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画家(9) --- 烛光画家

来源: 2017-04-21 08:24:1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330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随心时光 ] 在 2017-04-21 16:36:42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荷兰黄金时期的初期有一位杰出的肖像画家,杰拉德·冯·洪斯特(Gerard van Honthorst 1592 – 1656),也被人誉为“荷兰的卡拉瓦乔”,

他出生于荷兰的乌德勒支(Utrecht),父亲是装饰画的画家,小时候跟父亲学画,大一点拜老师亚伯拉罕·布洛马特(Abraham Bloemaert, 1566-1651)学画(该老师的学生不少,但出去后多从了卡拉瓦乔了,他的画在美国十个州的博物馆都有,包括哈佛和普林斯顿)。他学成之后,大约1610年18岁时去了罗马,开始自己的绘画生涯(他出生那年卡拉瓦乔21岁从米兰到罗马,在大街上晃了至少有一年没着没落,不知洪斯特在街上晃过没有?)。他在罗马的赞助人有大公爵,枢机主教,还有当年卡拉瓦乔的赞助人Marchese Vincenzo Giustiniani(其收藏现在罗马万神殿附近的Palazzo Giustiniani),洪斯特就住在这个赞助人那里。

卡拉瓦乔的绘画很具有舞台效果,所谓的明暗法,周围暗主题亮。明暗法在其之前的画家早有用过,比如丢勒(Albrecht Dürer, 1471-1528)、丁托列托(Tintoretto, 1519-1594)、格里科(El Greco, 1541-1614)等,但后来都归功于卡拉瓦乔了,也许是他结合了自己画风的各种特点,明暗法+自然主义+现实主义+……,画得最有戏剧性。

洪斯特不仅从卡拉瓦乔的作品,而且从卡拉瓦乔还活着的徒弟巴洛缪奥·曼弗雷德(Bartolomeo Manfredi, 1582-1622)那里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洪斯特对明暗法深有灵感,特别善于画烛光下的景象,经常是画面的中心就是一只烛光,人物围在旁边。也许是冥冥之中得到了卡拉瓦乔的某种真传,他把明暗法的反差推到极致,同时让黑暗占主导,烛光景象特别能显示他那种极致的风格。

他上手很快,在罗马的教堂和社区都有委托他作的画。这幅“大祭司面前的基督”(Christ_before_the_High_Priest, 1617)是他为赞助人画的,是很著名的一幅画,曾被多个画家临摹,

大祭司面前的基督(Christ_before_the_High_Priest, 1617

画面的中央是一支烛光,犹太大祭司在桌上摊开着一本摩西律法,对耶稣说:你号称自己是弥撒亚,是要被处死的。

这幅“嘲笑基督”(Mocking_of_Christ, 1617)说的是,一群人围着耶稣,嘲笑他:你说你是上帝派来的,现在上帝怎么不来救你?

嘲笑基督(Mocking_of_Christ, 1617

这幅“圣约翰被砍头”(The Beheading of St John the Baptist, 1618)是为罗马“阶梯圣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a Scala)画的,

圣约翰被砍头(The Beheading of St John the Baptist, 1618

卡拉瓦乔那幅用妓女做模特的“圣母之死”(Death of the Virgin,1606)就是为该教堂画的,被鲁本斯称为是卡拉瓦乔“最好的画之一”,但被委托人拒绝,现在卢浮宫,

卡拉瓦乔:玛丽亚之死(Death of the Virgin, 1606

这些烛光下的宗教题材的画,看着就别具一格,比其他画家同样题材通常画法的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

童年基督(The Childhood of Christ, 1620

崇拜圣子(Adoration of Child, 1620

头戴荆棘的基督(Christ Crowned with Thorns, 1620

圣彼得的拒绝(The Denial of Saint Peter, 1620

罗马那里的人们给了洪斯特一个外号:“夜晚的杰拉德” (Gerard of the nights)。他在罗马的绘画生涯相当地成功,据推测都有了自己的住宅,因此他1620年回荷兰显得非常突然,原因不清。但知道他回荷兰的那年晚些时候就订婚结婚了,而且之后绘画生涯继续成功。1623年,他还成了乌德勒支画家行会的会长。1627年,洪斯特在乌德勒支买了大房子。

那时去罗马还有一些也来自乌德勒支的年轻画家,他们都深受卡拉瓦乔绘画的影响。后来这些荷兰画家把卡拉瓦乔的画风带回了荷兰,被称为“乌德勒支的卡拉瓦乔画派”(The Utrecht School of Caravaggisti)。据说比洪斯特年轻14岁的伦勃朗,就是看了洪斯特的画后,受到了卡拉瓦乔主义的影响。

回荷兰的最初那几年,洪斯特画的还多是宗教题材,反映了他在罗马的积累,大概也是惯性吧。这是他画的“牧羊人的崇拜”(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1622),有四五个以上的版本,还都把蜡烛省了,小耶稣自带光源,

牧羊人的崇拜(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1622

牧羊人的崇拜(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1622

逐渐地,他的画就基本都是世俗题材了,还包括不少和色情有关的,

捉虱子(Flea Hunt, 1621

快乐伙伴(Merry Company, 1623

媒人(The Matchmaker, 1625

由于在罗马的名声,他刚回荷兰,驻海牙的英国特使就向英国国内的两位爵士推荐他。被驱逐到尼德兰的波西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也是英王查理一世的妹妹,委托他为她和她孩子们作画。查理一世通过公主知道了他,1628年邀请洪斯特到英国为王室作画。洪斯特回国后,英国王室继续委托他画画,在海牙的王室成员都找他。当然,他为宫廷作画,都不会是就点一根蜡烛的。

洪斯特知名度之高,接的活儿都忙不过来了。他在海牙开了两间画室,还带了二十多个学生(据说和鲁本斯的学生一样多),光学费就大大地。

那年,已是布鲁塞尔的宫廷画家的鲁本斯,出游荷兰时登门拜访,已占荷兰画届头把交椅的小弟洪斯特,极尽地主之谊,派出自己的得意弟子全程陪同大哥 “画家之王”鲁本斯,其间小弟还隆重宴请大哥,二人推杯换盏,相叙甚欢,……喝晕了之后,大哥以非常慷慨的价格,买下小弟的一幅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找寻“诚实的人”的典故的画,小弟在最后完成画作的时候,把“诚实的人”画成了大哥鲁本斯,留下画坛江湖一段佳话。

不过有意思的是,洪斯特回荷兰后没多少年,差不多1625年以后,就不再画那种烛光画了,而且后来逐渐脱离了卡拉瓦乔风格。他是个多产画家,其他的不少画也很不错,但是人们最津津乐道的还那些烛光画。他的一生,顺风顺水,比卡拉瓦乔可强多了。

2015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兹博物馆还有一个“夜晚的杰拉德”的专展,以洪斯特的画为主,把多个画家的烛光画,都凑在一起。展厅搞得黑咕隆咚,凸现画中的蜡烛和人物,身临其境的感觉,可惜不让照相。

展画的画家中有一位生于意大利锡耶纳的弗朗切斯科·鲁斯蒂奇(Francesco Rustici, 1592-1626),与洪斯特同年,但近水楼台没得月,等洪斯特已经在罗马很成功,走了回家不玩了才反映过来, 1624年刚到的罗马。鲁斯蒂奇受到洪斯特的画的影响,也开始画烛光画,不过可惜没画几幅,才两三年生命就结束了,

鲁斯蒂奇:莎乐美(Salome

上面这幅鲁斯蒂奇的画中,那位端盘子的莎乐美,因为圣约翰不同意她妈和国王结婚,她就向国王要了圣约翰的头献给她妈。这幅就算是接前面洪斯特那幅“洗礼者圣约翰被砍头”的画吧。

鲁斯蒂奇:露奎莎之死(The death of Lucretia, 1624-1625

从上面这幅画,还记得古罗马那个天下第一坑爹的故事吗?在画家之王(下)介绍下面这幅鲁本斯失而复得的露奎莎的画时提到过,

鲁本斯Tarquinius and Lucretia, 1610

卡拉瓦乔死后那一二十年,凡去罗马的年轻画家,只要看一眼卡拉瓦乔的画,十有八九都会中邪,被卡拉瓦乔附体,成了脑残粉。虽然都号称是卡拉瓦乔主义者,但去罗马还是要赶早。洪斯特早去十年八年占了个先,后去的画家很多都临摹他的蜡烛画。有过不少画家都画烛光画,但基本都在他之后,洪斯特可以说是画界“烛光教”的开山教主,直到后来不画烛光了,就让位给另一位终生教主,再侃。

 

谢谢阅读,欢迎指教:-)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写到荷兰了!看来你对卡拉瓦乔比较偏爱:0) -aranjuez- 给 aranjuez 发送悄悄话 aranjuez 的博客首页 aranjuez 的个人群组 (1867 bytes) () 04/21/2017 postreply 09:08:18

跟着感觉走吧,感觉哪有可侃的,就发掘一下, -随心时光- 给 随心时光 发送悄悄话 随心时光 的博客首页 随心时光 的个人群组 (266 bytes) () 04/21/2017 postreply 12:54:12

画家系列非常棒!会继续跟踪、保存好。大赞! -行写好- 给 行写好 发送悄悄话 行写好 的博客首页 行写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1/2017 postreply 17:11:25

感谢鼓励! -随心时光- 给 随心时光 发送悄悄话 随心时光 的博客首页 随心时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1/2017 postreply 20:11:45

多写点!荷兰我常去。 -wave_forest- 给 wave_forest 发送悄悄话 wave_forest 的博客首页 wave_forest 的个人群组 (13 bytes) () 04/22/2017 postreply 12:52:51

这些烛光抓住一个瞬间,和卡拉瓦乔的戏剧般的光,还是有别的。写得真好。 -安娜晴天- 给 安娜晴天 发送悄悄话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页 安娜晴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17 postreply 05:46:01

是的,卡拉瓦乔是舞台般的用光,他这是一点光源,明暗反差极大,好处是少画不少细节:-) -随心时光- 给 随心时光 发送悄悄话 随心时光 的博客首页 随心时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17 postreply 07:20:08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是细节。同样是光,一个动感的戏剧般的光,一个灯泡下的平静。 -安娜晴天- 给 安娜晴天 发送悄悄话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页 安娜晴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17 postreply 08:51:23

真喜欢你娓娓道来的这些细致介绍。 -lepton- 给 lepton 发送悄悄话 lepton 的博客首页 lept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17 postreply 18:35:57

很高兴你喜欢看,但愿别被我侃烦了:-) -随心时光- 给 随心时光 发送悄悄话 随心时光 的博客首页 随心时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4/2017 postreply 05:42:04

谢谢介绍和分享! -嘉崚子- 给 嘉崚子 发送悄悄话 嘉崚子 的博客首页 嘉崚子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3/2017 postreply 23:22:06

谢谢老兄鼓励!:-) -随心时光- 给 随心时光 发送悄悄话 随心时光 的博客首页 随心时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4/2017 postreply 05:38:25

特别特别棒!早几天就好了,可以找找Mauritshuis 博物馆里有无他的真迹。另外, -2017加州_loveM- 给 2017加州_loveM 发送悄悄话 2017加州_loveM 的个人群组 (281 bytes) () 04/24/2017 postreply 03:16:02

每了解一个画家,就恨不得要重跑一遍博物馆,所以说,永远都来不及,也永远都不晚:-) -随心时光- 给 随心时光 发送悄悄话 随心时光 的博客首页 随心时光 的个人群组 (167 bytes) () 04/24/2017 postreply 05:36:1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