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如血-3 天堂里的小妹

来源: 2018-05-30 03:39:3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8383 bytes)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36528.html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博客地址: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4115/

 

残阳如血-3  天堂里的小妹

第一章,困惑

3.

   20156月,心缘站在深圳市殡仪馆的一个长方形大厅里,手里拿着一朵小向日葵花(black eyed susan),他叫不出那种花的学名,就形象地把它叫作金菊。

    一个女工作人员推着一辆四个轮子的平板车从太平间里出来,那平板车上放着一具尸体,上面盖着一块白布。

    心缘立刻走过去,“请问是刘丽莎女士吗?”心缘站在这里已经有大半天了,这是他问的第九辆运尸车了。

    推车的女人白了心缘一眼:“对不起,本人不是,车上的是。”

    心缘:“可以看看她的脸吗?”

推车女人“现在不行,早干什么去了?”

心缘:“那可以把这朵花放在车上吗?”

推车女人:“按道理不行,但是看你这样子,一定是她的铁杆粉丝吧?”

“是的!”心缘一边点头,一边把花儿放在车上刘丽莎胸部的位置。

“往哪放?哪有你这样的粉丝?” 推车女人狠狠地瞪了心缘一眼,大声喊了起来。

心缘就像没听见一样,跟在推车女人后面。推车女人停了下来,按下一个按钮,火化炉的门被慢慢地打开了,一个深深的洞口出现在墙壁上,女人把车向洞口推去,然后又按下按钮,平板车先是被牢牢地固定住,然后慢慢倾斜,就像建筑工地上卸土的翻斗车一样。过了一会儿,平板车又被慢慢地放下,女人再次按下一个按钮,平板车退了出来,上面的刘丽莎和那朵金菊已经不见了。墙上小小的液晶屏上写着几个字:“刘丽莎,正在火化中。”

在朋友眼里,心缘是一个刚姓男人,没有人见到他哭过。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心缘的眼睛里正噙着泪,实际上他的内心早已经是五谷杂陈酸甜苦辣了。心缘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否则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而失声痛哭。于是,他忍着眼泪,走出了大门口。天正下着雨,电闪雷鸣,可以看到不远处一道道闪电从低低的云层里直劈到地面上,一些人正站在雨搭下面,排队等出租车。心缘没有犹豫,直接走进了暴雨中,雨滴不停地拍打在他的脸上身上,他的脸上都是水,分不清那是泪水还是雨水。

“苍天,如果您真的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就叫我也去死吧!让那闪电直击到我身上,让我得到解脱。”心缘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在心里大声地呼喊着,此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泪水终于象决了口的江河一样,哗哗地流了出来,和雨水交融在一起,顺着他的脸流下,冲刷着他的周身。

4.

傍晚,距离深圳市殡仪馆不远的深圳仙湖植物园弘法寺,斋饭餐厅,一脸憔悴的心缘浑身湿漉漉地走了进来,马上有服务员走过来问:“请问几位?先生。”

心缘:“就我自己。”

“那好,请坐这边吧。”服务员在前面带着心缘在一张桌子前面坐下,“吃点什么?”

心缘:“一碗白粥,一份时菜。”

“喝什么?”

“随便,白开水也行。”

“好的。”服务员说着离开了。

几分钟的功夫,服务员把饭菜端了上来。心缘狼吞虎咽地吃着,吃完后用纸巾抹抹嘴,然后端起茶盅喝了几口茶,便靠在墙上打起盹儿来了。

仙湖植物园内的游人渐渐地躲起来,斋饭餐厅的客人也排起了长队。一个服务员走到靠墙睡着了的心缘面前,伸出手要叫醒心缘,被另一位年纪大一点的男服务员A制止住了:“让他睡吧,人要不是心中有事儿,能花那么多的门票钱跑到这里睡觉吗?”

5.

深圳仙湖植物园的化石森林小溪旁,三十出头的心缘和20岁左右的刘丽莎正在打闹,刘丽莎蹲下身,用手把水撩起来,撩到心缘穿着衬衫的后背上;心缘激灵了一下,转过身也要去撩水,这时,他发现一只小鸟,蹲在那里一动不动,“丽莎,快来看!”

丽莎跑过来,顺着心缘手指的方向看去,“它怎么了?为什么一动不动?”

心缘:“它一定是从鸟巢里掉出来,然后被雨淋了一下,肚子里没有食物了,走不动了。”

刘丽莎:“我把它放在手里暖暖吧?”

心缘:“除非我们坐在这里一直等着,等到它暖过来为止。”

刘丽莎:“为什么?”

心缘:“它太小了,一定是从附近树上掉下来的,只有在它熟悉的环境里,它才能感觉到安全。”

“可我还要去走迷宫呢。”刘丽莎说着蹲下来,把双手伸向小鸟,小鸟一动不动,刘丽莎小心翼翼地把小鸟捧在了手心里。

心缘:“你不能带它去迷宫的,它们对环境非常敏感,如果感觉危险,它会自杀的。”

刘丽莎:“胡说,我不信,鸟还有自杀的?你见过?”

心缘:“没有,书上看的。”

刘丽莎:“你就是个书呆子。”

6.

深圳仙湖植物园八卦阵迷宫,是由一行行细细的小树围成的,如果耍赖的话,可以从一条小路穿过树墙到另一条小路上。刘丽莎在前,心缘在后,正走迷宫里的小路上走着,就听到刘丽莎一声尖叫,心缘抬头一看。那只小鸟正在刘丽莎的脑袋上箭一样和地面垂直着向天上冲去,冲到大概十几米的时候,又掉头向下,心缘推开刘丽莎,一个箭步向前,伸出双手想接住小鸟,可惜差一点点,小鸟在心缘的手指尖前面几厘米的位置一头扎在了地上,立刻丧命了。

心缘站起来,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小鸟,它的身体还是完整的,甚至没有一点血迹,但是已经一动不动了。刘丽莎被吓傻了,立刻扑到心缘怀里,哭起来:“对不起,都怪我!呜呜。。。。。。”

心缘伸出双手,抱着刘丽莎,贴着她的脸说:“没关系,我也没想到。谁知道它真会自杀的?都是为了它好。”

刘丽莎:“那怎么办?”

“先把小鸟埋起来吧。”心缘说着从小树上折下一个粗一点儿的树枝,然后在树丛的根部松软的地方挖了一个小坑,把小鸟放进去,埋上土。

“我们去忏悔吧?”刘丽莎已经停止了哭泣,看着心缘,认真地说。

“忏悔什么?”

“忏悔我害了小鸟。”

“去哪忏悔?怎么忏悔?”

“去弘法寺,给佛烧几柱香。”

“给佛烧香?你去吧,我不去。”

“为什么?”刘丽莎扭动着身子,用撒娇的口气说。

“我有老婆孩子,我们俩还在一起,佛正到处找我们呢,如果我们自己找上门去,那还有我们的好果子吃吗?”

“你别瞎说,佛才没那么坏。”

“我不是说佛坏,我是说我们坏。佛要是坏就好了,多烧几柱香贿赂贿赂就过去了。怕的就是佛两袖清风,六亲不认。”

“你别瞎说了。去吗,不去我心里不安。”刘丽莎不停地用手拍打着心缘的肩膀,娇滴滴地坚持着。

7.

除了正在靠墙睡觉的心缘和男服务员A外,深圳仙湖植物园弘法寺斋饭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服务员A收拾完,走到心缘的前面,轻轻地拍打着心缘的肩膀,说:“喂,醒醒,醒醒。”

8.

   夜很深了,多伦多北部一个小镇的一所普通民宅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心缘正躺在那里睡觉。这时,一个白衣短发女孩打开房子大门走了进来,她就是刘丽莎。只见她满脸憔悴,虽然只有三十三四岁,但是眼角已经布满鱼尾纹了。她径直来到沙发前面,坐在铺在茶几下面的波斯地毯上,一边伸出右手在心缘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一边轻轻地唱着,就像摇篮曲一样:

“静静地端详着你的脸, 你睡的是那么香甜,思绪回到了从前,那个傍晚,已经过去了13年,曾经的欢歌笑语, 早已经被落叶深深埋在了山间,和小树一起成长的,是我的诺言。多少思念,在心中化作甘泉,多少想象,支撑着我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爱肠早已愁断,岁月催老了红颜,一切都已改变,不变的是,我们的心相连。

我多希望你现在能够醒来,看我一眼,希望你知道,我的爱没变。可我必须走了,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的思念,以后的路我自己一个人走,再见心缘。”

9

多伦多机场,飞机降落时巨大的震动和噪音把睡梦中的心缘惊醒,心缘睁开眼睛,原来飞机已经降落在了多伦多机场。

10.

多伦多北部一个小镇,心缘家,心缘正在后院DECK上出神地回想着过去,门开了,五月探出头来,“唉!心缘,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敲门门不开,饭也没做,你这一天在家都干什么呢?丢了魂儿似的。那眼圈咋还红了?大老爷们还哭了?真没出息,找不着工作慢慢找呗,你哭哪门子地呢?”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36528.html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