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残阳如血-4, 浪子人生

来源: 2018-05-30 03:45:0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5691 bytes)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37355.html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长篇连载:残阳如血-4 浪子人生

第一章,困惑

8.

   厨房里,五月正在忙活着,心缘伴在五月左右,自辞职失业以来,心缘开始变得脆弱了,特别是在多次面试被废以后,他的自信心备受打击。他觉得对不起妻子,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和刘丽莎的过往,也有心缘当年挥霍败家的原因,他常想,假设当年自己能够稳稳当当地守着自己创下的那份产业,现在也足够让妻子和孩子过上安稳的日子。

    心缘的爷爷梦柯是浙江温州人,是曾经的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的中学同学。年轻的时候,虽然放浪形骸,但也怀揣救国梦想,于是报考了黄埔军校,并成为黄埔第三期学员,后来随胡宗南部北伐,一路到了陕西西安,从没抗过日,却天天打共产党,胆小怕死,功没立过,却养了一群米脂婆姨姨太太。

    心缘的姑姑力然是家中长女,自幼能干好强,上高中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从绍兴逃难到温州的青年老师,高中没毕业就结婚了。

    心缘的伯父毓然是一个非常稳重而有强烈的责任感的人,他稳重到还没有自己的姐姐也就是心缘的姑姑力然具有冒险精神,只要有吃的,他就不停地看书写文章,一直过着随遇而安的生活,直到86岁的时候去世。

心缘的父亲萍然,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公子,十来岁的时候和小伙伴们监视督学和女教师偷情,并用砖头把门堵上,让督学当众难堪;然后玩手枪打到了自己堂弟的脖子,差点要了他的命;13岁的时候,偷偷潜入教师办公室,改批好的卷子,被老师发现,那个老师正是和督学偷情的老师,所以他被开除了。被开除后,萍然投奔已经结了婚的姐姐力然,然后在一家照相馆当学徒,每月13个大洋。

抗日战争结束后,心缘的爷爷梦柯混了个上校,而那时很多黄埔四期五期的人都已经成了将军了。心缘爷爷梦柯听说还要和共产党打,就干脆退役,抱着几个米脂的姨太太回老家了。这样,心缘奶奶的地位就极为尴尬,虽然是明媒正娶的正室,但是怎受得了那一群米脂来的风尘女人的窝囊气。心缘的姑父家里和国民党元老陈布雷是世交。靠着这层关系,作为一个高中的数学老师,他谋到了国民党中央日报社会计主任一职。所以,力然在和自己的父亲梦柯大吵一架并把那些米脂的婆姨们一顿臭骂之后,便把心缘的奶奶,伯父毓然,还有父亲萍然接到了南京,之后又在上海置业,把心缘奶奶,伯父毓然和父亲萍然安置在上海,在那里,毓然先是在一家报社工作,后来参加了新四军;萍然则进入大学,接受他人生中最后一段正规教育。

在上海的时候,心缘的父亲萍然经常参加学生运动,和国民党对着干,经常被抓,由于是惯犯,最后一次赎都赎不出来,心缘姑父只好请陈布雷出面,才算最后救了他的性命,否则,他可能会作为国民党重犯,在大撤退的时候,被押送台湾了。

不过如果那样,也就没有心缘了,因为心缘的母亲和外公是东北人,心缘外公大字不识一个,满洲国倒了以后,和自己的少东家程露天一路向南找共产党,终于在山海关一带碰到了钟伟的部队,光荣地参加了人民解放军。由于根正苗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没文化,任何运动的时候,他都不可能有自己的看法的,所以一生平安,去世的时候96岁。而程露天由于文化高,年轻有为,1973年的时候,在海南被抓捕,最后下落不明。

解放后,心缘的姑姑和姑父被整治,发配到杭州郊区,也就是现在杭州的武林路和西湖广场附近一个小厂当会计,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们的两个儿子全部被打死,大儿媳改嫁,给心缘年迈的姑父姑母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孙女。

心缘的爷爷梦柯也失去了所有的土地和祖产,变得一无所有,而且他已经和那些米脂的婆姨们又生育了十来个子女,生存艰难。心缘的伯父毓然在经济上一直支持着心缘爷爷梦柯一家的生活。但是1957年心缘的伯父被关押到黑龙江后工资减半,心缘的爷爷失去了经济来源,在1959年被饿死了。

1949年开始,心缘的伯父一直在国家政策研究部门工作,心缘的伯母是上海一家书店老板的女儿,写得一手好字,在不懂书法的心缘眼里,她的字简直和颜真卿的字一样漂亮。那时候,国家对知识分子还是比较重视,一个大学教授的工资有300多,所以,心缘伯父毓然对老家温州农村的老人们帮助很大,他每个月要拿出一半的工资,供养温州老家的亲人们,这不仅仅包括心缘的爷爷梦柯一家,也包括心缘奶奶的哥哥一家。心缘长大后成了伯父毓然的知己,伯父毓然常笑着对心缘说:好在那时候物价便宜,在温州,五分钱可以买一斤螃蟹,要是放在现在这物价,你爷爷和他那些后来的孩子们,早就全饿死了。

心缘的父亲萍然毕业后,野性不改,要求去新疆克拉玛依工作,但是政审没通过,于是也去了北方某一城市,后来和比他小14岁的心缘母亲相遇,并生养了心缘兄弟三人,心缘是最小的一个。心缘的母亲原来在公安局工作,在某些特定的官方展馆内,专门为一些政治游客们讲解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重大事件和历史人物。1958年,心缘大哥宁宁出生后,由于宁宁体弱多病,心缘母亲便辞职当起了专职太太和母亲,1962年,心缘父亲萍然受到心缘伯父毓然牵累,被下放到黑龙江,但是比心缘伯父好一点儿的是,心缘父亲可以回家探亲,于是,1965年,心缘诞生了。由于萍然的工资被降了两级,加上心缘母亲没有工作,心缘自出生起,生活一直比较艰苦,好在外公非常疼爱心缘,并经常接济心缘一家的生活。

心缘对自己的父亲极为不满,一直有反抗情绪。因为心缘的父亲非常自私,解放后,他没有接济过心缘的爷爷,自己一个人天天下馆子,每月的工资花的干干净净,即使在他下放到黑龙江的时候,也是如此。在1975年以后,心缘的父亲和伯父相继返城,那时候心缘的父亲已经接近五十岁了,稍微明白一些事理了,便天天给心缘上政治课,除了官话之外,没一句心里话。心缘对此非常反感,所以他更亲近外公而不是自己的父亲,而且开始对那些虚伪的言行进行语言和行动上的反抗,他的这一性格,造成了他后来坎坷的人生。

心缘把对父亲萍然的蔑视扩展到了对整个虚伪的蔑视,心缘的放浪形骸本身就是对虚伪和强权的一种极大的蔑视和不屑。这使他和妻子五月的父母亲产生了矛盾。五月的父母亲毕业于华中工学院,大学里双双入党,1962年毕业后支援边疆去了乌鲁木齐,文化大革命当过造反派。五月生于1968年初,是家中五姐妹中的老大。自见到五月父母第一面开始,心缘就发现原来自己的父亲萍然并不是最虚伪的人,比五月的父母要好多了。五月的父母天天要求心缘政治进步,入党等等,但是到了心缘和五月毕业的时候,又强烈要求心缘和五月不要回乌鲁木齐,最好去北京上海和广州。由于当时的国家政策,五月不可能分配到新疆以外的地方,所以心缘只好采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方式,表面上和五月一起回了新疆,实际上早已经在深圳谋好了职位。心缘在深圳干得如鱼得水的时候,五月的父母先后办理了病退手续,并且带着三个未出嫁的女儿投奔心缘和五月。心缘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和五月自己买了一套新房子后,把那套老房子借给了五月父母和三个小妹妹居住,他首先让五月的母亲在自己的公司里担任财务,然后又帮助五月的妹妹们介绍工作。没想到,五月的父母搞文化大革命的热情不减,没有了阶级斗争的大环境,他们开始在家中针对心缘搞起了阶级斗争。心缘很痛苦,几次公开和五月的父母争吵,这引起了五月的不满,以至于五月和心缘从此产生了心理上的距离。这为后来刘丽莎闯入心缘的生活创造了条件。

2000年初开始,心缘心力疲惫,精疲力竭,无私的付出得到的却是家人的围攻,便自暴自弃,天天上网打网架以打发时间,并在网上认识了正在某艺术学院读大一的刘丽莎。同时由于疏忽管理,很快就在股票上输光了绝大部分资本。五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也意识到了她自己父母的虚伪,但是她告诉心缘,那毕竟是生她养她的父母亲,可是心缘就是无法伪装自己。于是在2004年妻子五月坚定地提出移民的时候,他放弃了自己辛苦经营了十来年的公司。心缘和五月恋爱的时候,五月还不到18岁,两人结发情深,在感到五月父母将从此离开自己的生活后,心缘开始憧憬和五月美好的未来了;于是心缘开始疏远刘丽莎,并在2005年初不辞而别,来到加拿大。

没想到,刘丽莎是一个如此专情的女孩,她一直寻找心缘,他除了到心缘在深圳的原住处找心缘外,还在网上找,特别是在一些网上重大的战役里。终于有一次,她发现了心缘的身影,虽然心缘用了不同的网名,但是刘丽莎还是认出了心缘,当刘丽莎几次叫着心缘的名字要和那个网名交谈的时候,那个网名几乎像是没听见一样。后来刘丽莎来到那个网名的博客,看到了那个博客里的一篇文章,说是自己有一个朋友叫心缘,在加拿大发生了意外,去世了。这应该是2006年或者2007年的事情了。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37355.html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