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年谱 1965年5月】

来源: 2018-03-06 12:13:1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2706 bytes)

 

1965年

4月21日  在武汉接见出席中共中央中南局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1]的同志并讲话。毛泽东说:湘潭一个县的编制有八百九十八人,只剩下几十人就行了,不是减少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的问题。提拔年轻的本地干部当第一书记、县长行不行?谈到社会主义教育问题时,毛泽东说:要开贫下中农代表会,湖南开得最早,现在只有湖北省一个省响应。要划部分中农到下中农,使贫下中农能占到百分之七十。地富本身有左、中、右,地富子弟更有左、中、右,党内也有左、中、右。切记不要相信领导者坏了党就垮了。党总是一分为二的,不然为什么要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呢?谈到国防和军事工作时,毛泽东说:现在美国人装腔作势要打仗,我看是帮我们的忙。它这样搞,我们就认真准备,早来也可,晚来也可,不来也可。每年花六亿多搞小三线,有好处。打仗没有什么巧,什么军事学?就是四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打得赢不打,便是机会主义;打不赢,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个打,一个走,简单明了。有人说,打仗好复杂,没那回事。要修点工事,顶一下,使后方有所准备,让敌人进来,他陷得越深越好,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民兵要好好整顿一下,第一要组织,第二讲政治,第三是军事。民兵不要地富反坏之类,要贫下中农,中农子弟进步的可以要。地富子弟进步的也可以要,真打起来他们会分化的,一部分组织维持会,插白旗,杀共产党,一部分跟我们走。地主、富农、资本家也会分化,不会全部跟敌人的。就是要争取多数、孤立少数,不然就要失败。“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这四句话,是列宁的意思,我概括的。


[1]  这次会议于1965年4月18日至21日在武汉召开,主要讨论两个问题:一是备战和三线建设,一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4月22日  同林彪谈话。林彪汇报了两个问题:一是为了备战而学游泳和修工事;二是由于战争威胁的加重,主持军委经常工作的力量应当加强,增加杨成武为军委副秘书长,同时任第一副总参谋长。毛泽东表示同意。

同日  阅罗瑞卿关于根据中越两方领导商定的方针,拟派三支工程部队去越南帮助在东北群岛设防,修建、维修铁路和修建机场的报告,批示:“已阅,照办。”

4月28日、29日  连续两个下午在武昌东湖客舍听取贺龙、罗瑞卿、杨成武有关作战计划和改变军队帽徽、领章问题的汇报,董必武、王任重参加。毛泽东指出:现在你们设想的三线,实际上都是第一线,在纵深地区,都要准备敌人空降,都要有防空降的准备。这种空降是为了扰乱我们的后方,配合正面的进攻。所以这些纵深要地,有山的要打点洞子,没有山的要堆点山,做点工事,堆他百把个就解决了问题。当然,修工事、堆山也可能像法国的马其诺防线一样无用。世界上的事情总是那样,你准备不好,敌人就来了;准备好了,敌人反而不敢来。我们不要学蒋介石那样,让日本人长驱直入,很快就打到南京、武汉、长沙;不要学斯大林那样,让希特勒长驱直入,一下就逼到莫斯科、列宁格勒。所以,我们一定要搞三道防线,不能让敌人长驱直入。打仗并没有什么神秘,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什么战略战术,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这四句话。走,你就打不着我;打,我就要打上你,打准你,吃掉你。总之,要打歼灭战,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战争初期该顶的地方要顶,但是有些地方也别顶得太久,有时要放,要使敌人感到有味道,要使敌人取得点胜利,为了消灭它,得放它进来。顶是争取时间,争取半年、一年,就放它进来,诱敌深入,然后消灭它。现在蒋介石是想保住老本钱,什么反攻大陆都是假的。我看,福建、浙江它不敢轻易来,海南岛也不敢来,越南也不会去,他知道他那几个兵一上来就完了。不仅蒋介石是机会主义,美国也是机会主义,它才不那么冒险哩!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它都是等人家打得差不多了才出兵。当然,我们要准备它冒险,也准备美国打原子弹。在杨成武汇报关于改变人民解放军帽徽、领章问题时,毛泽东说:我赞成走回头路,恢复到老红军的样子,只要一颗红星,一面红旗,其他的统统都吹了。过去搞什么将、校、尉那一套,我是不感兴趣的。毛泽东当即在中共中央军委关于改革现行帽徽、领章和军帽式样的请示报告上批示:“照办。”他还同意今年五月进行第二次原子弹试验。

4月29日  阅北京市四月十七日的一份材料《全国医药托拉斯成立后的新情况》。材料反映:医药托拉斯统一安排生产后,北京市药品品种减少,供应量下降,一批常用药严重脱销,这种统法不能适应医药生产供需的特殊情况。彭真建议对这批托拉斯的试办经验加以总结,再考虑建立第二批。毛泽东批示薄一波等:“迅速、周密地解决。”

同日  阅关于棉花收购、分配和战略储备情况的摘报。摘报反映:一九六四年全国棉花生产又获得大幅度的增产,预计可收购三干一百万担,超过了一九五七年二千七百万担的水平。由于棉花收购增多,供应上比较主动。毛泽东批示江青:“此件可阅。形势大好。我今日离此去别地爬山。又及。”

同日  下午,乘专列离开武昌前往长沙。

【从1965-4-29 到5-11 之间空白。】

1965年

5月11日  收到周恩来报告。报告说:北京昨日召开群众大会,支持多米尼加人民反对美国武装侵略的斗争,我们建议以主席名义发表声明支持多米尼加人民反美爱国武装斗争,现将声明稿全文电告,请予批示。毛泽东批示:“请徐秘书用电话告总理,同意发表这个声明。”

5月12日  发表《支持多米尼加人民反对美国武装侵略的声明》。声明说:最近,多米尼加共和国发生了推翻卡夫拉尔卖国独裁政权的政变。美国约翰逊[1]政府派出了三万多武装部队,进行血腥镇压。这是美帝国主义对多米尼加人民的严重挑衅,也是对拉丁美洲各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严重挑衅。美国武装干涉多米尼加,打的是“保卫自由”的旗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由”呢?这就是用飞机、兵舰、大炮屠杀别国人民的自由。这就是任意侵占别国领土的自由,任意蹂躏别国主权的自由。这就是江洋大盗杀人劫货的自由。这就是把全世界所有国家和人民踩在自己脚下的自由。他们在多米尼加是这样,在越南是这样,在刚果(利)是这样,在其他许多地方也是这样。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多米尼加人民反美爱国的武装斗争。


[1]  约翰逊,1963年11月至1969年1月任美国总统。


5月16日  在长沙会见在中国休假的胡志明,陶铸在座。毛泽东说:美国打不赢你们,他们怕你们,你们将打赢美国。胡志明提出请中国帮助修建六条公路,都是从中国边界通到越南后方地区,然后通到前线去的。毛泽东说:服从胡主席的命令。我们来包,不成问题。胡志明说:以前抗法战争时期,我们在山区,但和平恢复后就回到平原,产生了和平主义思想。毛泽东说:我们也犯了这样的错误,现在才开始纠正。

5月21日  乘汽车离开长沙,由张平化、汪东兴等陪同前往井冈山。当天晚上到达茶陵,下榻中共茶陵县委办公室,夜读《茶陵州志》。

5月22日  上午,同茶陵县负责人合影,并为茶陵大桥题名。随即,乘车去井冈山。中午到达江西永新,中共江丙省委书记处书记刘俊秀、江西省副省长王卓超迎接。午饭后,毛泽东同永新县负责人合影。下午四时到达井冈山的茅坪。傍晚到达黄洋界,快步走向山顶,环视周围的山峰。在黄洋界保卫战胜利纪念碑前同张平化等合影。后到达茨坪,住井冈山宾馆。

5月25日  同刘俊秀、王卓超、汪东兴谈话。毛泽东说:我早想回井冈山看看,一别就是三十多年。为了创建这块革命根据地,不少革命先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牺牲时都只有二十几岁呀!没有过去井冈山艰难的奋斗,就不可能有今天。当得知井冈山修起了水电站和四条公路,办起了工厂、学校,农民住上了新瓦房时,说:今天的井冈山比起三十八年前大不相同了。我相信井冈山将来还会变得更好,更神气。但是我劝大家,日子好过了。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要丢了,井冈山的革命精神不要丢了。

同日  阅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邓小平五月十九日接见中共中央军委作战会议全体人员时所作指示的纪要。纪要提出:我们要准备大打,准备快打,但战略工作的落实还要一步一步地来,先搞临时来不及准备的,就是加快尖端技术,搞大小三线。各大军区、省军区、军兵种,要特别重视民兵、小三线和地方部队。民兵是最可靠的兵员。我们要有全局观念,要注意国家经济问题,照顾到地方生产、人民生活和国家经济建设。兵要少一些,挤出钱来多搞武器、兵工厂、飞机、军舰、大炮、导弹、原子弹。战备工作要有重点,现在必须搞好工事,搞好部队的武器装备,不能搞全面紧张、全面膨胀。海军、空军、导弹、坦克、大炮,凡是临时来不及搞的现在就搞,来得及的,现在就不搞。最关键、最主要的是搞好三种准备,即军事思想的准备、军事上物质基础的准备和军队的政治工作。纪要指出:主席对于战略方针,从去年十三陵指示以后,又给了多次指示,都很重要,我们就按照主席指示去办。比如说,中间突破,切断南北;搞大小三线;民兵三落实;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主席最近在武汉又指示,前面不要放那么多人,不要怕敌人突破一点。毛泽东阅后批示:“此件已阅,退林彪同志。所提各项意见,都同意。所谓十三项物质准备工作,如有文件,盼送给一阅。”

5月26日  在茨坪散步,向陪同的井冈山管理局负责人了解井冈山的建设情况。晚上,同汪东兴谈话。毛泽东说:这次上井冈山,往事都想起来了,有些事情还想说一说。我们军队里也不是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几十年来经常有人闹乱子,最大的闹乱子是张国焘[1]。一、四方面军会合时,一方面军有三万人,四方面军有八万人,张国焘说他的人多,队伍要听他的。其实人多人少不是关键问题,要紧的是问题的本质,是你的路线正确不正确。长征中正确的路线应该是先向陕北,再向华北、东北。人少不怕,比如一方面军长征到达陕北时只剩下八千人,坚持正确的路线,保留了革命的种子,后来建立了陕甘宁根据地,队伍又壮大了。

5月28日  上午,在茨坪散步。下午,向汪东兴提出明天在离开井冈山前,要分批接见井冈山的革命老同志、党政负责人、工人农民、宾馆服务人员、警卫、医务人员等,以及湖南来的护送上山的同志,让他作具体安排。毛泽东说:这些同志辛苦了,我乐意见见他们,同他们合影。二十九日下午,按事先的安排分批接见并合影。随后,乘汽车下山。当晚到达吉安,住中共吉安地委招待所。

5月30日  下午,接见中共吉安地委、市委负责人。随后,乘汽车经峡江、分宜抵达樟树机场旁专列停放处。当晚住在专列上。

5月  作词《念奴娇•井冈山》:“参天万木,干百里,飞上南天奇岳。故地重来何所见,多了楼台亭阁。五井碑前,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江山如画,古代曾云海绿。弹指三十八年,人间变了,似天渊翻覆。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独有豪情,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一声鸡唱,万怪烟消云落。”

---------------------

 

毛泽东年谱1966年5月5日的部分内容


下午5时,(毛主席)在上海

会见由谢胡(时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主席)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并共进晚餐,周恩来、林彪、邓小平、伍修权参加。

毛泽东说:我的身体还可以,但是马克思总是要请我去的。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马克思、恩格斯就没有料到亲手创立的社会民主党在他们死后被他们的接班人篡夺领导权,变为资产阶级政党,这是不以马克思、恩格斯意志为转移的。他们那个党开始是革命的,他们一死就变成反革命的了。苏联也不以列宁的意志为转移,他也没有料到会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事物不断地走向反面。不仅是量变,而且要起质变;只有量变,不起质变,那就是形而上学。我们也准备着。你晓得哪一天修正主义占领北京,现在这些拥护我们的人摇身一变,就可以变成修正主义。这是第一种可能。

第二种可能是部分分化。鉴于这些情况,我们这些人一死,修正主义很可能起来。我们是黄昏时候了,所以现在趁着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整一整那些资产阶级复辟。总之,要把两个可能放在心里:头一个可能是反革命专政、反革命复辟。把这个放在头一种可能,我们就有点着急了。不然就不着急,太平无事。如果你不着急,太平无事,就都好了?才不是那样。光明的一面现在看出来了,还有黑暗的一面。有的时候我也很忧虑。说不想,不忧虑,那是假的。但是睡觉起来,找几个同志开个会,议论议论,又想出办法来了。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50252646.html

 

所有跟帖: 

【毛 周 蒋等照片】 -弓尒-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22533 bytes) () 03/07/2018 postreply 13:46:3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