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之夜

来源: 2018-02-14 06:04:3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042 bytes)

 

从成都去海螺沟,路上经过了九个小时,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了摩西古镇。

摩西古镇历史悠久,尽管岁月沧桑,人们从它众多的明清古建筑中也能窥探出极其久远的历史痕迹和具有中国式建筑依旧保存着的那份凝重。其中一所由法国传教士修建的哥特式教堂,所传出的礼拜祷告钟声已经回响了一个世纪。中西文化的交流和交融给古镇增添了另外一番情趣。

晚上十点半左右,他微信发来一张图片,让我看是什么?我说从纹理上看是三叶虫化石。他告诉我是在古街的一家店里买的,他说还有许多海螺化石。我说:

是吗?现在肯定关门了,不然我也想去看看!”

他说:“我可以陪你去。”

“11点了,肯定关门了,你也别陪我去了。”

可以去看看。”

那一楼大厅见。”

我们沿着新街的路向古巷走去,路两旁还有几家酒店在烧烤着鸡﹑鱼和羊。从新街的尽头左转,穿过长征纪念馆,穿过教堂才能到达古巷。没有灯光,四周黑漆漆的,通往教堂口的台阶很高,天又黑,下台阶时我略有犹豫。这时他伸出了强有力的手拉着我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下了台阶后又走了几步,我们很自然的分开了手。此刻我的心有些悸动,虽然很快就平复了,但他说了什么?还是没说什么?已没有了记忆。我们默默地向古巷走去。。。。。。

古巷是东西走向的,家家门前挂着宫灯,晶莹剔透的灯彩透过红红的灯纸映在青石板的街上,与湛蓝湛蓝的夜空中的繁星交相辉映,宛如红色的游龙。店铺大多已经关门,只有几家歌厅还有些许少男少女在唱着缠绵的情歌。我说:

你歌一定唱的很好!下次有机会去唱歌。”

他微笑着看看我,不置可否。

长长的古街上只有我和他……多像一幅不加任何渲染的景致美极了的画……

街西头卖化石的小店已经关门,我俩顺着街巷走着,聊着,很快就回到了酒店。

那晚我久久不能入眠。好熟悉的画面,好像在梦里来过,好像曾经记录过这个梦,怎么这么巧合?记不得是谁陪我在梦里?怎么是他让我在梦里编织的那幅画在不经意间完成了。那么的纯美,浪漫又写实,多美呀!不是吗?我想了很多很多……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么巧?是不是每一条青石板铺垫的古巷里都藏匿着不老的故事?那么每一个浪漫的故事里都是这么巧合吗?我们是故事里的主角吗?故事能承载这份沧桑与厚重吗?是否每一份沧桑与厚重的背后都蕴藏着三生轮回?那么我们是上辈子的亲人?为什么和他一点芥蒂都没有?上帝安排我们必将发生一段故事?

强迫自己别想了。时光荏苒,岁月流淌,庆幸自己不曾在繁忙奔走的日子里走入迷途,不曾轻易爱上一个人,亦不曾轻易辜负一个人,如此,甚好。夜阑静,暮云收,铺素笺,蘸浅墨,诉一程婉约心迹,记一段如烟足印,惟愿,在老去的茕茕光阴里,静坐在时光的深巷里,依旧拥有一颗梨花似雪的素心,走进更多的古巷深深,洇染更浓的古韵悠悠……

 

想起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

    
感谢上帝,让他不经意地伴我走进我梦寐以求的画卷中。
好美的画呦,长长的古巷里只有我和他……

摩西的夜呀,终生难忘……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