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有春闺梦里人

来源: 2017-10-10 18:45:0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608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南国铁树 ] 在 2017-10-10 21:48:08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有春闺梦里人
 
我妈妈的爹爹,是一名抗日军人。七七事变后,大概是三八年,他跟随川军队伍出川抗日。
 
“一去不返,永无音讯”。妈妈是一个坚强乐观的人,但一当说到 “爹爹”,她就会神情黯淡,带着无限的悲情,惆怅,重复念叨:“一去不返,永无音讯”。然后,就给我一遍遍讲那些她永难忘怀的往事。
 
妈妈唤做 “爹爹” 的人,其实是她的舅舅,我外婆唯一的弟弟。妈妈幼年的时候,根据算命先生的说法,从名义上过继给了舅舅。妈妈小时候,家道其实颇兴旺。我外爷是中医,诊所就开在桂王桥南街。对面公馆住的是抗日爱国将领潘文华。
 
妈妈的爹爹是青年教师。她常常讲,爹爹的英语讲得很好。从小,家里专门给他请的是私人老师教授英语。爹爹很喜爱活泼伶俐的外甥女,常常让她坐在膝盖上,教她数数,说英语。妈妈常常无比心酸的,又带着自豪的说,我爹爹长得好英俊啊,一米八的个头。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借口一名士兵失踪,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战争。从此,全中国人民,也前赴后继,拼死抵抗,展开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抗日战争。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妈妈的爹爹毅然投笔从戎,投身抗日战场。那年,我妈妈只有七岁。她还清楚的记得,母亲和奶奶(奶奶其实是她外婆,因为过继给了舅舅,才把舅舅的母亲叫做了奶奶),带着她,到成都东较场给爹爹送行。那天正是午餐时间,爹爹穿着灰色的军装,是那么的帅气。他和其他几个战士,围成一圈,坐在草地上,正在吃午饭。看见亲人来送行,他精神勃勃地跑过来,先把小娃娃抱起——他那最后灿烂的笑脸,永远印在母亲的心上。
 
川军战士,浩浩荡荡出川。穿着草鞋,徒步千里,抗击日寇,战死沙场。
 
日本鬼子发动的罪恶战争,给老百姓带来了无比深重的灾难。在躲避日本飞机轰炸成都时,妈妈的父亲和两个弟妹在郊外三合场被传染上痢疾去世。妈妈的爹爹出征后从此渺无音信,而他的母亲在绝望和后来的饥饿中。。。
 
国破家亡!覆巢之下!那是一个苦难重重的年代!
 
春天回国的时候,和我妈妈一道,去祭奠我们的亲人。虽然,并不知道英烈逝于何时何方,但那一座丰碑,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都早已和我们的心灵融汇,屹立在祖国的大地和长空之中。
 
 
川军抗日英雄
成都人民公园内的川军英雄纪念碑
 
后来,我们又去了大邑县的“建川抗战博物馆”,追怀历史,凭吊英雄。同时,还怀着一份深切的企盼,也许在这里收藏的大量抗日史实,遗存物件中,我们能够获取到一点我舅爷的信息。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抗日烽火映河山
血溅山岳男儿汉
梦里依泪八十载
可否魂兮慰故园
 
 
历史虽成过去,往事并不如烟
忆念抗战先烈
敬礼!
 
 
 
 

所有跟帖: 

战死疆场,为国捐躯,是个好男儿。“处处青山埋忠骨,何须马甲裹尸还” -闲看花开花落- 给 闲看花开花落 发送悄悄话 闲看花开花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4/2017 postreply 18:24:16

谢谢花开花落兄阅评和同感。保卫河山领土,捐赴国难,是男儿的风骨。亲人和后代以此为勉 -南国铁树- 给 南国铁树 发送悄悄话 南国铁树 的博客首页 南国铁树 的个人群组 (220 bytes) () 10/16/2017 postreply 10:42:4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