘荡。刹车,加油,都是直接了当,斩金截铁, 不带一丝犹疑。 这个行车风格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在西安见到的那个中年公共汽车女司机,车门大敞着, 叮叮哐哐一路高歌, 到站粗犷地吆喝一句, 没人下车啊,然后不等车停稳便又一脚油门奔向了下一站。

黑暗之中,去酒店的路遥远又漫长。心下怨气渐生,福冈自己找酒店,汉城的酒店安排到了天涯海角,加航啊加航,你让我怎么能对你满意得起来?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